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四分五裂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4097字
  • 2015-06-13 19:44:40

自从燕罗冲拜访冷书晓失败以后,每天飘荡在街上,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他已经想不出什么别的方法来找到自己的杀父仇人。他走进了一家酒馆。小二前来招呼着。

谁知道这江湖之混杂,合月镰早已闻名天下,燕罗冲拿着合月镰进了门,彷佛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燕罗冲见此情形也早已经习惯了,惯有的冷漠眼神,将每个人的视线硬生生的喝退。

“这位客官要点什么酒?”一个驼背的青年问道。

“我不喝酒,来点水吧。”燕罗冲没有忘记老道让他忌酒的告诫。燕罗冲喝着水,自己还在想着如何找到仇人。

燕罗冲的脑海里突然想到了些许办法。如果他的杀父仇人知道自己还活着,必然不会放过他,那样的话,即使不知道仇人是谁,也会自己现身,凡是要杀自己的,一定都会有可能,不如暂且试试这个方法。

燕罗冲喝完水,走出了酒馆,眼神略显迷茫,他四周张望着,突然好想发现了什么东西,他看着墙上,画了一个碗和一双筷子。燕罗冲似乎明白了什么,顺着筷子尖指的方向走着,没多久又是一个相同的图案,就这样接连发现了六七个,在一个小巷里的拐角处,发现了一个茅屋。没错,就是丐帮的小分舵。燕罗冲也没有想那么多,拿起合月镰,一脚踢开了房门,刚要准备什么,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奇怪,这明明是丐帮集结的记号,怎会无人?”就在燕罗冲疑惑的时候,突然从房梁上,门外面冲进来数十人。

“大胆燕罗冲!杀了何副帮主,让我们好找!纳命来!”只见一群丐帮弟子齐拥而上。

燕罗冲见此也并不慌张,拿出合月镰,自从燕巢湖底修炼以来,还未能一展拳脚,这次也当热热身。只见一个丐帮弟子拿着长棍,一记从空中打了下来。燕罗冲侧身后退一步躲开,一脚踢中了那人的腹部,飞出了几丈远,只觉那人浑身麻痹,用不出力气。没错,这是冷元息心经所夹杂的寒气所致。接连又冲过来三个,燕罗冲抄起合月镰一记离手式,合月镰划开了那三人的衣服,三人急忙躲开。见此情形所有人能看出来,燕罗冲没有杀他们的意思。

“大家和我一起上!擒住他!”只见一人大喊,此人正是刚才酒馆里的店小二,他将背后的驼峰里抄出了两个手套带上,冲了上来。

燕罗冲但见此人身手与他人不同,身法之快也比其他人略高。不过区区丐帮又有何能耐能拿下他呢。

“燕罗冲,尝尝我肖瑶的醉龙掌!”只见两股集结内力的掌打了过来。燕罗冲见此没有退缩,也没有用合月镰,而是一右手直直的打了出去,一下与肖瑶的左掌相当,只一刹那,肖瑶的左掌被弹了回来。

“你太可笑了,我还有右手!”肖瑶身子用力一扭,右掌加了力气打出,然而此时,肖瑶的脸上现出了惊讶的表情,只见燕罗冲右掌撤回急忙又对向肖瑶的右掌,速度之快简直无法想象,燕罗冲身子略向后保持平衡,一发力,肖瑶被弹出。肖瑶在空中转了个圈,又冲了上来,燕罗冲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拿起合月镰,一记天魔斩,一股威力迅猛的内力向肖瑶袭来,眼看正中眉心的刹那,突然一股风劲将天魔斩抵消。众人向门口看去。肖瑶露出了喜悦的神情。

“啊!江大哥!”肖瑶大喊。只见来者便是偏崆峒的江林。

“这位少侠,手下留情。”江林恭敬地说着。

燕罗冲将身子转了过来,手里握着合月镰,抬头看向江林。“是你?”

“哦?这个兵器……。原来咱们见过面。”江林也想了起来。

“你也是丐帮的?”燕罗冲说着。

“在下只是来帮忙的不巧……。”江林话还未落。

“帮忙的就别那么多废话!”燕罗冲也不等江林说完,一下就冲了上去。

“少侠!”江林见来势威猛,急忙抵挡。两人顺势都飞出了屋外。江林起身一记狂风掌,掌力威猛,夹杂着风力,燕罗冲反手式挥起合月镰,但见狂风掌的风向走势将合月镰的轨道生生的扭曲偏离,燕罗冲见扑了空,用力的扭正了身体,可是这时,江林的左手一掌打在了燕罗冲的肩部。燕罗冲被江林一掌打飞,撞到了路边的墙上重重的摔倒在地。

“啊!江大哥好功夫!”肖瑶喊着。

然而江林却不动声色,只觉左手微微的颤动。江林低头看去,发觉自己的左手有些麻痹。“混账,这是寒气。阴性内功护体,这家伙与上次见面变得不大一样啊。”正在江林纳闷的时候。燕罗冲慢慢的站了起来。

“哼……。”燕罗冲嘴角微微的翘起,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燕罗冲左手挥了下合月镰,右手挥了下。身体一转,顺势扑了过来。

“这个家伙招招威猛,但却习得阴性内家功夫,不太符合常理啊!”江林心里想着,双手用出狂风掌,两倍的狂风掌,袭向燕罗冲,燕罗冲将合月镰旋转起来,从中破开了狂风掌的风劲,一下横砍,江林翻了个跟斗,合月镰的刀气划开了江林的领子。江林右手撑地,蹲在地上。燕罗冲双手握紧合月镰,左右挥舞着。

“降魔斩!”燕罗冲从空中跳起,垂直而下,向江林砍来。眼看此情形,换做别人定会及时躲闪,然而偏崆峒的江林岂是等闲之辈。

但见江林身体一耸,左手高高举起,用力的打向地面,手中所带的狂风内力,将地上的石砖震起,右手挥起,用力向燕罗冲一推,全身的内力狂风夹杂石砖,猛烈的打向燕罗冲。却不知燕罗冲降魔斩来势汹汹,将石砖触及即损,江林见此,一个侧身,躲开了这一击。

江林累的呼吸有些急促,但看燕罗冲,呼吸平稳,吐纳自在。

“这个家伙……。不简单啊。”江林心里感叹着。只见燕罗冲收起了攻势。

“我与丐帮素无恩怨,你们帮主的死与我无关,希望你们不要再追我。”燕罗冲说完,转身离开了。

江林与几位丐帮弟子站着不知道说些什么。

“肖瑶,这怎么回事?”江林问道。

“我看到合月镰,猜出他是燕罗冲。便故意画标记将他引来,谁知道这家伙这么厉害。”

“哎,你们丐帮四分五裂,我此次南下是将丐帮从新集结,弄清事情的真相,但是我发现已经太晚了,丐帮现在人数所剩无几,死的死伤的伤,已经濒临灭门之灾。但我听说其中有人作梗,加上邪风堂的掺和,此事其中必有蹊跷,你身为丐帮弟子,望你能引领大家团结起来,找出事情的源头。”江林劝说着。

“是,江大哥,我明白。”肖瑶说着。

杭州的连绵细雨,让廖月龙再次感到莫名的惆怅。他走出了二家酒馆,又一次来到了西湖的亭子中。

“杭州的雨真是让人舒心,彷佛每一滴雨都能从我的毛孔中渗入一般,丝丝凉意,若是到了夜晚不知道还会不会更加释然呢?”廖月龙背着手,独自长叹。

“廖大哥又在想事情?”只听一个女子转身,原来是余丘馨。

“余丘馨,是你啊,逸仙呢?”廖月龙问道。

“他和宋词妹子去市集逛去了,是迟大哥让我来看看你。”余丘馨说着。

“呵呵,这个逸仙,没事爱为我瞎操心。”廖月龙笑着,摆了摆手。

“虽然迟大哥没有说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你是个重情的人,既然孤亭自赏这雨季,不如顺便说说你的烦恼。”余丘馨说着。

“呵呵,余丘馨,你还是那么好奇啊,明明是你自己要过来的,你还说是逸仙要你来。”廖月龙回头说了一句,让余丘馨楞了一下。

“你……。”余丘馨顿时脸色有些红。

“下雨天谁会去市集呢,哈哈。”廖月龙急忙笑道。

“呵呵,好吧,我是想来看看你会不会投河啊。”余丘馨无奈,急忙转移了语气。

“看你是个爽快的人,还和我来这个,哈哈,小余姑娘!”廖月龙略带玩笑的叫了一声。

“‘小鱼?’我哪里像鱼了?”余丘馨说着。

“哈哈,我说什么了?”廖月龙笑着。

“你啊!”余丘馨显得很是无奈。“你真是愣小子!”余丘馨气的说。

“也许是吧……。”这一句愣小子让廖月龙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眼神中透出了惆怅。

“廖大哥,你还想红儿么?”余丘馨问着。

“红儿……。”廖月龙低头看着西湖面的水,沉寂了半晌。抬头回道。“不想了。”

余丘馨微微笑了笑。“这是你心中所想的话自然好,倘若不是,也没必要隐藏自己的内心。”

“不,她是有丈夫的人,我在这里多想只是给自己增添烦恼而已。”廖月龙显得很是理智。

“但愿吧……。”

两人聊了许久,而酒馆内的迟逸仙和宋词两人在屋内谈话。

“迟哥,花痴什么时候能把磐龙柱拿来啊?”宋词问着。

“你啊!告诉你多少遍了,小点声。隔墙有耳,咱们就在这里安静的等就是了,楼主不会骗咱们的。”

“可是这么等太无聊了。”宋词苦闷的耷拉着脸。

“静下心来吧,亏你也是铁扇门的人,这么没有耐心。”迟逸仙说着。

“哪里还有铁扇门呢……。”宋词嘴里嘟哝着。

迟逸仙也低头停顿了一下。“早晚会有的。”

“对了,迟哥,我听柳姐姐说过,铁扇门有一个历代门主所遗留的武学,你知道这事么?”宋词说着。

“什么?没听说啊,铁扇门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我都清楚的很,况且武学这种东西,柳源更不会对我隐瞒啊。”迟逸仙说着。

“那就是逗我玩的吧,柳姐姐总说有适合我的功夫,可是一直都不教我。”宋词撅着嘴。

“那是为了保护你。你学了功夫,等于踏入了江湖。”迟逸仙安慰着说。

“难道我现不在江湖么?”宋词反问着,迟逸仙无奈的沉默了。

廖月龙在杭州静候花痴的消息,而此时,谁会和他们一样如此惬意呢。

完颜查加与拓跋长密谋的同时,陈雒钦还在举棋不定。而后,陈雒钦终于还是下决心,要自己离开。他来到了完颜查加的帐内。

“王爷。”陈雒钦轻轻的拜了一下。

“陈王何事?”完颜查加回道。

“我要回河南一趟。”陈雒钦说着。

“哦?为何?难道有什么要事?”完颜查加说着。

“只是河南有位亲戚病逝,我要回去看望一下,几日便回。”

“哦,此事却是该去,我也深表同情,不过咱们当下正是战事准备期间,况且军令立下任何人不准入中原半步,你此时南下,不太妥当吧。”完颜查加说着。

“这……。只是亲戚催得紧。”陈雒钦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陈王,此事与国事相比你应该分得出轻重,别让我把话说的太难听,从现在起,没我的命令,你一刻也不能离开,退下吧。”完颜查加说着,挥手示意。

陈雒钦一时无奈,心中的愤怒积压的无法释放。而此时,完颜查加身边的神秘人再次出现在他的帐内。

“王爷,为何阻止陈雒钦的离去?其实咱们可以利用他,让他逃走啊。”神秘人说着。

“哈哈,我当然知道,陈雒钦今晚必会离去,我之所以阻止他只是希望他让我放松怀疑,到时候你派人跟踪,他定是去对磐龙柱不放心,想转移地方,只待他找出磐龙柱,你们将他杀掉即可。”完颜查加露出阴险的笑容。

“好的,我会吩咐人去办。”神秘人说着。

“对了,宋那边的人?”

“哦,没有问题,都在准备着,中原现在很乱,只有少数几个门派还在支撑,其余的皆不成势力。”神秘人回答着。

“不错,哈哈哈。”完颜查加狂妄的笑着。“还有,紫天已经公开与我作对了,他杀掉了我安排在邪风堂的所有人,那个家伙迟早会妨碍我,找机会铲除邪风堂吧。”

“是。”神秘人说完又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