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龙之泪泣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7087字
  • 2015-06-15 20:03:38

美人侧坐细描眉,粉颊红口鬓双黑。门外杜鹃轻啼叫,微抬额头笑对谁。

红儿留住在了酒馆,与宋词和余丘馨住在了一个屋子中。余丘馨细细的观察,果然如廖月龙所说,外貌如此动人。那是一种娇容,一种羞涩的美。

廖月龙从那晚和红儿表露之后,心情变得很是愉悦,加之磐龙剑的问世,让廖月龙又一次感到天下太平般的安详。红儿一直也没有说过要走。这几日,廖月龙每天与红儿出去游玩,直到天黑。逛市集,买些玩意。一路上,廖月龙用叶子为红儿吹着各种好听的曲子。知道红儿喜欢琵琶,还特意送了她一把。此刻的二人,已经犹如夫妻一般的爱护。

这一天,夜色很是醉人,廖月龙和红儿,叫着迟逸仙宋词三人,一同租了辆小船,船舱内挂着灯笼,游在西湖的水面上。红儿为大家弹奏着曲子,迟逸仙喝得很是高兴,宋词也跟着唱着。廖月龙还是时不时的跟红儿互相看看,深情的眼神,让迟逸仙都有些不好意思。而此时的余丘馨呢?或许廖月龙早已经忘记,她才是廖月龙真正的妻子。而此时,余丘馨独坐船头。望着潺潺的水波。伴着湖面的月色。显得是那么的寂寥。

迟逸仙往船头看去,似乎了解余丘馨的心情,拿着一壶酒,也走到了船头。

“余姑娘……。”迟逸仙没有问她为什么不去一起玩,似乎因为,他体会得到余丘馨的感受。

“逸仙……。”余丘馨很生硬的打了个招呼。

“我知道余姑娘在想什么。”迟逸仙说着,见余丘馨没有说话,喝了口酒,继续说道。“人世间有很多不情愿的事情要我们去做,明知道下雨会带来洪水的灾难,我们却还是要欣赏它给人的柔美与细腻。任何事都是两面的,有得必有失。如果你不是鱼,即使跳到水里也和它们成不了朋友,反而还委屈了自己所本来的特点。”迟逸仙看着水里,眼神也很是伤感。“就好像我看到月亮,都会想起柳妹。人学会知足,至少你还有的去怀念。”迟逸仙说着。

“是啊。”余丘馨感叹着。

“你为何欺瞒他,说你心中有别人,是怕他疏远你么?”迟逸仙问道。

“不,之前确实有喜欢的人。可是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却越来越欣赏廖月龙。我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就是他的重情,我觉得,男的能够这个样子,真的不多,至少我所认识的人里。”余丘馨说着。

“是啊,大哥,感情很单纯,他人也善良,正直。他应该得到自己应有的感情。”

“也许你说的对,逸仙,有的怀念就够了,和红儿姑娘相比我也知道自己应该选择退出。”余丘馨抬头看了看天空,这时候,又下起了毛毛细雨。

“人各有各的特点,没得比。就像有人喜欢红色,还有人喜欢蓝色。你能说出红与蓝哪个更美么?”迟逸仙笑着。

“恩,我现在总算体会到月龙喜欢淋雨的感觉了。”余丘馨抬着头,闭着眼,任由雨水浇淋。

“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迟逸仙说完,转身进了舱内。

有人快乐就有人悲伤。廖月龙此时的幸福,让他无心中疏远了余丘馨。余丘馨也没有说什么,只得自己去惆怅与感慨,或许她该慢慢学会适应,毕竟从一开始,廖月龙心里就只有红儿一个人。余丘馨的心情,谁能体会得到呢?

日日夜夜的欢笑,与余丘馨慢慢形成了对比,可是廖月龙却从未察觉。没过多久,红儿和廖月龙就又向老板娘花香多腾出了一间屋子,让人诧异的是,红儿与廖月龙住在了一起。

“廖大哥,你来一下。”宋词敲门说着。廖月龙从屋里走出,来到了迟逸仙的屋内。只见余丘馨和宋词也坐在那里。

“怎么了?”廖月龙一脸疑惑。

“大哥,有些话我不该说,但是,红儿姑娘与你并不是真正的夫妻,你俩同房恐有不便。”迟逸仙劝说着。

“逸仙,你这是怎么了,我和红儿姑娘你们也看不出来么,我们已经是真心的想在一起,况且是她说要住在一起。”廖月龙显得有些无奈,笑了笑。

“廖大哥,你忘了么,咱们的钱是怎么来的!”宋词口没遮拦的说着。在旁的余丘馨听不下去了,起身离开了。

“什么意思?”

“咱们的钱,没有余姐姐,能支撑这么久?你给红儿姑娘买这个,买那个我们不说,可是余姐姐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这么冷落她也太过分了。”宋词说着。

“我们之前就说过,只是一个名分而已!你怪我干什么?!”廖月龙有些愤怒。

“就怪你!”宋词也丝毫不示弱。

“我不和你说!”廖月龙起身离开了。

“大哥!……哎!”迟逸仙想叫住,却无能为力,低头叹了口气。

廖月龙显得很是生气,走进了屋内,坐在红儿的身边。

“月龙,什么事?脸色这么难看?”红儿问道。

“没事,红儿,你真的愿意和我一起住么?”廖月龙还是忍不住问了。

“恩,你对我好,我心里清楚。月龙,如果我做出不对的事情,你也会原谅我,不是么?”红儿反问着。

“会的。我会好好爱护你。”廖月龙说着,又将红儿搂在了怀里。

余丘馨自己走在街上,迟逸仙一人喝着酒,宋词独自待在屋内不出。昔日形影不离的几个人,现在却是一盘散沙。

红儿的到来究竟是好是坏。她被廖月龙感动了,却让廖月龙身边的人都离他而去。这段时间里,迟逸仙也很少与廖月龙说话,他偶尔会去晓楼,与冷书晓探讨一些事情,说到天黑才回来。宋词陪着余丘馨整天逛街。廖月龙和红儿呢?两个人到处都去,累了回到屋里。两个人的关系早已经不一般。一男一女,况且廖月龙对红儿的痴情,住在一起,难免会发生一些事情。这些大家都清楚得很。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这一天早上,廖月龙起床,每天的第一件事就是喝一壶红儿泡的茶,但是今天,却毫无动静。

“红儿!红儿!”廖月龙轻轻的叫了两声。

起身走到桌子旁边。茶杯空空的,只是下面压着一个字条。廖月龙拿来看到。

“月龙,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开心。可是我是紫天的妻子,我没有办法离开他。磐龙剑我拿走了。我不希望你们谁受伤害。如果你怪我将剑偷走拿给紫天的话,我也无二话,对不起,对不起你。南宫绮。”廖月龙看着信,已经无法相信所发生的一切。

“难道这是梦?”廖月龙急忙去床边,发现磐龙剑真的已经被红儿拿走了。廖月龙的内心从大喜到大悲,这一刻的转折,让自己措不及防,让人的心里彷佛被打了个结一般,廖月龙终于忍不住,由心中闷发出一声惨叫。“啊!”廖月龙直接晕倒在地。

迟逸仙等人听到声音,急忙进屋。看到躺在地上的廖月龙,迟逸仙急忙将廖月龙扶到床上,余丘馨和宋词发现了那封信。几人看了都一下明白。花香帮他们请来了大夫。

“大夫,我大哥的病?”迟逸仙问道。

“心火一时无法平息,导致神经受创,休息一下便可。一定是受刺激了,这几日不要提及关于他的事情,这恐怕是个心病,好不好就是他自己的事了。”大夫说着。

“谢谢您了,宋词,送大夫出门。”迟逸仙吩咐着。宋词送着大夫离开了。

“廖月龙……。”余丘馨在一旁看着。随后来到了厨房,和花香打了招呼,帮廖月龙熬汤。

迟逸仙则坐在床边,苦苦的等候。“我的大哥啊,为何要受到此种折磨……。”

迟逸仙等人已经无力去想磐龙剑的事情,因为看过书信的字迹,红儿是半夜离开的。眼前廖月龙的精神在瞬时受到如此大的打击,大家都很是关心他的身体。几个人轮流日夜的照顾他。廖月龙虽然能够行动,能够走动了,但是却一句话也不说。大家都不知道他此时的心情,他似乎变得比从前更忧郁了一般。每天的生活就是喝酒,睡觉。在他心里,始终不敢相信这一切,但是这个事实摆在眼前,不相信是不可能的。他一个人会去到山里,坐着独自喝酒,自己和自己在说着什么吧。大家看到他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因为不敢提及红儿,可是不说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劝说,甚是为难。

日日夜夜的过去,廖月龙低迷不振。每天必须修习的剑法也日夜的荒废。这一日,廖月龙还是像往常一样,走进了山里。坐在一个石头上,喝着酒。他的内心如此煎熬,喝得衣服都湿了,酒散的到处都是。

“大哥,你别在这样了。”其实这几日,迟逸仙一直跟随在廖月龙的身后。很为他担心,眼看廖月龙这样,总是觉得应该劝劝,可是出于对兄长的尊重礼节又开不了口。

廖月龙没有理会,也只是看看。又是喝着,但是迟逸仙隐约的能看到,廖月龙眼中的泪光,眼皮已经抬不起来一般,眼睛也已经变得黯淡无神。四肢看着比之前也有所消瘦。人的内心受到的创伤真的比外伤要难以愈合么。

“如果乐雅在这里,或许比我能说的更多一些吧,哎,大哥,早点回去,我先走了。”迟逸仙感叹了一下,此时似乎已经认为,光靠迟逸仙自己是无法让廖月龙痊愈了,他知道,如果廖月龙能够振作,除了自身的解脱,毫无办法。对于眼前的大哥,他的内心很是忧虑,那是一种希望,还是一种失望?

三天,五天,十天。廖月龙的沉寂,已经让自己变得和哑巴毫无差别。现在的廖月龙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他走在街上,手里的剑已经不在,反而代替的是一坛令人丧失理智的酒。也许酒的香浓迷惑了廖月龙的嗅觉,让他已经无法辨认,那个气味才是他的同伴。

“月龙。”一个缓慢的声音,从背后叫住了他。

廖月龙似乎有所触动一般,回了个头。眼前这个人,让廖月龙无比的思念。这个人给予了他闯荡江湖所必须的功夫,这个人就是老吴。

“啊……。”廖月龙不知道怎么回事,彷佛做梦一般,但一时也无法说出话来。

“月龙,你就是这样闯荡江湖的么?”老吴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取笑他,反而是一种长辈的口气。

廖月龙眼里看着,张着嘴,却一句话不说。

“跟我来。”说完,老吴带着廖月龙来到了杭州郊外。“我去二家酒馆找你们,逸仙告诉我最近发生的事情,没想到的事情太多了,可你总不能因为这个还不活了,太没出息了。来,让我看看你最近如何?”说完,老吴跳过去,一脚绊倒了廖月龙,酒坛掉到地上,应声而碎。

“怎么?平日的功夫都哪去了!怎么还不如从前?”老吴说着,继续的摔打。廖月龙举起右手抵抗,却被老吴一下拨开,直接给了廖月龙胸口一击。廖月龙摔了出去,浑身都是泥土,显得狼狈不堪。

老吴就这样,一边打,一边教训着廖月龙。廖月龙始终无力还击,才想到,廖月龙这几日恐怕也是餐食未进,力气早就不够了。现在的廖月龙,就是一个烂酒鬼。

老吴又一掌打了出去,突然停住了。“什么人!”老吴向左侧树林中喊去。

“哈哈哈哈哈。看看这个磐龙剑的持有者如何变成这样的。”从林中隐约看到一身健壮的轮廓,慢慢的走了出来,老吴第一眼就看到了眉心间的疤痕,没错,就是‘三目神君’紫天。原来他到了杭州这几天,到处在寻找磐龙剑的消息,在刚刚看到了廖月龙,又看到了老吴,就一路跟随到了这里。

“原来是紫天啊,我没叫错哦?”老吴立马转换了说话的语气,彷佛那个玩性不减的老头又回来了。

“我没空和你这个老头耽误功夫,我现在要拿到磐龙剑,把剑交出来!”紫天大声喊道。怎么?难道红儿没把剑拿给紫天?老吴心中有点纳闷了。

“你的娘子早把剑给你了,你还在这里耍什么无赖。”老吴说着。

“什么?不可能,我见到了南宫绮,她身上什么都没有。”紫天奇怪的问着,心里有点迷惑。

“怎么会?那个女人将剑偷走,不给你,她会给谁。”老吴问着。

“混账,那个多事的家伙,早知那天也应该看好她,偷了剑真的没有给我?奇怪啊,但她不可能背叛我。”紫天自言自语的说着。

廖月龙听到这些,歪头看着紫天,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紫天看了眼廖月龙,显得不屑一顾。

“好吧,剑你们说没有就没有,不过此次既然见了面,我也就顺手除掉你们好了。”紫天狂妄的说着。

“哈哈哈,紫天,人们都说你狂妄自大,没想到初次见面你就想要我们的命,就说我功力不敌你,你一人之力还是不可能将我们奈何。此话有点大了。”老吴笑着说。

“你看那个废物被你打成那个样子,能有什么用。南宫绮那个女人稍微骗骗他,他就以为江湖不存在了,哈哈,可笑之极。”紫天笑着,不时的看看廖月龙,嘴角微微撇了撇。

廖月龙被说的低头不敢见人一般,他心里到底怎么了,此时的情况,他却还因为自己的情感带来的伤害而无法站起来么。

“说那么多干嘛,要杀就来吧!”老吴伸手说着。

“好!”紫天一字,急速的冲了过来。看来紫天是希望速战速决,浑身运起了紫气东来,配合着四相掌向老吴打来,老吴一个逍遥步,左闪右闪。奈何紫天掌劲威猛,却难以捕捉到老吴的身形。

“小子,你还愣在那干什么,快起来帮忙啊!我快累死了。”老吴大喊着。廖月龙看着,慢慢站了起来。

紫天攻势越来越猛,一记气流掌打出,老吴刚要用双手握住紫天的掌,却发觉手掌被一股内力所包围,夹杂着空气的旋转,足以扭断一切的事物,见此情况,老吴急忙将手缩回,又躲了一下。紫天接着一脚,正中老吴的背后。老吴翻了几个跟斗,撞到一棵树上、,又急忙跳起。紫天左右挥舞着,一脚踢了过来。老吴急忙低头,身体犹如一条鱼一样,敏捷的窜到紫天的身后,右手五根指尖聚在一点,向紫天的头狠狠的就是以下。紫天中了,疼的直咬牙。

“哇,你的头还真硬。”老吴笑着说。

“你这个老家伙……。”紫天怒目而视。

老吴将身体压低,伸手示意让紫天继续过来进攻。紫天知道这是老吴的挑衅,但是知道又如何,紫天本来就有这个实力,什么样的敌人没有见过。只听紫天一声大喊,向老吴冲去,左手疾风掌,右手破浪掌,足以摧毁一切的威力,老吴见此,知道除了躲避毫无他法。

一个吃力的逍遥步,紫天随着方向将疾风掌打出,正中了老吴的右腿,老吴重重的摔在地上,滚了不知道几个圈。

“哎呀……。这个家伙功力不小啊……。”老吴疼的都不行了,嘴里还不忘说点闲话。

“马上就送你归西!”紫天说着。

就在紫天冲向老吴那刹那,廖月龙急忙冲过来,紫天扭头一看,顺势右手破浪掌打向廖月龙,廖月龙毫无抵抗的被击出几丈远,重重的摔在地上。随即左手疾风掌又冲向老吴打来。老吴见此急忙双手运起,用力将紫天的左手向上一托,勉强的化解了此次的攻势。紫天随着老吴的托力跳到了树上,半蹲似的停在那里。

老吴急忙跑到廖月龙身边,将他扶起。

“月龙,你怎么样?”老吴用力晃了晃。

“啊……。呜呜。”廖月龙心灵的脆弱,居然发出了哽咽的声音,他到底因为什么会如此的伤痛。“我……现在是个废人。”廖月龙用力的抓住老吴的手。

“月龙,当年我教你功夫看中的是你坚强不屈的性格,但我没想过你会为一个女人而一蹶不振,你让我很失望。你不应该这样。如今紫天已经要置咱们于死地,咱们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与他抵抗。我拖住他,你快走吧。”老吴劝解着说。

“不……。不会……,咱们可以。”廖月龙低声说着。

“月龙,我只希望你以后能成为一代的侠士,纠正武林的邪风,别再为女人如此沉迷了。啊!”老吴说完,又冲向了紫天,紫天从树上跳下来,双脚旋转似的踢来。

廖月龙看到,急忙用力撑起自己的身躯,一步步的向紫天走去。紫天左右脚来回踢向老吴,老吴左右手横拨一下,竖拨一下。看准时机,老吴又一次点了下紫天的关节,却谁知,紫天早有预料,腿一夹,将老吴的右手夹在关节处。老吴想抻出手臂,却毫无办法。只见紫天用力一掌,老吴的右手随即从肘部断裂。老吴咬紧牙,却没有叫出声音。廖月龙急忙一掌打到紫天的腿部,老吴的胳膊急忙抽出来,左手用力的捂着。疼痛难忍。

“啊!您……您的手。”廖月龙跪倒在地,扶着老吴。

“你,还不走……。”老吴咬牙说着。

“不!”廖月龙站起来,从身边捡起一根树枝,运用起星月剑法,一招蛟龙穿月打了出去。紫天见此状毫无畏惧。双手合并,左右挥舞几下,一股气力打出了雷鸣掌。只见雷鸣掌的气力冲破了脆弱的蛟龙穿月,一下正中廖月龙的右肩。廖月龙又一次摔倒在地。

“就这点本事……。”紫天嘴里嘟哝着。“你们活的够久了。接招吧。”紫天喊道。

只见紫天夹杂着紫气东来的双手破浪掌直击向廖月龙的头部,这一刹那间老吴飞扑向廖月龙,将他推开。破浪掌实实的打在了老吴的胸口,只听一声骨头碎裂般的声音,口吐鲜血,应声倒地。廖月龙瞪大了眼睛,但是视线却变得模糊了。

“好啊,为了救人,都肯舍弃自己的性命,枉费你老吴一身武艺,却救了个废物。”紫天收起手,站在那里说着。

“啊……。啊……。紫天,放了他……。”老吴断断续续的说着,勉强从嘴里吐出几个字。

“不,放过老吴吧。”廖月龙急忙说道。

“哈哈,你们是在求我啊?哎,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个将死之人和一个废物求我别杀,我要是再动手会不会太没有江湖道义了。哈哈,你们慢慢叙旧吧。废物,和这个老家伙多说几句话吧,他马上就归西了,不用我动手。至于你,呵呵,都不配死在我的手里。我也没工夫和你们这耗,我倒要看看那贱人把剑拿到哪去了,哼。”说完,紫天转身,离开了。廖月龙抬头望着紫天离去的背影,那一头飘散着血腥气味的紫发,让他的内心有了些许的自卑。

但是廖月龙没时间在看紫天了,他双手抱紧浑身彷佛要散架的老吴瘦弱的身躯,泪流满面的哭着。

“啊……,啊……。老吴……。你为什么……要救我这个……废物,啊!”廖月龙的内心极度的悲伤。

老吴缓缓的握住廖月龙的手。“小子……,我的命够久了,你才刚开始,别……因为……感情的事……就这么脆弱……。我老吴不会看错人的……振作起来,我的仇还要你来报,江湖血雨腥风,岂是……你眼前看到的这样,江湖败类何止紫天一人……。啊……。将他们铲除吧,你一定要振作……。要将磐龙剑夺回来……。切记,不要……自甘堕落……,你这个样子,太让我……失望了……。”老吴的眼睛慢慢要闭上一般。

“老吴……,你不能就这么走,不会的,没有你,我怎么能将星月剑法参透到最后,你不能走。”廖月龙哭着说着。

“你个小子,还哭哭啼啼……。星月剑法……能领悟,全靠……你自己……。别……依赖别人……。谁也帮不了你……。”

“老吴……。”

“哈哈,还叫我老吴……。”老吴眼看奄奄一息了。

“啊……。是……师傅……。”廖月龙此时还算聪明,哪怕头脑慢一点,恐怕老吴都来不及听了。

“你小子……一点都……不笨……。”老吴说完,一下断了气,但是却面带笑容的离开。他就好像一个老人一般,安详的躺在廖月龙的怀里。廖月龙看到此,根本无法控制那个心情,哭的无法控制,情绪已经达到了最低点。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哭到什么时候,也没有人知道他将老吴的尸体埋在了哪里。就在几天之后,廖月龙才回到了二家酒馆。

此时的廖月龙,经过了如此的破折,究竟又多了几分的成长呢,就此状况来看,为老吴报仇,与紫天一战就将是什么样的结果呢。也许廖月龙还需要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