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南下河途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4566字
  • 2015-06-02 22:30:47

金国西京内殿,完颜查加跪在阿骨打的面前。

“父王,孩儿有一事相求。”完颜查加恭敬地说着。

“咳咳,查加,有什么事情么?”阿骨打躺在床上,身体已经患病不起。

“孩儿要发兵南下攻宋,请父王恩准。”完颜查加说完,低下头等着阿骨打的回应。谁知道阿骨打听到后大怒。

“混账!我与大宋已经结盟,这个规矩还轮不到你来破坏,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天天都在宋朝计划着侵略的阴谋,你手底下那群人也不是什么可造之材,查加,我的孩儿,你手底下已经千军万马,我要的是你保家卫国,而不是出征侵略,如果你在这样,别怪我罢免你的兵权。”阿骨打说着,转过脸去了。

“是……,孩儿明白,但是……”完颜查加还是要说什么。

“住口!……我累了,你退下吧。”阿骨打说着,挥手示意让完颜查加退下了。

只见完颜查加一脸的不悦,转身离开了。

帐外四个身着僧人模样跟在了完颜查加的后面,一起离开。

说道这里,不得不提,完颜查加的身边人才济济,但是因为阿骨打对完颜查加的攻宋印象不好,才不肯重用他们,孰不知完颜查加善于挖掘人才,金银格力兄弟不说,宋朝细作也是数不胜数,紫天也算其中一份子,再加上身边的“神算军师”董回,四大圣佛刀棍禅环,而形成的一股后续力量,在金国众位皇子之中,完颜查加的野心是最大的,而能与他相提并论的便是他的长兄完颜晟,完颜晟足智多谋,中规中矩的为金国尽力效忠,慢慢的便形成了两股势力。当然有阿骨打的存在,矛盾相对要小很多,但是眼看阿骨打病患不起,两位皇子的心里难免都会准备着什么。

紫天这边为了找到磐龙剑,带人快马来到了河南镖局的门前,只见河南镖局大多数人都不在了,他二话没说,将河南镖局血洗成河,随即一把火烧掉了,而从里面冲出来一个身影,紫天定睛看去。

“怎么还有活口!杀!”紫天一声令下,英叶向那人一指刺去,突然,那人大声喊道。

“我知道马占阳的下落!”英叶急忙停手,紫天也示意将那人带来。

那人一脸的恐惧,嘴里哆嗦的不行。

“说,河南镖局的人都上哪了?”紫天问道。

“他们北上往西京去了。”那人答道。

“去西京做什么?”紫天继续问着。

“是朝廷的镖银,要我们帮忙送往金国,已经走了几天了。”

“那磐龙剑呢?镖局的人都离开了?”紫天说着。

“回大人,磐龙剑那几个人我真不知道去哪了,但是这河南城中有一人与我们镖头甚好,也与那几位少侠深交,您可以找他。”

“哦?是何人?”紫天摸着下巴仔细的听着。

“陈……雒……钦。”那个下人将地址告知了紫天。

“很好,看来刚才不杀你还有点用处,咱们去找那个人问问。走。”紫天说完,转身离开。

“谢谢大人不杀……”那个下人跪地谢到还没有说完。英叶从后面已经点中他的死穴,一命呜呼。

“斩草除根……”紫天嘴里说着。

人的生命在紫天的眼中犹如一粒沙,如此的脆弱,出卖了别人就等于出卖了自己,人得路无法预知,真是变幻莫测。而身在自己老宅中的陈雒钦却还不知道,他的处境是何等的危险!

几日之后,廖月龙一行人来到了青苔镇,这个小镇位于汴河的上流,渔户众多,整个小镇气氛和谐,潮湿的环境给这座小镇带来了幽静与滋润。原来这里的人家并不多,都是靠渡口撑船,打渔为生。他们慢慢的走进了这里。

“这里的环境真是不错啊,这让我想起了石头村。”廖月龙说着。

“大哥又想家了?”迟逸仙问道。

“有一点吧,出来这么久了,不知道那里有没有什么变化。”廖月龙说着。

“大哥,等事情结束了,我陪你回去看看。”迟逸仙很体谅的说着。

“是啊,廖大哥,我也去陪你,嘻嘻。”宋词在一边笑着。

“谢谢了,好了,咱们还是快去问问渡口在哪吧。”廖月龙又转入了正题。

“是啊,赶路要紧,哎,前面那个师傅好像出家人啊,咱们问一下吧。”迟逸仙说完,急忙过去。

廖月龙和宋词紧随其后。三人向一个和尚走了过去。

那和尚静静的站在那里。

“请问……这位高僧,去扬州的渡口在哪啊?”迟逸仙问道。

只见那位僧人回过头来笑了笑。“你们问我什么?高僧?”

三人一下愣住了,这人似乎非常的莫名其妙。

“怎么?有什么问题?”廖月龙说着。

“第一,我是大师,不是高僧。第二,我是不长头发,不是剃度。第三,我也要去扬州,正要问别人。第四,我叫不一大师。”那人说得条条有理。

三人互相看了看,显得很是无奈。

“那,高……,不,大师……,多有得罪,打扰了。”说完,三人转身离开要去问别人,谁知道那大师一下叫住他们。

“你们很没有礼貌啊,我都说了我的名字了,你们不告诉我没关系,你们连声谢谢都不说,我找不到渡口,也没人告诉我,你们也不告诉我,还想走?我不一大师是你们问来问去的么?”

廖月龙听到只得上前劝说。“请您不要这样不依不饶。我们还要赶路。”

“哎,小兄弟说对了,不一即不依,不依即布衣啊。”

“我看你是糊涂了,我们不想耽误时间,告辞。”廖月龙说完,转身要走。

不一大师一把手抓住了廖月龙的肩膀,用力的一甩,廖月龙随即运起轻功,顺势翻了个跟斗,刚要拔出磐龙剑,一下被迟逸仙制止。

“大哥,不可!此处外人众多,我怕还未离开紫天的势力范围,磐龙剑不可外露。”迟逸仙说着,张开了醉仙扇。

“哈哈,小娃要动真格了啊,不错,来吧,不一奉陪!”迟逸仙说完,一记打了过去,这大师脚下功夫也是了得,一脚踢回了迟逸仙的招式,接下来又一脚扫到了迟逸仙的下盘,迟逸仙急忙跳起。显得很是仓促。

“你还差得远呢,小兄弟。不和你玩了,说正事,渡口到底在哪啊,天黑前我要上船的。”不一大师说着。

宋词这时候站了出来。“这位大师,我知道在哪,但是你不许捣乱,跟着我们就好了。”

“啊,这位小娃就很好啊,比你们都懂事,好好,走走,哈哈,正好路上一起聊会天,省的闷啊。”不一大师笑着跟在他们的后面。

三人显得很无奈,但是遇到这样的人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得一起上路了。

四个人很快的找到了渡口,一同上了船,这船的人也十多个,属于较大一些的船只,四个人坐在了船头,似乎出于顾忌,廖月龙和迟逸仙只是打坐,一声不吭。不一大师却显得很是毛躁,一会挠挠这里,一会挠挠那里。宋词在一边看着,也不知道做什么好,心里还嘀咕着。

“这到底是什么人,也配叫大师,八成是自封的,哎,这个世上还有比迟大哥更烦人的人啊。”

“小丫头,你们去扬州做什么啊?”不一大师问道。

“和你没太大关系吧……。”宋词回答。

“哎,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既然坐在一起,就是朋友,我不一大师云游四方,什么没见过,或许能帮帮你们啊。”不一大师说着。

“还是不用了,谢谢大师……好意。”宋词委婉的拒绝了。

“哈,小妮子还挺谨慎。”

“不过,大师,我确实有些疑问。”迟逸仙这时候睁开眼睛说道。

“哦?什么事情啊,没有我不一大师不知道的,天下间除了冷书晓,就是我了。”不一大师嘴里嘟哝着。

“冷书晓?”迟逸仙疑问着。

“对啊,那个家伙是在杭州西湖的晓楼楼主啊,天下事皆知,只不过他足不出户,谁要想求他甚是费劲,反而我云游四方,四处助人为乐,别人却都把冷书晓当个神一样,我就这么的没名,这是什么世道。”

“是么,那大师,我想请问,您知不知道天下间的好兵器都有哪些啊?”迟逸仙变着方的去问,也是希望能多打听一些磐龙剑的事情。

“天下间……,这可不好说。”不一大师仔细的想着。

“什么啊,就知道吹吧,大师,第一个问题就把你难住了。”宋词说着。

“怎么可能呢,等我想想啊。”不一大师闭目想了半天,几人也没有说话,船只行进的速度也很快,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所有人都回到了舱内休息。

廖月龙还是坐在那里,谁也不会明白,他此刻的脑海里还是不断的浮现红儿的影像。“她没有忘了我,她救了我们……。”廖月龙心里想着。显然他的心思没有在剑上,似乎对他来说,江湖中的恩怨与他毫无关系。显得很是淡然。

就在大家都静静的休息的时候,不一大师突然大喊。

“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啊!”

宋词吓了一跳。“大师,你干什么啊,吓死我了。”

“哎,天下间的兵器我不懂啊,因为历代多少兵器不是被毁了就是被藏在哪里,你这个问题太大了。不过你要问我现如今的兵器,我可以告诉你,就在我云游的途中,曾经听说有一把剑,被人分为了两个部分,然而这两部分都被人换来传去,孰不知若这两部分都能找到,便是可以称霸武林的宝剑啊。”不一大师说得很是含糊,似乎知道的也不多。

“大师,你听说过磐龙剑么?”迟逸仙问他。

“磐龙剑?这是汉朝的剑啊,早就埋没于江湖了,找不到的。”不一大师摇头说道。

“是啊,晚辈也只是听说而已,若能一见真乃不枉此生啊,难道就没有关于这把剑的什么传说么?”迟逸仙试探的,将不一大师所知道的都套了出来。

“小子,你问我这么多,你可是破坏规矩了,不过我不介意,但是我也要承认,这种事情,你们还是去问冷书晓最好,他那里守着天下间的三才库,无所不知啊。”

“哦,不一大师总是提到这个冷书晓,真像你口中说得那么厉害?”迟逸仙问道。

“厉害倒不是,但他的一两句话,能改变人得一生,多少武林众人对他来说都是字典中的故事。”

“看来我们有必要去晓楼一回。”迟逸仙对着廖月龙说着。廖月龙一下回过神来。

“啊,对,对,一定要去。”

迟逸仙很是没有办法的耸了一下肩膀。就在四个人说得热闹之时,突然外面吵吵闹闹。

“怎么回事?”廖月龙问道。

“我去看看!”迟逸仙说完,起身打开舱门,廖月龙也站了起来。舱内的一行人也都慌忙起来。

迟逸仙透过门缝往外看去,整个船只已经被人占领,只见外面的人各个手执长枪,头戴灰色的丝带。在火把的光照下,隐约看着将近有几十人。掌船的人也已经被困在一旁。

不一大师也上来看了一眼。“不好,是官兵!”只听不一大师轻声的嘀咕着。

“官兵怎么截船?”廖月龙不明白的问道。

“你们不知道,最近江南兴起一小股势力,官兵现在封锁了许多要道,他们一定是怀疑船上有反贼。”不一大师说着。

就在众人都议论的时候,官兵在外面大声喊道。“舱内的都出来,我们奉命搜查,都快点出来!”

众人听了,都纷纷的往门口走。就在大家都要开门的时候,一个人急忙阻止,只见此人眼睛有神,五官端正,胡须连腮,仪表不凡。

“都不要开门!”那人喊道拦在门口,廖月龙等人也看着。

“这位兄弟,官兵搜查而已。”一个旅客说着。

“哈哈,可笑,官兵搜查?官兵难道都换装了?都戴丝带了?”那人一语,让在场人也都为之一惊。

“没错,这身装束不像啊。”迟逸仙也跟着说道。

“即便是官兵又能怎样,咱们出去都会送死,如今朝廷奸臣当道,他们为了搜刮,与盗贼串通,进行这些劫船的行为,他们叫咱们出去,只是想减小咱们的抵抗,当他们把咱们都控制住,大伙全都完蛋。”那人愤怒的说着。

“哎,大师,你出去给他们几下不就行了。”宋词说着。

“我可不行,这么多人,我不行!”不一大师推脱着说。

“关键时刻你来这个啊。”宋词说着。

“各位,咱们按兵不动,他们自然会派人进来,当他们进来的时候,咱们趁机挟持一个,这样,咱们就有了谈判保命的保证。”

“大哥,这个人不简单啊。”迟逸仙轻声的对廖月龙说着。

“恩,咱们要配合他。”廖月龙点头示意。

“等等,你们这是造反,知道么?我不想送命,我出去。”一个旅客说完,就走了出去,谁知道这一个人又带动了几个,都陆续的走了出去。

“哎,人无大志,再怎么说也只是一群废物。”那人也很是没有办法。眼看着船内就剩下了那个人和廖月龙等人,五个坐在一起都犹豫着。

“这位兄弟,我看他们出去都没事,咱们还是跟着出去吧。”廖月龙说道。

“哎,真是没有办法。小弟方腊,敢问少侠怎么称呼?”

“廖月龙。”

“好,好,咱们出去吧。”方腊说完,就走了出去。

这五人从舱内走出,到底这群人是何来历?廖月龙这几人又将如何面对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