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中秋佳节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4801字
  • 2015-05-28 10:30:17

中秋佳节,月圆之夜,这一天,河南城上下一片繁华喧闹的景象,炮竹也是震耳欲聋,各家上下都是张灯结彩,出行的人不计其数,车水马龙的市集还有各种卖艺的班子,轿子来回穿梭,马匹牵着行进,小孩们都骑在大人的头上来回看着,有指月亮的,还有看花的,人们纷纷的往河南城中央的中秋楼走去,在这些人当中,难免少不了廖月龙一行人,原来他们也不甘寂寞,这马占阳高兴坏了,几乎全镖局的人都出来体会这过节的气氛。迟逸仙的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当然一起跟着来了,廖月龙,李乐雅,宋词,陈雒钦,谢蓉蓉也紧随其后。

“哎,陈大哥,这中秋楼今晚有什么活动啊?怎么都来这里?”宋词问道。

“哈哈,你们不知道,这中秋楼是皇上御封为最佳赏月地点,所以每年中秋,皇上都会来到这里给大家出个对子,谁能对上,就赏金百两。”陈雒钦答道。

“哇,那迟哥肯定行喽!”宋词冲着迟逸仙喊道。迟逸仙没有说话,显得很是无奈,大家笑着。

李乐雅这时候也说。“宋词,那可不一定,还有我们这么多人呢!哈哈!”

“宋词一会也去试试吧。”谢蓉蓉说着。

“哎呀,姐姐别说我啊,我可不行……。”宋词说得有点不好意思。

“恩,不会对子没关系,一会这楼上有二十个灯谜,猜中的也有奖啊。”陈雒钦说着。

“那敢情好,大哥,一会灯谜咱们猜不猜?”迟逸仙问着廖月龙。

“大家玩的高兴就好啊,要我说,咱们分着去猜,看最后谁猜的多!”廖月龙说着。

“恩,廖大哥这个点子不错,我同意啊。”宋词说着,举起手来。陈雒钦听了也跟着笑,谢蓉蓉和李乐雅也并无异议,迟逸仙更是没有问题,就在大家都赞同的时候,目光都集中在了马占阳的身上。

只见马占阳低头不语,慢慢抬头看了看,发现大家的目光都聚在自己身上,急忙惊慌。“喂喂!你们看什么……,不……,我是说……,哎,你们玩吧,这个什么谜的我猜的累,我不参加啊!你们要是参加你们去,我上那边看看别的……。”马占阳显得很无奈,众人看到都笑了起来。

“哎呀,马大哥,都是玩啊,不用这样。”李乐雅凑过来,搂着马占阳。

“不不,还是你们去吧……,我真受不了这个。”马占阳挥手拒绝着,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完了,少一个……,看来马大哥是真不喜欢这东西……。”李乐雅说着。

陈雒钦点了点头。“马大哥终归是个武夫,你让他玩文的,他确实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郁闷。”

“那咱们几个人……。”廖月龙数了数。“六个人,咱们两个人一组,最后得的奖多的就是第一啊。”

“好啊,没问题!”宋词叫道。

“那这样吧,我和逸仙一组,廖少侠带着宋词……。”陈雒钦话音刚落。

“啊……,好……。”廖月龙说着。

“呵呵,李乐雅就和谢蓉蓉一起吧。”迟逸仙分配着说。

宋词听了又开始埋怨。“为什么,不让我和姐姐一起啊!”

“宋词,你和谢姑娘不会功夫,你俩一起我们也不放心啊,现在这样分配是最安全的,毕竟今晚人这么多,万一出事就不好办了。”迟逸仙劝道说。

“你们总是有理,廖大哥,咱们走吧!”宋词说完就拉着廖月龙要走。

“喂,宋词,还没开始呢,灯还没出来,你走哪去?”廖月龙又把宋词拉了回来。

没过多会,数人从中秋楼的台上站了出来,众人急忙下跪。齐声喊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宋词还傻呵呵的站着,廖月龙和李乐雅本不想下跪,都被迟逸仙急忙按下。

“你们干嘛呢!”迟逸仙急忙喊着。陈雒钦也只是半跪,更准确的说应该算是蹲下。

“迟大哥,这个人就是皇上?”宋词轻声问道。

“恩,是的,他就是宋徽宗。关于他的评价太多了,你别多问哦。”迟逸仙提醒着宋词。

“众位平身!”宋徽宗说道。“今晚月圆之夜,朕有幸来到河南城与民同乐,就请各位尽情的欢乐。”说完,又命令旁边一人打开一张纸读到。

“月圆中秋对子如下,日日月月明明亮亮。如有对下此对者,赏金百两。”那人念道。

众人站了起来。

“逸仙,这个对子难不难?”廖月龙问道。

“恩,我听说徽宗好吟诗作对,今日一见果然不凡,此对子恐怕要迷惑数人啊。”迟逸仙说道。

“逸仙此话怎讲?”陈雒钦问道。

迟逸仙站在那里想了想。“不信,你们问问宋词对子是什么?”

廖月龙便问宋词。宋词答道。“怎么?不是日日月月明明亮亮么?”廖月龙点点头。

“非也,此句只是其一。”迟逸仙说得令众人费解。

就在大家议论之时,人群中一人喊道。“日日生生星星点点。”

宋徽宗站在上面摇摇头。

紧接着又有数十人喊着,却都没能对出。

“看来这不是一般的对子啊。”李乐雅说着。

“你们怎么都不快喊啊,刚才说得那么热闹,现在都不说话!”宋词着急的快跳了起来。

接连数十人还是没有回答出来的,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醉仙太白下句如上,明月明月日日月月。静夜思空对此者,笑傲博学。”只见一人在楼下喊道。

众人的目光皆被引去,只见一个书生气质的人站在那里,没错,就是迟逸仙,宋徽宗定睛看去,此少年气度不凡,手持纸扇,更似诗仙李白一般。

“妙,妙,此为绝对啊!敢问楼下之人何许人也?”宋徽宗问道。

“回陛下,草民迟逸仙,江湖人称醉太白。献丑了!”迟逸仙说道。

“恩,不错,不错,你是唯一一个能听出此对的人啊。”宋徽宗说道。

宋词和陈雒钦等人才大吃一惊。“啊,难怪逸仙说只是其中一句,原来刚刚那人念的四句都是啊!”

“原来是这样!”李乐雅也恍然大悟。

“迟逸仙,请上楼来!皇上召见。”宋徽宗身边的人喊道。只见迟逸仙走上了楼去,近身看到了这个宋朝的皇帝,迟逸仙仔细看去,此人与常人并无差异,不过一身衣服体现了身份而已。

“迟逸仙,你今年多大?”宋徽宗问道。

“回陛下,二十二。”迟逸仙回道。

“恩,愿不愿意入朝谋取一职?”宋徽宗此意显得很是看重。

谁知迟逸仙还是委婉的拒绝了。“陛下,草民游荡惯了,不适宜为官,谢陛下好意。”

“大胆!怎敢拒绝皇上!”边上一人喊道。

“哎,不碍事,朕从不强求于人,不过日后你若想来,一定要告诉我啊,哈哈,来啊,将奖品发给他吧。”宋徽宗下令,一人用盘子端出百两黄金,迟逸仙伸手托住。

“谢陛下!”迟逸仙跪下谢到。

“啊,迟逸仙这家伙还真是厉害。”廖月龙说道。

“是啊,果然超出常人的智慧。”陈雒钦也很是佩服。

就在众人都为之羡慕的时候,迟逸仙却做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举动。只见他伸手高高的托起百两黄金,向楼下散了出去。黄金从楼上像开了花似的落下,掉落在地上遍地都是,楼下的人急忙冲上去捡。宋徽宗被迟逸仙这一举动所惊讶,岂料这小小年纪竟有如此爱民之心。

“天啊,他把百两黄金给扔了?”宋词吃惊的说着。廖月龙和李乐雅笑了笑。

“这才是逸仙的风格。”廖月龙点点头,默默的说着。

迟逸仙这时候也走了下来。

“走吧,咱们继续猜灯谜了。”迟逸仙散出百两,却如没有发生一般镇静。真如人们所说,心智之境。

“好,就按刚才说得,分组行动了,拿到灯谜最多的就算赢啊!”廖月龙说着,和宋词先跑了去。随后陈雒钦和迟逸仙也向灯谜处跑去。

“谢姑娘,咱们也去吧。”李乐雅说着。

“好!”谢蓉蓉应了一声,跟着李乐雅走去。

廖月龙一行人都纷纷的去找寻灯笼猜灯谜,而今夜大家同庆之日,一个人影慢慢的靠近了河南镖局,从月光下看到,原来是谢三方。

“哼哼,今晚河南镖局戒备这番稀松,何不进去看看里面财物,也好还了赌怪的银子。”说完,谢三方就偷偷摸摸的翻过了墙垣,正好进到了廖月龙一行人的屋子里,谢三方进去就是一通乱翻,谁知道都是一些碎银子,值钱东西什么都没有,就在谢三方偷东西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走过来,他急忙钻到床下。巡逻的人进来看了一眼,又把门关上离开了。谢三方吓得汗水直流。

“看来不能在这里待啊,还是不安全,凑合拿点东西走吧。”随即看到了一个包袱。拿起就走,又按原路从后院跳出。

“嘿嘿,接下来就是……。”谢三方拿起了灯,将里面的蜡烛拿了出来,冲着镖局内的草里就是一扔……。

在中秋楼这边,迟逸仙和陈雒钦已经摘了六个灯谜。

廖月龙和宋词却是一个没有。

“宋词,我真是不行啊,比不过他们。”廖月龙说着。

“哎,没办法啊,算我倒霉吧……。”宋词也显得很是无奈。

再看李乐雅和谢蓉蓉这边,在人群里挤来挤去。

“李大哥,你慢点啊。”谢蓉蓉说着。

“哦,对不起。”李乐雅急忙停下来。就在两人正说得时候,突然听到旁边的一圈人里有人在弹奏着铉琴。

“啊!谢姑娘,你听着曲子!”李乐雅霎时间如从梦中惊醒一般,侧耳倾听。

“真好听啊。”谢蓉蓉也被曲子吸引。“有一种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一般。”

李乐雅不知不觉的闭上眼睛,听着听着,觉得不够过瘾,不自觉的拉着谢蓉蓉的手往人群里挤了进去。谁知这谢蓉蓉也没说什么,只是脸色有点红润。

这一进去,原来是一个班子卖艺,跳着舞蹈,伴着音乐,众人都快乐的跟着舞动,李乐雅也拉着谢蓉蓉一起跳了起来,谢蓉蓉开始感到有点不自然,慢慢的也放开手脚。谁知这众人跳着跳着突然听见一声刺耳的声音。大家都惊慌失措。

“啊!?怎么回事?谁打断了这么美妙的音乐!”李乐雅显得很是失望。

“李大哥,是那人的琴弦断了。”谢蓉蓉说着。

“可惜,可惜啊……。”李乐雅感叹着。

戏班一见音乐已没,便要收拾东西回去,谁知这时候,从人群中又传出了刚刚那段曲子,众人都随着音乐看去,原来是李乐雅,手执叶子吹了起来,虽然音调不如铉琴要多,但是曲子柔和顺畅,更别有一番风味。

“李大哥……。”谢蓉蓉听着也是非常入迷。

李乐雅闭目轻吹,众人又接着跳起舞来,过了好半天,人们都跳的累了,李乐雅也停止了吹奏。

只听众人都在议论着。“此人真乃当世乐师啊!”“真希望能继续听下去。”“他是华山派的老六吧?”

慢慢的,众人散去了。只见谢蓉蓉还是看着李乐雅。好像曲子并未停止。

“谢姑娘,咱们也走吧。”李乐雅叫道,谢蓉蓉也意识到了,急忙应和着。然而就在两人刚要离开,戏班的一个人走了出来。

“少侠请留步。”李乐雅听到急忙站住。

“感谢你今天的帮忙,我们戏班有支玉笛,一直以来无人能吹出声音来,今日见到少侠乐感天赋极佳,我们留着这个也是没用,不如送给少侠,倘若能吹出声音就算我们的心意,不能出声就拿去当了也可以啊。”那男子伸手递了上来。

“不可啊,您还是自己留着吧。”李乐雅拒绝着,又看了看玉笛。

“少侠何必多礼,我们留着也不能出声,让这么好的乐器闲置是对音乐的不敬啊。”那男子一番话让李乐雅也很是认可。

李乐雅接过了玉笛。“那我就多谢你们了,这个玉笛真棒,它有名字么?”李乐雅问的,好像把乐器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

“啊,我听说这个笛子发出的声音令人如痴如醉,虽然我们都没人能吹动它,哦对了,它名字叫‘催心玉笛’!”男子一语惊出,让李乐雅甚是欢喜。

“催心玉笛!好名字!好名字!谢谢这位大哥!”李乐雅高兴的说着。

“不谢,乐器送给有缘人,那是一种使命,呵呵,那我们先告辞了,后会有期了少侠。”男子说着,领着戏班离去了。

李乐雅看着玉笛,但见做工精细,通体泛光,重量也算合手。

“李大哥,你吹的真好听啊。能不能给我再吹一遍。”谢蓉蓉说着。

“恩,好。”赶上李乐雅高兴,两人坐在一个小亭内,那小亭立在湖边,抬头就是圆月,恰似多了几分诗意。

李乐雅吹奏着叶子,谢蓉蓉闭目倾听,时不时的谢蓉蓉会表达一下自己所想的画面,这让李乐雅也想起了当时和廖月龙在监狱里的那一幕。多了几分感慨,多了几分凄凉。音乐里充满着希望。让谢蓉蓉心中有所触动。

而迟逸仙和陈雒钦这边也停下了猜谜,开始准备离开。

“逸仙,我觉得你把李乐雅和谢蓉蓉分在一起是另有目的。”陈雒钦问道。

“哦,陈大哥好敏锐啊。”迟逸仙夸奖着。

“这没什么,你看平时他俩的表情,总是怪怪的,尤其是那次做饭,两人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呵呵。”陈雒钦说着。

“哈哈,大家都发觉了,不过乐雅他一直不肯承认,因为……。”迟逸仙说道这里突然想到了廖月龙和红儿的事情,紧接着又想到了柳源。

“逸仙?你没事吧?”陈雒钦问道。

“没,我真的希望李乐雅不要像我和大哥那样……。”迟逸仙很感慨的说着。

而李乐雅和谢蓉蓉两人随着音乐,心中难免有些涟漪的波动,但是两人心中都不能肯定这种感觉。

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双方都彼此有些好感。

“李大哥,我真想我爹……。”谢蓉蓉说着。

“是啊,明天一早我带你回去,看看能不能和你爹好好说说。”李乐雅安慰道。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在亭子里过了许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