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困兽之斗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6204字
  • 2015-06-18 22:27:16

经过了许久的较量,双方体力消耗的厉害。往往在僵局中,能够率先打破的才是胜利者,而这个打破僵局的人不是所有人当中最强的,而是所有人中最聪明的。

迟逸仙靠在树边,苦苦的思索着。觉得这样的战斗持续的太久是没有意义的。可是到底该用什么办法呢。

再看李乐雅与英叶打得也是难解难分。

“李乐雅,上次让你跑了,这次不会了!”英叶双指挥动着,就像翩翩起舞的仙鹤一般。

“是吧,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李乐雅弯腰的刺向英叶。

“你不是我的对手,上次已经很明显的分出了胜负。”

“过去?随便你怎么说,现在,就要看看你有多少本事了!”两人打斗间不断的进行语言的干扰。这是双方都善用的伎俩。

“看看我的审判指!”英叶说完,双手一齐向上划出一个大圆,千手观音一般的情景重现。一个转身,将后背冲向李乐雅,李乐雅认为是进攻的好时机,刚要冲上去,英叶突然一回头,仿佛千根手指刺来。李乐雅将凤鸣剑急忙的旋转,抵挡住了每一根手指。

“混账,这家伙不怕自己的手指头断掉么?”李乐雅心里想着。但是英叶毫无退缩,不管是打在剑上还是打在李乐雅的边缘,都无法停止。

李乐雅见势头不对,一个白云步直直的登上空中,一招日落西山直刺下来。然而,英叶却毫不躲闪,抬头看向李乐雅。李乐雅刚要疑惑突然发现自己的凤鸣剑被英叶的审判指打得已经凹凸不平,甚至没了剑尖!但是身在空中的李乐雅已经失去了控制力,无法躲闪,英叶双指齐出,绕着凤鸣剑直刺李乐雅的喉咙,但是英叶的手指也停下来。原来李乐雅在刹那间逃出催心玉笛,击中英叶的腋下,阻止了英叶的手指。

双方跳开距离。又是一个回合。李乐雅看了看已经烂掉的凤鸣剑,索性将剑丢到一边。

“玉笛催心!羽之调!”李乐雅说着,拿起笛子就是要吹。英叶急忙要将自己的听宫封穴,但是李乐雅早就想到,于是一片叶子飞向英叶,英叶一指夹住叶子。李乐雅冲上去重重的给了英叶的左肩一下。催心玉笛打在肩膀上,他根本不会给英叶封穴的时间。但是毕竟离得有一段距离,又该如何阻止呢。

只见李乐雅挥舞笛子,并没有放到嘴边,他每根手指按在不同的孔中,在挥洒着五峰剑法的同时,空气的流动又将笛子吹出了声音。英叶一边躲着笛子的击打又要忍受着笛音的疼痛,好不自在。

“可恶,这是什么玩意!”英叶心里琢磨着,李乐雅攻势太猛,英叶只得步步退让。

“玉笛剑法!角之调!”李乐雅大声喊出,原来,李乐雅在那一刹那刚刚想到的这样的打法,当然也多亏了英叶将凤鸣剑打坏。李乐雅无限的创造力与出其不意的思路让他在这次战斗中完全占了上风。英叶节节败退。李乐雅随着优美的旋律追击着英叶。英叶听到这段旋律,不,应该叫撕心裂肺的喊声,让他的内心与大脑同时感到有许多蚊子进入他的耳朵里在飞一样。

慢慢的,李乐雅将英叶逼到了一颗树前,英叶见这样退步可退,竟然站住,生生的吃了李乐雅这一击。英叶口吐鲜血。但是双手忍住疼痛将自己的听宫封穴。李乐雅顿时惊呆了。笛子握在手中,不时楞了一下。

英叶一脚踢开李乐雅。双指挥了过来。李乐雅继续用催心玉笛进行还击,但是声音是失去了作用。

“世界上能将听宫封穴的人恐怕只有英叶一个。此穴位隐匿难找,怕是医者也要小心万分,而英叶刹那便点中听宫,真是当今之奇人。”李乐雅心里想着。

紫天与三人混战,慢慢的演变了车轮战。燕罗冲与迟逸仙在一旁休息,廖月龙与紫天继续的纠缠。

两人正打的时候,燕罗冲就是一招地魔斩,将廖月龙与紫天隔开。

“我来。”燕罗冲轻声说了一句,紫天眼珠略微缩紧,彷佛打得兴致正高。最骄傲的笑容恐怕只有紫天的脸上才会有。燕罗冲哪里管那么多,上来就是猛烈的进攻。紫天东躲西躲,体力的不支已经渐渐的显露出来。紫天的呼吸变得急促。

“大哥,看来车轮战这一招很有效果,紫天已经体力不支了。一会看准时机,给紫天一击致命吧。”迟逸仙在一旁看着说。

“好!”廖月龙手里紧握着磐龙剑,微微的颤抖着。

燕罗冲一掌打在紫天的肩上。紫天一个旋转,差点坐在地上。

“你完了!”燕罗冲紧追不舍。

“可恶,我怎么能被你所追赶成这样!呀!”紫天挥出一记气流掌,一股气力迸发而出,燕罗冲太过轻敌,竟中了这一下。迟逸仙见状不妙,急忙上去帮忙。另一边的英叶看到紫天有些不支,便慢慢的向紫天那边移动。

“堂主!英叶来也!”英叶不顾后面李乐雅的追赶,双指挥向迟逸仙,迟逸仙忙于招架。英叶这时与紫天背靠背的站在一起同时解了听宫。

“你来的正好啊。”紫天笑着。

“能与堂主一起战斗,是在下的光荣。”英叶笑着说。

“好!”紫天说完,向迟逸仙打去,廖月龙一招披星戴月,划向紫天,英叶急忙出手,去点廖月龙的右臂,廖月龙只觉一阵酸痛,有利用不上的感觉。

“紫天看招!”李乐雅扔出了几片叶子,两人同时躲过。燕罗冲一记正手式,猛烈的气劲,彷佛要把紫天和英叶一起砍个两半一般。紫天身体一侧,一掌打在合月镰上,合月镰飞出去,插进一颗树内。燕罗冲急忙去拿。几个人就这样你来我往,展开激烈的混战。

从战斗的开始到现在,迟逸仙一直在思考制敌之策,见廖月龙与李乐雅的体力在逐渐的下降,迟逸仙毫不多想,冲着紫天就是一招花前月下,这是讲究潇洒、痛快的一招,紫天见此招力度十足,知道迟逸仙势要直捣黄龙,但,紫天心里明白,论内力,迟逸仙不是他的对手,“哈哈,呆书生,刚才的苦头还要再吃一回不成?!”紫天大笑说到,紧接着,紫天一掌硬接花前月下,另一掌施展破浪掌,画面重演,又重重地打在了迟逸仙的肚子上,在紫天错以为是故技重施的时候,只见迟逸仙反做吐息,扬起一掌,在二人一步的距离内,快狠准地打在紫天的胸口,内劲相驳,二人双双被震开,迟逸仙伤,但他伤得值得,因为,他看到了紫天嘴角的血迹,是到目前为止,紫天的第一次受挫。紫天抹去嘴角的血,喘着气问:“这招…什么门道?”迟逸仙慢慢地回答:“此招‘落花流水’…先痛己,后痛人…用他人劲力,转作吐息反用,寸劲进发。”从语气上明显看出,迟逸仙伤得比紫天重,是因为二人的内力之差所造。“好招数,本堂主打得痛快!”紫天受到如此伤势,却还依旧,足见枭雄气概。

抹去了嘴角的血迹,硬吞下这一掌的内伤,紫天缓缓地站了起来,表情没了刚才那些轻视,反而略带开心的说着,“本堂主功成之后,立足江湖十余年,树敌无数,在此役之前,从未把你们这几个小子放在眼里,还特别是你这书生,文文弱弱,但不曾想今日却成我大错……”在紫天还未说完,迟逸仙接了过来,说到:“紫堂主是想说,如今我这小小书生,已经能给你带来那一点点重视了么?!”紫天听后,哈哈大笑,“聪明,脑子好使的人就是不一样,除了那重视外,我还对你另眼相看,你!迟逸仙!对我而言,已、成、威、胁!”说罢,紫天怒气涌上双眼,内力强推,蓄意待发。

看着紫天怒气上涌,迟逸仙只觉后背一阵发紧,但脸上还强忍着淡淡的微笑。并且,迟逸仙顺势调整内息,也将气劲催于掌心,因为他意识到方才的一击,似乎非但没有挫败对方的傲气,反而阴差阳错的触怒了紫天,但愿这是一种错觉吧……

说时迟那时快,紫天像是知道迟逸仙在做调息一般,毫不给他时间,步伐如箭拔弩张,双掌与脚步配合的丝毫不差,掌劲强势,已经来到迟逸仙跟前,这,正是四相中的疾风。

疾风似电,迟逸仙暗自称奇,不敢怠慢,只得用上《赏花谱》中少有的躲闪招数——雾里看花,用虚多实少、若隐若现的步法巧妙回避着。一个疾风,一个虚隐,本来大可斗得难解难分,但迟逸仙心里明白,刚才那相搏的一击,给自己造成的内伤不轻,脚步撑不了多久的。当然,此时,迟逸仙明白,紫天更明白,手上的掌劲逐渐加重,疾风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可是,紫天并不是只用了疾风掌,原来,他已经在其中夹杂了四相掌的另一式——气流掌,疾风中带有气流,很快,但也像是有了吸引力一般,让迟逸仙无论怎样,都抽不出身来,仿佛像方才迟逸仙的花红绿柳一般,有了黏打的作用,这正是紫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为了让迟逸仙自乱阵脚,紫天的武学造诣,可见一斑。

以此时迟逸仙的伤势,全然不可能躲过紫天的这一攻势,而紫天,也抓准时机,将气流掌劲往回一收,迟逸仙果然步数无效,身形被紫天抓了回去,难道真的就此坐以待毙?不,迟逸仙反倒另有举动,但是动作奇特,迟逸仙将扇子扔上半空,紫天一看,竟要空手来搏。运气一手雷鸣掌打出。迟逸仙眼看雷鸣掌到面前,一个转身,顺势一记手背打中紫天的右侧。扇子掉了下来,迟逸仙抓住用扇尾的鹤头打中了紫天的腹部,鹤嘴入腹些许,紫天流血不止。

“混账……。”紫天咬着牙。

迟逸仙舞动着扇子,左闪右闪,彷佛诸多人影一般。这攻势仿佛与刚才的花红柳绿甚是相似,但细看之中带着气劲,又不太像。只听迟逸仙大喊一声。

“赏尽芬芳!”迟逸仙将扇子打开着旋转,彷佛万朵牡丹齐开。紫天看到,眉头紧皱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运气全身的紫气东来。此时,迟逸仙手脚并用,虽不像女人婀娜的身姿在翩翩起舞一般模样,但却更有灵巧而飘渺的感觉,细品味起来,那脚步和手法,仿佛回到了当初缪笔花泼墨一绘方休的那股气度。“君欲墨而泼山水,我欲墨,却势要泼天涯!”迟逸仙嘴里念着自己对“赏尽芬芳”的心意,手掌上,运起了眼花缭乱、无不玲珑的气劲,好不潇洒,此时此刻,紫天无法躲开,只得照单全收,那些气劲有如万朵牡丹,着实打向紫天的神功护体。只听一声巨响,迟逸仙与紫天都飞了出去,英叶站在一旁也摔了个跟头。双方急忙站起,紫天捂着胸口,嘴角流血,而迟逸仙已经倒地不起。

“逸仙!”廖月龙急忙跑过去。

迟逸仙勉强支撑着,气喘吁吁的说着,“紫天,你不曾想过,所谓的一个聪明人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自己的身体来做引,承受你那强劲的掌劲,再顺势来重伤你吧,想必,你会认为‘事不过三’,并且自信能一击取我性命。确实,就以往而言,我在应付对战时,多于智取,而非硬拼,但今天,我迟逸仙,反其道而行,愿与你以、命、相、搏!”

听到“以命相搏”四个字的时候,紫天脸色大变,这对他是多么大的疑惑,在他眼里,称霸武林的大业,只可取他人性命,怎能出现以命相搏的道理,紫天困惑,心中复杂的在问自己,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是什么让这么一个书生有如此转变?他的决心如此,究竟为何?换来的又是什么?最后,紫天自己给了自己一个答案,没错,那就是他,赶到迟逸仙身边的那个人——廖月龙!

“又是廖月龙么?”紫天大喊着,“一个廖月龙为什么带给你们这么大的影响,我有权,有势,有能力,我可以称霸武林,而他,有什么?!!!”

迟逸仙听完紫天的话,很简单的说了一句,“他什么都没有,但他能打败你!”

“为什么?”紫天不能相信的看着廖月龙,反问着迟逸仙。

“因为,他是我大哥!”迟逸仙把手扶在廖月龙肩上,说着,“大哥,逸仙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此时,在旁的李乐雅和燕罗冲也赶了过来,李乐雅听到刚才迟逸仙的一席话,也附上一句,“没错,就是因为他是廖、月、龙!”

“交给我!”廖月龙轻轻的放下迟逸仙,拿起磐龙剑向紫天袭来。

看到最后的廖月龙与紫天的对决,南宫绮更加不知如何是好,一个她深爱的人,一个深爱她的人,正是这离奇波折的复杂关系,造就了她此刻难解的心情,她多么想说‘天,不要再打了。’但她了解紫天,‘住手’反而是对紫天更大的侮辱;她又多么想说‘月龙,不要伤害紫天。’但她也了解月龙,这样只会更加伤害他。就是这样的心情,让南宫绮无法左右,只好闭上了双眼,不知道此刻的她,不想看到谁会倒下,也许,她最想看到的,无非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而已——“休战”。

紫天体力不支,英叶急忙挥指抵挡。廖月龙又与英叶一番纠缠。

燕罗冲与李乐雅看此时机,怎么能就此罢手。

“罗冲!”李乐雅大声喊道。燕罗冲回头看了下。

“这一下交给我,后面看你们了!”说完,李乐雅高举催心玉笛。直直的冲了过去。

燕罗冲看到此式为之一惊。“这!这是什么招式?毫无防备的出击?难道?”燕罗冲正是疑惑。

李乐雅已经冲到紫天的面前。

“小子,我看你是活腻了!”紫天刚要出手。只见李乐雅躲也不躲,小跳一步,旋转身体,我这催心玉笛就是一个猛刺。口中大喊。

“险象环生!”李乐雅夹杂全身的力气,就是要一击毙命,而自己又面临着同样的危险。紫天见此式来的猛烈,也无法闪躲。看到左手边的英叶。一把拉到了面前。

李乐雅大吃一惊,但是招式一出,无法收回。催心玉笛直直的插进了英叶的心脏。为紫天彻底的挡住了这一击。

但是英叶口吐鲜血。顿时倒地,躺在紫天的脚下。一旁的南宫绮大吃一惊,用力捂住双眼。

“堂主……。”英叶伸出手,看着紫天。

紫天冷冷的看了一眼。廖月龙等人也站在那里,没有想到紫天会用英叶挡住了这一击。

“英叶!”南宫绮急忙跑了过来,趴在英叶的面前。“我带你去疗伤。”

“不……不必了。能够为堂主而死,是我英叶的光荣,英叶死而足以。”说完,英叶带着微笑闭上了双眼。

一旁的迟逸仙叹息英叶的忠诚。“英叶不愧为一代英雄,只可惜却落得如此下场。”

正所谓‘审判一指,诚为邪风。英年早逝,气宇归宗。’

正当大家为英叶的死而停滞的那一刹那,紫天一掌向廖月龙打来。愤怒的燕罗冲看到此,急忙冲上去,磐龙剑与合月镰将紫天逼的一退再退。

“受死吧!”廖月龙与燕罗冲一起刺出,紫天这时跳到南宫绮的身旁,更让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紫天眼看避无可避,竟将南宫绮也拉了过来,廖月龙看到此急忙收剑。而燕罗冲的头脑中有一丝要收招的想法,但是还是刺了进去,或许,他对紫天的愤怒大过一切。

廖月龙仿佛脑海前一片空白,看着倒地的南宫绮。紫天扔下南宫绮,向树上逃窜。燕罗冲抽出合月镰急忙前去追赶。而南宫绮呢,她流着血,痛苦的趴在地上,廖月龙静静的站在那里。

似乎这一刻,廖月龙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么久以来,廖月龙几乎忘记了曾经的红儿,她只将眼前的南宫绮当做一个陌生人,然而,遇到这样的情景,谁又控制得住自己的想法呢。

“红儿!”廖月龙一把抱起了她。

“月龙……。我真的后悔……。我后悔了……。”南宫绮说着。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廖月龙眼角有了些许的泪滴,因为不管怎样,红儿,也就是南宫绮,她绝对是廖月龙一生最爱的人,也是这一生第一个爱人。或许还会是最后一个。

“大哥……。”迟逸仙靠在一旁看到此也不禁的感叹。

“月龙……。”乐雅倒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月龙,我该死,但是我求你最后一件事。”南宫绮说着。

“你说吧……。”廖月龙抱着南宫绮。

“燕罗冲一定会杀了紫天……。你放过他一命,给他个机会,让他做回好人吧。”南宫绮痛苦的说着,嘴角鲜血不断的涌出。廖月龙听到此很是沉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月龙,你答应我最后一次吧……。”南宫绮说着。疼的五官已经几乎紧缩在一起,身体不断的抽搐。

“人世上最痛苦的不是看到自己最爱的人去死,而是看着她承受痛苦我却无能为力。”说完,廖月龙抽起磐龙剑。“或许,死在一个你不爱的人的手里,你会感到好受些。”说完,一剑将南宫绮送往了另一个世界。

红袖抱琴羞月容,轻弹琵琶唤客停,风吹柳絮乐削送,龙过动心侧耳听。

奈何南辕北辙行,一朝阴雨一伞梦,只识紫天痴心命,错把无情当有情。

“啊!!!!”廖月龙大喊着。“紫天!!!!”愤怒到极点的喊声,廖月龙眼中已经没了任何的希望一般,他握着磐龙剑,向远处追赶紫天。到最后他也没有回答南宫绮留下的请求,这或许让南宫绮会留下遗憾。

迟逸仙与李乐雅无论如何也不会猜到,廖月龙竟然亲手结束了南宫绮的生命,是啊,与其看到她受苦的样子,不如让她早些脱离这个折磨。有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一个人的行为是对是错,但是可以肯定,一个人自有一个人的原因。

江湖中本来是有爱情的,但是当两个人一起走过了江湖,那就不再是爱,而是一种依靠。如果将依靠一个人转变成去爱一个人,那江湖也不再是江湖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