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燕子离巢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3535字
  • 2015-06-08 22:30:18

陈雒钦带领着一百人向南迎着马占阳的车队急速前进。陈雒钦一路上叮嘱士兵要听从指挥,对粘木也是处处提防,知道粘木是派来监视自己的,所以一举一动都有所注意。

陈雒钦走在队伍的中间,在马背上似乎考虑着什么似的,眉头微微紧皱。他回过头,冲着粘木看去。

“粘木,小王爷为何要劫这批车队?据我所知,这批车队是为金国进贡的贡品啊,何故要自己抢自己的东西?”陈雒钦原来这几日思考的便是这个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小将也不清楚,并不知道货物的来历啊。”粘木还是守口如瓶。陈雒钦一见也打探不出什么,眼睛撇了撇,还在自己思考中。

“完颜查加派粘木监视我,怎可不知此次行动的目的?劫的这批车队,想必紫天也会派人追赶,我这一百人又怎能敌得过马占阳那群护镖的人呢,李乐雅先不说如何,其它的高手会有几个,沈冲也在里面,要正面去抢定会失败,而且倘若遇上邪风堂得人,那样混乱的场面我又该如何面对呢?不如……。”陈雒钦脑子里一直在琢磨。

粘木在一旁时不时的看看陈雒钦的表情,总是想猜出些什么似的。

陈雒钦突然抬头。“粘木,派探子急速追赶到马占阳的车队,不过……,看到后不用回来,继续南下,也许会遇到邪风堂得人。”

“哦,大王,邪风堂也属咱金国门下管辖,你想前后夹击?”粘木问道。

“呵呵,你还有所不知,紫天派人哪里是帮忙的……。按我说的做,倘若遇到邪风堂的人,就伪造假情报,说邪风堂出了点问题要即刻返回支援。”

“什么?大王,这个消息怎么会让人相信啊。”粘木问道。

“紫天手下人才除了英叶都是头脑简单的人,然而英叶的职责绝不会因为这批小货物而北上,所以,有可能是罗林之类的货色,头脑过于简单,待我书信一封。”陈雒钦说着,让下人拿来笔和纸写了几句。

“我略施小计分散紫天兵力与北上,尔等趁机赶往邪风堂,除之,他怎知镖车已落于我手,待他们来到西京路上,我便设下埋伏,一网打尽,速速送往其余中原势力,共同屠之。完颜查加亲笔。”陈雒钦将书信写好,交给粘木让他派个探子前往,随身带上。

粘木一看内容,一下大惊。“你!你怎么可私自引用小王爷书信!”

“行军打仗,最该死的就是伪造书信,我不这样,罗林他们怎么会相信呢,你只管派人赶到罗林路途中,假装被擒,让他们搜到此书信即可,我等便无后顾之忧。”陈雒钦命令道。

粘木呆呆地看了会。“可是大王,这样的话,那咱们的探子……。”

“没有办法,打仗当然会有牺牲,按我的话去做就是。”陈雒钦摆了摆手,自信的笑了笑。

这一招调虎离山粘木也没有说什么,只得照办了。

经过了这些日子的历练,燕巢湖的燕罗冲似乎快被人遗忘了。冰烈双道的修行,使得他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也许是因为在这里被管教惯了,对两位师傅的尊重,慢慢变得沉默寡言,但是,性格这种东西,时间久了自然还会有一些原形毕露的感觉,当然了,燕罗冲的冷傲和冰烈双道看来却是个值得学习的地方了。

这一天,冰烈双道又一次争吵起来。

“喂,冰老头,那小子的功夫也学的差不多了,我的畏魔三式他也会了,该让他离开就赶紧的吧。”烈老道说着。

“你个老家伙,他刚刚掌握就让他出去送死?”冰老道说着。

“要不然咱们就这样,试试他的功夫,咱们使出全力去打,看看他的功夫到了何种地步再说。”烈老道说着。

“这倒是个办法,那……。”冰老道说完看了看。

两个人走出洞,看到燕罗冲在外面还在拿着合月镰练习招式。两人一声不吭,在边上看着。

“看他的一招一式,毕竟有过鬼狱心诀的基础,掌握起来还真是够快的。就刚才挥刀的那一下,力度绝对够了。而且速度也是极快,杀人更是不在话下。”烈老道在一旁笑着说。

冰老道在一旁观看,也说着。“合月镰加上了冰嚣内功的寒气,内力更是高人一等,加上呼吸吐纳和自身护劲,全身的抵挡能力也有所提高,现在的实力加上合月镰……恩……。”两人不断地在一旁分析。

眼看燕罗冲在悬崖峭壁间来回腾跃挥砍,只见每一招都是刚劲十足,快如疾风,峭壁经过许久的打击,也是伤痕累累。

就在燕罗冲还在练着招式,刚踩到峭壁的同时,一颗石子向他的后脑勺飞了过来,燕罗冲突然感觉到,一个腾空转身,借力卸力轻轻的落到地上,抬头一看,冰老道一脚就踢了过来,燕罗冲一个横闪,伸手抓住了冰老道的脚刚要甩出去,后面烈老道一掌打在燕罗冲的后背,燕罗冲急忙运用寒冰护劲,硬生生的扛下烈老道的一掌,右手用力握了下冰老道的脚又急忙松开,跳出了二人的中间。冰老道只见脚上带有略微的寒气,感到脚有些麻痹,但是毕竟是冰老道的绝学,他只是笑了笑,全身一耸,又冲了上去。

烈老道活动了下手,显然刚才的护劲给他的手造成了些反冲,不过似无大碍,从地上抄起一把刀就砍了过去。

燕罗冲突然发觉此次的过招与往日不同,于是也提高了警惕。

燕罗冲一记正手式,冰老道急忙躲开,用手勉强的点到了燕罗冲的肘部,燕罗冲忍着一下,用力直起身子,使出畏魔三式的天魔斩,跳到空中,直接用力砍下,烈老道急忙举刀迎接,但是合月镰的威力又怎能和一般的刀相提并论呢?只见烈老道的刀随即断裂,急忙扔掉刀纵身跃开了。

冰老道和烈老道一起刚要上前,燕罗冲一个离手式又划开了距离,冰老道看了眼烈老道,两人点点头,只见两人同时上前,燕罗冲挥动合月镰,冰老道一闪,烈老道抓住燕罗冲的左手,燕罗冲刚回头看烈老道,冰老道就打中了燕罗冲的右肩,燕罗冲急忙又是一个离手式,哪知冰烈双道还未等合月镰转动,烈老道就挡住了燕罗冲的手腕,用力一托,燕罗冲的合月镰的锋刃向自己砍去,只见燕罗冲急忙松开手,合月镰落下正好瞄向烈老道的右脚,烈老道急忙闪开,冰老道又上前一指刺中燕罗冲的肋部,燕罗冲右手肘部向下一顶,冰老道急忙松开,燕罗冲随即一脚踢上去,一个转身,顺势弯腰低头拾起了合月镰,在胸前转了几下。冰老道和烈老道又按刚才的步骤来个夹击,只见燕罗冲一跳,右脚踏出踢向冰老道。

“好啊,先发制人!”冰老道心里想着。

冰老道双手用力一挡,燕罗冲借力一跳,在空中旋转,横拿着合月镰用出降魔斩,整个身体被合月镰的锋利划开,两人急忙躲闪开来,计划被燕罗冲破坏。

燕罗冲落地的一刹那,烈老道上前一掌,猛劲十足,燕罗冲手一握紧,由下而上又使出了地魔斩,只见烈老道用力打向合月镰的背部,一下打了下去,地魔斩未成式便被烈老道硬生生的打回去了。燕罗冲左手挥向烈老道,烈老道手腕灵活间,绕开燕罗冲的左拳,一掌打中燕罗冲的肩部。燕罗冲随即飞出。

谁知燕罗冲还未起身,冰老道又冲了上来,燕罗冲一见,急忙双手撑地,双脚踢出,冰老道双手一拨,将力度转化,燕罗冲被冰老道用力一甩就飞向了崖壁。燕罗冲空中打个转,落地。

冰老道和烈老道两人这次只是站着不动,两人互相看看,笑了笑。

燕罗冲精神高度集中,但发觉两人没了攻势,慢慢的放松下来。

“你觉得如何?”烈老道问道。

“恩,不错,剩下的就是实战,可以闯闯啊。”冰老道点头说着。

燕罗冲一脸的不屑,一会看看烈老道,一会看看冰老道。

“那就这么定了。”烈老道说着。

“好……。”只见一个好字刚说出口,冰老道一个石头又打了过去。

燕罗冲一下挥起合月镰将石头挡到了一边。嘴角微微翘起。

“哈哈,好,面对如此突袭也能有此反应,恩恩。”冰老道再次点了点头。

“小子,你可以离开这里了。”烈老道说着。

“啊?”燕罗冲一时无法理解的疑惑。

“进洞里来,在你离开前,有些事情要交代给你。”冰老道和烈老道两人走进了洞内,燕罗冲也跟着进去。

“罗冲,我们能教你的就这么多了,你的仇人杀与不杀我们不阻拦,我们教你武功,一直是看在你娘的份上,你的天赋很随你娘,仇人董回杀你全家,我们也不知其下落,不过我们可以告诉你的去处就是江南的西湖晓楼,那里的楼主无所不知,想问出董回的下落也应该易如反掌,还有,离开了这里不能再回来,从此在你的记忆中就要将燕巢湖忘掉,我俩人只愿有个安度晚年的地方,你看如何?”冰老道问道。

燕罗冲随即跪倒在地。“燕罗冲在此谢过二位师父,我发誓离开这里以后不会讲燕巢湖一句!”

烈老道闭上眼,点点头。

“你的呼吸吐纳足够你从湖底游开,当你不再回来,这里也就不叫燕巢湖了。”冰老道说着。挥了下手,示意燕罗冲速速离去。

燕罗冲虽有不舍,但也知道自己的大仇未报,随即拿着合月镰深深地向二位师父鞠了个躬后一下跳到水里,离开了燕巢湖。

两位老道目送着,静静地坐在边上许久。

“冰老头,你说不叫燕巢湖了?什么意思?”烈老道问道。

“呵呵,当然了,燕罗冲离开了这里,那何来的燕子?把燕去掉吧,以后就叫巢湖了……。”冰老道说完,转身走回洞去了。

“哈,你个死老头,凭什么你说改就改!哎!你给我回来!”烈老道说完就转头追去。

冰烈双道在有燕罗冲的日子里和睦了许久,燕罗冲这一走,两人又陷入了争议之中,说这两位是冤家也不太妥当,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永无休止的争吵,才能让他们在这里住上一辈子吧。

燕罗冲学了满身绝学离开了燕巢湖底,目标直奔江南,而此时的江南危机四伏,这个神秘的晓楼又是什么地方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