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初访晓楼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2615字
  • 2015-06-11 20:13:02

杭州的廖月龙几人经过了一番准备,打算今日前往晓楼拜访冷书晓。而宋词和余丘馨两人因为有了空房,又单独住下了一间等候他们的消息。就这样,廖月龙和迟逸仙一同向晓楼出发了。

微风吹过,横扫起片片的水上叠纹,轻舟泛起,正在环湖上,朝着前方湖心座落的楼台驶去。

“大哥,杭州西湖,名不虚传,再看那晓楼,座落湖心,仿如天造楼台一般,我觉得更胜其他美景一筹啊。”迟逸仙一边煽着扇子一边对傍边的廖月龙说。

廖月龙不时看着周围犹如镜子般的湖面,想必,已被眼前的景色说所吸引而欲罢不能了吧。

二人几句赞美西湖的话还没有说够,小舟就已经划到了湖中央,“两位客官,晓楼已到。”划船的招呼着他二人。迟逸仙给了船钱,并对廖月龙示意,是该进见晓楼楼主的时候了。

啊,不时的惊叹,只能是对眼前的晓楼,刚刚是远观,现在到了晓楼脚下,眼前所感觉的不是刚刚那几句言语所能表现的,水上楼台,座落的平静,好像是从湖水中生生长出来一般,地上石砖虽然陈旧,但仿佛是记录了时间的流逝,隐约的看到了无数的到访者留下的印记。再前看,墙上雕铸的印花,雪中红梅,水上白莲,深秋菊,晚春柳,真个数不完的百花,三分实,七分虚,带给人的是心旷神怡。抬起头,楼上楼,层层有序,叠状的让人不相信还能有如此‘美’的楼,屋檐四角悬挂着招风铜铃,被那小风吹得,叮叮作响。最上面,虽然看得不是很真切,但是,盘龙守珠已经很能吸引人的眼球了,难怪会让迟逸仙有如此举动。

“叹、为、观、止!”迟逸仙突然得把扇子合了起来,惊叹道。

廖月龙虽然不像迟逸仙那种文人对‘美’的欣赏,但是,用‘愣在那里’来形容他也来得恰当了。

好在迟逸仙推了他一下,“好了,大哥,咱们上去,里面有咱们更想见的。”

“嗯。”廖月龙这才回了神,与迟逸仙并肩走了进去。

刚走了两层,就有一股黯然的香气扑来,嗅到了好像心情非常的舒畅与轻松。迟逸仙刚想对这香气做点儿评价的时候,“啊..”一声惨烈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二人赶紧箭步上了去,眼前的事情让二人很是惊讶。

地上跪着一个人,声音就是从他那里传来的,因为,他的手筋被挑断了。

“你走吧,最好不要再来我晓楼。”一个略带沉闷的声音,顺着声音往前看,是穿着长袍的老者,嘴上的两缕胡须垂得很是好看,手中的扇子挥得很有频率,隐约能看到上面的是万里山水图。他坐在堂中,一张雕龙画凤的木椅上面,旁边的茶几上,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和一盆很好看的花,虽然不知道此花的品种,但是形状很特别。想必,能如此特别的人就是大家都来想见的‘他’——晓楼楼主?冷书晓。

“怎么,让你走,没听见么?!”对着眼前那个流着鲜血,表情很痛苦的人,冷书晓居然如此冷酷。

这倒使得廖月龙与迟逸仙略感寒心,不知这个所谓的晓楼楼主是否是他们值得见的人。

只见那人缓缓的站了起来,很困难的撕下衣角的布,勉强的把手包扎了一下,可是,很奇怪的,那人居然给冷书晓深深鞠了一下躬,然后转身向楼梯走去。

廖月龙看到这一系列的事情,有些生气的对迟逸仙小声的说。“逸仙,这个晓楼楼主如此残忍,竟会有这么多人来拜访他,对他敬仰万分,我看是名不副实。”

迟逸仙摆手示意,让廖月龙先别说话,并跟廖月龙贴耳说了一句:“大哥,你稍等我一下,我想去追上那人,此事稍怪。”

廖月龙知道逸仙的脾气,刚想回答“好吧”,可迟逸仙已经下了楼梯了。

“前面那位大哥,请留步。”迟逸仙好不容易坐小舟追上了岸。

前面那人听见有人喊他,转了身,表情稍微有些奇怪,想必是奇怪怎么会有人来叫住他。

“小弟迟逸仙,有事想请教一下,不知这位大哥如何称呼?”迟逸仙很是恭敬的说着。

“不敢,我叫王充。”因为双手不能回礼,只好点头示意。

“哦,那就是王大哥了,是这样,我也是来晓楼的到访者,方才看到了一些事情,想请教,此晓楼楼主怎会是这么残忍无情的人,天下还会有如此多的人前来到访?!”

那人听了这话,一脸的紧张,急忙抢了回答,“这位朋友,千万别误会,想必你看到的只是我被断手筋而已吧,前面的事情你不知道,所以你才会如此误会了冷楼主啊。”

迟逸仙有些茫然,但是,他并没有插嘴,而是等待着王充的下面的话。

“事情是这样的,我家本是从商的小本生意,因为恶霸看中了我妹妹,借故来我家滋事,想来如今的官府也不插手管我等小市小民,我父母老迈,被那伙贼人杀害,我带我妹逃走,我妹不忍就这么被抢走,服毒瞎了双眼,我被逼无奈,来晓楼求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这时,迟逸仙忙问。

“可以让我报仇的一套刀法,我要学得武功,报仇雪恨!”王充说到这里,是眉头紧锁,咬牙切齿。“当然,跟晓楼求事,也要有相应的代价还之晓楼,我还的是我这条命,当我报了仇,也就等于背了命案,用我的命也能换得悬赏金。”

“可是,你又怎么落得如此?”迟逸仙想知道下面发生的事。

“这位朋友,我后面要讲的你听了就会全明白了。”王充叹了口气,接着说,“冷楼主知道了我所有的事情,第一反映就是不答应我的要求,反之,还跟我谈了另一个买卖,他给了我一包可以医治我妹妹眼睛的药,而让我还给他的就是我这双手筋,冷楼主的用意我懂,是让我再也不能拿刀杀人,而是.”王充话还没说完,迟逸仙接了过来。看了看手,其实并未彻底伤断手筋,还能做些家务。但是迟逸仙似乎不会告诉他。

“而是好好照顾你妹妹,没了一双报仇的手,多了一双养家的手。”迟逸仙很是感慨的说着。

那王充点了头,表情也是非常的欣慰。

“好了,这位朋友,我的话也说完了,看似你也是正道中人,希望你可以求得你想知道的事情。”说完,王充别过,转身离去。

迟逸仙目送了他远去几十步,站在那里没有动,好像再想些什么,突然,他把手中的扇子‘刷’的打开,慢慢的回了过身,表情带点儿微笑,不知是感慨那王充的事情,还是觉得他们此次求事有望,只见他一边挥着扇子一边慢步走着,嘴里冒出了这么一句,“晓、楼,不错不错!”

走回了几步,突然看到廖月龙跑来,“逸仙啊,看你追去没有消息,我就跟来了,那人呢,你问出什么了?”廖月龙忙问。

“过会我会慢慢给你讲的。”迟逸仙笑着说。

就见迟逸仙慢慢对廖月龙说着,过会,廖月龙听完,恍然大悟,说:“那这个冷书晓看来真是不错,确实值得人们敬佩啊,看来,咱们求事有望啊,好,逸仙,咱们这就赶回去。”

“慢!”迟逸仙拉住廖月龙,“今天就不去了,反正明天还得来,余姑娘给咱们的银两有限,省点船费吧。”

“什么意思?”廖月龙很是疑惑,不解的问。

“我有事要办,大哥,你相信我好了。”迟逸仙解释给廖月龙听,“咱们啊,先回二家酒馆。”

到底迟逸仙有什么事情要办,是对拜访晓楼有帮助的么?还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