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两境山水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4629字
  • 2015-06-16 21:54:23

不知不觉,廖月龙已经脱离了感情的挣扎。他现在每天必做的事情就是修炼。让人意外的是,廖月龙也会时不时的去拜访冷书晓。

“楼主,我又来了!”廖月龙笑了笑。

“哈哈,你小子,上次欠我的酒呢?”

“呐!”廖月龙举起一坛子****大麴。

“恩恩,先放那吧,你这次来有事就先说事。”冷书晓还是那样凌厉的读出对方的心里。

“呵呵,楼主,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有件事让我很困扰。”

“但说无妨。”

“我父亲当年劫的一批镖银,却被当时一个护镖的人用暗器上毒而死。您可否知道此人是谁?”廖月龙一语,让冷书晓着实有些意外。只见冷书晓缕缕胡子。

“据我所知那是个指功高手,当今天下,指功……。”冷书晓还在思考,廖月龙突然发话。

“难道是邪风堂英叶!”

“不,英叶审判指早已闻名江湖,不会做出用毒的卑鄙手段。我想大概属于大内高手,但是就毒药来看,似乎不属于中原人。再加上当时的贡品送与朝廷,应是金或西夏人才对。”冷书晓分析着说。

“那就是说,您也不太清楚。”

“事情过了这么久,要想知道,还应当去搜寻很多线索才行,我晓楼随集天下武林之事,但还不到神仙那么厉害。不过我认为,此人介于外族与宋之间。”冷书晓说道。

“恩,明白了,多谢楼主一番告解。”廖月龙半鞠躬的谢道。

“哎,什么告解,只言片语罢了。对了,你的磐龙剑怎么样了?有没有下落?”冷书晓问道。

“嗨……,紫天也没有拿到磐龙剑,只是南宫绮偷到剑不知道怎么样了。实在让人奇怪。”廖月龙摇摇头。看了看窗外。

“你,对那个姑娘?”冷书晓试探的问着。

“呵呵,南宫绮啊,心里多少会有些别扭,不过已经好多了。我只想赶快找到磐龙剑,为老吴报仇!”廖月龙显得很释然。

“恩,恩。”冷书晓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而迟逸仙这边,还在练习着赏花谱的功夫,对于他来说,也是要将功夫更上一层楼,才能帮助廖月龙打倒紫天。

廖月龙回到了二家酒馆。几个人在厅外吃饭。这时候走进一个人。头戴着一顶草帽。穿着很是遮掩。手里握着一把看似剑一样的东西,因为有草包住,所以看不清楚。只见那人走到廖月龙的桌前。

“几位丢了什么东西没有?”那人低声问道。

几人被这句问了个愣,丢了东西,当然是磐龙剑,不知此人是?

廖月龙放下酒杯,扭头看着轻声说道。“阁下是?”

“哈哈!”一抬头,那人将帽子向上一拖,露出了两撇胡子,再仔细看去,居然是笔仙堂堂主缪笔花。

“缪大哥!”廖月龙惊讶的说着。

“没想到吧!月龙,丢的宝剑我给你拿回来了。”一下放到了桌子上。

迟逸仙急忙站起来,示意大家回屋内说话。几个人坐在了一起。

“缪大哥,这磐龙剑怎么在你的手里?”廖月龙问道。

“你不知道,我一路跟随醪一笔到了杭州,发现他也在跟踪你们,包括那次廖月龙抓住醪一笔,我也知道。后来发现紫天将南宫绮派到杭州,此事不会那么简单,便顺便暗中跟踪,果然南宫绮偷了你的剑想给予紫天。被我半路拦住,不过你放心,我缪笔花还不会和女子动手,后来剑就在我手里,只是那几日紫天也在杭州,我怕给了你们也是会被他夺走,就耽搁了些日子。”缪笔花说着。提到红儿廖月龙微微抬头一下。

“原来如此,太感谢您了,缪大哥。”廖月龙很感慨的谢着。

“这话不用说了,此次我这一路,发现了很多阴谋。丐帮大会原来都是个小插曲。华山大会的日子又快到了,我打算在大会上,将醪一笔带去,当场对证。还大家一个公道。”缪笔花说着。

“恩,醪一笔就在丐帮分舵,我和肖瑶说一下即可。”

“那就有劳了。”缪笔花回谢道。

第二天,缪笔花就离开了二家酒馆。而磐龙剑又再次回到了廖月龙的手里。廖月龙心里清楚,磐龙剑的回归,意味着他可以更加潜心的修行。

而余丘馨此时却想回到扬州去看望余嵩鄂,随后廖月龙决定,陪同余丘馨去扬州一趟。而迟逸仙和宋词两人先赶赴华山,别耽误了华山的大会。廖月龙和余丘馨随后也一同前往,在华山聚集。

就这样,迟逸仙临走时也去了晓楼,与冷书晓打了招呼。

“楼主,我们就要北上去长安了。这段日子感谢楼主的教诲。”迟逸仙拜谢着。

“哈哈,不必这般多礼,逸仙,一路上多小心。如果经过铁扇门,就去看看吧。我想那里有你们能用上的东西。”冷书晓笑着说,摆了摆手。

“是。”迟逸仙说完,和宋词一路北上离开了南方。

而廖月龙与余丘馨来到扬州,见到了余嵩鄂。

“哎呀,月龙,近来可好啊!”余嵩鄂还是那般热情。

“呵呵,托您的福,一切都好。”

“恩,你们还知道回家看看,不错不错。这次来了打算待多久?”余嵩鄂问道。

“回大哥,我们待会就走了。”廖月龙一语刚说完,余丘馨却马上说出话来。

“廖……月龙,你走吧,我要留在扬州了。”余丘馨一语,让廖月龙和余嵩鄂很是纳闷。

“妹妹!你说什么话!”余嵩鄂急忙起身说道。

“我不想北上,我想留在扬州待一段时间。”余丘馨说着,眼神有意的避开廖月龙。

廖月龙沉默了一会。“好吧!余丘馨和我一路上也很辛苦,不如留在扬州,以后我忙完这些事情,再回来找她。这些日子就先劳烦大哥帮我照顾了。”廖月龙客气的说着。

“月龙哪里的话,我这个任性妹妹也是不好管,呵呵,你放心好了,没问题。”余嵩鄂拍了拍廖月龙的肩膀。

说完,廖月龙走出了余嵩鄂的家,而不知道为什么廖月龙下意识的回了下头,却看到远处院内站着的余丘馨。廖月龙和余丘馨对峙着,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廖月龙先开口了。“我们还会再见么?”

“也许吧。”余丘馨说完,让家丁关上了大门。

此时的廖月龙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感觉,但是他知道不该再为感情而惆怅。随即便来到巷口,打算坐船,北上到当初来时的青苔镇。

廖月龙坐在船内,心情很是迫切的希望早日到达华山。就在他想着事情的时候,两个人坐在了他的身旁。

“小子!”一声大喊,廖月龙抬头一看,居然是不一大师,而边上那个竟然是燕罗冲。这让廖月龙很是纳闷,怎么这两个人走在一起。

“是你?”燕罗冲奇怪的问道。

“怎么?你们见过?”不一大师看了看。

“哼,不止一面了。”燕罗冲嘴角撇了撇。

“嗨……,看我,还说给你们介绍介绍呢,真是的,弄得我太尴尬了啊!”不一大师郁闷的说着。

“你们?”廖月龙刚要问,又被不一大师抢过话来。

“这小子要去邪风堂救人,你不是有个小情人也在那么,我就说让你们联手,对付紫天也会好些。”不一大师说着。

“哎……。”廖月龙听到不一大师说道小情人,显得很是无奈。而燕罗冲只是看着,也没有说什么。

“大师啊,你不说我也要去邪风堂,我要为老吴报仇。此之前要先去华山。因为那里,将有人揭露出上次丐帮大会的阴谋。”廖月龙说着,看了眼燕罗冲。

燕罗冲还是没有说话,但是心里一定对此事也多少有些兴趣。

“不如一起来,然后再为杀掉紫天做一番计划。”廖月龙看着燕罗冲说。

燕罗冲抬头,看看天,随即低下头,也没有说话。

“啊!他点头了,就是同意了。”不一大师急忙说着。

廖月龙看不一大师弄得燕罗冲很是无奈,忍不住笑了笑。燕罗冲此时抬头,看着廖月龙,嘴角也是微微的撇了撇。

随后,不一大师到了青苔镇又消失了,说是继续云游四方。而廖月龙和燕罗冲便一同往华山赶去。

廖月龙与燕罗冲一路上话并不多,很少沟通,每次都是廖月龙想打开些话题,却都无奈的收回。不过时间久了,偶尔两人也会有些交流。再过了些时日,廖月龙会说自己的一些事情与燕罗冲听。燕罗冲慢慢觉得,廖月龙为人正直,不像其他武林人那样虚伪。也会发表些自己的见解。两人就这样,慢慢的向华山前进。

而迟逸仙和宋词行进速度也不慢,他们也路过了河南,但是来不及停留,很快又来回到了铁扇门。

“啊!回家了!回家了!”宋词吵闹着说着。但是迟逸仙却一句都没有说。看着铁扇门的外面,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大门被雨水冲洗的没有样子,布满了杂草,墙上的字画也有些许掉色。蜘蛛网到处都是。宋词看到迟逸仙此时的表情也安静了下来,却是看到这样的情景,很难想到当时铁扇门的繁荣。

迟逸仙走到门口,用力的推开了大门。里面的厅堂更是尘土飞扬,书籍到处都是,破旧不堪。

宋词跟在迟逸仙的右边,却发现迟逸仙眼里充满了泪滴。迟逸仙径直向后面院内走去,拐了几个弯就来到了柳源的墓地。

迟逸仙跪在地上,看了许久。宋词看到也在一边哭了起来。

“柳妹……。我来看你了……。这段日子我不在你身边,你不要怪我,事情过后,我会永远陪着你。”迟逸仙说着,擦了擦眼泪。

“迟哥……。”宋词欲言又止。

过了会,迟逸仙和宋词又到了藏书阁,去翻看所有的书籍。

“楼主说铁扇门有咱们需要的东西,在哪里?”迟逸仙疑问着说。

“楼主说的是不是柳姐姐说的功夫?”宋词问道。

“恩,如果是功夫应该会有记载才对啊。”迟逸仙琢磨着。

两个人找了半天,所有的书都翻遍了,也没有发现武学书籍。

“藏书阁除了诗词就是字画,哪里有过武学秘籍呢?”迟逸仙显得有些烦恼。

“迟哥,不如咱们先去华山吧,等日后再来看看。”宋词劝说着。

“好吧。”

迟逸仙将大门又一次的关闭了,他和宋词走出大门几步,迟逸仙留恋不舍的看着铁扇门,脑海里又浮现出与廖月龙刚来到铁扇门的情景。

“‘逸仙!这些墙上的字画真漂亮,要能画在一张纸上带走就好了。’‘大哥,这恐怕有点难啊,哈哈。’”迟逸仙脑海里回响着廖月龙说的话,突然他站住了。

迟逸仙仔细看着墙上的字画,上面写着:像是过眼云烟,那又起笔书写万卷。而画的是一本很大的书籍。在看边上一句是:昔昔成了雨帘,日朝日暮相连。画的是一副雨季看夕阳的图。

“迟哥,你在看什么?”宋词问道。

“宋词?这些像什么?”迟逸仙问道。

宋词看了看,眼里竟然流出了泪滴。

“宋词?你怎么哭了?”迟逸仙很是惊慌。

“不,没事,只是看到这些画面,想到很多往事,有些感慨,彷佛我能感受到历代门主所经历的惆怅与落寞。她们的心情,在诠释着这些作品。”宋词很有感悟的说着。

“不错,铁扇门门主世代女子,她们的心情,男子是很难体会的。不过你看这几句的前一个字。写的是像那昔日,在看边上还有,另一面墙也有。宋词,咱们去找笔墨和纸,将四面墙的字句都抄下来,记住,从左往右的顺序,不可乱啊。”迟逸仙吩咐着。

宋词答应了,两个人就这样,从午时一直抄到黄昏。长长的纸,铺在了铁扇门的门前。两个人擦了擦汗,迟逸仙对这几句话,来回的排列,最终排成。定睛看去,但见是一句诗词。上面写道:

青青翠柳摆风前,山中不求仙,犹如手中丝线,在晃林间。绿茵伴侣溪边,水声真是流连,长长清晰可见,流过但也嗅到缠绵。一厢情愿,人却依旧从前,独自起舞弄剑,伴的却是曾经思念,影像没有更新换面。空又把酒杯对天,赏一赏红颜,月儿恰似沉淀,圆,缺了你的几句戏言。何有一成不变,时光都已成年,像是过眼云烟,那又起笔书写万卷,昔昔成了雨帘,日朝日暮相连,胜我天上人间,却终逃不了在世情缘。——两句传统别离,境中诗情画意,山上漫起花之菊梨,水中泛起层之涟漪,诀:只留有终生回忆!

宋词读着,甚至感到心头一股酸酸的伤感。

“这是藏头。你看每句第一个字,就是‘青山犹在,绿水长流。一人独伴影。空赏月圆缺,何时像那昔日胜却。两境山水诀!是两境山水诀!”迟逸仙惊讶的说着。

“两境山水诀?”宋词疑问的说着。

“没错,这是历代门主所寄予自己与爱人相隔两地,内心急切思念,由心中的思念催促自身的潜力而发的一套内功宝典。原来铁扇门将自己的武功就画在外面的墙上,谁都不会想到,这些作品就是武学秘籍的口诀啊!”迟逸仙显得很是高兴。

“不错啊。不过,迟哥,这套功夫似乎只有女子可以修习。”宋词指着说。

“恩,咱们赶紧将纸收好。宋词,柳妹所寄托的希望,恐怕只有你来完成了。”迟逸仙很是严肃的说着。

“啊……。”宋词很是迷茫。

“哎,先把两境山水诀收好吧,日后咱们再所打算,楼主说的没错,这是咱们需要的东西。不过当下还是赶往华山重要。快走吧。”迟逸仙说着,急忙和宋词一起向华山前进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