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磐龙复生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4486字
  • 2015-06-15 10:30:16

磐石巨响,龙嚎盖天。剑中之剑,龙池再现。

廖月龙与迟逸仙连日深思冷书晓说的磐龙剑的四句话。余丘馨和宋词也跟在一旁,但是她们发觉,这样的事情,实在帮不上忙。只得每天买些好酒,整理下衣物。

“大哥,磐石巨响无非就是磐龙柱,龙嚎盖天是剑的气象,剑中之剑我想便是说木剑中的磐龙剑,只是这龙池……。”迟逸仙分析着。

“不错,前三句咱们都已经明了,可惜龙池却尚未能参透。”廖月龙显得很是苦恼。

“会不会有什么地方叫龙池?”迟逸仙说着。

“这该怎么找,哎,眼看剑心和剑柄就在我的手里,却无法让磐龙剑合二为一。哎,我真没用!”廖月龙沮丧的拍打了下自己的头,眉头紧锁。

“大哥,不要着急,慢慢想啊。”迟逸仙急忙安慰着。

“逸仙,我出去走走。”说完,廖月龙背起剑,又顺手拿了一壶酒,朝着西湖走去。迟逸仙见廖月龙心情低落,也没有阻拦,也该适当的放松放松。

廖月龙本以为磐龙剑可以问世,却又被四句话所困扰,他开始厌恶古人为何将每件事都做的那么神秘。手里拿着一壶即墨老酒,虽然就为浑厚香醇,但是在他的口中却甚至无味。廖月龙低着头,在西湖边上走着,时不时捡起一个石头往水里扔去。不一会,他坐在了湖边,手里拿着石头,一颗颗的扔进水里,似乎水面荡起的波纹,很能反映出他内心的躁动。

“廖大哥。”每到廖月龙沉寂的时候,总会有人出现在他的身边,没错,这个人是余丘馨。

“余丘馨……。”廖月龙一改往日的叫法,直呼起名字来。

“你这样扔石头,就算西湖被你填满了也想不出办法。”余丘馨说着,坐到了廖月龙的身边。抱着双膝,歪头看了看,也随即拿起一粒石子。

“我知道,我就是想不出办法才很迷茫,我和逸仙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龙池在哪啊?”廖月龙埋怨的说。

“龙池……。”余丘馨也很想为廖月龙解除忧愁,努力的沉思起来。

廖月龙也无心闲聊。还在扔着石头。余丘馨看着湖面上溅起的水花,一直看着不停。没多会,余丘馨彷佛想到了什么似的。

“廖大哥,请问龙以什么为生?”余丘馨说着。

“龙是水火相克之天地神物。龙可上天,但属水中之物。”廖月龙说着。

“那天上的水是什么?”余丘馨又问道。

“天上的水?”廖月龙显然还不是太明白。

说罢,余丘馨捡起一大把石子,用力的扔进了水里,水里溅起了无数的水花。“你看湖面像什么?”廖月龙看着水面的水花。

“好像下雨时的样子。”廖月龙说着。突然一愣。“难道!龙池是……。”

“如果按照廖月龙磐龙剑问世的经历来看,先是被火所烧,而后遇水而生才是对的,倘若生龙之水,除了天上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称为圣水。我在大理时,也曾经用雨水当做龙的复生圣水,以作祭祀。”余丘馨反复的说着。

廖月龙似乎一下子领悟了一般。忍不住的双手搭在了余丘馨的肩膀上,那个时候,廖月龙有种忍不住想亲吻她的冲动,这似乎是一种感激,似乎有些过头,让廖月龙为之欣喜。

“余丘馨!哈哈!”廖月龙大笑起来。

“所以啊,龙池就是下雨时所落下的水。也就是说,磐龙剑的剑心和剑柄要想合并需要雨水的润滑。”余丘馨似乎已经明白,一字一字的讲给廖月龙。

廖月龙抬头看去,天空略有阴沉。

“江南是多雨之地,倘若你所说属实,这两天就可以成功!”说完,廖月龙站了起来。

“是啊,等下雨了就好了。”余丘馨说着。

“余丘馨,谢谢你,我要去等下雨了,你先回去吧。”说完,转身就要走。

“你去哪里?”余丘馨问道。

“去个隐秘的地方,我要迎接磐龙剑的问世!”廖月龙跑着,回头挥了挥手。不一会就没了踪影。余丘馨看着很是无奈,不过能帮廖月龙解决了这个事情,固然心里很是高兴。她抬头看了看天空。也往酒馆走去了。

迟逸仙和宋词听后都很是惊讶,迟逸仙很是懊悔,怎么没有想到雨水。对余丘馨的智慧心中倍感钦佩,至少在这件事上来说,他低估了余丘馨的能力,为此也有所歉意。

乌云密布,慢慢的聚集在了一起。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在杭州城外的某处,远远望去有一座山崖,廖月龙坐在山崖上,眺望着天空。他闭着双眼,彷佛等待着雨水的降临。

雨开始落下了。一滴落在了廖月龙的脸上,他轻轻的睁开了双眼,风吹动着他的长发,略显凌乱,但是他的内心,却无法变得平静。随着时间,雨渐渐的下了起来,说起来也怪,今天的雨比往常要大了一些,廖月龙还是静静的坐着,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他到底在等什么?

酒馆的迟逸仙和余丘馨几人看到这样的天气,不免为廖月龙有几分担忧。而同时观察这场雨的还有西湖晓楼上的冷书晓。

“风起云涌,雨泄不通,午时三刻,必有天龙。”冷书晓望着天空,感叹的说着。

廖月龙左手握着磐龙剑的剑心,右手握着磐龙柱。他慢慢的将磐龙柱与剑心底部开始靠拢。雨水的拍打,顺着凹槽流进了剑心和剑柄里。凹槽对准了,廖月龙用力的将磐龙柱用力的往剑心上套,还不时的拧动。只听啪的一声。剑心与剑柄彷佛吸住了一般,雨水开始还在往里流淌,而此时彷佛二者合一,丝毫不透,雨水被阻隔,向其它方向流去。

廖月龙见还有些微的松动,又用力的挤了一下。突然这个刹那。天上一道闪电,配合着雷声,彷佛神龙问世一般。廖月龙只感觉自己手中的磐龙剑,彷佛飞出了一条巨龙,嚎叫着,窜进了他的身体,又从他的体内冲向了天空。廖月龙手拿着完整的磐龙剑大喊起来。浑身都充满了力气。他彷佛与磐龙剑也合为了一体。发出了共鸣。

风中的廖月龙,手里握着磐龙剑,任由雨水的拍打,他严肃的表情,是所有人都未曾见到过的充满杀气。或许杀气显得有些邪恶,但是至少他现在的气势,足以让任何人所畏惧。他只感觉自己彷佛脱世一般的感觉。慢慢的,雨小了。廖月龙一直站在那里,等到雨停了,就像是一个梦一样。他看着手里的磐龙剑,笑了笑,随即跑回了二家酒馆。

带着满心的欢喜,几个人在酒馆畅饮起来。磐龙剑在此时终于问世了。有了磐龙柱的坚固支撑,足以让剑挥的更快,更有威力。然而,人们总会觉得一件事情完成,就天下大吉一般。却不知事情的发展是他们无法预料。

紫天快马的赶往杭州,已经日益临近了。而这一天,酒馆来了一名客人,改变了廖月龙几人安逸的生活。

一把油纸伞,在看脚穿一双白色的细丝布鞋,上面带着些许花丝。再向上看去,里面穿着红色的丝衣,绣着金丝卷花。微微低头走进了这个酒馆。头发如细丝一般。红润的嘴唇,透白的脸颊如出水芙蓉。匀称的身段,略显娇小。让酒馆的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不知是何方高人。

廖月龙几人也在酒馆中,看到此人的身形,廖月龙一下子愣住了。迟逸仙也很是疑惑,余丘馨用了一种异样的眼神,显得似乎很不解。

“红儿吗?”廖月龙一下说道。迟逸仙一听也愣住了。眉头略有紧锁。宋词和余丘馨听到也很是惊讶。脸部还未开清,便大声喊出来。

只见那个姑娘抬头,合上了油纸伞。眼神略显忧郁但却甚是让人怜爱,没错,这就是让廖月龙神魂颠倒的南宫绮,也就是红儿。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廖月龙的心中显得很是焦躁,更甚至,眼眶中出现了些微的模糊。看到红儿脸色的煞白,突然担心是不是对江南的雨天显得不适,总之,红儿的出现,让廖月龙忘记了身旁所有的一切。

“月龙,我可找到你了!”红儿急忙走过来,面带微笑。

廖月龙看着都愣了一般,迟逸仙看了看,拍了拍廖月龙,这才回过神。

“啊,红儿,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廖月龙口齿已经开始有点不利索了。

“月龙,有些事情我要通知你。”红儿轻声说着。

“哦,但说无妨。一路上辛苦吧,先吃点东西。”廖月龙急忙关心的说道。宋词看到显得很是无奈。

“看来大哥很久没有与红儿姑娘说话了。”说完,喝了一杯满酒。看了看余丘馨,余丘馨却显得很是为廖月龙高兴,微微的一笑。

“事情要紧,我还是先说吧。”红儿刚要说,看了看周围。

“啊,那个……,逸仙,我和红儿出去说些事情,你们先忙。”廖月龙说完,起身,拿起一把伞和红儿走了出去。

“廖大哥也太……。”宋词忍不住还是说了句。

“宋词妹子,廖大哥与红儿很久不见了,他的心情咱们要理解。”余丘馨劝说着。

“是啊,大哥与红儿姑娘也应该聊聊天。哎。”迟逸仙似乎心里有什么似的。却没有说完。

西湖的景色天下闻名,廖月龙也自然会带红儿来到那个亭子中。天空还是连绵细雨不断,不过对于居住在这里已久的廖月龙来说却很是平常,但是红儿却显得很惬意。

“月龙,紫天要来杀你。”红儿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你来就说这个么?呵呵。”廖月龙显然对第一句很是无奈。

“他知道磐龙剑在你的手里,他等不及了,要来亲手夺走。”红儿显得很是焦急。

“那他一定不知道,磐龙剑我已经合二为一了,我俩现在还不一定谁赢谁输。”廖月龙显得很是要强,其实他心里明白,即使拿着磐龙剑,与紫天定还是有一定差距。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我不想看到你们自相残杀。月龙,你走吧。过不了多久他一定会来到杭州。”红儿劝说着。

“呵呵,事情已经如此,走到哪里他也会找我,何不就此做个了结。”廖月龙笑着说。

“月龙,你……。”红儿眼神充满着焦虑。

“红儿……。这件事不要再说了,你好不容易来了,咱们说点别的不行么?”廖月龙问着,情思的迸发让他用恳求的眼神,注视着红儿。

“我……。恩……。”红儿沉默着,点了点头。

“紫天对你好么?”

“他……,很好。”红儿说着,心中不免有些难言。因为紫天对她的态度,似乎是忽冷忽热,今日面对廖月龙如此的热情,对比的甚是明显。

“他一心想着统领武林,抢这个抢那个。”廖月龙看着西湖,嘴里说着。

红儿看着湖面上的水花,心中不知道因为什么而感到很是复杂,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红儿,我一直都很想你。”廖月龙说着,看着红儿,他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情感,还是说了出来。

红儿的眼中瞬时露出了泪滴,点了点头。“我知道……。”

“我一直忘不了你,我很懦弱,每当看到下雨,我的心里就很是惆怅。”说着同时,廖月龙也眼神中透出了眼泪。

“月龙……。”红儿看到廖月龙流泪,拿出一块布伸手去擦。

廖月龙一把握住了红儿的手恳求半的说着。“不要走。”

“不,月龙,我不能留在这里,我有丈夫。”红儿试图想松开,却被廖月龙紧紧的握着。

“紫天心中只有武林,你跟着他会受苦的。你当初为什么不肯等我呢?”廖月龙急忙说着。

“我没有……。”红儿还是说不出话来。

“你是觉得我武功不高,没有江湖地位,没有……。”廖月龙显然理智已经有些迷失,说着让人无奈的笑话。

“不是!”红儿还是咬紧嘴唇,却一句都说不出来个缘由。

“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已经为你迷失了。你让我好找,当我再次遇见你你却是别人的妻子,你让我的心承受着怎样的痛苦。我只想对你一心一意的好,与你一同生活,给你幸福。”廖月龙说着自己最期望的未来。红儿已经泪流满面,也许她已经被廖月龙感动的说不出话来,或许在这一刻,她因为廖月龙的真情而开始犹豫。

“对不起……。可是,我。”红儿深知一个女子是无法离开丈夫的。这样的苦衷,廖月龙却不能体会到。

“我和紫天去说,让他放过你,跟我一起走。”

“这怎么可能。”红儿劝说着。

“说真的,红儿,我想杀了紫天,然后娶你,不是没想过,可是我知道这不对。”廖月龙真的是语无伦次了。

“我没法决定了。”红儿犹豫着。

两个人就这样,就当是廖月龙的挽留,一直到了深夜。时间就是过得这样快。廖月龙与红儿伴随着这样的夜晚,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廖月龙抱的很紧,他害怕失去。红儿也一样抱着,她要的是一种保护。一个伴随着刀剑的女子,一个有夫之妇,此刻却在别人的怀抱真的感受到温暖,在这一刻,她的心属于廖月龙。两个人的心真正的贴在了一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