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物归原主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3854字
  • 2015-06-01 22:38:14

在金国某处,完颜查加和神秘人又在说着什么。

“小王爷,我手下人说,紫天拿到了磐龙剑。”神秘人说道。

“哈,他把张琼给支开我就知道有问题,果然如此,真不知道金银格力这两人干什么吃的,就在河南,却没有发现。”完颜查加无奈的说。

“属下有一事不明。”神秘人问道。

“你想知道我要磐龙剑做什么,对么。”完颜查加说着。

“……是……。”

“看在你对金国效力多年的份上,我可以告诉你,对于你们武痴来说,磐龙剑的确是个好兵器,而对于我们来说,从军事方面考虑,它可以让我一统天下。”完颜查加说着。

“这是为何?”神秘人问道。

“金银格力两人得到的消息,磐龙剑的剑柄底端,是当年汉室王朝的珍宝龙印,有了这个龙印,我可以名正言顺的南下攻宋,一统为王,你也知道,皇上一直与宋朝为盟,不肯发兵,但是他的身体已经日渐衰竭,倘若有朝一日,我能得到皇权一统大军,这个龙印是绝对必不可少的。而且对于你们汉人来说,龙是你们的象征,在思想上我也可以进行一番控制,你说这把剑的意义是大是小啊!”完颜查加说得神秘人连连点头。

“小王爷深谋远虑,属下佩服,那这剑今日落在紫天之手,只怕咱们硬抢有点不容易啊。以紫天的为人,得剑而不报,分明是要据为己有。”神秘人说着。

“不错,金银格力他们现在已经南下了,就先让他们去吧,多收集一下磐龙剑的事情也好,而你们要做的,是将磐龙剑给我拿来,不管用什么方法。”完颜查加吩咐着。

“属下一定办到!”说完,神秘人又一次消失了,这个人接连的告诉完颜查加中原的事情,此人到底是何人呢?

而在燕巢湖底,燕罗冲也渐渐的苏醒,他因为催功过度,已经昏睡了三天三夜,他起来后,只觉得自己全身冰凉,但是又感到很舒服。他从洞里走了出去,还是依旧看到两个师傅静坐在那里。

只见燕罗冲刚踏出去,又有一堆石头从崖山掉下来,燕罗冲左闪右闪,躲得比之前更吃力,感到自己的功力似乎没有,大不如从前。

“小子!浑身运气,你会感到冰凉,将这股寒气遍及全身,然后全部释放,快啊!”冰老道在一旁喊道。

“什么!”燕罗冲一听,急忙按照冰老道的指示,他急忙运气发功,自身突然犹如被抽空了一般,全身的寒气一下迸发出来,只见一股寒冰的保护罩一般,套住了燕罗冲的全身,任由石子的拍打,寒冰气力皆能抵挡。燕罗冲看到此也很是吃惊。

“小子,这就是你体内现存的冰嚣内功,这一招就是冰嚣内功的绝学‘寒冰壁’,你要记住了。”冰老道说着。

“罗冲,你还站那干嘛,快过来!”烈老道叫着。

“……,哦。”燕罗冲听到,急忙跳了过去,在地上翻了个跟斗,坐在了烈老道身旁。

“罗冲,你体内的鬼狱心诀等烈性功夫已经全部化去了,现在你拿起合月镰。”烈老道说着。

燕罗冲拿起合月镰,看了眼烈老道。

“你配合合月镰所创的三式还算不错,我将你这三式相融合,创出一个更符合你自身的功夫,‘畏魔三式’,这个是一套外功招式,威力比你以前学的更加强大,来,看我的动作……。”说完,烈老道拿起一根木棍,耍弄着,燕罗冲在一旁跟着做动作。

“身体前压,要的是一种魄力,这一招在于狠,心中只管杀敌,不要想着如何保命,要不顾一切,将全身释放出去,看!手腕在向右转,声东击西,这样……。”烈老道嘴里说着,手上动着。

随后,烈老道让燕罗冲照原样耍一边,谁知这燕罗冲一耍起合月镰,只发现,合月镰与从前的光泽不同,这一次显得很是透白,冰光闪烁一般,兵器的寒冷低温,让自身散发着白白的寒气,看上去更是可怕。

燕罗冲的悟性也不差,学的都记在脑海里,烈老道也是不断的纠正他的动作,冰老道在一旁也是多加以指点。

随后,冰老道说着。“小子,往后你就在这里好好的将功力恢复,等你能独立在这里生活,你就可以出去报仇了,你抬头看看!”

燕罗冲随着冰老道的手抬头看去,只见一片树枝交叉茂密。

“这上面的水果都在悬崖峭壁上,要想活在这里,一要能上树,二就是能抓湖里的鱼,上树要有轻功,下水要会屏气,这两样是你要学的。从明天开始,你要正式的修习轻功,如何修炼,呵呵,等明天你就知道了,哈哈!”冰老道笑着,让燕罗冲很是疑惑。

而在河南镖局,自从李乐雅等人安全回来后,就一直在想办法,如何将廖月龙的剑夺回,几人想的头痛的很,然而这一天,一个怪人来到了河南镖局。

“我……要见……你们……镖头!”一个人在门口喊道。

陈雒钦听到便出门相见,谁知这一眼看去,吓了他一跳。但见此人身材修长,个子不高,浑身却缠满布条,奇怪的蹲在地上,陈雒钦想从他的眼睛里看看他的容貌,可是布条缠的就只剩下眼睛,别的都是一点空隙也没有。

“请问您……。”陈雒钦问道。

“我……是……你们……镖头……的客人。”这人说话如此只怪,断断续续,声音低沉。

“哦,您稍等,马镖头这就回来。”陈雒钦说着,将他请到大厅内休息。没过多会,马占阳回来,听说有客人,急忙跑到大厅,定眼看去。

“啊!任兄弟!你可来啦!”马占阳说着,便过去拍了拍那人,那人也是点头示意着。

“来来,陈老弟,这就是江湖神偷,任无面,任兄弟,这是陈雒钦。”,马占阳介绍着,原来这人就是马占阳要求来偷剑的人,名字和外表倒是相符。

“来人啊,快去把廖月龙他们叫来啊。”马占阳吩咐着,不一会,廖月龙他们就赶到了大厅,这宋词和谢蓉蓉看到显得很是惊讶,吓了一跳。

“几位,这就是我和你们说得神偷任无面啊,月龙,你的剑成不成就看他了,还不谢谢人家。”马占阳说着。

“什么吗,肯定是收了银子了……。”宋词小声的说着。

“这位……我帮朋友……不要钱。”任无面说道。

宋词一下惊慌,心想这人的听力还真是好。

廖月龙走过去,端了杯茶,示意的点点头。“这位大哥,那剑是我的命根子,你要帮我拿回来啊。我先谢谢你了。”

“哎……少侠……不必……客气。”任无面回道。“只是……不知……剑什么……样子。”

任无面这一问,让廖月龙有些惊慌,因为他也没有见过被烧掉的剑是什么样子,总不能让任无面将邪风堂所有的剑都偷来啊。廖月龙看了看迟逸仙。迟逸仙走过来说道。

“大哥,我们也没见到啊,不过他被烧了,样子虽然变了,但是长度不会变,你还记得是多长么?”迟逸仙说着。

廖月龙自己想了想,又用手比了比,大概有四十三寸。别的真不记得了。

这时候李乐雅想到了。“还问什么,宝剑当然是单独放在什么地方了,你知道长度就行了,剑嘛,大概都是一个样,就看这位兄弟的运气了,能识得好剑的人不多啊。”

“这哪行?”陈雒钦说着。

“不这样也没别的方法啊,那就交给任兄弟了。”马占阳说着。任无面点了点头。

“知道长度基本就行了,每把剑的尺寸都是不同的,就靠这个也行。”迟逸仙说着。

“好了……我知道……了……我今晚……就出发……。”任无面说着。

几人互相看了看,也都点头示意了一下。

这天晚上,任无面已经来到了邪风堂,他偷偷的从外面的大树一跳,跳到了邪风堂内的屋顶上,任无面偷偷的扒开一个瓦片向下面看去,里面是醪一笔和紫天在说些什么,似乎并未发觉。

“堂主,这几天怎么都没有听到缪笔花的消息啊!”醪一笔问道。

“醪兄弟不要急啊,也许缪笔花正被丐帮的追杀,早就死了也不一定呢。”紫天说着。

“但愿吧,哈哈。”醪一笔笑着。

任无面对这些毫无兴趣,他只想从言语之间能打听到剑的事情,可是似乎不像想象中那么顺利,任无面看着看着,突然发觉屋顶上又来了一个人,任无面耳朵动了动,向右侧看去,只见那人已经站了上来,看到了任无面。

任无面急忙跳了下去,那人也跟着跳下来。任无面一个翻身躲到了屋后,黑衣人也跳下来,一不小心,任无面点中了他的穴道。

“你是……谁……,说……剑在……哪里?”任无面问道。

那黑衣人沉默了一下。“你是在帮廖月龙他们找剑的?”这人一语,让任无面惊讶万分,怎么这里的人知道廖月龙的事情,很明显,他是自己人才对。

“你怎么……知道……。”任无面问着。

“廖月龙那把剑就是磐龙剑,他在紫天内堂后的父母灵位前放置,我一会将紫天引开,你去偷剑,拿走就快走吧。”那黑衣人说着。

“你为……什么……帮我。”任无面说着,解开了黑衣人的穴道。

“我不是帮你,我是在帮自己,快!往那边去就是内堂。”那黑衣人说着,拿起一个石头向窗户里扔去,任无面急忙跳走,向内堂跑去。

紫天和醪一笔一听,急忙跑了出来。

“什么人!”紫天大喊,直冲出来,只见那黑衣人故意放慢下速度,然后又急忙逃走,紫天也是追了上去,醪一笔也没闲着,跟着紫天往前跑。这黑衣人的计策也是顺利,只见任无面翻了几个跟斗,到了屋顶,看了看,内堂清静的一个人都没有,因为这里是紫天的屋子,无人可以进来,任无面拿出一个木棍,拴好绳子,将木棍卡在房顶上,将绳子放下去,自己顺着也跳了下去,这内堂的里屋原来就是两个灵位,是紫天的父母,他又看了看,桌上有把剑被布包着,任无面将布打开,一把做工精细的剑显得格外耀眼,他看了看。

“是……磐龙……剑。”任无面急忙将布包好,绑在身上,顺着绳子爬了上去,他也顾不得把屋顶填好,直接一个跳跃,到了另一个屋顶,他在房上跳来跳去,不一会就跑出了邪风堂,抱着磐龙剑就回河南镖局了。

这紫天还在追着黑衣人,突然他一下惊慌。

“不好!有问题!”紫天猛然意识到这似乎是个计谋。醪一笔还紧跟在后面,见紫天掉头跑了回来。

“哎?你这是?”醪一笔不解的问。

“你去追,我要赶回去,有人在调虎离山!”紫天说着,急忙赶回内堂,可是当他来到,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他定睛看去,果然磐龙剑已经被偷走。

“啊!混账!又是他们!”紫天愤怒的大喊。英叶听到急忙赶来。

“堂主,您……。”突然英叶也发现桌上的剑已经没了,便猜出个大概。

“河南镖局一日不除,难消我心头之恨。”紫天咬牙说道。

而醪一笔自己追寻着黑衣人,但是也早已不见踪影,醪一笔追到一个树林里,正打算往回走,只听一些嘈杂的声音出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