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险象环生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3905字
  • 2015-06-14 17:00:20

廖月龙和燕罗冲两人将醪一笔关在了丐帮的分舵当中,这个消息定逃不过邪风堂紫天的耳朵。

紫天听到白筱彦的身亡,加以醪一笔被囚禁,接二连三的噩耗让他变得愤怒不已。但是身为堂主的紫天,所经历的事情风风雨雨,什么样的困难没有见过。种种的迹象表明,紫天或许还有别的办法。抓住人的命门,善于挖掘别人的心里,这种特点,才使得紫天在邪风堂呼风唤雨,又隐约中与完颜查加有几分相似。假如说完颜查加算作金国的英雄,那紫天又算不算是大宋的枭雄呢?

紫天为了夺取磐龙剑,灭掉一切可以危及到自己的人和事,想尽了各种的办法去实施。此次,他终于有了要亲自动手的念头。

“堂主,此次南下只您一人恐有不测,不如带属下一同前往。”英叶在堂下跪倒在地。对于紫天的忠诚是任何人无法超越的。英叶也自然是紫天最信任的人。

“英叶,我南下的事情,定要保密,而你更不必担心,我若走了,只怕邪风堂无人打理,在众人当中我最信任的就是你。所以你要留下看好邪风堂,我们每月的银两日益减少,各地门主死的死,伤的伤,还要让你及早找人代替。完颜查加这次是真的开始对咱们下手了。我若不早日将磐龙剑拿到手,以后恐怕会更困难。”紫天走下台阶,将英叶轻轻的扶起。

“堂主……。磐龙剑又怎么能制服得了完颜查加。”英叶继续问着,很是担心。

“英叶,磐龙剑武林人的至尊,自是以武制人。但我的目的岂止这些?有了磐龙剑,磐龙柱的下落一旦得知,将二者合一。用磐龙柱底部的兵印,以权制人,加上邪风堂作为根基,定会在武林中有所作为,召集起全武林,唯我统治。何愁金国的威胁?”紫天想的很是完美。

“可是,堂主,我们安插的卧底……。”英叶问着。

“没问题,放心,从我来到中原那一刻开始,他就在一直帮我关注着,三目神将二郎真君的狗也要有点本事不是。他绝对没问题。一切都在我掌握中。”

“醪一笔的事情倘若被人压到武林众人面前,将事情拆穿,只怕对咱们……。”

“所以我此次南下意义重大,我只想一口气把该解决的事情全部做掉。”紫天面带自信的笑着,永远的自信与孤傲一直回荡在他的脸上。

“堂主,磐龙剑加上合月镰,而且我还听说,燕罗冲的功夫大非从前,倘若他们联合起来,只怕……。”

“英叶,我知道他们到了什么地步也好,不知道也好,倘若我真的敌不过,那不如趁早死掉的好。”

“万万不可啊!”英叶慌张的阻拦。

“哈哈,英叶,相信我吧。这件事切不可说出去,明日一早我便动身。”紫天拍了拍英叶的肩膀。

“那,夫人要是问起来?”英叶心有余悸。

“就说我去巡查堂下的门主了,记住,千万不可将我南下之事告诉她,她要知道与廖月龙相关,又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荒唐的事情。”紫天说着。

“是,堂主放心。”英叶跪着回答。

两人密谋如此,生怕有人知晓,便将门下所有人支开来讨论。熟不知,门外有一人正巧路过,那就是南宫绮。她是将所有的计划听的一点不差。

此时的南宫绮心里焦虑不安,她不知道该如何决定,到底是该将消息告诉廖月龙等人,还是就这样任他们残杀呢。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陈雒钦果然在夜里从金国的大营偷偷的溜走了。他一路清扫自己的脚印,又做了许多的假象进行欺瞒,自认为完美无缺的背后,却是一双狡诈的眼神。人道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统领千万大军的完颜查加,从小受到这样尔虞我诈的洗礼,何惧一个陈雒钦呢?

廖月龙和迟逸仙等人在二家酒馆还在等候着花痴的消息。而燕罗冲自己又为了寻找自己的仇人而到处将合月镰暴露出来,让全武林的人都知道。不过出于此前与丐帮的误会,肖瑶也及时组织起丐帮的众弟子,成立了临时的分舵,代理所有丐帮的事情。

时间快如流水,忙碌的江湖,让岁月的年轮过得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李乐雅与谢蓉蓉长途跋涉终于到了华山的脚下。谢蓉蓉这辈子还从未见到如此险峻的山峰。李乐雅一路上只是说些同门的事情,还从未告诉过她,要上华山的顶峰也是个苦功夫。

“蓉蓉,咱们要上山了。”

“恩,这座山真高啊,要几个时辰啊。”谢蓉蓉感叹着,将头抬得都快折了过去。

“呵呵,蓉蓉,当时廖月龙和你说的话一模一样啊。不过不用担心,不知我华山者,自然会走次山路,对于从小生在华山的人来说,一条两条密道还是很常见的。”李乐雅说着,带着谢蓉蓉,向山里走去。

两个人还未走多远,李乐雅翻了个小道,穿过一小片树林,推开了一个用树枝编织的门一般的东西,走到里面,原来是一个密道,道路很是黑暗,但是路面平躺,虽然弯弯曲曲的会弄得人晕头转向,但是有李乐雅在,谢蓉蓉还是节省了不少的力气。就这样,两人一路向山顶爬去,没多会,只见前面一个一点亮光,李乐雅喊着到了,随即将亮光附近的门推开。直接到了华山的东峰。

李乐雅领着谢蓉蓉直奔东峰的“朝阳堂”。只见华山掌门全盛尊站在门外,似乎已经猜测道李乐雅的归来。

“师傅!”李乐雅见到全盛尊,犹如一个孩子一般,扑向了全盛尊的怀里。

“乐雅!”全盛尊也很是欣喜,看到了边上的谢蓉蓉,情绪便有所控制。几位师兄弟也闻讯赶来。华山众人与李乐雅见面,纷纷的表示想念。

“乐雅,这些日子怎么样?师兄弟们都很想你啊。”祝正楠大师兄说道。

“大师兄,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这不是回来了么。”李乐雅回道。

“是啊,你这出去一趟,长大了不少!”五师兄周时笑着说,看了看边上的谢蓉蓉。这一眼让李乐雅显得有点不好意思。急忙拉着谢蓉蓉到全盛尊的面前。

“师傅,这是谢蓉蓉。蓉蓉,这是我师父。”李乐雅介绍着说。

“师傅。听乐雅提起过您,说您和蔼亲切。”谢蓉蓉见面的客套话让李乐雅听了都觉得惊讶。全盛尊点了点头,微笑着。

“师傅,我回来,更有些要事与师傅商量。”李乐雅表情显得很是严肃。

“呵呵,乐雅,为师也有两件事要和你说。”全盛尊说着。

“不知师傅何事?”李乐雅问道。

“今晚亥时三刻,来金锁关,我在那里等着你。”全盛尊说完就转身,也示意众弟子散去。

李乐雅见状便知师傅有要事,不方便当面说,只得忍住好奇,待到夜晚亥时三刻。李乐雅悄悄的出来,到了银叩关。只见全盛尊站在那里。望着天上的月色。

“师傅,弟子来迟。”李乐雅跪下行礼。

“不愧是乐雅,你怎知我会在银叩关。”全盛尊问道。

“师傅在大堂将事情欲言又止,又怎会将地点如此轻易说出,只是希望我能领会,师傅才让我反义的将金反成银。锁关的意义在于扣,自是银叩关。”乐雅句句解释,全盛尊不断点头。

“这里想必你很少来吧。”

“来过几次,都是路过而已。”

“好吧,这一路上的事情,可以说给为师了。”全盛尊笑着说。

“恩,是的师傅。”李乐雅将跟随廖月龙等人离开丐帮大会,直到河南押镖,与马占阳一起北上,还有与沈冲的相遇,玉笛的相赠,遭遇金人说了个清清楚楚。全盛尊听到李乐雅学到了玉笛催心,真的像沈冲所说并未愤怒,甚至为乐雅的功夫更上一层而感到高兴。

“师傅,徒儿不孝,知道不该修习外家武学。”李乐雅说着。

“不,徒儿,为师深知你对音律的资质,此次之行能遇到沈冲,也是天命所定,无需自责,沈冲能将武学传给你,也证明为师的眼光是对的。只是不知,徒儿对于金国劫镖造成宣战的理由会有何良策?”全盛尊说道。

李乐雅急忙站起,贴在全盛尊的耳边。“师傅,在之前我……。”李乐雅轻声的说着。全盛尊不时的点头。

“不错,徒儿此事可行。”全盛尊赞扬的说着。

“谢谢师傅。”

“那,这件事要即可动身,要信得过的人才可以去办。”

“徒儿明白。”

两人交谈之时,彷佛已经没有了师徒之分,更像是父子的谈话。

“乐雅,此次你回来了,为师那两件事也该说了。”全盛尊说道。

“对,徒儿听着呢。”

“谢姑娘不远万里和你走了这么多路,听你形容,你们俩也早已经心中所定,为师择日为你俩操办婚事如何。”全盛尊说着。

“师傅……,成婚一事不是不可,只是徒儿想将武林的事情办理完后,再做打算。”

“那你让人家等你?”

“如果她等不了,我也不会怪她。”

“哎,她要是不等你,早就不和你来华山了,不过既然你认为大事为重,为师也不好阻拦,就将成婚之事暂时搁后吧。”全盛尊说着。

“恩,谢谢师傅。”

“乐雅,为师第二件事才是重要的事情,听你游历江湖也算小有所成,本来为师打算等你底子厚些再做传授,不过日后的事情难以预料,况且看你现在的情况也到了修习的根基。”

“不知师傅所说为何?”

“五峰剑法!”全盛尊厉声的说道。

“五峰!?”

“没错,华山剑法衍生出来的,由东南西北中五峰所取,用之剑法以理,比华山剑法更加凶狠与凌厉。”

“徒儿从未听说啊!”

“当然了,整个华山派除了你的大师兄和二师兄,没有人能修行,而你已经有了这个资格。”

“师傅……。”李乐雅显得很是感动。“二师兄我还未听师傅提起过。”

说道二师兄,全盛尊的眼里显得有些惆怅。“二师兄,在你还未懂事就离开了,五峰剑法是我亲口传授与他,那时候他修得此剑法,还没你这么大就会了,只可惜,他离开了华山,因为他得知自己不是中原人。”

“什么,二师兄不是中原人?”

“恩,但是他发誓,不会对中原武林人士做出半点的不忠。”全盛尊说着。

“哎……二师兄。”

“好了”全盛尊急忙打消了惆怅的念头。“好好修习这套五峰剑法吧。但是,乐雅,五峰剑法,一个人只可掌握一个峰,不可自身同带五峰。”说完,从怀里掏出了五张毛皮样的东西,每张上面是五峰剑法的要诀。

“师傅,那你?”

“我自身掌握的是北峰剑法,讲求大无畏,赴汤蹈火的打法,万事以自身为盾,抵挡一切攻击。”

“既然师傅学的北峰,徒儿自当遵从。”

“不不,你不用这样,五种剑法你可以先看看。”

只见李乐雅一本本的看着。随即拿起一本。“师傅,就这个,南峰剑法。”

“哦?”全盛尊好奇的看着。

“剑法犀利,讲究一击毙命,但自己也有被同时刺杀的危险。此剑法重在步伐,忌讳平稳步伐,下盘厚重者修习。”李乐雅拿着笑着。

“不错不错。”全盛尊点了点头。

“不过徒儿发现,此剑法只有一招。”李乐雅好奇的看着全盛尊。

“没错,那就是……。”

“险象环生!”两人异口同声。互相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