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送君千里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3372字
  • 2015-06-02 10:30:00

他回头看去,发现许多人冲他跑过来,醪一笔定睛一看,原来是部分丐帮弟子。

“醪一笔,哪里走!”丐帮弟子追了上去。

醪一笔转过身子,站在那里,不一会,他就被七八名丐帮弟子所包围。“呵呵,怎么?你们这群小喽啰也要与本人过过招么?呵呵。”醪一笔说着。

“哈,你这个臭娘们,上次丐帮大会要不是你出来作证,伍长老也不会死!”其中一个丐帮弟子喊道。

“敢这么说我!”醪一笔一听别人叫他臭娘们,心里极为愤怒,只见醪一笔拿起一杆长笔向那群丐帮弟子冲了过去。

丐帮弟子见状也急忙上前应对,谁知,刚刚骂醪一笔那人最先倒地,只见醪一笔用笔的底部左打右打,冲到那人跟前,笔尖转到前面,一下插进了那人的腹部,原来笔上的墨汁是一种毒性的液体,丐帮弟子刹时中招身亡。

“啊!好狠的贱人。”丐帮一人看到,冲上去就是一棍。谁知这醪一笔的功夫也是了得,轻松的将身子一扭,那人便失去重心遮了过去,醪一笔每个招式都极为狠毒,每一笔都画中那群人的喉咙,中者轻则瘫痪,重则身亡,没用多会,醪一笔将那几人便处理的干干净净,功夫相差如此之大,也不愧被人称为湖底笔魔。

“哼,看你们还说。”醪一笔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返回邪风堂了。

然而任无面急忙的抱着磐龙剑,终于回到了河南镖局,一进大门,廖月龙和马占阳等人都在那里等候,一见任无面抱着一把剑回来,脸上顿时惊喜万分。

只见任无面气喘吁吁的。“剑……这就是。”说完,任无面将剑递给廖月龙,廖月龙万分感谢,急忙接了过来。

“太感谢你了……,恩……奇怪,这剑怎么这么轻了?”随后廖月龙将布打开,突然看到里面是一把做工极为精细的宝剑。“啊,这是……磐龙剑?不错的剑啊,但……但这不是我的剑啊!”廖月龙看到后急忙说道。

众人也都走过来看,听到磐龙剑都惊讶万分,而在一旁的陈雒钦也是睁大眼睛看着,似乎很是吃惊。

“这……怎么……磐龙剑?!”陈雒钦似乎知道此剑的厉害一般。

“这就是传说的磐龙剑啊?!”马占阳和迟逸仙等也都围了过来。

任无面走过来说道。“廖兄弟……,这是你的……有人在邪风堂……帮我,他认识你……说这剑……就是你那把。”任无面一番话语,让所有人都很是纳闷,这邪风堂又会是谁暗中帮助廖月龙呢?任无面将偷剑的过程细细的讲给大家听,廖月龙听后很是对那名黑衣人表示感谢。

“原来如此,木剑上的木头很重,烧掉以后就自然很轻便,呵呵,我们就说这把剑不一般,没想到他是磐龙剑啊。”迟逸仙说着。

“是啊,月龙,你家传的宝剑原来是磐龙剑,真的没想到啊。”李乐雅也说道。

而廖月龙在一旁看着剑,也显得爱不释手,突然他问道。“你们都知道这把剑么?”众人都是点点头,似乎这把剑很是著名。

“哎……,难怪紫天要抢走它,这把剑已经问世江湖,以后必定会掀起一番波动啊……。”廖月龙嘴里说着。迟逸仙也是在旁点点头。

“月龙,不管怎么说,这把剑确实是你的家传宝剑,至于他怎么来的,咱们都不知道,不过现在呢,你既然找回来了,就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这剑在你手里,我们都放心,要是入了坏人手里,那才是武林的灾难啊。”李乐雅说着。

“是,我明白……。”廖月龙说着。突然又接着说道。“剑已经找回,咱们也该履行对马镖头的承诺了。”

几人一听也突然想到这点。“是啊,咱们该做的都做完了,是该兑现承诺了。”迟逸仙说着。

“月龙……你不是还有白虹贯日么?不找了?”李乐雅问道。

“这……,不碍事……。”廖月龙说得显得有点勉强。

马占阳也是嘴上说着没事,其实他的内心也是很着急将货物送走。几人互相商量着。

“就这么定了,明早出发!”廖月龙说着,走回了屋子。几人也没有说话。

“既然这样,我现在就装货了。”马占阳说完也忙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李乐雅和谢蓉蓉还有陈雒钦。陈雒钦见到此似乎觉得有些不便,也离开了。李乐雅看了眼谢蓉蓉。

“你……好点了吧?”李乐雅问道。

“你真……,你自己去邪风堂,还隐瞒大家,这很危险啊。”谢蓉蓉显得很是着急的样子。

“呵呵,是,以后我注意,好了,休息!”李乐雅说完就回屋了。

第二天一早,廖月龙就起来准备,他和迟逸仙走出了院子,谁知刚出来,李乐雅就跟在后面叫住了他们。

“月龙……有件事。”李乐雅说着。

“你?怎么了?”廖月龙不解的问,而迟逸仙在一旁并未说话,但是似乎察觉到什么。

“这趟押镖你别去了。”李乐雅这一句,让廖月龙很是不解。

“怎么了?乐雅?为什么?”廖月龙急忙问道。

“不,我的意思是,你还要去江南找金银格力,你是有事在身的人,不像我,我送完镖正好也回华山了,所以,你和逸仙宋词就南下吧,我一个人没问题,放心吧。”李乐雅这几句说得廖月龙有些内疚。

廖月龙再三拒绝,但是李乐雅皆反驳回去。廖月龙最后也见李乐雅心意已决。“好吧,乐雅兄弟,你去押镖一路上要小心啊,其实我的心里真的很矛盾,这样吧,我一旦拿回秘笈一定去找你,你一路上要小心啊!乐雅……真的……,真的要小心,这一路要北上至金国境内,这一去又不知会发生什么,我真的不放心你啊,你要留意路上的情况啊,千万要留意,镖银不重要,别为了这个拼命。”廖月龙一再强调着小心。

“哎呀,月龙,你怎么这么婆妈,放心吧,马大哥这次还请了几位高手一起,而且有马大哥在,我们都有照应。”李乐雅说着。

“恩,好吧。”廖月龙也不再多说什么。

“乐雅,那就小心了。”迟逸仙也说道。

过了会儿,马占阳将车队整理好,在镖局门口排的有七八辆马车,带了将近整个镖局的人,光从这气势上看去,就一定不是一般的货物,李乐雅也走来,和马占阳说明了情况,马占阳也很同情廖月龙,他们都在门口,一一的相送。

“啊,这匹马不错啊,我看看!”李乐雅说着,骑上了马,谁知他刚骑上去,谢蓉蓉急忙跑过来。李乐雅只见谢蓉蓉背着一个包袱,走过来说。

“乐雅,我也去!”说完,谢蓉蓉将包袱挂在了李乐雅那匹马的上面。李乐雅看了看,没有说话。

“你……想好了?”

“恩,是你把我从赌场救到这里,你这走了,我怎么办,只好跟着你了。”谢蓉蓉说着,笑了笑。

“呵呵,好吧。”

廖月龙几人在一旁看到,也没有阻拦,在另一边,马占阳与陈雒钦也互相说着什么。

“马大哥,这一去路途遥远,一定要小心,有事就给我书信,河南镖局这边我会帮你照看,放心吧。”陈雒钦说着。

“恩,陈老弟,别担心,这一去来回一年也差不多,我押镖这么多年了,很快,哈哈。”马占阳笑着说。

“呵呵,是啊,相信你!顺风啊!”陈雒钦说完,拍了拍马占阳的肩膀。

“李大哥,你这一走,又没人教我吹叶子了。”宋词对李乐雅说着。

“哎,没关系啊,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再说,月龙也会啊。”

“他……有心思教我才怪……。”宋词嘴里嘟哝着。

迟逸仙走来说道。“宋词,别这样,乐雅,谢姑娘,你们路上要小心啊。”

廖月龙几人说着说着,马占阳从前面走过来。“各位都准备好了啊!”

“呵呵,马大哥,都没问题了。”李乐雅说着,还看了眼谢蓉蓉。

“哦,那就好,呵呵,那……咱们就出发了。”马占阳说着。

“马大哥,一路小心,大家一路小心啊!”廖月龙挥手说着。

马占阳一声令下,车队缓缓的从城北门方向前进,没多会,人影就渐渐的变得模糊,廖月龙几人一直送到城门口,远远的挥手向李乐雅等人示意。

“乐雅……,一定要小心啊。”廖月龙远远的看着,嘴里还在说着,很是不放心的样子。陈雒钦看了看。

“哎,好了,走的走了,你们接下来要去哪?”陈雒钦问道。

“恩,我们要南下,前往江南一带。”廖月龙回道。

“哦?江南?好啊,不错,江南美景是出了名的,到那别忘了顺便走一走,哦,诗情画意的好地方啊。”陈雒钦绘声绘色的说着。

“哈哈,好的。那陈兄日后有何打算?”廖月龙说着。

“我啊?回自己的宅子呗,还能怎样,呵呵,好了,不说了,我这就要回了,你们要是南下最好是坐船,有很多的河流都有通往江南的水道,当然我只是建议,从城东门出去,一直往东南方向走,有个青苔镇,那里有个渡口,一直顺着汴河而下,直到扬州,不过这一去恐怕又要数月啊。”陈雒钦说着。

“啊,是啊,多谢陈兄弟的建议,水路确是个好办法,那我们也出发了。”廖月龙说着。

“好的,几位,陈某不送了。”陈雒钦说着,举手示意,廖月龙几人也是回礼,然后离去。

这李乐雅与马占阳还有谢蓉蓉等随车队北上奔往金国的西京,而陈雒钦自己也留在河南城,廖月龙还是与迟逸仙宋词,继续南下,前往江南一带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经过几番波折之后,各自的事情都显得有些紧急,为了生活有些事情还是要继续的。然而这一趟金国之行又会有何事情,李乐雅等人又将何等结果?廖月龙南下又能否将秘笈找回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