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磐龙现世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3311字
  • 2015-05-29 10:30:15

河南城的一大早,迟逸仙和李乐雅挨家询问当铺的情况,两人来到了城南的一家当铺。

“老板,今天早上有没有人来当东西?”迟逸仙问道。

“没有啊,今天我这里还没收货呢。”老板说道。

“奇怪啊,咱们问了四五家了,都说没有,难不成那人自己留下用了?”李乐雅对迟逸仙说。

“不应该啊……。”就在两人嘀咕着,那老板突然说道。

“对了,今天早上有人来我这要当个破木头,被我哄出去了,这是今天早上唯一进来的人,我看他纯属想骗钱,真相找人打他一顿。”老板气愤的说。

两人一听忽然一惊。“敢问来者拿得是一把木剑不成?!”李乐雅急忙问道。

“对对,就是一个破木剑,木头旮的一个,不值钱。”老板继续说着。

“老板,您可知来的那人姓名?”李乐雅又继续问道。

“哦,我就知道他姓谢,全名不太清楚,怎么?您二位是……?”老板好奇的说。

“没事,我们就是随便问问,谢谢您,打扰了……。”说完,迟逸仙和李乐雅离开了当铺。

迟逸仙和李乐雅走在街上。“乐雅,那人姓谢……。”迟逸仙看着李乐雅。

李乐雅沉默不语。“谢……,不会是他……。”

两人互相看了看。“乐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迟逸仙说着。

“我知道,那咱们就去到附近打听打听他住在哪里。”李乐雅说着。

“乐雅,你很为难对不对?你知道是谁,为什么不直接问她?”迟逸仙说着。

“不,逸仙,我……。”

“算了,不说了,咱们自己去打听。”迟逸仙见李乐雅有些犹豫,便当即拍了下李乐雅,两人沿街打探消息了。

镖局内的廖月龙心情失落,他现在感到毫无动力,南下找寻金银格力的事情早已抛在一旁,因为他现在又要去找他的木剑。陈雒钦和马占阳也在一旁安慰他,希望他早日振作。

“马大哥,你们镖局是不是有什么仇家?”廖月龙问道。

“不会的!不可能,我河南镖局向来做事光明磊落,更从无杀人放火,怎么可能有仇家,哎!”

“如此咱们要不要去报官?”谢蓉蓉说着。

“不,不用,官府的人更不可靠。”陈雒钦说着。

就在几人为了寻找木剑而奔波着,孰不知谢三方早已把木剑扔到了火堆里,谢三方满肚子的怒火,眼看着木剑被烧成了灰。就在谢三方蹲在火堆前看着的时候,一块木炭飞溅在他的脸上,眼角下面马上流出了血。

“混账,这破剑被烧掉都要抱负我一下!”谢三方嘴里骂着,突然,他的脸上出现了奇异的表情。因为他发现,被烧掉的木剑原来并未化成灰炭。他仔细的向那火里看去。

“这……这!啊!!这是什么!!”谢三方眼睛瞪的很大,不敢眨一下的看着。火里的木头被烧光了,火渐渐的灭了,然而火将木剑的木头烧尽,从里面渐渐的露出了很有光泽的物体,谢三方哑口无言的看着火里的东西。

“这是……木头吗?不!这不是木头!这不是木剑啊?这是纯钢的!!这是纯钢的剑啊!这是纯钢的剑!!这怎么可能?怎么回事?不是木头吗?”谢三方惊呼的用手去拿,从火里刚刚烧完的纯钢剑,竟然不会因为长时间的高温而吸热,拿在手里毫无感觉,火将木头烧去之后,重量也减了不少,谢三方仔细的向那把剑看去。

但见:

全身通体暗光,剑身带有龙纹的水印,有凹槽,剑刃锋利,时时的泛出光泽,并无护手,剑柄处有些奇怪的缺口,但是做工极为精细,重量将近二十斤。

再仔细的向凹槽处看去,上面刻有一些字。但是谢三方并不认字,所以不知道剑的名字。

谢三方将剑拿在手里大喜。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绝对是好剑!这是纯钢的剑!好剑啊!这把剑会值很多钱啊!我把这个拿给殷全达,银子也能一笔勾消了吧!哈哈哈哈!”谢三方高兴坏了,拿着宝剑就跑去找殷全达。

而这时的迟逸仙和李乐雅已经来到了谢三方的家中,可是他们进到屋里,看到地上的木炭,认为木剑已经被烧掉了,两人极为失落。

两人互相看着,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去和廖月龙解释。李乐雅蹲下,拨弄着木剑遗留下来的灰炭。突然李乐雅发现,这些木炭有些异样。

“逸仙,你快来看啊!”李乐雅叫道。迟逸仙急忙蹲下查看。

“这些木炭为什么烧完是这样?”李乐雅拿起来给迟逸仙看去。

迟逸仙仔细一看,发现木炭内外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痕迹,一面是被火化去的干酥,而另一面却毫无异样,完好无所。

“这是怎么回事?剑并没有被烧完……。”迟逸仙说着。

“不错,你仔细看看木炭的数量,这么少怎么可能是一把剑的全部?”李乐雅说着。

“难道说……,剑里面有东西?”迟逸仙说着,将一个木炭扔进了边上的水缸里,只见木炭迅速的沉入水底。两人互相看了看。

“果然没错,是阴沉木……,阴沉木重量能够沉入水底,但是却怕火,木剑被烧掉,里面的东西就出来了,我说当初这把剑能与合月镰相拼,果然不一般,这绝对不是木剑!”迟逸仙和李乐雅都愣了。

“还在这干吗!快去找谢三方!一定要找到他!”李乐雅急忙说道。

两人飞快的跑了出去。

而谢三方拿着剑,急忙来到了殷全达的府上,而此时,英叶和殷全达正在商议着对付河南镖局的事情。

“大人,谢三方在外面求见。”一个家臣喊道。

“混账,没看英大人在这里啊,不见!”殷全达大骂。

“可是……他……他说他得到了一把好剑,想请大人您看看。”

英叶一听突然反应到。“剑……?”

殷全达刚要将家臣轰走,英叶急忙制止。“慢着,让他将剑拿来我看!”英叶吩咐着。

“大人说得,你快去啊!”殷全达说着。不一会,谢三方将宝剑拿来,英叶急忙站起来,向那把剑走过去。

远处看去,宝剑已经渐渐的露出锋芒,英叶伸手将宝剑拿在手里,仔细的看去。

“好好!果然是好剑……。”英叶嘴里说着,还在仔细的观察。

“大人,这里有些字,小人不认识。”谢三方说着,指了指。

英叶顺着谢三方指的地方看去,突然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错!不错!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啊!”英叶嘴里说着。

殷全达将宝剑扶着看了眼,只见上面几个小字写着。“大汉容铸……磐!龙!剑!”

在场的人一听,都为之惊慌,这就是传说于江湖,掀起血雨腥风的神剑磐龙。

谢三方也听傻了,心里后悔着自己将这么好的剑拿了过来。

“哈哈,堂主找寻的剑,没想到就这么轻易的拿到手了,哈哈哈!此剑哪里得来?”英叶大笑。

谢三方将宝剑得来一事说给了英叶。

英叶拿着剑,忍不住的把玩起来,随后,他飞鸽传书将消息告诉了邪风堂的紫天,又没过多会,一封书信就快速的回来。几人在大厅都静静的等待着什么,但是又不明白为什么要等待。英叶将书信打开,看了看,随即将书信撕毁,扔在了水里。

殷全达凑上来轻声问道。“大人……,这次我可立了大功了……。”

英叶听了听,勉强的眨了下眼。“恩,不错,你的功劳不小,堂主也有信说道,他特别警告我,除我以外,任何人都不准泄露磐龙剑的消息,所以……。”

殷全达一听,心神不定。“大人,我们……,我们一句都不说,真的,您放心……。”

“我放心,可是这么多人都听到了,是堂主不放心,唯一一个办法,就是你们都……死!”话音刚落,英叶一指点入了殷全达的太阳穴,大脑内部爆裂,立马倒地而亡,众人一见都惊慌万分。

“各位兄弟,对不住了,这是堂主的命令……。”说完,英叶数指齐挥,将殷全达整个府上的人全部杀的干干净净,这其中,当然也有谢蓉蓉的父亲,谢三方。

英叶见事情办妥,便急忙离开,拿着磐龙剑向邪风堂复命。

而李乐雅和迟逸仙总是慢半拍,他们正在打听的时候,突然许多官兵,将尸体从殷全达的家里抬出,李乐雅一眼就认出了谢三方。

“这……,这是怎么回事?!”李乐雅惊慌的问着。

“我们不清楚,不过我看到上午谢三方给殷全达送什么剑,最后两人就都死了,但这殷全达向来与邪风堂来往,早晚也是死。”边上一人说道。

“天啊,我该怎么和蓉蓉交待……。”李乐雅心里很是忧虑。

“邪风堂……,杀他们的人是邪风堂的人?”迟逸仙说着,急忙跑到一人尸体看去,但见此人多处穴位被点破,功力深厚,定是指功高手。

“指功高手……难不成……。”李乐雅说着。

“你知道是谁?”迟逸仙问道。

“恩,如果是邪风堂那只有他,你不知道,丐帮大会那次,你半路就走了,后来紫天与众位同门群战,眼看体力不支,却杀出一个人来,那人的功夫很是了得,并且就是用得指功,那人我一打听才知道就是江湖人称审判指的英叶!”李乐雅说着。

“什么?紫天手下还有这等高手?”迟逸仙惊奇的问着。

“哎,想必月龙的剑也被他拿去了,我们要是找也只能去邪风堂了,但是紫天的功力太高,咱们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啊。”李乐雅感叹着。

“算了,咱们现在回去把事情说一下,一起想想办法吧!”迟逸仙劝说着。两人都急忙赶回了河南镖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