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再访晓楼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2990字
  • 2015-06-12 10:30:00

二人回到了二家酒馆,廖月龙一路都想知道到底迟逸仙脑子里想出了什么,可是,迟逸仙就是不说,一晃就到了晚上了。

“逸仙啊,一天都过了,你就告诉我,你到底要办什么事情啊?”廖月龙实在是憋得可以。

“大哥,人多嘴杂,待会啊,我想单独去找花老板说说话,你呢,就在屋里等我好了。”迟逸仙安慰着廖月龙,让他放心。

“你就别卖关子了,就解开我的疑惑吧。”廖月龙实在是等不及了。

“大哥放心,这疑惑啊,我解开了,自然而然会回来解开你的。”说完,迟逸仙示意让廖月龙在屋等,自己出了去。

这时在酒馆后院,花老板正在为花浇水。

“醉温螺。”迟逸仙来到了花老板的身后,说着奇怪的词,听起来好像是种花的名字。

花老板好像很惊讶,“呦,迟客官啊,这么晚没在房间里休息,来这后院做什么啊,赏花啊,那我不打扰你了。”话刚说完,花老板正要走,被迟逸仙拦了下来。

“花老板,赏花的事请过后再说,我想跟你谈谈别的事。”

“呦,我能知道什么事,对你有帮助啊,瞧你说的。”

“晓楼楼主,冷书晓的事。”

“嗨,凡是来杭州的,几乎都是为他来的,他的事谁都知道,而且,都比我知道的多啊,我,就是开店的。”

“不,花老板你知道的比别人多,我要问的不是普通的有关晓楼的事,而是有关冷书晓这个人的一些性格或是做事方法的事。”

“那我哪里会知道啊,我又跟他不熟,嗨,你问错人了。”

“醉温螺,一种生在西域的花,能产生诱人的香气,使人心旷神怡。”迟逸仙好像自言自语,但是,这反而留住了花老板的脚步,“这种花中原人早间还在种植,可是后来会养的人越来越少了,因为它养殖的方法很特殊,一是气候,二是水。气候要是温和,当然,在这南方天气很是适宜,而那个水,必须是用茶水才可,不是用露水沏的茶,而是用黄昏的水沏的茶。”迟逸仙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等待花老板的反应。

“什么醉温螺啊,我可不像客官那样懂花啊,我啊,就是养着图乐。”

迟逸仙看她还没有落出自己想要的面目,就接着说了,“这种花还有特别的地方,就是形状,仿佛螺状,顺着枝干悬挂着,所以,又名铃铛花,这也是我在晓楼所见到的花,跟花老板你养的一模一样啊。”

“啊,是么,这花有这么好啊,哈哈,迟客官你真多心了,这啊,是巧合。”花老板打着官腔,很是敷衍。

“这种花分紫色和白色两种,紫色的不宜在春天时节,白色的不宜在秋天时节,现在正是入春,所以都是白色,而且,此花白天散香,而夜晚才要浇水,能懂得这些的必是爱花之人,同样也是懂花之人,我也在江湖有些时日了,真正接触此花也只有这次杭州之行了,如果这也叫是巧合的话,那好,”说着,迟逸仙又‘刷’的打开了扇子,转身冲着花老板很严肃的说,“我迟逸仙的命就抵给你花老板,任凭你处置。”

花香看着眼前的迟逸仙,一脸的沉稳,也知道他却是认真的,所以,“嗨,好吧,没想到,还会有人认得此花,不错,我和冷书晓是相识的,其实,这家酒馆也是他教给我开的,当初我因个人的事找他帮忙,他教给我养生的法子,在他晓楼范围内开店,必会有生意,可以供我和丫鬟谋生。”

迟逸仙并没有打断她,因为她还没有说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我知道你想知道冷书晓的为人,好跟他交手,赢得让他帮助你们的机会,可是,我跟他的关系再好,但我也不是他,他的高深我办不到,我只能说,冷书晓为人外冷内热,绝不是狠心拒绝别人,他所做的只是为了‘有得有失’这个平衡的道理。他绝世聪明,每次都是他出题来考来访者,当然,他出的什么题我就猜不出来了,他是很会琢磨心理的人。我看你们一身的正气,想必不会是大奸大恶之人,希望你们可以顺利过关。”

听完花老板的话,迟逸仙表情也松弛了下来,“多谢花老板,方才迟逸仙多有冒犯了,我迟逸仙在此立誓,绝不会把这些让其他的拜访者知晓,如有违背,我这条命还是你花老板的。”

花香听了,略有感触,忙叫住转身要走的迟逸仙,“等等。”

迟逸仙回身问道:“不知花老板又有何事?”

“倒没有事,只是,觉得以你的智慧,应该能跟冷书晓对上,而且,呵,我居然觉得你有些地方会跟他很像啊。”花香笑着说。

“啊?”迟逸仙不解,刚要想问为何的时候,“好了,既然你想问的也问了,我回去了,你也回去吧,准备明天再上晓楼吧。”花香挥了挥手,进了屋去了。

迟逸仙回到了屋,把办的事情也跟廖月龙说了,廖月龙也明白了事情的来由,本想跟迟逸仙商量个对策的,可是,迟逸仙却说要早早休息,好明早再上晓楼,所以,廖月龙也就不好打扰了。

就在晚上,廖月龙早已熟睡的时候,迟逸仙还没有睡,他在静静的想着什么,“既然冷书晓有上知天,下知地的能耐,为何要用在这所谓的交易上了,难道老一辈的人都厌倦了江湖么,还有,心理战,如此聪明的人想必我的读心术也已枉然了,明天我该如何应对呢?”

天亮了,廖月龙与迟逸仙再次到了西湖,在舟上,廖月龙问迟逸仙。“逸仙,你想好怎么应对冷书晓了么?”

迟逸仙笑笑,并没有作答,而廖月龙看了一想,聪明人对聪明人,反正自己这方面不如义弟,就放心交给他吧。

二人上了晓楼,进了大堂,今天来的人比昨天多了些,廖月龙说:“今天跟昨天不同啊,人又多了。”

迟逸仙却回了这么一句。“不同的不光是人。”

“啊?”廖月龙很莫名其妙的反应,想要问迟逸仙,可是此时迟逸仙已经往更深的人群里挤去。

冷书晓已然坐在那张椅子上,后面站着两个好像书童似的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旁边的茶几上却少了昨天见到的那盆花。

“今天,来的人比昨天多了啊,可是,今天我想主要跟一个人说说话,望其他人见谅。”冷书晓先开口说话了,并且是冲着从人群里挤进来的迟逸仙说的。

“在下迟逸仙,有幸拜见冷楼主。”迟逸仙明白冷书晓的话意,连忙回答他。

“好个迟逸仙,你这江湖一路也落得不少经验啊,想必,从那盆花你也知道了一些你想知道的事情吧。”

这一句‘直捣黄龙’,说中了迟逸仙昨日所办之事。

“楼主高深,所以你今将花移去,也是想告诉我你知道我所办的事情了。”

“嗨,既然可以通过这花知道一些小事,你比以往的到访者要强啊。”冷书晓用赞扬的语气说着,“那好,我今天也就为了你,换换规矩。”

迟逸仙听到,以为冷书晓会是破例来为他们解题,谁知..

“以往都是我来出题,今天啊,我让你出题来考我好了。”冷书晓很是稳重的说着。

“什么?”迟逸仙心头一惊,“怎么会成了让我出题了?”心里冒着很多的疑问。

“没事,你想清楚了再来问我,记得,是‘想清楚了’再问啊。”冷书晓很是强调‘想清楚了’这几个字。

因为,心理的交锋不同于武功,是会对交手的人产生很大的压力,而且,往往压力不是来自回答问题的人,反倒压力是来自出题者。对于回答者,无非是‘答对’或是‘答错’的选择,但是对出出题者,他所想的就一定是‘不能让别人来答对’的选择,所以,他的压力就会很大。

此时的迟逸仙,脑子里反复想着很多。

“我出题,对于冷书晓这么高深的人,一般题肯定不能出,我知道他不多,无非是江湖上的对他的评价,再加上昨晚与花老板的接触,而他,会知道我很多,他可以很沉稳的应付我,而我,要如何来出题,破他的冷静呢?”

“本来我想的是,很冷静的来应对他出题,只要我表现的很平和,以不变应万变,反倒有机会来找他的破绽,可是,反倒让他把出题的压力投放到了我身上。”

“现在他肯定在等我会出什么样的题,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是否反过来简单的问题会打乱他手脚呢,还是?”

“不不不,现在乱了手脚的是我,我不能乱,我要冷静的想,要冷静..”

迟逸仙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思,冷书晓也很是悠闲的等待着,到底迟逸仙会出什么题,会是什么结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