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扬州打擂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5515字
  • 2015-06-06 12:00:31

廖月龙迟逸仙和宋词还有水儿四人坐在屋内,为了凑够请花痴的八百两,几人是想破了头皮,水儿曾说像家里借一些,但是廖月龙几人也打听过,水儿的家里并不富裕,这八百两也不是小数目,而仙鹤寺的和尚更是没钱可取,初到江南又人生地不熟,这让廖月龙和迟逸仙突然感觉到刚到河南的时候的一点庆幸,因为认识了马占阳和陈雒钦,才使得生活得以安生,想想这件事要是发生在河南,相信就不会这么头疼了。

几个人被钱的问题所困扰,而马占阳一行人也为了钱而卖命。

他们的镖银押送路程已经过了一半,这段时日里,李乐雅和沈冲之间的话也越来越多,谢蓉蓉也是很安静的在一旁听着,虽然不是特别明白,但是也觉得有趣。而马占阳一路上也是和手下说说笑笑,因为马占阳的名声,让他在押镖的道上也多了些‘方便’。虽然不说一路上平平安安,但大多数还是有惊无险,人员也无伤亡。毕竟是为朝廷押镖,马占阳几乎选用了他自己认为最安全的各种方式,他知道,这个镖银丢了,不是赔钱那么简单,这是关乎性命的买卖,自己心里不愿意接,但是朝廷下来吩咐了,不照办是不行的。

“乐雅,古代六律你可知否?”沈冲一路上很喜欢和李乐雅探讨音律。

“沈大哥,这你可难不倒我,古代有六律,指古乐的十二个调,它包括黄钟、无射等六个阳律以及大吕等六个阴律,十二律不但各有特定的名称,而且还有固定的音高。怎么大哥会问这些?”李乐雅痛快的说出。

沈冲拍了拍手。“哈哈,没什么,只想随便考你一下,其实无所谓,你能用这个笛子能吹出声音,已经说明了你的实力,不瞒你说,我年岁已高,我自创的玉笛催心不能说至今无敌手,但是行走江湖还是够用,我是担心你,几片叶子和一些鸡毛蒜皮的剑法是无法保护你身边的人得。”

沈冲一句话说完,李乐雅不自觉的看了眼谢蓉蓉,而谁知道谢蓉蓉也看了下李乐雅,两人一下对上了眼神,不时惊慌失措。

“这……,沈大哥你……。”李乐雅被沈冲一番话说的有些糊涂。

沈冲想了想,直接开口说道。“快人快语,我要将玉笛催心传授于你,毕竟你现在拿着我的笛子,倘若搭配上我这套功夫,行走江湖便不用发愁了,更何况此功夫只有有缘人,我曾经还在想,倘若我遇不到知音,只怕这套功夫就要埋没于江湖。”

李乐雅问道。“何故埋没,难道大哥你没想过留给后人以供钻研?”

“哈哈哈,我从不会去写秘笈这种东西,文字而已,留下了反倒怕招惹了武林祸端,乐雅,你是个平静的人,适合这套功夫,你会问我哪里适合,我可以告诉你,那就是你的平稳,和你的心境。你可曾想过要去和宫廷乐师一较高低?”沈冲问道。

“小弟并无此打算。”李乐雅回答。

“对啊,可你不知道,你的音感要胜过乐师不知道多少,宫廷的任何东西都是小儿科,怎么经得起江湖的洗礼。你看,我又说废话,呐,从今天开始,我来给你讲玉笛催心的要领,他分为五个阶段,便是用宫商角徵羽五音分开,也可以称为催心五调……。”沈冲很热情的给李乐雅说着。

突然李乐雅打断了沈冲的话语。“沈大哥不可……。我乃华山弟子,未经师傅允许怎么可以学别的功夫?”

沈冲笑了笑。“全盛尊我与他见过一面,此人正直晓理,不是那种因为弟子多学功夫而计较得人,更何况我教你的是正派的功夫,又或者说,这只是知音相互切磋音律而念得拍子而已,有何不可?不用担心,五调而已,很简单,很快就学完。”

“这……。”李乐雅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不过他的心里还是非常想明白沈冲的五调,最后也觉得师傅不是那种计较的人,看看谢蓉蓉也毫无反对之意,就自己做主,先学了再说吧。

就这样,沈冲就劝动了李乐雅学习催心五调。

而燕巢湖底,日益修炼的燕罗冲武艺飞速的提升,自从掌握了‘阴元息心经’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冰嚣内功可以将其融合在一起,原来,冰嚣内功就是通过阴元息心经而创出的。虽然冰老道对他肯定了,但烈老道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让燕罗冲好过,每天悬崖抓鸟已成习惯不说,还要和燕罗冲拼上几招。

“罗冲!快点!”烈老道大声喊着,自己早已站在外面,手里握着一把刀等着燕罗冲。燕罗冲快步的走了出来。

“烈师傅赐教了。”说完,燕罗冲握紧合月镰,运用着全身的冰嚣内功催发内力,像烈老道奔了过去。

冰老道在一旁坐着观战,每次打完都要认真的评论一番。

只见燕罗冲气势汹涌,冲了上去,怎知这烈老道更是勇猛,一把刀虽然抵不过合月镰的威力,但是气势就彷佛狂奔的牛一样来势汹汹,烈老道一刀就生硬的砍了下去,燕罗冲举刀就是一挡,随即卸掉了烈老道的劲力,烈老道收回又挥出一刀,这一刀比刚才更快,更猛,而方向是横向挥砍,只见燕罗冲浑身运气,合月镰彷佛散发寒气一般,眼看合月镰与烈老道的刀要针锋相对,谁知突然合月镰下压,面与面贴在一起,将烈老道的刀压在了地上,冰老道稍稍注意了一下。只看烈老道用脚踩住了合月镰,右手松开了刀,双拳直出,打到了燕罗冲的双肩,合月镰也随之脱手。不过还好燕罗冲的冰嚣内功护体,还未至受伤,这当然也有烈老道手下留情的原因。

燕罗冲捂着肩部,活动了两下,烈老道弯下腰拿起了合月镰。

“唉唉唉,小子,你还是不够活,合月镰虽然是好东西,但是没了它你还活不了了么?人是活的,兵器是死的,人一时丢弃手里的兵器,不代表的放弃了胜利,更不代表着失败,能屈能伸,能收能张,能拿能放,这才是武功的真正要领。倘若这双拳换成别人,只怕你再也拿不起合月镰了,你还在乎一时的放手么?”

烈老道一番话说的燕罗冲无话可说。

“不过有一点我很高兴,就是你的招式不像从前那么鲁莽了,也许和阴元息心经有关,你的心比以前要静很多了,罗冲,通过这段时间的表现,我想你可以学畏魔三式了,何以畏魔?以何畏魔?最简单的道理,正义。虽然我和冰老头不是武林正宗的代表人物,但是我们之所以隐居就是不想看到无谓的杀戮,有些事情也是你我无法改变的,但是能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就是命运,将自己的心魔消灭吧,哈哈哈哈哈哈……。”烈老道一番话说的燕罗冲心里一阵热火一般。

是啊,自从燕罗冲到了燕巢湖之后,他的心比以前平静了不少,确切的说是比以前更加理智了。

这一日,廖月龙迟逸仙几人又像往常一样,到处凑钱,可是无论如何,几人实在想不出凑钱的办法,廖月龙与宋词在城内溜达着,迟逸仙和水儿也是在城内到处打听,有没有可以赚钱的事情做。廖月龙和宋词两人走走停停。

“宋词,我们来扬州也有段日子了,这样下去如何是好?”

“廖大哥,你别急啊,咱们不是一直在想办法么,天无绝人之路。”宋词安慰着说,她心中早已看出廖月龙的心情,眼看着仇人就要找到,但却被阻挡在金钱的门外,这个换做谁都是有心无力啊。几人行事光明,虽有一身本事却有无法做出偷摸的行为,真是寸步难行。

就在廖月龙和宋词正说着的时候,突然发现城中央的广场有许多人围着,敲锣打鼓热热闹闹,宋词好动的性格有管不住自己了。

“廖大哥!前面好热闹,咱们去看看吧。”宋词说着,又要向人群里钻。

“宋词!”廖月龙大喊一声。“你老实会,本来就没办法,还有什么心情玩啊。要去你去,我不去。”廖月龙显得有些不耐烦。

“廖大哥……。求你了,咱们就看一眼,我就看一眼就走,真的……。”宋词一下变得很老实,苦苦的求着廖月龙。

廖月龙也是个心软的人,他哪看的了女的这么委屈。没办法,只得点了点头。

“哎,真的拿你没办法。看一眼吧。”廖月龙说完便和宋词挤进了人群。

两人往里挤着,抬头看了看。

只见人群围得水泄不通,中间是一个比武的擂台,上面有两个人正在比武,在看上面写着四个奇怪的字体,但是大概能看出是比武的意思。人群热热闹闹的叫好,场上两个人打得不可开交。只见一个青年三拳两脚便摆平了那个人,还在场上大声的喊着。

“各位承让了,小弟不才又赢一局,我余嵩鄂来到扬州三天了,从大理打到这,还从未遇敌手,还有哪位肯赐教的?”那男子喊着,说着一口不是很流利的语言,很显然不是中原人。只见有一个人跳了上去。

“俺来也!”一个满脸胡须的壮汉。两人在台上互相行礼,说罢就动起手来。廖月龙看着,显得有些无趣。

“这个壮汉虽有一身力气,但是就凭刚才那男子的拳脚,打他四个都够了。”廖月龙轻声和宋词说着。

“呵呵,廖大哥,你不去试试?”宋词问道。

“我没心情。”

宋词撇撇嘴,转头拍了下边上的人。“这位大哥,请问这人是怎么回事?”

那人热情的回道。“哦,比武啊,我也是刚听说,这里有人摆擂台的,这个人号称打遍了南方,一路来到这里,每个地方摆三天擂台,这是最后一天了,他还说了,凡是参加的人,都有五十两拿。”

谁知这人说了一句五十两,马上进入了廖月龙的耳朵里,廖月龙急忙凑过来。

“这位大哥,倘若我赢了他呢?”廖月龙问道。

那个人想了想。“赢到不清楚,反正肯定会更多啊,八九百两也有可能啊。”

“这个家伙什么来历,这么阔绰?”

“那我就不知道了。”

“哦,谢谢你。”廖月龙问完,心中沉默了一下。宋词歪了歪头,看了眼廖月龙,又笑了一声。

“廖大哥,有办法了……,嘻嘻。”宋词笑了笑。廖月龙也是看着宋词,笑了一下。

这个时侯,那男子又将对手踢下了台,双手抱拳,再次大喊。

“难道这扬州也……。”话音未落,只见廖月龙一个跟斗就翻了上去。身形矫健,显然修习过不一大师的轻功,身法比从前轻盈了不少。

“在下廖月龙,愿领教高招!”廖月龙抱拳说道,随即身体重心下压,摆出一副架势。随即抽出了背后的磐龙剑。磐龙剑一出,只觉一股力量由体内迸发而出,气势逼人。

余嵩鄂稍稍楞了一下。“请!”余嵩鄂说完,走到边上,拿起了一根棍子。

下面人群一见两人用上了兵器,更是热闹的喊起来。

宋词也是笑呵呵的看着。

两人对峙了一下,廖月龙一剑便划了过去,余嵩鄂急忙闪躲,在地上打了个滚,急忙将棍子横起。

“这家伙的剑非同一般啊,似是个剑客,但看年纪应该也差不多。”余嵩鄂自己心里嘀咕着。

这时候,廖月龙又是一剑,剑在廖月龙的手中运行自如,余嵩鄂用棍子抵挡显得有些吃力,但是余嵩鄂的棍子每次都刚好挡在磐龙剑的面上,将剑的来势转移。廖月龙当然也明白,但是急于求胜的心情,让廖月龙催促着自己将白虹贯日的内力用到了第七层,剑气所经都被划开一个痕迹。

宋词在场下看到此情形,急忙大喊。“廖大哥!这是比武,你别伤了人家。”

廖月龙一听,才发觉自己却是有点着急,急忙收掉杀着,一板一眼的与余嵩鄂打斗。

人群众多,嘴多眼杂的很,这中央比武的事情,凡是经过的都会知道,不免被紫天派到江南的醪一笔经过而发现。

“哈哈,原来在这里。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你,快去禀报堂主,说廖月龙在扬州,快去。”醪一笔吩咐着手下,将消息告诉给了紫天。

而此时的迟逸仙和水儿也经过了这里,看到了人群。

“迟大哥,这里很热闹。”水儿问道。

“恩,水儿姑娘,我们看看吧,说不定有什么新发现。”迟逸仙说着。

水儿点头,两人也挤进人群,抬头看去。两人大吃一惊。

“大哥!?”迟逸仙一看廖月龙,不由得喊道。谁知这声音宋词一听就察觉了出来,边上一看就是迟逸仙。

“迟哥!”宋词喊着。急忙挤到了迟逸仙边上。“廖大哥说比武,赢了能有很多银两。”

迟逸仙听了后看了看,又抬头看了下比武的大牌子。水儿也随着迟逸仙的目光看去,只见四个不像汉字的字体。

水儿问道。“迟大哥?这字体好奇怪啊,是西域文?”

只见迟逸仙急忙往前挤了挤刚要大喊廖月龙,但此时台上的廖月龙,剑剑逼迫,剑峰刺出,余嵩鄂虽然避过,但还是被廖月龙的柄部打中了穴位,终于,余嵩鄂体力不支,摔倒在地。显然胜负已分。

宋词鼓掌说着。“廖大哥赢了!太好了。迟哥,你看啊。”

迟逸仙一听,脸色凝重。“这下糟了……。”

水儿和宋词很是不解。

“宋词,你可知这比武比的是什么?”迟逸仙问道。

“比武啊,我知道啊,赢了就有银两啊,怎么了?”

迟逸仙摇头。“宋词啊,枉你也饱读诗书,不看清楚就上去和人家比武,这是大理的白文,明明四个大字‘比武招亲’,你怎能如此马虎!大哥居然还将磐龙剑拔出来,这不是太过招摇了?你什么时候能让我放心!”迟逸仙狠狠的说了宋词一顿。

水儿和宋词一听是比武招亲都惊慌失措。宋词眼里一下就流出了泪滴。水儿一看,急忙安慰。

“迟大哥,别说宋词了,她也是好心,没注意而已。咱们快和廖大哥说一声吧。”水儿说道。

“晚了……。”迟逸仙看着,廖月龙已经将余嵩鄂扶起。

余嵩鄂走到台前。“各位!今日在下输给了廖少侠,也算了结了我的一番心事,各位散了吧,擂台结束了。”余嵩鄂一语,众人也都相继离开了。廖月龙还很是高兴,转头看了看宋词,发现迟逸仙等人也在,招了招手。

迟逸仙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快步走了过去。还未等迟逸仙开口,余嵩鄂急忙招呼。

“廖少侠,武艺非凡,不妨今日就与我回去见下舍妹。”余嵩鄂招呼着。

“呵呵,余大哥客气了,这个不必了,您费心,我也就是为了赏钱才来的啊。”谁知廖月龙这一句,余嵩鄂立马变得疑惑。

“廖少侠别开玩笑,别说赏钱了,要多少都行,但是这妻子可是没了就真没了啊。”余嵩鄂说着。

廖月龙听的还没纳过闷来。“怎么?余大哥这是什么意思?”

边上的迟逸仙实在听不下去了。“大哥,我告诉你,你参加的这个比武,是余大哥用来招亲的……。”

“什么!”廖月龙一听,急忙大喊了一声,吓了水儿一跳。余嵩鄂也是不解的看着。“我……,我没看到啊……,哪有说是比武招亲了?”廖月龙真的是有话说不出的感觉,只是迟逸仙是个不爱开玩笑的人,他的话一说,那就是真实的一样。

余嵩鄂的表情变得严肃。“廖少侠,这个事可不是开玩笑,我余家在大理也是大户,只因家中变故,便离开了大理,一路北上,我每处摆擂三天,一路无敌手才打到了扬州,只为给我的妹妹找个智勇双全的丈夫,以尽我兄长的责任,而今你说出如此的话来,让我怎么和舍妹交代,大丈夫出言信为先,连我边陲小国都懂的道理,你们中原人怎么如此说罢就罢!”余嵩鄂一番话说的廖月龙真的无可奈何。

迟逸仙见事情如此突然,只得急忙劝阻。“余大哥,三日之后我们登门去拜访,一定去,我用我迟逸仙的名誉担保,说完,将自己的扇子放在了余嵩鄂的手里,拉着廖月龙回到了仙鹤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