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过问江湖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3268字
  • 2015-06-11 10:30:18

廖月龙几人为拜访冷书晓而努力的同时,李乐雅和谢蓉蓉也飞速的赶往华山的路上,两人这几日磕磕碰碰,偶有豺狼等野兽出没,但李乐雅的功夫还是可以轻松地摆平。两人翻山越岭的终于从飞沙大漠走到了中原的一马平川。

“蓉蓉,这几****跟着我,受苦了。”李乐雅这番话只是说在心里,他似乎不善于表达这些肉麻的话语,但是从他的眼神,谢蓉蓉完全可以感受到。

两人在驿站租了匹马,李乐雅牵着,让谢蓉蓉坐在背上。

“咱们到了中原,离华山也就不远了。”李乐雅说着。

“恩,是啊。其实我不觉得累,乐雅,你不用安慰我,真的。”谢蓉蓉似乎明白李乐雅的话意。

“呵呵,是么。”李乐雅也没有多说什么。

就在两人走着的时候,突然李乐雅似乎听到了什么。

“蓉蓉,你听!”李乐雅突然这一句,谢蓉蓉也安静的去听,这树林中除了鸟叫,寂静的很,倘若有些杂音定会格外的清晰。

“乐雅,我没听到啊。”谢蓉蓉说着。

“不,有声音!”似乎习武之人的敏锐,让李乐雅能够听到,谢蓉蓉相比起来会较弱。

“蓉蓉,你待在这里别动,我去前面看看。”说完,李乐雅慢慢的向前面一片树林中走去。

李乐雅小心翼翼的趴在了树林中,往前慢慢的爬着,声音越发的明显。他又往前爬了几步,定睛看去。只见几个穿着类似西夏的人在抢劫两个商人。李乐雅仔细的观察那些西夏人,各个四肢矫健,却似习武之人。

“乐雅,你还不去帮忙!”谢蓉蓉突然说道。

李乐雅忙一回头。压低嗓子说着。“你怎么过来了,我不是让你别动么!多危险啊。”

“那几个人在抢两个商人,你还不去帮忙么?”谢蓉蓉说着。

“我帮不了。他们有七个人,我一个还好说,关键是你,而且咱们回华山,最好不要暴露身份,况且你看,他们并没有把商人杀死的意思。”李乐雅分析的说,只见那两个商人吓得魂都没了,拔腿就跑了。

那七个西夏人似乎总在这路上抢劫,几个人拿着包袱,走到了一棵树下,一个人用刀在地上挖了起来。

“奇怪,这几个人在干什么?”谢蓉蓉轻声问道。

“看看再说。”李乐雅回头,让谢蓉蓉安静一下,以防被人发现。

果然,那七个西夏人挖出了一个大箱子,他们将箱子打开,里面全是抢劫的财物,他们将刚刚到手的包袱扔进箱子里面,又用土将它埋好。

“哦,原来他们把抢来的财物都埋在这里啊!”谢蓉蓉说着。

这一句,李乐雅突然一个惊讶,似乎想到了什么。他随后和谢蓉蓉离开,绕路躲过了那几个西夏人。只是不知道李乐雅此时想到了什么。

而陈雒钦这里还在琢磨一些事情。在他的脑海中现在很是迷茫,很是迷惑,他开始怀疑自己走到今天这步是对还是错,但是每当想到复国的计划,就会将这些顾虑全部抛到脑后。他将文书看了不知多少遍,从信中得知,金国与大宋中的一部分人做了一个阴谋,以陈雒钦的政治头脑,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关键。这一封信让他明白到,依靠完颜查加来复国,简直是一个梦话。因为一旦金国与宋朝开战,又要多久的战争先不说,自己会不会在战事中送命还不一定。但是磐龙剑下部分在自己手里,倒不怕完颜查加对他如何,只是时间长了,东西也许会不安全。陈雒钦的内心开始变得有些焦虑了。

“现如今,完颜查加又与西夏联军,倘若事成,必会将土地分给西夏作为合作的条件,那到时又何来我的土地呢?”陈雒钦此时越来越心神不定。“不如,我自行离去……。不……,还是不行……。没有他的力量,我一人难以成事,还是再忍忍吧。”陈雒钦心中百般的犹豫。

而在邪风堂,罗林中计返回,让紫天大怒。

“混账!”紫天一声大喊,一掌把桌子击碎。

“堂主息怒。”英叶在一旁劝道。

“完颜查加怎么会傻到如此地步,罗林,你中了计都不知道嘛!?”紫天大喊。随后又变的沉静下来。“必是陈雒钦在其中搞鬼。”

罗林低着头,不知道如何面对,跪倒在地。

“堂主,不如我亲自去西京一趟……。”英叶说着。

“不必了,这一封信很明显,邪风堂已经独立了。从今天开始,邪风堂不属于金国的分支,而是完全的一个中原势力!”紫天说道。

“堂主,恐怕不便,堂下还有很多金国派来的人。”英叶劝说着。

“统统杀掉!不要问我怎么做。”紫天说完,慢慢坐了下来。

“好吧,交给我。”英叶恭敬地施礼。每当紫天有些气愤的时候英叶都会劝解,但这次似乎紫天早就考虑的很清楚了。

“完颜查加……,你在搞什么鬼?”紫天自言自语的说着。

这时候一个门丁上前来。

“报堂主,醪先生来信。”英叶急忙将信递到紫天的手里。

“磐龙剑在杭州了,他们此时住在了西湖附近,望速速来人,还有,杭州城外发现两具金人尸体,后经打听死者是金银格力。”紫天看着信上的内容。

“哈哈,完颜查加损失了两个左膀右臂啊。”紫天笑着说。

“啊,那两位可是高手。”英叶感叹着。

“高手?不足为惧,死也正常,不过这还有一句话却很是让我好奇。”紫天说着。

“是?”英叶疑惑着。

“两人死于锋利的刀剑下,但却是两种上等兵器,磐龙剑在杭州,或许和他们有关系,因为完颜查加也在追寻磐龙剑,与廖月龙他们碰面相斗也不一定,然而这现如今能与磐龙剑对决的还有什么?”紫天反问道。而紫天的心中也开始对廖月龙一行人的功夫做了些许的提防。

“难道是?不可能啊?”英叶似乎明白紫天的意思。

“是合月镰啊,醪一笔提到在杭州发现了身背合月镰的人。”紫天说道。

“难道他没死?!”英叶说着。

“麻坚那个废物的毒无人能解,我怎知燕罗冲在其中会遇到什么名医?”紫天问着。

“名医?”英叶似乎想到了什么。

“倒是燕罗冲也不足为惧。”

“堂主,属下想到江湖上有一个名医。”英叶说道。

“哦?何人?”紫天问道。

“回春圣手李尔止。”英叶说着。

“李尔止?不是早就死了么?”紫天问道。

“不,还记得常悲常笑的死吧,以他二人之力却还是没有杀掉燕罗冲,而短短几天,燕罗冲受到的四相掌伤竟能愈合如此之快,这不是一般的医术可以救治的,除非……。”英叶分析着。

“恩,有道理,这个人若在背后一直救治燕罗冲,咱们就一日不得安宁。”紫天说道。

“堂主,不如派人将李尔止抓来。”英叶说着。

“恩,我也有此意,倘若李尔止与燕罗冲有情义,还可以利用他当诱饵将燕罗冲除去。不错,罗林,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别再搞砸了!”紫天吩咐着。

“是堂主,属下这就去!”罗林说完急忙退下。

“把白筱彦叫来。”紫天一声令下。

只见一个身体修长,比例匀称的女子,口沫朱砂,头发流顺的绑在一起,带着些许饰物,腰跨两把月牙形弯刀,眼睛看的让人难以对峙,甚是勾魂。没错,这位女子也是紫天手下的一员将领,江湖外号魅娘。杀人于无防,出手冷酷无情,又被邪风堂中人称为冷不防。

“堂主,召小人何事?”白筱彦问着,深深地鞠了一躬。

“魅娘,此次让你前去杭州,查询燕罗冲的下落,倘若他没有死,将燕罗冲给我除掉。”紫天说道。

“是的,堂主。”说完,魅娘退下,即刻赶往了杭州。

说道燕罗冲,这一日,他已经站在了冷书晓的面前。

“来者何事?”冷书晓问道。

“我想知道杀我全家的仇人是谁?”燕罗冲冷冷的问道。

“你愿意将合月镰留下么?”冷书晓很沉稳的说着。

“不可能。”燕罗冲很直白的回道。

“你回吧!”冷书晓说着。

“你这是为难我,没有合月镰我无法报仇,你只是一句话便可帮我,为什么不肯?”燕罗冲情绪有点起伏。

“你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无法报仇,而且我说要你的合月镰我也没有用处,只是随便试试你,你就是给了我,我一样不会告诉你。”冷书晓回答着。

“我会要你的命。”燕罗冲恐吓着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守晓楼数十年,集十三个当家的武学于一身,不然你以为我会如何在这里守候半生?别说是你,你的父母或许都来拜见过我,你还敢在这里撒野?”冷书晓笑着说。

燕罗冲知道只是自己的气话,在他的心中,冷书晓就是江湖,谁要是坏了江湖的规矩,就跟自杀没有区别。

“燕罗冲,你回吧,你的仇人不用我来告诉你,你早晚会知道的。如果你认为不从我这里得道些消息就不甘心的话,那我这句就算是一个消息了。”冷书晓说完,转过身去挥手,示意让燕罗冲离开。

燕罗冲见拜访不成,也毫无办法,只得暗自离开了。

冷书晓暗自叹息,从楼上远望着离去的燕罗冲的背影。“燕罗冲,你还未出生之前,你的母亲早就拜见过我,让我不要告知你任何事情,以便让你脱离江湖恩怨,却不知,从你出世直到拿到合月镰的那一刻起,你已经无法改变江湖的洗礼,或许这是我唯一能帮你母亲做的事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