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云游四方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5635字
  • 2015-06-04 11:00:14

一日清晨,南宫绮坐在院内休息,看到了路过的陈雒钦。

“陈公子请留步!”南宫绮一下叫住了他。

陈雒钦愣了下,转过头来停下了脚步。“怎么?紫夫人是在叫我?”

“是……,您别这么客气,我叫南宫绮,我就是想问你……。”南宫绮略显犹豫但还是开口。

“好,你有什么事么?”陈雒钦很有礼数的回道。

“陈公子,你为什么要答应和紫天的合作?”南宫绮问道。

“怎么了?”陈雒钦说着。

“不,您别多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你是廖月龙的朋友吧,紫天想要磐龙剑为什么会找你,你肯定认识他。”南宫绮说着。

“你……。”陈雒钦被南宫绮一语说的有点愧疚的感觉,刚要低下头却有硬硬的挺直了胸脯。“是啊,你怎么会认识廖月龙?”陈雒钦问着。

“呵呵,陈公子既然是他的朋友,应该也会为朋友着想。”南宫绮说着。

陈雒钦冷笑了下转身就离开了,刚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回过头。“南宫绮……,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就像从河里跳出来的鱼,它终究还会回到水里,因为那是他赖以生存的地方,人是什么样子也都是暂时的,就像一个王朝不可能永远的存在,当然也有可能复兴。”说完,陈雒钦转头快步的离开了。南宫绮静静的看着,也没有说什么,眉头略微的紧锁着。

邪风堂内,紫天依然静静的坐在那里。

“英叶!”紫天喊了一声。

话说这个英叶对紫天忠心耿耿,从不离身,英叶听到急忙上前拜见。

“堂主,有何吩咐?”英叶恭敬的跪在地上。

“起来……。”紫天伸手示意让英叶上前来。英叶轻轻的靠了过来。

只见紫天非常谨慎的低声说道,“英叶,陈雒钦的身份你也明白,从今天起派人看住他,去过的地方都要有人跟好,还有,你去他家仔细搜查一下有什么特殊的东西,若有发现急忙通知我,这件事不可告知别人,啊对了,告诉醪一笔,让他带人即刻去往江南,把廖月龙给我找出来,多带几个人吧,我怕他应付不来,然后叫罗林北上寻找马占阳镖车的路线,我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是,不过……。”英叶犹豫了一下,低头说道。

“说。”

“听说马占阳他们押送的是朝廷的镖银,与朝廷作对只怕……。”英叶顾虑着说。

“哼,送给金国的东西我要先检查一遍,怎能这么放心的就送去,出了事有我呢,你就照办吧。我要的是马占阳的命,灭的是河南镖局的威风,朝廷还想与金国勾搭什么?八成是宋朝那些狗官的安抚政策,没用的废物。”紫天无奈的说了几句,脸上有露出得意的笑容。

就在两人谈话之时,陈雒钦突然走了过来。两人急忙停止了谈话。

“怎么,陈兄弟?有事?”紫天说道。

“紫堂主,有些事情我想我应该告诉你。”陈雒钦说着。

紫天挥了下手,英叶转身出了大堂。陈雒钦随即坐在一旁。

“紫堂主,有些话我说了,你可别介意。”陈雒钦面带微笑的说。

“当然不会。”

“我在担心邪风堂内有人会坏了咱们的大事。”

“不知陈兄是指何人?”紫天说道。

“令夫人!”陈雒钦快言快语的说,紫天一听,眉头马上紧锁,面色凝重。

“陈兄何出此言!”

陈雒钦便将刚才庭院路过的谈话告知了紫天。紫天低头想了想。

“陈兄弟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没什么事就请回吧。”紫天说着。

陈雒钦一看紫天如此生气也没有继续说,转身离开,还不时的想着。“谁也无法阻挡我的复兴大业,谁也不能!”

紫天听到陈雒钦的一番话,直接就去找了南宫绮。他用力推开门。

“绮儿,你还没有忘么?”紫天进门就说。南宫绮回过头,猜想到定是陈雒钦告知了紫天。南宫绮不断地摇头。

心里想到。“廖月龙竟然交到这样的朋友。”

“绮儿,我平日怎么对你的,你怎么反倒帮着外人?”紫天问着。

“不,我没有帮他,我是想帮你!我不希望你在这种战争中牺牲,我想和你过安逸的日子。”南宫绮说道。

“我跟你说过,事情处理完我会和你好好生活的。”紫天一脸不耐烦随后又渐渐将脸挤出笑容。

“你说过很多遍了,但是你的事情永远也完不了。”南宫绮说着。

“绮儿……你知道我是在乎你的。”紫天轻轻的拥抱着南宫绮。

南宫绮也没有说什么,低头不语。

“相信我,这件事我处理完,咱们就去个没有战乱的地方。”紫天继续劝说着。

“可是……廖月龙他……。”南宫绮说着。

“够了!”紫天一下将南宫绮推开。“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好言相劝你还不依不饶,你别忘了,要不是我收留你,你早就被人卖去青楼了,我尊重你,而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阻碍我,上次放走他们你知道给我留下多大的麻烦,你现在还说这些!哼!”紫天说完,挥起袖子离开了。

南宫绮眼睛冷冷的看着,眼泪在眼眶中翻滚了几圈随后流了下来,内心充满着委屈,但是她到底爱的是谁呢?

“啊!”廖月龙从梦中惊醒,迟逸仙和宋词急忙赶过来。

“大哥,怎么了?做恶梦了?”迟逸仙问道。

“恩。”廖月龙坐起来,表情惆怅。

迟逸仙低头想了想。“哎,大哥……,自从河南大会之后,你好像变了一个人,我不太明白。”说完,迟逸仙又将扇子打开,深情的目光从上至下的看了一遍,又将扇子收起。廖月龙也只是静静的坐着。

不一大师伸手把宋词拉了过来。“那小子天天想的都什么啊?”不一大师一脸的沮丧。

宋词面色也很失落,回过头来。“廖大哥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他只是受到了一些打击,暂时无法痊愈,我们都可以理解,你以为我们叫他大哥只是因为年长么,他有我们无法超越的地方,你根本不会理解啊。”宋词说的不一大师显得有些好奇。

宋词说完也走到廖月龙边上安慰着。

“你们不用为我担心,我没事,你们快休息吧。”廖月龙说道。

“大哥……。”迟逸仙欲言又止,只得躺下,宋词一见也没有说什么回到船篷里去了。唯独不一大师和廖月龙两人坐在船头盘坐在那里。

廖月龙抬头望着月亮,船夫还在撑着船,阵阵的凉风吹动着廖月龙的长发,从他的眼睛里可以感觉到,他的内心被许多事情困扰着。

“咳……,小子。”不一大师开口了。

“大师?”廖月龙转头看着。

“你在想什么?”不一大师问道。

“我想的太多了,你想听么?”廖月龙说着。

“不介意的话可以聊一聊。”

“我想我爹娘,我想叔父,想家乡,更不知道乐雅和马大哥在北上的路中遇到什么事情没有……还有。”话音刚到这里一下被不一大师打断。

“哎,你还真是重情啊。哈。”不一大师说着。

廖月龙低下头又抬起来。“不一大师,我初入江湖,现在虽然会一身武艺,但是没有朋友的帮助,我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我此次南下的目的虽然明确但是不一定能够成功,我有时候真的很无助,我知道大师您走南闯北,见过无数世面,我能否请教您,如何变得更强?我说这些,大师您别笑话。”

“可以理解你的心情,我以前也有你这样的经历。”不一大师说道。心里却被廖月龙的一番话说的有些感触。

“什么大师也?”

“不错啊,年轻时我也像你一样,希望自己很强,但是这些东西可遇不可求,而且武功这类的事情,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学的,要看资质,天赋,还有勤劳。”

“大师的话我明白,说实在的,有时候我也很困惑,真希望能和大师您探讨武学方面的疑难。”

“不不不。”不一大师说道。

“怎么?这也不可以?”廖月龙疑问道。

“是我说武学,你不用说,因为你和我不可能相提并论啊。”不一大师怪里怪气的说着。

“呵呵,大师说的是。不过我想问您啊。我的剑法如何才能够再提高?”廖月龙问道。

“哈,小子,变强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看你应该算是半个练剑的材料,你这是哪的剑法?”不一大师笑着说。

“星……廖家剑法。”廖月龙刚要说星月剑法,突然想到老吴的叮嘱,就没有提到。

“你家传的剑法竟然如此精辟,可惜,你的脚下功夫差点意思啊。”不一大师说道。

“是啊,我爹说过我适合练剑法,但是身法相比要差一些。”

“呵呵,一个好的剑客,一是剑法二就是身法,你的剑再快,却比不过别人得身法也是白费。倘若你能将身法与剑法融合,必会更有一番成就啊。”不一大师提点道。

“晚辈愚钝,不知大师有何办法能让我弥补缺陷?”廖月龙求道。

“这个嘛……。”不一大师一下犹豫了。

“怎么大师不方便指点?”廖月龙说道。

“不不不,只是我……。”不一大师磕磕巴巴的说。

“就算我求您,不瞒大师您说,我从离开家到现在为止……。”廖月龙将他踏入江湖所遇的事情都一一说给不一大师听,不一大师也是不断点头,似乎认为他一路走来的不易。

“不!……哎……,算了!教你就教你!我发现你真的很像我啊,只可惜我有一点比不了你,就是你有一群可以出生入死的兄弟,再看我,哎,不说这些,说功夫吧,其实也没什么啊,不过我就知道口诀哦,我可不给你演示!我就说一遍!记不住别怪我。”不一大师急忙说道。

“恩,晚辈洗耳恭听。”

不一大师静静的坐了会,抬头念叨着。“‘云之风,散之空,游之水,无拘束’。这几句是我自创武学‘云游四方’的轻功口诀,讲求运用风向而将自身变得轻盈,呼吸吐纳的气息从而改变躲闪腾挪的招式,对方打你,定会产生一定的风力,要想比别人更快就要超过他的劲力,不过这只是轻功基本运用,而我的方式是要逆境而行,将力集于一点,看准时机,哪怕顶住敌方猛攻也不能退缩半步,以进制进,将吐出的气力一并吸入增加自身气力全力反击,所谓云游四方,就是要直来直去,幅度要大,身体要张,四肢极力伸展开,怎么样?很深奥啊,要想熟练运用你可要多加练习,小子,往后掌握的如何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哦,还有啊,距离越近对方越难用力,在敌人还未形成全速之前便可轻易躲开,以退为守?那是俗人的套路,哈哈。”不一大师说着传授了廖月龙一套轻功。

“谢谢大师不吝赐教,晚辈感激不尽!”说完,廖月龙跪下拜谢。

“不用谢,就当是我还你们的船钱。”

“不过……。”廖月龙突然又感到疑虑。

“你想问为什么不教给你这两位朋友是么?”不一大师说道。

“正是……。”

“他们不适宜我的武学,就这么简单,小女娃是没法练的,而那个书呆子一身雅气,也不适合这套轻功,我这套讲究直来直去,书呆子内心有些忧虑,不合适,不合适。”不一大师解释着说。

“大师看人真是火眼金睛。”廖月龙夸奖道。

“火眼金睛?别拍马屁了,要不是看你和我年轻时有几分相似,鬼才上你的当啊,好啦,我眼睛快睁不开了,你晚上看好行李,我要进去睡觉了。哦对了,你想变强这也不难,你到了江南,就去杭州,西湖晓楼楼主冷书晓藏书无数,让他赐教你一招半式,绝不成问题,只可惜,要他办事,就要费一番功夫,你可别想着要硬来,那天地人三才库没有他的钦点,谁也打不开,哎,到时候就看你的造化了。”说完,不一大师站起来走进了篷子内。

廖月龙面带微笑,坐在船头,嘴里还在念着不一大师传授的口诀,就这样琢磨了一整夜的武学……。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马占阳的车队已经走了十日,这一路上大大小小的贼寇不断,不过多亏了马占阳雇来的几位高人,才使得车队毫无损伤。说道上次沈冲救了谢蓉蓉那时候起,李乐雅和他便是聊的不亦乐乎,两人吹奏间不乏风趣,实属性格相仿,虽然年差三十岁,两人还是称兄道弟,毫无避讳。

“蓉蓉,咱们走了这么多天了,你累不累?”李乐雅抬头问着谢蓉蓉。

“不累,没事的。”

“恩,喝点水吧。”李乐雅虽然平时爱说爱笑,一到了谢蓉蓉这里许多话就说不出来一般,看着谢蓉蓉这样辛苦的跟随自己北上金国,心里不免多了几分感动。

“啊,乐雅,你的笛子掉了。”谢蓉蓉突然说道。

李乐雅急忙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腰间,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眼睛半睁的看着谢蓉蓉,谢蓉蓉抿着嘴,想笑不笑的样子看着天上,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只见李乐雅大喊,“啊,我的笛子真没了!?”急忙四处寻摸,谢蓉蓉一听急忙低头。

“什么?我开玩笑的,怎么真丢了啊!”谢蓉蓉刚要找,只见李乐雅一脸坏笑。

这时候谢蓉蓉才纳过闷来,两人互相看了看,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沈冲走了过来。

“乐雅,你那个笛子看上去很漂亮。”沈冲问道。

“是啊,这是一位朋友送我的。”李乐雅说道。

“可否让我看一眼?”沈冲客气的说着。

李乐雅将笛子交到沈冲的手里,沈冲仔细的看了看。

“这是谁给你的?”沈冲问道。

“一个戏班子,他们没有人能吹出声音,便送给我了。怎么了?”李乐雅说着。

“这是‘催心玉笛’。”沈冲竟然一下说出了这把笛子的名字,李乐雅和谢蓉蓉两人都大吃一惊。

“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个笛子的名字?”李乐雅很是吃惊的说。

“哈哈,这个笛子是我做的,哈哈哈。没想到今日在你这里看到啊。”沈冲一语更是让李乐雅摸不着头脑。

“三十年前,我的师傅教了我一招‘玉笛催心’,为了配合这套功夫,我便自己做了一把和这套功夫相通的笛子,取名叫做‘催心玉笛’。后来由于种种原因,笛子不知去向,一开始我就注意到你腰间的笛子,只是不敢保证,但是现在我敢肯定了,这个笛子的孔比寻常笛子要小,这是配合收放功力而特制的,乐雅,这个笛子能够到你的手里,可见天意啊。”沈冲说着。

“那怎么行,既然笛子找到了他的主人,就要归还。”李乐雅急忙说着。

“不可,这是天意,更何况你我相识一场,难觅知音,这把笛子也算我赠予你,你可不能归还啊。”李乐雅见沈冲盛情难却,也只好又将笛子收起。

“乐雅,这把笛子你可知如何应用?”沈冲问道。

“我一直以为它就是一把乐器而已。”

“哈哈,世间万物皆可成兵,你的树叶不是现在也能伤敌么?这把笛子吹出的音若能夹杂着内功,会让人震耳欲聋,痛不欲生,但是……这只是最基本的功夫,玉笛的真正力量,在于它可将音律形似。”李乐雅还是不解。

沈冲笑了笑,我慢慢的告诉你。

就在两人谈话间,马占阳大声的喊道。

“前面有个山寨,似贼寇众多,待我上前一趟,你们提高警惕。”马占阳说着,骑着马走了过去。

“这天下大乱啊,贼寇当道,居然将山寨立于要道之上,成何体统。”李乐雅愤怒的说着,将手里的剑用力的握了握。

远处只见马占阳在山寨门口交谈着,山寨里走出一个人,似乎是寨主,没过多会,寨主行礼,将门打开准备放行。

马占阳走回来,招呼着车队继续前进。一队人缓慢的进入了山寨,只见四周高山林立,寨子里的人也是数百,寨主很是热情。李乐雅四周紧张的看着,沈冲又走回到队尾断后。

李乐雅跑到前面。“马大哥,恐怕有埋伏。”

马占阳听到,急忙低声说。“别担心,我给了他们五百两,让他们放行,这群人虽是贼寇,但是也有道义可言。”

“呵呵,这贼的信誉可比官府还要好啊。”李乐雅一语,马占阳微微笑了笑。

“马镖头还是这么四通八达啊。”路上的保镖说着。

“那是,马镖头护镖几十年,道上人也认识差不多啊。”两个人互相嘀咕着。

车队平稳的过了山寨,继续行进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