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身世之谜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4441字
  • 2015-05-31 18:16:15

而在AH舒州这边的湖底,燕罗冲渐渐的恢复了意识。

他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眼前的一切令他惊讶,他的脑子有些糊涂,他甩了甩头,想让自己尽快的清醒,他发现自己正在一个湖水中浸泡着。温度很低,但是他却毫无感觉。

“这……这是哪里?”燕罗冲自己嘀咕着。而此时,边上坐着一个面色阴寒发白的老道。

“看来你被那边的巫术侵蚀了不少,我说的没错,你本属寒性,当初就不该教你鬼狱心诀,哎……。”此人说话让燕罗冲着实感到奇怪。

“你是?”燕罗冲欲言又止。

“冰老道,你的师傅,不,应该说是半个师傅,你另一个师傅烈老道,还在外面等你,你在湖里泡了一天,温度已经将你的伤口麻痹,你站起来,跟我走!”原来这位老头叫冰老道,还一个烈老道,这两人自称是燕罗冲的师傅,而燕罗冲的师傅怎么连他自己也不认识了?

燕罗冲跟着冰老道走了出来,他看到另一个老道,面色通红,难怪叫烈老道。

“罗冲,你真的不记得了?这里是哪里你忘了?”冰老道问着。

“我真的不知道……。”燕罗冲摇头说着。

“算了,冰老头,我和他说。小子,这里是燕巢湖!我们在这座湖的湖底,在你小的时候,你父亲将你托付给我们,教你练功,而后你十一岁那年又把你接回,可以说,是我们传授了你一身的本事,你敢说忘了?!”烈老道说着。

燕罗冲听得满头雾水,根本不知所措,但是听到他们提及自己的父亲,就格外的吃惊。“你们认识我的父亲?我的母亲?”

“哈哈,何止是认识,你母亲燕翎就学过我们的功夫啊。哎,小子,你是真的忘了,但是白老伯你还认得么?”烈老道继续问着。

燕罗冲急忙说道。“白老伯我当然知道,他从小将我带大,犹如亲生父亲一般,在金国将我抚养成人,现如今我不告而别,他老人家还在邪风堂呢,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这你到都记得,我告诉你,你这次的命就是白老头救的,然而将你带来的那人是江湖四痴的老大花痴,是白老头花了一千两才请来的,如今他有些事情要让我们转告你。”烈老道说着。

“这……,他现在在哪?”燕罗冲问道。

“白老头已经不知去向,但是他和我们说了一些你的事情,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

“我都想知道,我想知道我的父亲母亲怎么死的,我和金国到底什么关系,还有,我和你们的关系,还有这里!还有……。”燕罗冲一连串的疑问,忍不住的全都问了出来。

是啊,燕罗冲这样的人,平时不说,心里却都存着,别人看到的是他的高傲,而却都不知他对于自己的人生根本毫不知情,他才是一个可怜的人。

“白老头其实也不姓白,本姓张,后因他是河内府尹百里阳的仆人,而改姓白与百同音,百里阳和他的妻子燕翎生有一子,在出生不久,百里阳便让白老头将孩子送到燕巢湖学习武艺,这个孩子武学天赋极高,短短十年,武艺已超出常人,十一岁那年,这个孩子回家探望,不料当时正好因为金兵南下无功而返,途经河内,将百里阳一家杀害,那个孩子便被金国带走,但是他们怕这个孩子不适宜水土,便又将一个仆人,也就是白老头一起带到金国,沿途他们还抓了许多的孩子,其中也有紫天,他们的目的是训练这些孩子,成为金国的刺客,以便日后攻宋而准备,谁知道这个孩子不忍受家仇,拼死抵抗,最后金国请来巫术师,将孩子的儿时记忆抹去,随后这个孩子长大,和紫天一起建立邪风堂,定居中原。而白老头怕那孩子随了父亲的姓氏而招惹祸端,便让他随了母亲的姓氏,所以,这个孩子,也就是你!不应该叫燕罗冲,而是叫百里……罗冲……。”烈老道一番话,让燕罗冲听得已经咬牙切齿。

“罗冲……。”冰老道看着心里很是难受。

“我的父母被谁杀的?”燕罗冲咬牙的问道。

“哎,你父母其实是死在一个汉人的手里,这个人是当时金国的走狗,人称九门宗正,姓董名回。此人武功高强,你的父亲并不会功夫,而母亲燕翎一人难敌,最终遭遇毒手。”

“董回……,我要找到他为父母报仇。”燕罗冲此时的眼神泛着一股凶狠的光,在这个世上,他听到了令他最难以忍受的事情,这样的刺激令他的杀戮将是史无前例的凶悍……。

而迟逸仙和李乐雅回到了镖局,迟逸仙在屋内给廖月龙说着木剑的事情。

“大哥,你的那把木剑被烧了,但是我们发现,那不是木剑啊!”迟逸仙的话让廖月龙很是疑惑。

“什么意思?逸仙,你把话说清楚啊。”廖月龙问道。

“那把剑被烧了,但是木剑的里面似乎包藏着另一种物体,据听说也是一把剑,大哥你仔细想想,你拿到这把剑到现在,你就没觉得它很不一般么?它的重量比别的剑要重上几十斤,但是却又如此坚硬,你把它当成家传宝剑,根本不可能想到将它外表的木头化去,然而此次被恶人夺取,机缘巧合下让木剑脱胎换骨,这可非同小可啊!”迟逸仙详细的说着。

“这么说!逸仙,你的意思……木剑其实不是木剑!”廖月龙突然想到。

“正是!”

“这!……那不管怎样!木剑也好不是木剑也罢,它现在何处?”廖月龙急忙的问道。

“它……在邪风堂紫天的手里……。”

“又是他……,不行!我要把剑要回来!”廖月龙说着,便起身要去,急忙被马占阳拦住。

“廖少侠,此事要从长计议,不可冲动,邪风堂的紫天想必你们也是知道的,咱们不是他的对手,这样,你们先休息,我想想办法!”马占阳劝说着,几人在屋内产生了各种建议,而李乐雅则将谢蓉蓉叫到外面的院内。

两人站在院墙的边上。

“蓉蓉……,有一件事……,希望你听后……不要激动……。”李乐雅勉强的张开嘴。

“什么……。”谢蓉蓉通过李乐雅的表情能感到事情的严重,她的脸上失去了笑容,变得很是紧张。

“你爹他……。”李乐雅才刚刚要开口,谁知这谢蓉蓉一听提及自己的爹,便已经控制不住情绪。

“我爹他不会有事的!我爹他在家!我爹他不可能……,你别说了!我不听,不可能!”谢蓉蓉一个劲的拒绝,并用双手堵住耳朵。

“蓉蓉,有些事情你要去面对!你爹他已经被邪风堂的人杀害了,是你爹偷得廖大哥的剑啊,你不能否认这个事实,我告诉你是因为我不想欺瞒你,我希望你能够学会面对现实,蓉蓉,你这样我很难过,你要学会面对……学会面对……。”李乐雅说着,用手拍着谢蓉蓉的肩膀。

谢蓉蓉两眼哭的已经通红,她趴在了李乐雅的肩膀失声痛苦,李乐雅表情很是难过,只得站在那里任谢蓉蓉发泄一番。这个时候,陈雒钦恰好将此景看如眼中,他也是很无奈的摇摇头。

谢蓉蓉哭了许久,李乐雅将她扶回了房间,谢蓉蓉紧紧的抓着李乐雅的袖子。

“李大哥……,呜呜……。”

“蓉蓉,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我知道是谁杀了你爹,你放心,我一定……。”李乐雅嘴里不断的说着。

而另一个屋子里,廖月龙等人还在议论着。

“没想到我家传的木剑竟然是如此深奥,这把剑我是绝对不能丢!”

“廖少侠,我有个办法!”马占阳说着。

“啊!马大哥有法子!?”廖月龙显得很是激动。

“我可以在江湖上聘请天下侠盗帮你偷回此剑!”马占阳说着。

“可是,应该让谁来偷?”

“我听说江湖上有个大盗叫任无面,浑身缠满布条,谁都没有见过他的真实面孔,何不请他帮忙!”马占阳说得很是有理。

“这个……能行么……?”廖月龙显得很是迟疑。

“什么行不行的!就这么定了!明天我派人去找!”马占阳说完,就拍案定下。

“大哥,这个办法可行,咱们试一试吧。”迟逸仙也在一旁说道。

几人议论的时候,宋词突然跑了进来。

“不好了!李大哥不见了!”众人一定都很是惊慌。

“宋词!怎么回事!李乐雅不是和谢姑娘在一起呢么?”廖月龙急忙问道。

“是啊,但是……,谢姑娘在屋内休息,我进去后发现李大哥没在就问谢姐姐,结果她也不知道啊!她告诉我,李大哥说什么要报仇之类的,后来就不知道了!”宋词说着。

迟逸仙一听突然楞了一下。“糟糕!乐雅去邪风堂了!但是……乐雅怎么会知道邪风堂在哪?”

“这还用问,整个河南都知道邪风堂在哪,他打听一下就清楚了啊!”陈雒钦说着。

几人听了都大惊。“什么!他一个人居然跑去邪风堂!”马占阳惊呼。

“不好啊!快去追!”廖月龙说着,马上起身。

“我们也去!”陈雒钦说着也站了起来。

“不!我和大哥去就行了!其余人都在镖局等着,人多眼杂,我们就是将乐雅拉回来,放心,没有问题的!”迟逸仙急忙劝说,将陈雒钦阻拦住。

“那你们小心啊!”宋词说着。

“月龙!从河南东城门出去,往北走就是邪风堂,一定要小心啊!”陈雒钦大喊。

廖月龙和迟逸仙两人马上向邪风堂奔去。

而英叶此时已经将磐龙剑拿到了邪风堂,紫天急忙走出来迎接。

“堂主!磐龙剑在此!”英叶双手举起,紫天急忙伸手去拿。

“哈哈,好,我来看看!好剑!绝对是把神剑!哈哈,大汉容铸……磐龙剑!哈哈哈!我拿到手了!果然我紫天想要的东西,谁也阻止不了啊!”紫天得意万分。

“属下的任务也总算完成了。”英叶恭敬的说着。

“恩,不错,此剑何来?”紫天问道。

英叶将谢三方一事告知给了紫天。

“哈哈,没想到那个江湖小虾还有这等宝剑,不过今日落在我手也是宝剑配英雄,对了,英叶,我说过磐龙剑的事情不要泄露,那些人现在……?”紫天话说了一半。

“堂主放心,风吹过去,就什么都没了。”英叶说着,紫天又大笑起来。

“好啊!赌怪殷全达也死了,不过没有办法,来人啊,将张琼叫来!”紫天吩咐着,将磐龙剑藏在身后。张琼此时也赶来到大厅。

“堂主!找属下何事?”张琼问道。

“张琼,河南一带的赌馆无人管理,现在由你来接替殷全达的位子,好好的去做吧,记住,到哪你都是邪风堂的人!有人要造反,随你处置!”紫天吩咐着,张琼听完急忙退下,赶往复命。英叶在一旁很是不解。

“堂主,让张琼去管理,只怕……。”

紫天急忙伸手示意。“这下张琼还能回邪风堂么?他以后看不到我,他还有什么消息可以告诉完颜查加的?”紫天一语,让英叶顿时领会。

“堂主果然妙计!”

“呵呵,不说这些了,来,我们去试试剑!”紫天拿着磐龙剑,和英叶一起走到院外一块巨石边上。

“英叶,知道这块石头是什么么?”紫天指着说。

“不是试剑石么?”英叶答道。

“不错,对于别的剑来说是试剑石,而对于这把磐龙剑,也许他就是一根头发一样脆弱,哈!”说完,紫天举起磐龙剑向试剑石砍去。只听铛的一声,磐龙剑砍进了石头里足有四寸。英叶看到急忙大呼。

“堂主,果然是好剑,连试剑石也砍开了!”英叶说着。

“混账……,这不是磐龙剑!”紫天说着,英叶一听很是疑惑。

“据我所知,磐龙剑的锋利何止是将石头砍开,应该顿时两半才对,再有一点,磐龙所谓的威力,应该是挥舞之中透出龙嚎,而此剑砍下有力但是没有威,这把剑根本不是磐龙剑!”紫天说着,仔细的向剑柄部看去,发现许多的缺口。

“堂主……,这……。”英叶也无话可说。

“不,这是磐龙剑,不过不是全部,它绝对还有另一个部分!只有将另一个部分与它结合方能发挥威力,哎,英叶,看来你的任务并没有完成……。”紫天叹了口气。“不过这把剑单是一部分,也已经有了宝剑的级别,好好的保管,决不可泄露出去!”紫天说完,将剑交给英叶,让他保管好。

而两人才刚从院内进到大厅,却看到罗林赶来。

“罗林,你干什么如此惊慌!”紫天喊道。

“堂主,不好了,外面一个叫李乐雅的人,特来求战英大人!”罗林跪在地上说着。

英叶看了眼紫天。

“哈哈,这个人真是有胆,敢来邪风堂求战,英叶……。”紫天给英叶一个眼色。

“堂主放心,属下这就出去会会他!”英叶说完,便向门外走去!

李乐雅最终还是来到了邪风堂,这孤身一人,又如何面对邪风堂的众多高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