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金银格力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4172字
  • 2015-06-09 10:30:18

经过了几日的行进,马占阳的车队已经靠近了金国边境。一行人还是像往常一样走着。

“马大哥,这批镖银总共有多少两?”李乐雅问着。

“呵呵,不太清楚,我也没数过啊,朝廷吩咐的,咱们可不能随便拆开看。封条贴的严严实实的,少一个子就人头不保了。”马占阳笑呵呵的说着。

“护着几十辆车,弄得人各个提心吊胆,害蓉蓉还和我吃了这么多苦,哎。”李乐雅心里想着,似乎很期望急忙完成这批货物。

“马大哥,压完镖我要先回华山,然后看看情况,再去找月龙他们,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李乐雅说着。

“对啊,你也履行了诺言,随我北上,我这趟活完事了,也要赶紧回去和陈雒钦喝两杯,哈哈。”马占阳笑着。

“咳咳!”陈雒钦带着兵马走在了前头。“粘木,事情办妥了吧?”

“恩,大王放心,刚刚派去的第二个探子回报,罗林返原道而回了。”粘木说着。

“哈哈,果然是头脑简单的人。咦,前面是何地?”陈雒钦远远地望着,指着说。

“哦,前面那个是条山谷,叫断风谷。”粘木说着。

“断……风……谷。看地势很是险要,两边高高的山崖……。”陈雒钦自己琢磨着。“加速行进,赶到那里让我看个清楚。”

说罢,一百人急速前进,陈雒钦站在山崖两边看着,望了望远处,点了点头。“妙地……。啊,粘木!”陈雒钦急忙叫道。

“大王有何吩咐?”粘木说道。

“三十人埋伏于断风谷山崖上,准备石头和木头,二十人埋伏于断风谷南面入口处,二十人埋伏于北面出口处,剩下九人随我而行,粘木跟着我,探子随时来报他们的距离,我要算好天时。”陈雒钦吩咐着,粘木急忙的照办。

“你!你!去那边!”粘木紧急的备战,而脑子里对陈雒钦的兵法智慧已经感到惊讶万分。

此时的廖月龙一行人已经赶到了杭州,谁知刚到杭州,花痴就在城门口等待着他们。

“你们比我想象中早了一点,不过还好,他们俩我找到了,刚在城东的铁匠铺,而后我跟随他们,现住在客来酒楼的一间房内,几位随我来吧!”说完,花痴就转身走着。

廖月龙几人听到后都急忙跟上。廖月龙低头不语,似乎内心也有些激动,迟逸仙也是将柳针放进了扇子里,宋词和余丘馨两人跟随其后。

路过一家客栈,廖月龙急忙安排余丘馨和宋词暂在这里等候,两人虽然不乐意,但还是让廖月龙强制的留在客栈。廖月龙将磐龙剑握在手里。迟逸仙也是煽着扇子,随花痴走进了客来酒楼。

一进酒楼,三人选了个桌子就坐了下来,点了几碟小菜,两壶酒,今天的廖月龙也很反常的喝了起来,迟逸仙和花痴自然也不用说。

就在三人喝着喝着,楼上走下来一个人,面色奇特,银发,没错,就是银格力。廖月龙一抬头正好看到,急忙要站起。迟逸仙一下按住了他。

“大哥稍等,这里人太多,不宜动武,且看他有何事情要做。”迟逸仙说着,三人目光不离的紧盯着。

这个时侯,花痴站了起来。

“两位,人已经找到了,当时的条件我已经做到,不过我们只负责找人,不是杀手,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我要做的了,我还有事,两位保重了。”花痴说完,转身就走出了酒楼。

两人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生怕银格力走丢,任由花痴离去吧。

“逸仙,这里怎么动手啊?”廖月龙问道。

“大哥,晚上进他们的房间,咱们……。”迟逸仙贴着廖月龙的耳朵说着。

“是啊,那就这么定了。”廖月龙答应着。

两人看好了银格力的房间,离开了酒楼等待夜晚潜入,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两人偷偷摸摸的跳到了屋顶上,站在了上面,悄悄地蹲了下来。只听里面两人的谈话。

“大哥,磐龙剑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我觉得咱们有遗漏,不如回去禀报小王爷再做打算啊。”银格力说着。

“恩,是啊,一直都没有消息,明早我们就离开这里。”金格力回道。

廖月龙两人看了看,只见廖月龙拿起一个瓦片,直接扔进了金银格力的房内。只听“啪”的一声,金银格力两人急忙抬头,廖月龙和迟逸仙一听急忙转头就跑。原来,这是两人商量好的计策,要夜间吸引他们出来。迟逸仙还故意让他们看到背影,金银格力二人从窗户跳出全力的追赶,慢慢的跟着迟逸仙,将他们引到了一片林子内。

金银格力两人拼命追赶,金格力突然叫住银格力。

“兄弟当心,恐有埋伏!”金格力警惕的说道。

银格力低头闷了闷,抬头大喊。“来者何人,何不报上姓名!偷偷摸摸是什么英雄!”

只见话音刚落,一记柳针冲着银格力飞了过去。银格力轻松地避开了。两人远远看去,对面站着的就是廖月龙和迟逸仙。廖月龙目光黯淡,手握磐龙剑慢慢的向他们走来,迟逸仙手里绕着扇子也跟着走了过来。

金银格力定睛看去。

“你们是什么人?”金格力喊道。

“你们还真是忘事,那一日华山的一掌,你们能忘,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白虹贯日岂是让你们来胡作非为的,将那本书还我,否则你们休想离开!”廖月龙鬼厉般的语气,不时让金银格力吓了一下。

银格力似乎突然想了起来。“啊!是那个送死的小崽子!”金格力一听,仔细看了看,那一头散发,确实很是明显。

“哈哈,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个不怕死的,不错,书是我们拿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那本书已经不是什么秘籍了,我们大金国的人,还有西域的人都看遍了,书也不知道扔哪了,我们也找不到,没想到你小崽子为了这个能追我们到杭州来,真是应该夸奖你一番。”金格力说着。

廖月龙听到后也没有表情。“今天不交出秘笈,你们就纳命来吧!”说完,廖月龙将剑一横。

金银格力瞬时间呆滞了。“磐龙剑!?”

“没错,这也是你们要找的东西,没想到在我的手里吧,可笑的你们,拿了书,却忽视了掉在一旁的木剑。今日就让你们后悔!”

“哈哈,臭小子,我们还要感谢你将磐龙剑送上门来呢,说那么多干嘛,上!”金银格力两人冲了上来。

廖月龙对着金格力就冲了上去,银格力也要上前,只见迟逸仙一记柳针飞出,银格力看了眼迟逸仙。

“你的对手是我。”迟逸仙说完,冲上来就是一下,扇子打到银格力的小臂,银格力顿时赶到疼痛。

但迟逸仙也没有笑容,因为他发现,银格力的内功深厚,虽然受了扇子的一下,但是迟逸仙的手也有轻微的反力,这一下可不是常人顶得住的。

银格力大喊一声,左拳,右拳,迟逸仙来回躲闪,扇子绕着手腕一转,低头一手打出,正中银格力的腹部,银格力大吼一声,又抗住了一下。

“可恶,这家伙是什么做的……。”迟逸仙吃惊的看着。

银格力用力的一腿,迟逸仙还在琢磨,突然发现腿速飞快,迟逸仙来不及躲闪,用扇子一横,只见扇子和人一起被踢到,飞了出去,迟逸仙只感觉左臂要断了似的疼痛。右手用力的捂着,忍痛爬了起来。银格力攻势越来越猛,迟逸仙一时想不出对策,只得与他迂回周转。

“这家伙似乎腿力非凡,内功虽然不俗,但是还属外功为主,金国人不善于内功修习,依我看来他的弱点应该不难找出才对。”迟逸仙边跳边想,时不时的飞出柳针延缓一下银格力的追赶。

银格力又是一脚,迟逸仙一个转身,随即一招扇打白鹤,正中银格力的额头,只见银格力头部流了点血,但似乎还是无大碍,一拳打出,擦着迟逸仙的帽子过去。迟逸仙这一躲,连帽子也掉了。迟逸仙心里想道,这样躲闪迟早会被累垮,不如一点点的试试他的薄弱之处,迟逸仙又是抓住空当,打到了银格力的背部,银格力还是无动于衷,不过这个反应迟逸仙也是早有预料,只见银格力运功抵挡的一瞬间,迟逸仙转向又攻向银格力的腿部关节,银格力左腿用力一收,夹住了迟逸仙的扇子。迟逸仙双手用力一拧,扇子打开,上面的刀刃划伤了银格力的腿。银格力的表情微微的感到疼痛。

迟逸仙一见,似乎有了想法。“莫非这家伙的下半身是弱点?”

而银格力这边也在琢磨。“这家伙怎么那么难缠,好像每一招都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说完,银格力又冲了上去,一腿,两腿,交替的踢了过来,迟逸仙用扇子硬生生的划出了一个月牙形的轨迹,扇子的刀刃在月光的照射下就仿佛一个月亮。‘醉仙赏月’,迟逸仙大喊,银格力急忙双腿一转,避开了刀刃,向迟逸仙胸口踢了过来,迟逸仙一见,一下放下身体,整个人都贴到了地上一样避开了银格力的这一脚。

两人打得难解难分,而迟逸仙与银格力打得不可开交,都不知道与廖月龙离得很远了。廖月龙与金格力的战斗跟迟逸仙一样艰难。

这个金格力比银格力要冷静的多,招数都是中规中矩,并无大开大合,以掌法见长,似是修习过不少中原的武学。只是步伐的缺陷,让廖月龙还是可以避开。

廖月龙的磐龙剑可不比迟逸仙的醉仙扇。金格力可不敢与之硬碰硬,再加上廖月龙的星月剑法已经轻车熟路的比划,让金格力也难招架。

“这小子和当时简直判若两人,难道是这磐龙剑的威力么?”金格力说着。

“金格力,我等着一天很久了,我初涉江湖就遇到如此困境,都是拜你所赐,那日华山你没将我打死,你就后悔吧。”廖月龙说完,一招蛟龙穿月,剑气飞快的刺出,金格力被剑气划伤了右臂。

“哼哼,就凭你一把磐龙剑还想要了我的命?”金格力说完,一记金阳掌,廖月龙脚步先是缓慢,眼看金阳掌威力十足,竟然顶着而上,金格力一下惊呆了。

“这!这是什么步伐?不躲反而迎了上来?”金格力金阳掌刚要打出。廖月龙左手用力的握住了他的手。

廖月龙在金阳掌蓄力的瞬间,缩短了出拳的距离,让金格力无法使出全力,在未成威胁的那一刻,将其制止,这就是不一大师‘云游四方’的奥妙之处。对方攻势越猛,反而越无法施展,廖月龙一剑横划,金格力的右手被握住,身体只得以右臂为轴,只是无法全部躲闪,左臂竟被廖月龙硬生生的砍了下来。金格力顺势疼痛难忍,在地上滚来滚去。

廖月龙说罢立刻就是致命一击,金格力强忍着用手一撑,跳起躲开。

金格力撕开衣服,将左臂包上。“今日不取得磐龙剑,我兄弟二人便命丧黄泉!”金格力说着,全身运功。浑身通红一般。

廖月龙并没有因为金格力失去左臂而掉以轻心,但是他还是认为,失去一个手臂的人,并不会有再大的威胁。

金格力催逼着自己浑身的内力,一个金阳掌又打了出来,廖月龙一记披星戴月,由下而上的挑了一剑,谁知金格力面色严肃,将磐龙剑用手绕开,按在地上,随即伸出打中了廖月龙的胸口,廖月龙磐龙剑脱落,胸口只觉得一阵疼痛,喘不过气了。金格力拿起了磐龙剑,用力的像廖月龙砍去,廖月龙在地上滚了一下,跳了起来。金格力不断地挥砍,但是砍不到廖月龙。

“混账,这把剑怎么这么沉……。这样的剑,怎么能舞动起来。”金格力自己心里想着。

而银格力这边和迟逸仙打得还是未分胜负,迟逸仙将银格力的全身打了个遍,却发觉毫无破绽。

“为何,明明关节疼痛,可是再一打又没事了,为什么……。”迟逸仙还在想着。

“小子,你别做梦了,我是没有破绽的,哈哈。”银格力一脚踢了过去,迟逸仙早就读出他的心,这一脚会往左,轻松地避开。

“这家伙……,难道是……。”迟逸仙似乎想到了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