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扬州偶遇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3947字
  • 2015-06-04 19:55:37

燕罗冲在燕巢湖底转眼间已经过了半载,他每日苦练武功,武艺大大提高,伤势也无大碍,两位师傅还是一如既往的训练着他。

冰老道静静的走出来。罗冲,现在能抓到几条鱼了?“

“冰师傅,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我游多深,就是看不到鱼的影子。”燕罗冲一脸迷惑。

“下去再抓,这次能游多深游多深。”说完,冰老道转身坐在边上。

燕罗冲还是以往那样吸气,说来他也有了自己的呼吸方式,长期的呼吸让他在水中的停留时间变得越来越长,这一次他拼力的往水底游,他睁大着双眼,四处观望,恨不得马上就抓到鱼,燕罗冲越游越深,他将体内的寒冰壁运含全身,继续游着,说来也怪,这湖越游越窄,没多会,燕罗冲就游到了湖底,只是他看了半天,却一条鱼也没看到,然而他却感觉到水中有一股很浓的藻味,他顺着味道往那边看去,一片绿绿的水藻覆盖了一个石碑样的东西,他游了过去,用手将水藻拨开,只见上面写道:“阴寒屏气,呼吸自在,集丹田气收全身上下,吐纳自如,形如蛟龙,翻江倒海无量阔之腹。”燕罗冲顺着往下看,最后总决,“阴元息心经”。这下可把燕罗冲给看糊涂了,鱼没找到,却发现了这么一套口诀,看似也明白该是一套武功秘籍,他见事情稀奇,急忙上浮出去,游到水面告知冰老道。

“冰师傅,这水底……水底有石碑……。”燕罗冲大喘着说道。

“恩,上面写的什么?”冰老道问着。

“徒儿没有记住,只知道叫‘阴元息心经’。”燕罗冲说道。

“阴寒屏气,呼吸自在,集丹田气收全身上下,吐纳自如,形如蛟龙,翻江倒海无量阔之腹。”冰老道一字不差的将口诀背了下来,燕罗冲很是惊讶,从他的脸上只留下了迷惑。

“冰师傅……。这……。”燕罗冲有些说不出话来。

“从今日起,你不用再抓鱼了,阴元息心经的口诀你要记好,这是一套呼吸吐纳的内功心法,有助于你内力的增强,这么久你到湖底抓鱼那只是一种方式,哪里有鱼?为师目的就是练你的呼吸吐纳的基本功,既然你能游到湖底,并且发现了这套口诀,说明你已经可以掌握阴元息心经更深一层的内容,勤加修炼,照你的资质,再过不了多久,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冰老道说的燕罗冲呆呆的看着,他没想到冰师傅居然是这样的一种训练方法,让他心中有些被捉弄的感觉,但内心还是非常崇拜。

说来廖月龙等人也已经到了扬州,不一大师因为是个逍遥之人,一下船便和他们分别,迟逸仙和宋词倒没觉得怎样,倒是廖月龙内心却很是不舍,毕竟相处些时日,与不一大师谈话间早已建立了友谊,更何况教授他一门轻功,这是任何人都感激不尽的事情。

廖月龙三人来到扬州城门下,不知道为什么,廖月龙此时的心情有些激动,因为在他的计划中,家传的武学终于有拿回来的那一天,这样的仇恨他会很快的解决,他四处打听金银格力的下落,内心的怒火似乎已经慢慢燃烧了起来。

“金银格力!”廖月龙站在门下说着。迟逸仙也被廖月龙这句给吓到了一样,宋词也看了看迟逸仙。无法猜测廖月龙的内心有多少仇恨。

然而到了这样的地方,难免会被扬州城的风景给吸引住,两旁的迎客柳随风摇摆着,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街边的小玩意也是多的看不过来。

他们一进城门口,被边上一个钓鱼的人给吸引了,只见他头戴着破破的蓑冒,手持一根没有线的鱼竿静静的坐在那里。廖月龙几人走了过去。

“这位大哥,请问您是否见过两个异族人?”廖月龙问道。

“头长七,宽四,鼻口三,眼六……。”只见这人嘴里糊里糊涂的嘟哝着什么。

“这位大哥?您这说的是什么?”廖月龙问道。

“这似乎是五官的定位。”迟逸仙在旁边琢磨着。

“小兄弟听得懂我的术语?”那位钓鱼的人终于开口了。

“哦,不,我只是猜测而已,不曾知道。”迟逸仙急忙很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扬州城是南下的必经之门,所有人我都记得,你要找人的话就去找我大哥,没我大哥的话,我是不会说的。”钓鱼人怪里怪气的说着。

“啊,您见过?那您的大哥是谁?”廖月龙急忙说道。

“我的大哥?只能他来找我,我找不到他的,等着下一笔买卖吧……。”钓鱼人奇怪的回答,刚说完,他用竹竿一下就挑起了条鱼,鱼竿轻轻的贴在了鱼的身上一般,保持着平衡,竟然不会掉下来,那钓鱼人将鱼放到了鱼篓里,谁知这鱼篓放在水面上,下面没有底子,放进去的鱼又游回到水里去了。

“一百三十七条……。”钓鱼人嘴里默念着。

廖月龙几人看着目瞪口呆,心中暗自明白此人绝非一般,他说的话定是属实,为了找到金银格力,他们也只好相信这唯一的办法了。

廖月龙三人四处打听这门口钓鱼人的下落,却都不知其详细情况,他们知道,若想查出一些事情,没有当地人的帮助真的很难行事。他们在扬州城租了客栈,白天去打听消息,晚上回来计划第二天的事情。找了四五天都毫无消息。几个人在房里呆呆的坐着。

“大哥,咱们找了这么多天,一直没有消息,这该如何是好?”迟逸仙问道,看了眼廖月龙。

“金银格力两人既是金人,相貌另类,必会被人注意,除非……。”廖月龙思考着。

“难道大哥是说……。”迟逸仙似乎和廖月龙想到了一起。

“没错,他们易容。”廖月龙说着,抬头叹了口气。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岂不是大海捞针一般,无法找到了。”迟逸仙说完也低下头。

三人谁也没有说话,都很是困惑。

“逸仙,宋词,你俩人明天都休息一下吧,我自己去找,你们这一路也怪累的。”

迟逸仙听到急忙摇头。“不不,大哥怎么这么说,咱们一起找。”

“听我的吧,咱们一去就是三个人,太明显,而且找人这种事情去多了人也不方便,咱们轮流找,就让我去吧。”廖月龙执意要求,迟逸仙和宋词也没有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廖月龙就出门,他还是像以往那样四处打听,走到了扬州城的渡口处,这里一片繁荣景象,南方以打渔为生,大小船只停留在渡口有无数支,他沿边上溜达着,见人就问城门钓鱼人的事情,还是无人知晓。他看着看着,急忙拉住一个男子。

“请问这位小兄弟,你可知城门口湖边坐着的那位钓鱼人是谁?”廖月龙问道。

“什么钓鱼的?我怎么知道?”说完那位男子转身走了。

廖月龙一脸失落,他没有办法,只得继续打听。眼看已经正午了,半点消息也没有,他来到了一座寺院,抬头看去三个大字“仙鹤寺”。他突然一想,也许这里的主持会有所闻也不一定吧,他兴冲冲的走了进去,这里烧香的人也不少,人来人往,廖月龙也顺便为自己和他的朋友们上了柱香。然后就问道旁边的一个小和尚。

“小师傅,可否像您家方丈打听些事情?”廖月龙礼貌的问着。

“施主稍等,小僧这就去请。”说完,小和尚走到里面去了,没过多会,小和尚出来示意廖月龙进里面说话,廖月龙走了进去,他跟随者小和尚来到了后面的院内,刚一走进,看到方丈还在与一个和尚还有一个女子说着什么。

“师傅,这位施主来了。”小和尚说完就走了。

廖月龙见状,急忙拜礼。“方丈你好……啊?”廖月龙正说着,突然吃了一惊。

方丈也很纳闷。“这位施主出什么事了?何故如此惊慌?”

廖月龙还未来得及回答,边上那个小僧先开口了。

“月龙小施主!你怎么来到扬州了啊?!”

“哈哈,是虚空啊!上次丐帮咱们见过!”廖月龙喊道。

“是啊,没想到在这里还看到你。”虚空惊喜地说着。

“你怎么来到仙鹤寺了?不在少林呢?”廖月龙问道。

“不,我是帮少林传递一些书信,玄际方丈留我多呆了几日,正要和方丈辞行呢,你怎么来扬州了?”

廖月龙把到了扬州的事情和虚空说了一遍,虚空点了点头。

“月龙,你别担心,会找到的,只可惜我要回少林了,不能久留。”虚空很无奈的说着。

“没事,你别因为我耽误了,你快回吧。”

“哎,只可惜,那……方丈,这位小兄弟也是那次丐帮……。”虚空话还没说完。

“阿弥陀佛,廖少侠在华山,丐帮大会都参与过,老衲早有耳闻,没想到江湖的年轻人这么有冲劲儿。”玄际夸奖道。

“方丈过讲了,晚辈只不过是跟着看看热闹,何来参与。”廖月龙回道。

“虚空,你回吧,廖少侠既然来到扬州,我会安排他的。”玄际说道。

“那我就回去了,告辞了各位。”说完,虚空转身快步的离开了。

廖月龙还想问一些事情,突然发觉边上一直站着个女子,看了几眼,以为自己抢了她与方丈的谈话。

“这位姑娘,对不起啊,你先和方丈说吧,我过会再问。”廖月龙客气的说着。

“呵呵,公子别在意,我是扬州人,来这里烧香顺便与方丈探讨已经不是一次了,看你有急事的样子,还是你先来吧。”那位女子说着,示意了一下。

“多谢了,方丈,事情是这样,扬州城外湖边有个钓鱼的人,他是谁啊?我要找两个金人,钓鱼的人说他见过,可是他的大哥不在,不告诉我,我要先找他大哥,可是我连名字都不知道啊。……。”廖月龙将事情一一说出来。

“阿弥陀佛,少侠所遇之事甚少,老衲也不太知晓。”玄际说着。

“我知道!”那位女子说道。

廖月龙一听转头问道。“姑娘知道?”

“对,没错,你们要问什么事,只要是这江南的人,他指定都知道。”

“不知道姑娘所说为何许人也?”廖月龙问道。

“江南怪人。就在扬州西郊的庄外,他号称江南事无所不知。”女子说道。

“太好了,多谢这位姑娘啊。我这就去找!”廖月龙激动的说着。

“且慢,你现在去了只是白跑一趟,你有所不知,江南怪人喜好尝尽天下美食,求他办事即使不给钱,也要给他一道没吃过的菜肴,你觉得现在有好点子么?”女子继续说着。

“这……。”廖月龙一下又不知道该如何了。

“廖少侠,不如先暂住寺内吧,你在外面也不方便,这里你可以慢慢的找。”玄际说着。

“只是我还有两位朋友,其中还有一位女子,不知方丈您可否……。”廖月龙问着。

“阿弥陀佛,助人无男女之分,廖少侠叫他们来便是。”玄际说着。

“多谢方丈,啊……,这位姑娘……。”廖月龙又叫住那个姑娘。

“少侠何事?”

“敢问姑娘芳名,小弟廖月龙感激不尽。”廖月龙恭敬的问着。

“哦,我啊,叫我水儿吧,我没有少侠大,别小弟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你若需要我帮忙就说吧,毕竟方丈寺务繁忙,不可能帮你们来回找,我就代劳方丈,和你们跑一趟吧。”水儿亲切的说着。

“那就多谢了!”廖月龙很是激动,随后,他将迟逸仙和宋词都带到了仙鹤寺内安住了,就这样,几人在江南才算是稳定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