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各自为战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4011字
  • 2015-06-16 10:30:15

老吴因为保护廖月龙而死,可惜的是,老吴的死不但没有唤醒廖月龙,反而让他变得更加低沉。每天的酒喝得更厉害。他已经麻木了,被江湖的种种所鞭打的遍体鳞伤。迟逸仙等人知道老吴的事情,都显得很是愤怒,但是看廖月龙现在的样子,迟逸仙真的无可奈何。

“楼主。”迟逸仙来到了晓楼,拜见了冷书晓。

“逸仙何事?”冷书晓问道。

“我的大哥……。”迟逸仙将廖月龙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可后来发觉,冷书晓对于这件事早也知晓。

“楼主,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我的大哥真的就这样废了么?”迟逸仙问道,显得很是着急。

“逸仙,你做为廖月龙的兄弟,一路上为他排忧解难,但是终究未能解决掉他的根,就是情。这里我不能帮你,但我可以告诉你。身为书生,你受到的传统理念太过限制,以至于你做事会太过遵循道理。你出于对廖月龙的尊重,他才会这个样子,你明白么?”冷书晓劝说着。

“原来……楼主此意。”迟逸仙听后好像很快就明白了一般。

“逸仙,一切随缘。”冷书晓说着。

“我已经很顺其自然了。”迟逸仙回道。

“不,随缘不是顺其自然,不是让你放手不管,记住,随缘既是随性。”冷书晓说着。

“恩,谢谢楼主教诲。”逸仙深深的鞠躬示意。

一路上迟逸仙不断琢磨冷书晓的话,但是回到客栈看到醉倒在屋里的廖月龙,脑子里真的什么都没了,他真的有些不想再管他的感觉。余丘馨静静的坐在廖月龙的边上,双手握着他。

“红儿……。”廖月龙嘴里嘟哝着。迟逸仙听候不忍的闭上眼。扭过了头站在那里。

“老吴让我害死了……,你也看不起我,紫天根本不把我放眼里,你知道么,我是个废人了。”廖月龙爬着,彷佛已经不省人事。

“月龙,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你要好起来啊。”余丘馨虽然知道被廖月龙当成了红儿,却也未争辩,顺着廖月龙配合着安慰他。

“红儿,你真的骗了我么……。啊!”廖月龙的声音又有些哽塞。余丘馨看着他的样子,也留下了泪滴。

就在此时,迟逸仙从墙上摘下了一把剑。将自己的扇子也放在怀里,走到廖月龙的跟前。

“迟大哥?你干什么?”余丘馨抬头问道。

但见迟逸仙一脸的严肃。“我要和他去个地方,这样的人,不如趁早死了算了。”

“你说什么呢!这是你的大哥!”余丘馨紧张的站了起来。

“如果他无法振作,早晚是武林的败类!余姑娘,你让开。”迟逸仙也不等余丘馨回话,一把拉起廖月龙,生生的将他拉出了酒馆。

余丘馨和宋词刚要追出,却一把被花香拦住。“让他们去吧,逸仙会解决的。”花香说着。

只见迟逸仙将廖月龙拉到了后山中的林子里。用力的将廖月龙推倒在地。廖月龙毫无反应,还是大醉的躺在地上。迟逸仙看着,气愤的冲了过去,掐住廖月龙的脖子,用力的往上抬。

迟逸仙大喊着。“廖月龙!你看看你!你看看你这副德行!你还是那个廖月龙嘛!你还是那个救我的大哥吗!你还是那个打抱不平,嫉恶如仇的廖月龙嘛!”

廖月龙闭着眼,一句也不说。

“说话!说话啊!”迟逸仙不断的摇晃他。“朋友们和你从河南走到这里,为了什么!不是为了看你在这里醉死!不是!”迟逸仙说完,一脚将廖月龙踢了出去。

“廖月龙,就你这个样子,我红儿也不会选你,你比紫天差远了。”迟逸仙这一句,彷佛让廖月龙听到了一番。廖月龙眼睛慢慢睁开,看着迟逸仙。

“你说什么……。”廖月龙缓慢的开口问道。迟逸仙什么话也没有说。将从客栈拿的剑扔给了廖月龙。

“咱们来个决斗吧,如果你赢了我,你就随便的去喝酒吧,我以后都不会管你。”迟逸仙说着。

“你……。”

还未等廖月龙回应,迟逸仙一脚踢了过去。廖月龙的眼睛彷佛睁开了一点,急忙滚地躲开了攻击。

兄弟二人在这里,展开一战。迟逸仙挥舞着扇子,左跳一下,一个转身,向廖月龙的喉咙袭来,廖月龙将剑一横,又将剑卡主迟逸仙的扇子,用力一转。迟逸仙随着力也将身体一转,右脚踢了上来。廖月龙左手急忙下磕。正中迟逸仙的膝盖。迟逸仙急忙跳开。

廖月龙挥舞了几下剑。彷佛对于迟逸仙那一番话显得很是愤怒。

迟逸仙运用读心术。读出了廖月龙云游四方的步伐。他抓住时机,一个扇子将廖月龙的左臂划破。廖月龙一招披星戴月,由下至上划出半圆。迟逸仙急忙一个翻身,顺势一招醉仙望月,廖月龙往后一跳躲开,迟逸仙紧接着一招太白敬酒,右手做出举杯的手势,由下往上打个弧形,击向廖月龙的下巴。廖月龙一抬头,左脚蹬了出去。迟逸仙急忙踢出右脚,两人同时飞开。

两人气喘吁吁,打了几个时辰,随即天降大雨。两人打得不可开交。廖月龙一招蛟龙穿月,直刺过去,迟逸仙运用醉仙扇根部的空隙,正巧将剑卡住。用力的合上扇子,廖月龙的剑被卡的拔不出来。迟逸仙双手一扭,廖月龙眼看剑要脱手,索性让它离手,双手急忙打向迟逸仙的手腕,迟逸仙见状也急忙松开。两人的剑和扇子纠缠在一起,掉落到地上。但此时谁还顾那么多。直接徒手打了起来。两人都不是擅长徒手的打斗。一个个拳打脚踢。在泥里翻来翻去。

“月龙!你终于肯还手了嘛!”迟逸仙大喊着,给了廖月龙一拳。

“你个混蛋!”廖月龙还了一脚。

“你就是废物!你不振作就是个废物!难道兄弟在你眼中就不重要么,朋友就不重要么!”

“不要骂我了!”廖月龙又是一拳。

“你还要你的尊严么!你为这个女人!你还想让多少人因为你去死!你辜负了余姑娘,你辜负了……。”迟逸仙嘴角流着血。

“不要再说了!”廖月龙一下冲了出去,将迟逸仙扑到在地,两人在地上打起滚来,衣服上都是泥土。

廖月龙将迟逸仙按倒在地,双手掐住了迟逸仙的脖子。眼神充满了愤怒。

迟逸仙眼神彷佛是一种兴奋,并看不出他哪里有恐惧的感觉。

渐渐的廖月龙将手松开,两人对峙的看着。廖月龙流着泪,但是却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廖月龙眼泪和雨水混在一起。看不住他是不是在哭。而迟逸仙也跟着大笑。

两个人就彷佛孩子一般,躺在泥地里,任由雨下的多大,都张开嘴去笑个不停,痛快的笑!放声的笑!仿佛这个世界可笑的事情太多了。又仿佛两个人找到了自己该笑的事情吧。

而二家酒馆的余丘馨和宋词在屋外看着天空,心中默默的为他们祈祷。因为余丘馨也明白,迟逸仙不会对廖月龙如何,他只是希望廖月龙早日振作,或许这次,迟逸仙的行为很反常,但是,这次也许是最有效的吧。

第二天早上,迟逸仙起床来。但却不见了廖月龙的踪影,凭他的直觉,又来到了那座后山。但见廖月龙静静的坐在那里,迟逸仙很是吃惊的发现,廖月龙在一夜之间隐约的在下巴处长出了一些胡须,这样的廖月龙比从前多了几分沧桑和几分沉稳。廖月龙随风吹着头发,突然站起来。挥舞着剑。一招一式是那么用力。迟逸仙看到此只是点头。他没有打扰廖月龙,他明白,如今的大哥,终于找回了自己。

匆忙追赶南宫绮的紫天,却一直没有发现磐龙剑的下落。只得回到邪风堂找到南宫绮去问个究竟。紫天快马路过扬州城,只见眼前一人在前面缓慢的行走。

“前面的让开!”紫天大喊着。那人听后急忙转身。两人这一对峙,彷佛如天雷一般突然。没错,是燕罗冲。

“紫天!”燕罗冲眼睛睁大了喊着。

“是你!”紫天急忙勒住了马,跳了下来。“果然没死!”

“冤家路窄。”燕罗冲笑着。

“呵呵,麻坚没有毒死你,是不是姓李的那家父女救得?”紫天笑着说。

“你说什么!”燕罗冲突然显得有点紧张。

“别说你不知道,我已经派罗林将李尔止和那个女的抓到了邪风堂。坏我好事的人都要死。”紫天阴险的眼神,看着燕罗冲。

“那就用你的命换回他们!”燕罗冲低沉的语气。紫天稍微的注意了下合月镰,通体泛出寒气。

“听说你在世外高人的指点下学到了不少,让我来看看吧!”紫天说完,就是一掌。

燕罗冲急忙拔出合月镰,用力一挥,紫天横身闪开。

“这小子,力度比以前强了。”紫天心里想着。“看招!”紫天一记疾风掌,右手用力的扭了下,带起了一震风劲,打向燕罗冲,燕罗冲见此也不畏惧。全身运劲冰嚣内功,右手合月镰一记正手式。紫天见合月镰威力非同寻常,只得躲开利刃,一下打在合月镰的钝部想让燕罗冲脱手。却不知燕罗冲紧紧的抓住不放。燕罗冲见紫天来不及收招,左手一握,碰到紫天的手腕。紫天急忙一缩。

但见紫天静静的站在那里,抬头看看自己的左手腕,略带了些冰碴般的状物。

“哼,寒冰气……。”说完,紫天用力一震,将冰碴抖散。

“放掉李家父女,此事与他们无关。”

“呵呵,放?没人能从邪风堂活着出去。何况一个神医,我杀人,他救人,不是和我对着干么。”

“啊!”燕罗冲一记天魔斩,紫天急忙将身子一横。合月镰速度极快,划破了紫天的衣角。紫天顺势右手一记雷鸣掌,打在了燕罗冲的后背,怎知燕罗冲冰嚣内功的寒冰壁护体,随略有疼痛,却并无大碍。也怪紫天一时大意并未用全力。紫天为燕罗冲的变化感到略微的惊讶。

“不一般啊。”紫天傲慢的说着。

“哼。说那么多干嘛,放人!”燕罗冲说完,又是一记地魔斩,这一次是从下往上的挑斩。

“哈,这招威力虽然强劲,但是速度太慢了!”紫天笑着,轻松躲开。又是一记雷鸣掌,这一次紫天不会向刚才那掌手下留情了。

燕罗冲见状也不对劲,不可与紫天的掌硬碰,急忙收势一个腾跃,跳开了雷鸣掌的范围。紫天打了个空。

“算你小子运气。”

“你是在夸我?”燕罗冲随着说道。

“没时间和你废话,我还有要事。想报仇就来邪风堂吧,打得赢我,我就放人了,哈哈哈。”紫天说完,急忙上马就要走。

“哪里走!”燕罗冲刚要冲上来,紫天回头一掌,运气紫气东来,一股强势打在燕罗冲的面前。尘土飞扬到处都是。燕罗冲急忙闭上眼。“你和我还差得远呢。”隐约听到紫天的话。燕罗冲却毫无办法的任由紫天离去。但他的内心却多了一份忧虑。那就是李家父女。他站在那里,毫无办法一般。

“那个就是紫天吧?”一个声音说道。燕罗冲看去。是一个和尚。

“你是哪的和尚?”燕罗冲嘴里疑问着。

“错!是大师,我叫不一大师!”原来这个就是同廖月龙一起坐船南下的不一大师也是廖月龙云游四方的传授人。

“我没空和你瞎扯。”燕罗冲说完,转身就走。

“哈,你还真倔强。想打败紫天,我有办法。”不一大师说着。

“你说什么!?”燕罗冲惊讶的看着。

“跟我来吧!”不一大师说完,示意燕罗冲跟着。

燕罗冲犹豫了一下,或许想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知道自己与紫天的差距,不如就跟着不一大师前去看看有什么好办法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