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相思之情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3606字
  • 2015-06-08 10:30:15

湖水清澈,微风吹动着长发,阳光明媚的同时,夹在着些许的湿润与清凉,江南的初夏,是一个充满追忆的地方,因为它的美,让来者无数文人墨客为之倾倒,为人沉醉,坐在湖面上的小舟里,凡有所想都会略有牵挂,面对此景,痴情一片的廖月龙又岂能没有感受呢?

廖月龙一个人坐在船头边,用剑在湖面上轻撩,迟逸仙则坐在了船尾喝着酒,看着书,宋词和余丘馨坐在棚内,向外张望。

“宋词,廖大哥一直都很不爱说话么?”余丘馨轻轻的问道。

“谁?哦,廖大哥啊,他……,是个傻子。”宋词很无奈的说着。

“恩,也许吧,不过我觉得他这个时侯很希望有个人陪他吧。”余丘馨的敏锐或者说是女人的敏感,让她总是能够感受的比常人更深一层。

“是啊,可是那个女人在另外的人身边,他这是相思,相思的自己难受,别人也不知道。”宋词说着。

“宋词妹子,你知道么,廖大哥是个感性的人,痴情说明他对那个女的真的动了心啊,人之所以痴情是因为专注,是为了等待。我也有要等得人,我很明白他的感受。”

宋词听了转了话题。“哦?余姐姐要等的是谁?”

“呵呵,和你说了也没用啊,你不会了解的,我去看看廖大哥。”说完,余丘馨向船尾走去。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余丘馨嘴里念着,慢慢的坐到了廖月龙的边上。

廖月龙转过头来,笑了一下。“余姑娘。”

“廖大哥,相思是什么感受?”余丘馨直接问道。

廖月龙低头,皱了皱眉,将剑指向前方。“有心无力的感觉。”

余丘馨看了看,伸手揪了一根廖月龙的头发。“很久没洗了。”

“恩,这段时间忙昏了头了,呵呵。”

“这片湖水很清澈的。”余丘馨说着。

廖月龙看了看,点了点头。

“廖月龙,别一句不说行么。”余丘馨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余姑娘……,我很……。”

“很什么?”余丘馨问着。

“很难受,难受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女子能让我迷恋到如此地步,更可笑的是,我与她见过也超不过三次,但是第一次见到就陷了进去,那种感觉我说不出来,但是闭上眼就能想起,我不希望别人说我满脑子都是女人,我知道我也有该做的事情,但是我想她,为什么不能说呢?我为什么要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感情?好像一个仇人一样,出现了就要及时的抹杀掉,我很矛盾,想忘记,但是忘不了,每到这样的孤单,我总会想到她,可是一想起她嫁给了紫天,我的心更是痛不欲生,我如何忘记,或许我是单相思吧。”廖月龙一下子说了好多。

余丘馨点了点头。“廖月龙,没事啊,其实我和你一样喜欢一个爱着别人的人,但是没有办法,我们不能盼着对方不去爱谁,因为这是所有人的自由。”

“呵呵,自由……,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想杀掉金银格力?我心里对付他们也没有底,虽然我的功力比以前高了不少,但是对方到底什么样子我根本不清楚,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失败了,死了也好,省的让我这么活受罪,到了地下,喝一口孟婆汤吧,忘掉一切该有多好。”廖月龙说着。

“你舍得么?”余丘馨问了一句。

廖月龙低头不语。

“这个时侯你听不进去别人的话,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现在这样,在别人眼里很懦弱,你的朋友都为你着急。不过我还可以告诉你,这不是什么坏处,人的痴情说明了他的善良与诚恳,相信那个女人也会明白你的心,当她清楚了,或许会回心转意。”

廖月龙摇了摇头。“你不用劝我,啊,我慢慢会习惯的,也许注定我要受此折磨,那我就认了吧。”说完,廖月龙将磐龙剑放到了船边,趴在船头上,一下将脑袋扎进了水里。

余丘馨看着,也没有说话,远处船尾的迟逸仙看了一眼,抿了下嘴。“大哥……,希望你能明白……。”

过了一会,廖月龙将头抬起来了,头发长长的散落在肩膀上,流着水。“啊!湖水还真很清澈啊。”廖月龙长叹了一口气。“南方的水就是清澈!很久没有这样痛快了!心情也舒服多了。”廖月龙说着。迟逸仙扇着扇子看了一眼,嘴角微微翘起。

“呵呵,我听说到了杭州那里,美景天下无双。”余丘馨望了望远方说。

“是啊,突然让我想到一些星月剑法的思路……。”廖月龙突然说着。

“啊……。”迟逸仙深深地吸了口气。好像放松了一样。

“哈哈,你还真是变得快啊,这是好事,你钻研吧。”余丘馨说完就回到了船篷内。

廖月龙回头笑了笑,拿着磐龙剑,深思了起来。到了晚上了,廖月龙还是静静的坐在那里。

迟逸仙走了过来。“大哥,一天了,吃点东西吧。”

突然,廖月龙将磐龙剑耍了两下,在手指尖转了一圈。

“白虹贯日第九层我已经明白了……但是却始终无法参透第十层的要领,当年我爹也就是练到了第八层,而当时,他与我娘结为夫妻,从此白虹贯日便一直无法参透,我后来发觉,只有放下一切才有可能继续深研,果然我的心还不是最净得,到了第九层已经是一种突破,这把磐龙剑虽然坚韧锋利,但是手腕还是不能灵活运动的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廖月龙看着迟逸仙说着。

“磐龙剑我猜没那么简单,它掩人耳目被人藏在阴沉木中,那么之前的磐龙剑到底是什么样子呢?而且看似这把剑的柄部有个小缺口,不是铸剑者不小心磕的吧……。我想还是有很多秘密。”迟逸仙思考着。

“是啊,既然是紫天想要的东西,那就绝非那么简单。此次去了杭州,凶多吉少,逸仙……。”廖月龙深深地目光里,透着一点的愧疚。

“逸仙跟随大哥,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迟逸仙说着。

两人对着笑了起来。夜晚的时光过得也是很快,他们的船只向杭州行驶的途中,燕罗冲还在湖底修炼着。外面的事物浑然不知。而紫天为了他自己的事情,还在四处打听着。

“堂主,醪一笔派人来报,廖月龙几人在扬州出现,醪一笔追人来报,他们已经去往杭州。”英叶在大厅内说着。

“奇怪,这几个人跑到江南干什么……,不管他了,既然发现了廖月龙,你即刻前往杭州,伺机夺回磐龙剑,就是醪一笔也不能告诉他,明白么?”紫天吩咐着。

“堂主放心,对了,罗林现在已经到了塞外,沿途路经多处山寨,打听马占阳的下落,追赶还算顺利。”

“不错,干得很好,你去吧。以他们的实力,你一个人应该可以对付。”紫天说道。

“是的,小人这就去办。”说完,英叶急忙离开。

紫天随后去到了父母的祠堂灵位前。

“父母在上,受天儿一拜,孩儿所作之事虽有杀戮,但是为了活命自保也只好如此,金人汉人都不应该得到安宁,您二老放心吧,等孩儿有朝一日,定会平了大漠,扫平天下。”紫天说完,磕了一个头。这个时侯,南宫绮推开门进来了。

“天……。”南宫绮刚一张嘴。

“混账!这里岂是你随便进来的地方!”紫天急忙站起,拉着南宫绮走了出来。

南宫绮一句也没有说,低头不语。

“什么事情,说吧。”紫天平息了下心情。

“不,没什么……。”南宫绮眉头紧锁的说着。

紫天一见,也没心情与南宫绮聊了,自己回到了大厅内打理事务了。

而在金国西京,完颜查加已经为陈雒钦备好了一百个士兵。陈雒钦在营帐内坐着,身上并没有穿着铠甲。似无打仗之意。

“陈大王,咱们现在可以出发了吧!小将粘木受小王爷安排为您的副将。”一个大汉走了进来。

陈雒钦抬头看了看,笑了一下。心里想着。“完颜查加这一步下的真妙啊,知道马占阳与我的交情,以他的为人是不可能杀我的,所以不担心我有性命之危得不到磐龙剑的秘密,借刀杀人,利用我帮他铲除障碍,还让我无法回头,掘了我的后路。而今又安排个粘木监视我。”

“陈大王……。”粘木说着。

陈雒钦看了看,点了下头,走出营帐。

“出发!”说完,陈雒钦跨上马,带领一百人,上路了。

带着人出了城,陈雒钦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红布,握在了手里。粘木在一旁不解的问道。

“大王,这是何用?”

“哼,做好你的职责,别管闲事,对了,你去传令,一旦遇到马占阳的车队,所有人听我指挥,不得擅自行动,违令者斩!”陈雒钦吩咐着。

北来陈雒钦,南追邪风堂,马占阳与李乐雅却不知此次一路的危险在慢慢的靠近他们。

一路的长途,李乐雅和沈冲学到了催心五调,因为对音律的天赋,已能成功运用。

“各位,还有三个关口,就到金国边境了,大家加快速度,这段路山谷众多,千万小心。”马占阳回头大叫着。

“沈大哥,你看叶子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呢?”李乐雅还在谈论着。

“对,这就是散叶手的原理了。叶子加上内力,刺向敌人致命的地方,就是杀人利器了,呵呵。”

李乐雅看着,谢蓉蓉也是很安静的在马背上四处张望着。

“蓉蓉,这一路北上,苦了你了。”李乐雅问道。

“恩,还好,一路上风景也不错,只是没有多少水。”谢蓉蓉回着。心里觉得一点点的问候,感觉暖和了一下。

“呵呵,是啊,这里干燥啊,你看我袋子里的叶子都快干枯了。”李乐雅说着。

“我见路边有树啊,自己顺路摘了许多,只是形状不同,都在这呢,哈哈。”谢蓉蓉笑着,掏出了一个袋子,里面装满了一路上踩到的树叶,各种形状的都有。

李乐雅大惊,拿过袋子,看了看。“哎呀,蓉蓉,你可帮了大忙了,我突然想到,倘若散叶手飞出不同的叶子,会不会也有不同的威力呢?哈哈!”李乐雅笑着说,看了谢蓉蓉,两人的目光又对在一起,一时说不出话来。

“哼,武痴……。”谢蓉蓉急忙笑着说。

沈冲在一旁听到,也是笑了笑,点点头。“这小子,果然没看错。”

廖月龙前往杭州,与金银格力一触即发,而邪风堂与陈雒钦前后夹击马占阳的车队,后果又是如何,陈雒钦面对昔日的故友,真的下的去手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