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二家酒馆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3330字
  • 2015-06-10 19:22:38

廖月龙几人在杭州,轻松地心情,让他们可以四处的闲逛,彷佛世界已经没了忧愁一般,然而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们因为好奇关于磐龙剑的事情而要去找一个人,那就是冷书晓,这个人还是出自不一大师之口,廖月龙几人为了找寻他的住处,开始在杭州城内四处的打听起来。

四个人在城内走着。

“冷书晓……,到底该怎么找呢?”宋词问道。

“呵呵,如果这个冷书晓很出名,那随便问一个不就行了。”廖月龙说完,随即走到一个摊位前。“这位大婶,请问您知不知道有个人叫冷书晓的住在哪里?”

“啊?冷楼主啊?那个人我不太了解,但是我知道他就住在西湖的晓楼里,一般人是见不到他的,不过每天都有许许多多的人来求见他,我就知道这些,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凡是来找冷书晓的,都要先去一个地方。”大婶说着。

“哦?不知是何处?”廖月龙问道。

“呵呵,西湖晓楼脚下的‘二家酒馆’。”大婶说着。

“哈哈,谢谢大婶了。”廖月龙笑了笑,转过身来向西湖方向走去。

“大哥,难不成那西湖晓楼就是前几日咱们看到的那个?”迟逸仙说着。

“想必不会错了吧,西湖就那一个楼,很明显啊,咱们居然站在它的脚下都不知道,呵呵。”廖月龙似乎心情很是放松。

几人随路打听,很顺利的就找到了这个‘二家酒馆’,四人往里走去,说是酒馆,但是其规模之大已经无法用这个名词来概括。乍一眼看去,整个酒馆里都是武林中人的打扮,有市井小民,绿林好汉,武林人士,正宗门派四面八方形形色色得人。这个时侯,过来一位姑娘。

“客官好,我叫迎儿,几位不好意思啊,屋内桌子恐怕不够了,不如和别人凑一起吧。如何?”只见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头上扎着两个卷辫,身着一身浅蓝色的布衣。

廖月龙几人看了看,确实是人挤满了屋子,生意之兴隆是他们前所未见的,很难想象这样一个酒馆,会有如此的营生。迎儿带着他们走到了一张桌子前。

“这位大哥,他们没有地方坐了,可不可以与你一起坐呢?”迎儿说着,只见那人一抬头,四人顿时惊慌。

“燕罗冲……。”迟逸仙说着,下意识的握了握扇子。廖月龙却显得比较友好似的,疑心并不是很重。

“坐吧。”轻声的两个字,让迟逸仙显得很是吃惊,因为这样客气的言语还是不敢相信出自燕罗冲的口中。

“谢谢。”廖月龙回道,五个人坐在了一起。但是很显然,几个人的谈话受到了限制,很是拘束。但是燕罗冲也不管那么多,自己吃着,喝着,也不抬头。

廖月龙看了看迟逸仙,又看下燕罗冲。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那个……,燕罗冲……,你的伤好了?”廖月龙说着。

而燕罗冲抬头看了看,又继续吃饭。正当中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只听宋词蹦出一句。

“喂,你什么态度啊?廖大哥问候你,你看也不看一眼。”宋词说着。

“哎,宋词妹子,咱们是来休息的,不是来生气的。”余丘馨说着,端起一杯茶水倒进了宋词的杯子里。

燕罗冲还是一言不发。迟逸仙虽然只和燕罗冲有过略微的渊源,但是从中已经大概了解燕罗冲的性格。所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燕罗冲,那次杀金格力,多谢了。”廖月龙说着。

燕罗冲哼了一声,还是继续吃着饭。

宋词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心中快憋到不行了,正打算站起来,燕罗冲却先站了起来。只见他将一锭银子放在桌上,然后快步的离开了,几人下意识的目光跟随者燕罗冲的背影,谁知道刚一到门口,他一下被什么人堵在了那里。

“娘的,瞎了眼了!没看见本大爷要进去么?让开!”一个无赖大声喊着。

“滚。”燕罗冲低声的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活腻了是吧?”无赖一把抓住了燕罗冲的领子。

廖月龙看到急忙站起,迟逸仙抬头看着下意识的扯了下廖月龙的袖子。“逸仙,这样的人就该,你别拦着我。”

“不是啊,大哥,这样的人根本用不着咱们出手,他是自讨苦吃啊。平日飞扬跋扈惯了,今天老天爷让他遇到个狠角色。”迟逸仙说着。

谁知道廖月龙还是走了过去,站在燕罗冲的背后,大声喊道。“你们几个人别那么张狂,需要来点教训不成?”

迎儿一看急忙将老板娘叫了出来。只见老板娘年纪也就三十左右,但是气质端庄,很是沉着的下楼说道。“几位消消气啊,我是这二家酒馆的老板娘花香,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这里不是比武的擂台。”

“花老板你别管。哪来的小子?皮痒了是吧?好,那就你们两个人一起收拾了,给我上!”说完,四五个大汉就一把抓住了燕罗冲。

“我帮你!”廖月龙刚要上前。

燕罗冲一把拦住了廖月龙。吐出了两个字,“多事!”说完,燕罗冲双手张开,一下搂住那些人,用力的一推,几个人一起飞了出去。只见那几人浑身结出了冰碴一般的寒气,四肢麻木的不能动弹。廖月龙看的目瞪口呆,只是一瞬间,那股力量的迸发,是他绝对无法做到的惊人。

燕罗冲回头看了眼廖月龙,转身离开了。

随后廖月龙几人等到了晚上,住在了二家酒馆的楼上的房内,只是因为房间有限,四个人无奈要挤进一个屋里,这让迟逸仙是根本睡不好觉,廖月龙也是觉得别扭,可是没有办法,两个人到了晚上,还是坐在楼下的桌子边喝着酒。迟迟不回屋里。

“大哥,今天来不及打听消息了,不如明早再说。”迟逸仙说着。

“恩,是啊,逸仙啊,这老和你一起,我怎么也喝上酒了……。”廖月龙端着酒杯转了转。

就在这时,老板娘花香走了下来。

“两位,这么晚了,我们也该收了,你们也该回屋休息了吧?”花香说着。

“是啊,今天给老板娘添了麻烦了。”廖月龙说着。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们这事我见多了,我这酒馆就是为你们这群人开的,还怕麻烦么。”花香回道。

“呵呵,老板娘说话真直白,您这店生意不错啊,来来往往这么多人。”迟逸仙说着。

“哪啊,没有晓楼,哪有我这‘二家酒馆’。”花香笑着说着,给两位满了下酒。也坐在了一旁。

“老板娘一起喝些吧。”廖月龙说着,拿了个杯子给花香倒满。“敢问,老板娘,何故起名‘二家酒馆’?”

“二家酒馆,是武林人所谓的第二个家,其实,主要是因为,这是去往晓楼的必经之地,从这里出去,穿过一条小路到一个船口,有个船夫渡你们过河,就能到西湖晓楼了,在这里,武林人都在如何见晓楼楼主做着准备。”花香说的很是清晰。

“哦?难不成拜访楼主还不是一件谁都能办到的事情了?”迟逸仙纳闷的问道。

“你们不知道嘛?疑难访晓楼,告知天下事。答案有两个,告知与不知。”花香指着柜台前的一副诗帖。“这就是冷书晓楼主留给我的。”

“啊,看来要费一番周折了。”廖月龙嘴里说着。

“其实也不见得多难。”花香说着。

“还望花老板多指教。”廖月龙急忙恳求的说着。

“别,我哪指教得了,只是我所了解的楼主,还不是和他的姓氏一样冷,他告诉你一件事,需要看你自身有没有他可以收集的资料和价值,一定要有吸引他的地方,也就是所谓的‘资格’。”花香说着。

“资格?”廖月龙不解,手捂住了脸,显得很疑惑。

“有的人拿了黄金万两,一样无功而返,有的人两手空空却能一步登天,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就是冷书晓的为人,凡是没有为什么。”花香继续说着。

“看来花老板也拜访过冷楼主了?”

“呵呵,怎么可能呢,看您说的,在这里开店,纯属运气好,挨着晓楼这个金元宝,其实我哪懂什么经商之道啊。”花香说着。

“花老板过谦了。”迟逸仙笑着,煽了下扇子。

花香静静的看着,廖月龙愁眉不展,看着杯中的酒。

“这位少侠,眼神真的很是忧郁啊。但是来过无数的侠客你的眼神却很是特别。”花香看着廖月龙。

“哦?花老板会看相?”迟逸仙疑问道,廖月龙被花香的话也说的注意了一下。

“不,我不会,只是来我这里的人数不胜数,就算不说各个了解也算阅人无数,但是这位少侠给我的感觉很与众不同。”花香笑着。“也许是我随便说说,呵呵。”

迟逸仙也忍不住的向廖月龙看去,廖月龙显得有点尴尬。

“这位少侠叫什么名字?”花香问道。

“廖月龙。”

“恩,眼神忧郁或许只是暂时的,你的忧郁更像一种迷茫。慢慢江湖路,怎可如此年轻就这样心重呢?”花香看的廖月龙不免一惊。

“啊,花老板怎么……。”

“不是背负仇恨,就是意乱情迷。”

“这……。”廖月龙又低下了头。

“廖月龙,这个眼神只是暂时的,你之所以会这样,也许是你还没认清自己人生的道路方向,或许这一次拜访晓楼,能让你振作一些吧。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去睡了,你们也早些休息吧。”说完,花香站起来走回了房间内。

两人被花香的一番话说的一知半解。但还是认为有很高的价值,两人就这样,喝着酒,聊着天,廖月龙还是会偶尔提起红儿,迟逸仙还是一样要安抚廖月龙的思念。这一聊一喝,两人在桌子上趴下睡到了第二天一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