第86章 狂风之魂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6179字
  • 2015-06-22 10:23:55

全盛尊与贺兰诺瞬间收起了架势,似乎一下全无了战意。全盛尊却眼角略透出泪光,看着贺兰诺。

“贺兰……你怎么跑到金兵了!啊?”全盛尊仿佛起都快炸了一般,说出这句话,让贺兰诺顿时无所适从。

“师傅……我……,我也是身不由己啊!”贺兰诺用力握着狼牙棒,又是怒又是恨。

“当年我收留你,把你养大成人,不是让你反过来帮助金兵杀宋人的!你如今居然在这里,对我出手?你……。”话音刚落,全盛尊一剑刺出。

谁知道贺兰诺一下闪开,急忙说到。“师傅,这一剑我该受,但是您曾说过,男人留着性命是要做大事的,我欠您的,贺兰诺就算用整条命都赔不起,可如今我身为西夏,国家要我有所为,我也是忠,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今日您们人数与金兵相差悬殊,不如早些退去,我会和完颜查加说,不伤华山众师兄弟性命。”

“哈哈哈,你到说的头头是道!”就在两人对话的时候,李乐雅见到师傅,急忙上前保护。

“师傅当心!”李乐雅一剑刺向贺兰诺,贺兰诺见了又是一闪身,一棒打向李乐雅,李乐雅急忙甩起凤鸣剑,将狼牙棒绕到一旁。几片叶子飞出。贺兰诺歪头一躲,李乐雅又是一剑。贺兰诺不时点头,心里暗自为华山有此少年而欣慰。贺兰诺狼牙棒一甩,随即一脚踢中李乐雅的胸口。

全盛尊急忙上前拦住。“贺兰诺,这是六子乐雅,不可!”

贺兰诺听了急忙收手,低头不语,实在无奈。随后抬头对着全盛尊说道。“师傅,徒儿在这里答应您不伤害华山弟子,但其他的人我不能接受,对不起了!”说完,贺兰诺奔向别处,在宋军中杀了起来。

金兵将武林人士围的水泄不通,江林浑身已经溅满了鲜血。与四大金刚轮番搏斗。只见郭岐凤被禅佛和棍佛合力与他搏斗,郭岐凤又身中了金兵三箭,实在无法支撑,被棍佛一下打中面门,瞬间毙命,眼看各个门派所剩无多,后赶来的丐帮和朝廷卫兵也是禁不住抵挡,朝廷卫兵领将在乱军中被杀,众将士士气如水银泻地般,都畏缩的往城门退去。

方震子和肖瑶两人杀得双手都疲惫不堪,此战已经打了将近一天。然而就在这整整一天中,却未见洞天门的身影,武林人士没有了号令,都乱作一团。李乐雅甚至奇怪,洞天门到底何处去了,天门府的人也只剩下了天虎和天鹰,其他人都被金兵斩杀。

然而这边,迟逸仙和廖月龙还有燕罗冲快马加鞭,终于赶到了东京。三人到处打听,直奔城外去。

完颜查加见大局已定,挥令全军突击。三万大军一起想东京城压进。李乐雅见势不妙,急忙喊道撤兵,有的听到的就急忙往回走,没听到的就丢在了战场上,最后被金兵吞没,全盛尊不顾一切,见少林玄际和武当郭岐凤都战死,心里愤怒不已,一把剑飞向完颜查加,只见洞天门出现,一掌推开了全盛尊的剑,向他打来。全盛尊大惊,根本没有纳过闷来。

“尊老,对不住了!”洞天门说罢,双手伸展开来,左右旋转两下,左拳用出,犹如蛟龙犀利,全盛尊双臂用力夹住,洞天门顺势手肘嗑向全盛尊的右臂,全盛尊直觉麻痹,洞天门右臂出拳,犹如老虎刚劲,向全盛尊腰部勾起,全盛尊急忙抬腿抵挡。洞天门见全盛尊四肢已经无力,将双臂抽出,运起全身内力,双臂扭在一起,犹如巨蟒,直取全盛尊的胸口。全盛尊双手上下一夹。只是速度过于迅速,全盛尊来不及发力,洞天门拳头一下打在了心脏处,全盛尊口吐鲜血,倒地不起。

贺兰诺扭头看到洞天门出手杀掉了全盛尊,顿时大怒,可是知道此时身为西夏,不能连累了西夏与金国的战略关系。只得平息了怒火。而李乐雅见了,双眼犹如木鸡,已经仿佛全部都静止了一般。随后双眼流下了眼泪。祝正楠见了也是满脸的痛恨,又拉住乐雅先回去再说。

武林人士加上宋军还有不到三千人,众人往城内退去。完颜查加见了,急忙下令,乘机进城。

金兵骑兵急忙冲上前来。李乐雅在后面看到此,急忙让众人快速进城。吊起城门。只是骑兵越逼越近。还有一部分人没有进城。就在李乐雅已经在劫难逃时候,江林一掌打到领头的骑兵长的马肚子,只见连人带马翻了出去,随后江林又追上一个,又是一掌,接二连三,崆峒派在江林的带领下将骑兵纷纷阻拦。

江林扭头冲着乐雅喊道。“快让人进城,这里有我来守着!”

完颜查加见此,示意再出一队骑兵。江林摆好架势,来一个打一个,站在城门桥上,一个金兵都没有放过。

江林让崆峒的人也进了城,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安全了,乐雅急忙站上城楼,向江林大喊要他赶紧进来。

江林笑了笑。“先关上城门,不能让他们有机可乘。快关城门!”李乐雅见此没有办法,只得关了城门,又示意众人在城楼上放箭和暗器。

完颜查加见城门要关上了,下令全军三队骑兵和禅佛,环佛要踩着江林身上过去。

江林双手撑地,用力击起地上的石块,双掌用力将石块击飞出去。骑兵的马都吓得停住了脚,禅佛环佛躲开石头,向江林冲去。江林双掌合十,又是齐出,一掌打向禅佛,一掌打向环佛。两人见掌力威猛,急忙双臂交叉来抵挡。江林就这样坚持着,与禅佛环佛交手。

完颜查加见城门很快就要关上了,怕是要误了大事,急忙下令放箭。这时洞天门急忙说道。

“小王爷,此时放箭,只怕禅佛环佛性命不保!”

“董回,跟了我这么久你还是不懂啊,为了金国的胜利,牺牲也是在所难免,如果他们二人换来了宋朝的江山,你说值得不值得?”完颜查加说完,下令放箭。

洞天门见了,也只好不再说话。只见无数支箭飞向城门,环佛和禅佛回头一看,躲闪已经来不及,身中无数支箭,江林双掌左推右推,但是数量太多,顷刻间浑身也是刺中了数十支箭。完颜查加下令速速冲过去。只见骑兵刚要上桥越过城门,江林又是一掌,那人掉入河中。随后上来几人,一刀刀的砍像了江林的背部,江林无力再战,双手抱住另一匹马,用力一折,将马腿折断。突然,完颜查加射出一箭正中江林眉心。江林瞬间倒地。满身伤痕,血流成河。东京城门关上了。金兵无力继续前进,兵力困乏,只得退回了五十里扎营。而站在城门上的所有人看到江林无不感叹。更是对完颜查加还有出卖武林的洞天门恨之入骨。

多少英雄系名,流于千古竹简。大好河山依旧,换来多少君愁。

李乐雅悲伤不已,祝正楠也是低头不语。众人无声,只见廖月龙等人赶来。见旗鼓不整,迟逸仙知道来的已经太晚了。李乐雅见了急忙跑来。众人在城门口安住,帐中交谈起来,李乐雅将今日一战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们,廖月龙也将一直以来查清的洞天门就是董回等事情说个仔细,众武林人士皆知被骗,都愤怒不已,势要为武林同胞报仇,杀掉完颜查加。

迟逸仙让众人息怒,事已至此,必须要出计谋应对。迟逸仙来到城门下,召集了武林人士。大声喊道。

“各位,如今咱们人数不到三千,金兵五万,我们只能依靠现有的好汉和这坚实的东京城来与金兵交战,但是在下也不懂得行军打仗,朝廷又没有援兵出现,我们只能靠自己来保住咱们的领土。”迟逸仙一番话,众人皆纷纷响应,但是说道行军打仗,一群武夫确实毫无办法。而大家都在思索,显得很为难的时候,李乐雅走了出来。

“各位,我有一个人选,他可以带领我们!”李乐雅说着,走到人群中央。

“乐雅?你说的是何人?”迟逸仙和廖月龙等人也是奇怪,众人纷纷猜疑。

“大家不用猜了,就是他。你出来吧!”李乐雅扭头像人群里喊了一声,只见一个满脸胡须的人,头发还算整齐,但几乎已经满头苍白。身着百姓的衣服,走出了人群,站在了李乐雅的身边。

众人看了都惊讶万分。

“大家不要惊慌,此人便是陈雒钦!”廖月龙听了也很是惊讶,迟逸仙也没有想到,陈雒钦今日还活着。

“陈雒钦?就是那个叛国的人,他给金人当过狗,我们不能听他的!”“是啊!让我们听他的不如去死!”“他一定会害我们的!”众人喊着,陈雒钦低头不语。

“各位请安静,陈雒钦已经被关闭在华山许久了,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陈雒钦,毕竟我们这里没有别人比他更了解行军打仗的事情,不如放下前嫌,我相信陈雒钦是值得委以重任的,我李乐雅愿意用人头担保!”李乐雅站在城门口一个大石头上说着。

廖月龙拿着磐龙剑,迟逸仙等人也表示赞同乐雅的说法。众人还是很勉强。这个时候,陈雒钦突然爬到了大石头上,看着每个人,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所有人看到了陈雒钦的表情都停止了抱怨。那是一种王者的眼神,仿佛告诉任何人,这场仗他一定可以赢得胜利。

“请大家相信我……。”陈雒钦就说出这一句,随后鞠躬不起。当场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只是看着,随后李乐雅将令旗交到了陈雒钦的手里,陈雒钦接过令旗,抬头高高举起。众人敬畏般的看去,似乎很快忘了曾经的陈雒钦的样子。眼前的这个陈雒钦就像一个将军,一个常胜将军一般的英气。

迟逸仙,则被委以军师重任,廖月龙和燕罗冲委任左右两翼,陈雒钦亲自为先锋,后军有李乐雅担任接济。随后当天夜里,陈雒钦与迟逸仙便在营帐里商量起了应敌的策略。

而李乐雅回到营帐,还是为师傅的死愤愤不平。时而问起狼牙棒的贺兰诺,祝正楠一脸的无奈,告诉了乐雅,原来贺兰诺本身就是西夏人,在贺兰山被师傅全盛尊收养,后传授功夫,收为华山弟子,是全盛尊在祝正楠之后的第二个徒弟,只是贺兰诺一心想着西夏,全盛尊最后也让贺兰诺离开了自己身边,回到了西夏。“没想到今日战场相见,却要兵戈相搏。时隔十年了……,却是如此……。唉……。”祝正楠说的也是垂头丧气。

廖月龙这天夜里走在城楼上,看着远处金兵的方向,不时的有些寒意。再想到董回,心中更是难以表达的心情。廖月龙想到,这次与金兵的战斗,可能每个人都会死,他虽然不怕,但是心里却还是担心,他担心着自己离开人世后会发生什么,他会认为这一生真的只是和兄弟度过,他一直以来心里任何的期望并没有出现,即使出现也会离开。没想到此心里很是伤感,却又充满无奈。人生的抉择不过是转瞬之间,一个念头却改变了今后的一生。想到每一个战斗的人,自己也不过是一枚棋子,当初再如何了得,在政权面前永远都是渺小的。恐怕每一时刻,都会是自己的最后一刻吧。

而当天晚上,陈雒钦和迟逸仙则下令,在城外挖掘陷阱,但是怕有金兵监视,陈雒钦则派一小股人去到金兵周围进行骚扰。陷阱里堆满了的不是尖刺,而是火药,在金兵与东京城的路两侧,堆放了稻草,并派两支队伍,一支由廖月龙带领,另一个是燕罗冲。当所有事情准备完毕后,陈雒钦则下令,在夜里出战。

三千人,有一千人做了埋伏,另外两千人,像金兵大营前进。陈雒钦和迟逸仙在路上还在说着。

“完颜查加身边除了贺兰诺侍卫,还有董回,然后是一个旗令官,旗令官可以不计,不足为题,但是另外两个却是高手,难以近身。”迟逸仙说道。

“不碍事,今晚只在扰乱敌军,见机就撤退,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可慌乱。”陈雒钦笑着对迟逸仙说。

“嗯,这次应该可以挫挫金兵的锐气。”迟逸仙笑着。

两人就这样商讨着,站到了金兵大营的不远处。陈雒钦望着月光,迟逸仙也随着看去。

“逸仙,这次能有你们这样信任我,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们,我没想到今日我还有机会与完颜查加一战来为马大哥报仇……。”

“呵呵,复国早已成空……。”逸仙说道。

“然也……。”陈雒钦点头说完,勒马转身回去。一边走着一边说道。“今晚的胜败就在你了,逸仙……。”

迟逸仙看着月光,朦朦胧胧,现在天气干燥炎热,完颜查加等连战到这里,长途跋涉。经不起我军这样多次的骚扰,如果继续这样下去,金兵必会出击。迟逸仙想到此吩咐到加大声响,引蛇出铜。

只见武林人士在金兵大营周围锣鼓喧天,各处叫骂不断。从深夜叫到了天明,怎奈何完颜查加不肯出兵,派夜有埋伏。完颜查加虽然按兵不动,但是内心却急于攻城。随后长兄完颜晟书信来到,说他将带兵前来支援。完颜查加听了怎么得了,分明要抢功。眼看已经第二天了,完颜查加决定,在今晚设下包围,将骚扰的武林人士一并围剿。

而迟逸仙则察觉完颜查加似乎会有所动作,交代了廖月龙和燕罗冲,左右两侧在分为上下前后四组,只在四处放火,随后转移到金兵后方,但要从树上用轻功跃过,不可打草惊蛇。于是便挑选了几位相对武艺高强的弟子同往。

第二天深夜,迟逸仙依旧差人前去扰敌,完颜查加则提前使埋伏好的军队一并围攻过来,迟逸仙见此急忙扭转,只见廖月龙和燕罗冲一行人四处放起火焰。

金兵见了慌忙停住。完颜查加四处望了望火光,足有上千。

完颜查加见了示意大家冷静,随后喊道。“哈哈哈,这点小伎俩吓得了我么,火光尚足,人数并不见得多。就算有埋伏又如何。不过是诈兵,大家小心地锁和滚木,慢慢前进。”

迟逸仙跑回后军中,李乐雅接应道。“逸仙,如何?”

逸仙点头示意。“没问题了。”随后看像陈雒钦。

“出兵!”陈雒钦一声令下,两千人一起冲了上去。

完颜查加见了哈哈大笑起来。“草莽而已,果真不懂治兵之道。夜袭还敢如此喊叫,哈哈!来啊,杀!”完颜查加指令,全军冲了上去。

而后方的廖月龙和燕罗冲点燃了周围的所有草木和事先堆放好的稻草。随后杀入乱军之中。

完颜查加则示意埋伏好的金兵收缩包围圈,将武林众人一网打尽,于是由金兵完颜查加开始,随后是武林人士,随后是金兵埋伏,形成了三个包围。只是武林众人被前后夹击。然而谁知,迟逸仙命令众将士蛇形排开,左右廖月龙和燕罗冲又十字排开,互相交叉,纵列交错,与金兵混为一团。

完颜查加见阵法如此杂乱,不禁大喊。“混账,这算哪门子阵法!”

“哈哈,阵法到不曾是,在我看来不过是一盘黑白。”迟逸仙在火光中喊道,继续挥舞指令。

陈雒钦在一旁看着,心中暗自称赞。原来迟逸仙将火把点燃,不过是走了围棋的九星位,以迟逸仙棋艺的高超,将用兵之方与棋位结合,金兵无论如何也无法围堵武林人士,反而被迟逸仙一步步的反吃。没个局部则都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完颜查加摸不清头脑。身边随从都乱作一团。

陈雒钦见此,急忙下令。“四面都给我冲上去!”只见陈雒钦冲入敌阵,手持长枪,与金兵纠缠起来。

众人也都纷纷上前,迟逸仙则留在后军继续指挥。双方在深夜,敌我已然难以区分,金兵有很多是互相残杀了起来。

董回在乱军中找到了完颜查加急忙说到。“王爷,迟逸仙棋艺高超,我们这次太吃亏了,不如撤退为上。”

完颜查加大怒,一把拉过董回的领子喊道。“混账!一个书生也能打仗吗!我就不信他一个棋盘,能灭我大军!”

完颜查加显然被激怒,随后下令,向火光出放箭,并将火把全部熄灭。果然,火把全部熄灭,迟逸仙没了星位。见此没有办法急忙收兵,退回城中。

完颜查加见包围已破,自己的军队损失惨重,也下令回营。

迟逸仙等人回到城中,进行点将,却没了陈雒钦的身影。只道有人来报,陈雒钦已经战死沙场。

廖月龙一听突然很是焦急。“我去寻他尸体回来!”

“大哥莫去!”迟逸仙急忙叫住。“他为大家牺牲,并无不妥,我见他也是一心求死,不如就让他死在战场上。来人,挂旗悼念陈雒钦!”迟逸仙吩咐着,众军将陈雒钦的旗子高高挂起,众将士纷纷落泪。

完颜查加这边回去点兵。一晚上被敌方三千人杀掉了金兵九千人。完颜查加心中愤愤不平,决定第三日,全军十万一并出征,攻破东京城。

李乐雅坐在营帐里,与迟逸仙,廖月龙等人商议第三日应敌之策。大家都毫无对策,此时才明白陈雒钦的重要。

迟逸仙沉默了许久开口说道。“明日完颜查加必将全军压来,我们如何也是抵抗不住的。”

“擒贼擒王。”燕罗冲冷冷的说着。

“你说的没错,可是完颜查加没那么容易被擒,身边的董回和贺兰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我们唯有投降。”迟逸仙说完。众人都纷纷表示不从,宁死不屈。

迟逸仙摇着头,明白大家都一腔热血。

“逸仙,怎么能这么做!我不会答应,我们要与完颜查加拼死抵抗!为了大宋!”廖月龙举着拳头说道。

“大哥,事已至此。”迟逸仙说着。

“逸仙,这件事还是从新来商议最好。”李乐雅说道。

“明日投降,就这么定了。军队里现在我的权利最大。不准再有异议!”迟逸仙少有的强横,让廖月龙也没有了话语。

难道武林众人就这样,屈服于金国之下了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