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忧若如梦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2013字
  • 2015-05-12 19:15:16

两人不解,这大牢深处会有何人。

“想必是洞师伯知道了你我在此,派人来救,乐雅,我们能出去了!”

“若真如此固然是好。”显然李乐雅对此并不抱太大期望。

两人在这牢里也是待够了,心理急切盼望着。

廖月龙将头顶着柱子,眼睛往门口撇去,李乐雅从廖月龙脸上看到了些许笑容,也转头看去。

“小女子特来看望二位恩公,这里有些食物,先吃了罢。”原来是前不久搭救的少女,女子虽换了一身旧衣,少了些许粉黛胭脂点缀,却依旧美丽动人,让廖月龙言色渐悦。

但失望的表情却从李乐雅的脸上写的清清楚楚。

李乐雅接过酒肉,客气的说道。“多谢姑娘了。”

那女子点头,回礼道。“恩公哪里的话,小女有此安生还望恩公出手相救,只是小女无能,无法救二位恩公出去。”

“呵呵,不急,不急。快些把吃的给那位恩公吧,他都流了口水了,哈哈!”李乐雅随即大口便吃。这种牢中情景,李乐雅却仍不失风趣。

“乐雅!你敢取笑我!”廖月龙急忙说着。

“别,不敢,是我的不对。哈哈。”李乐雅早看出廖月龙的心思几分,急忙挽回说着。

“小女子谢谢恩公,请快些吃罢!”那女子双手递了过去。

廖月龙心中甚暖,看着这女子娇羞的面容,细软粉嫩的双手,廖月龙不禁为之所动,一种想一把拉住她的感觉,但廖月龙还是平静住了自己的心情。他心中也不明白这是为何,也许实属出于感动。

吃着吃着廖月龙终于开口说话了,“敢问……姑娘芳名?现居何处?”

那女子微微笑着,“你就叫我红儿吧。从你们被抓走那天起,酒店老板的许多桌椅都被打坏了,他说事情因我而起,要我赔他三十两,我哪有那么多钱,无奈之下只得在那里天天弹琴吸引客人,随即也住在酒店里,不过店里伙计都很友好,慢慢的,这些日子过去了,生活也平静下来了,这才敢来看望二位恩公。”说完,红儿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伤感起来。

廖月龙听得也随着红儿皱起眉头,“这段日子里你也吃了不少苦啊,不过还好你已经安定了下来,这样就很好了,你快回去吧,这里太脏了。”

红儿急忙说道:“这是什么话,我来看二位恩公,再脏再累也是应该的,看在二位恩公因为我而入了大牢,心里更是难受,只是小女没用,不能将二位恩公解救出去……。”

就在这时,坐在一旁的李乐雅开口说话了。“想解救我们出去又有何难?只是不知你对长安是否了解?”

红儿说道:“这些日子我总是打听两位所关的地方,跑便了整个长安的大牢,对于长安我也算了解。只是不明白这又能怎么样呢?”

乐雅笑道:“这样便足矣,其实就是让你去找个人。”

“找谁?”红儿问。

“去天门府找一个叫洞天门的人,就说华山六子的李乐雅和他的小侄廖月龙在牢中,让他及时前来解救,仅此而已。”

红儿一听两位有救了,也露出了笑容。“好的,我马上就去,二位恩公等着我。”

“恩,快点吧,事不宜迟。”乐雅催促道。

“红儿!”这时廖月龙叫住她。“小心点。”

“恩,谢谢恩公,我去了。”

红儿起身离开了牢房,廖月龙与李乐雅只得在这里静候佳音了。

说到红儿出了大牢,一路上边走边打听,原来这里的人都知道洞天门,很快的便找到了天门府,红儿站在门口,两旁石狮子气势逼人,抬头一望,一个大匾上面刻着“天门府”三个大字。红儿高兴的笑着,“没错了,应该就是这里了,看门口的感觉就跟别人不一样,我还是快点进去吧!不能让他们在牢里待那么久了。”说完,红儿便走了上去。

“请问洞大人在么,小女有急事通报!”红儿着急的说。“好的,那你跟我来吧!”家丁打开大门,领着红儿进来。一进大门,红儿便感觉有如来到了园林一般,到处假山细水,美景无数,这里家丁上百,各个都身怀武艺,戒备森严,不愧是长安第一门。不一会来到了大厅,一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幅的“天”字。红儿心中有点害怕,毕竟这里有数十人在看着她,固然有些不自在。

“这位姑娘到此找老夫有何事啊?”红儿听到问话抬头一看,那人就是洞天门了,一脸正气,落腮胡须,身披锦袍,看上去骨骼强健,年有四十,给人一种无形的霸气。

“小女名叫红儿,来此是请求您去解救华山六子的李乐雅和他的朋友廖月龙,他们因为救我而被关入大牢,现在只有您能救他们了,事情紧急,请您快些吧。”

“原来有这等事,廖……月龙?莫非是正卓的儿子!另一位也许是华山派差人来给我送信的,事不宜迟!速派人带些银两到牢里将二人保释出来,等等,拿着我的天门令,快去罢!”

家丁几人便速速离去。红儿这时也松了口气。“既然事情已经办妥,那小女就告辞了。多谢洞大人。”

“有劳了,这是我为姑娘备的薄礼,我替那二位小侄先在此谢过了。”洞天门显的格外的有礼。

“这怎么可以!洞大人的好意小女心领了,但他二人本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为他们做这点事何足挂齿?又收哪门子谢,不敢,小女能力有限,只能为大人做这么多了,小女告辞了。”红儿有礼的回了话,边说边往门外退去。

洞天门看此情形也不再说什么了,“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送了,姑娘自己保重。”

“谢谢大人,小女告辞了。”红儿转过身,家丁护送着她离了府。

红儿站在门口,“出来的时间好久了,还是快些回去。”

红儿回了酒店,李乐雅和廖月龙又能否顺利的得救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