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赌场风波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3673字
  • 2015-05-27 16:29:43

廖月龙几人第二日便到了河南城,他们搀扶着迟逸仙,本来打算要去陈雒钦的府宅,可是一想陈公子的境况也不富裕,还是送去河南镖局更为妥当,于是几人直接到了河南镖局去寻求马镖头的帮助,马镖头见几人来到,急忙设宴款待,又将陈雒钦也一并叫来,还请了城内最好的大夫为迟逸仙医治。

几人聚在迟逸仙的床边。

“大夫,他的伤情如何?”马镖头问道。

“哦,并无大碍,只是体力虚脱,身上的伤也只是略微的感染,修养两天便可下地行走。”大夫回头说道。

“啊,谢谢你了,大夫。这小子没大事就好啊!”马占阳高兴的说。

几人听后也都很高兴,廖月龙几人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下来。

“陈公子,马镖头,这几天还要劳烦你们啊,我们在这里多谢了!”廖月龙急忙感激的说着。

“哎!廖少侠这就多礼了不是,你我既然是兄弟,就别这样,我老马还不是个多心之人,不必这般!”马占阳显得非常豪爽,让几人心里也是舒坦。

“是啊,廖少侠,咱们都是兄弟,别客气,这里你们就安心住下吧,多留几日,再过几天正好也是中秋,等迟少侠身体好些,咱们一起在河南城逛逛,岂不乐哉!”陈雒钦说的也很是热情。几人心里也是一阵子兴奋。

这个时候,廖月龙又问了一句。“对了,马镖头。”话还未出,急忙被马占阳拦阻。

“廖少侠见外!别叫我镖头,叫马大哥!”

“哈哈,是,马大哥,我是想问,你帮了我们这么多忙,而且我们也是有言在先,不知你之前说得那批货物何时出发?”廖月龙问道。

“哦,这个不急,等过完中秋,咱们出发也不迟啊,况且迟兄弟伤势未愈,不可忙于奔波啊!”马占阳说得很是仗义。

宋词也在旁边高兴的说。“这河南城的中秋灯会应该会很好看吧!”

“哈哈,那是当然了,到那天咱们去看看便知啊!”陈雒钦高兴的答道。

几个人后来在大厅又聊了半晌,这一天过得如此之快。

在河南境内的南部边界,红花男子还在拼命的奔跑着,跑了一天一夜,这步伐不见丝毫减缓,轻功内力实为了得。他抱着燕罗冲经过一个小店,只见红花男子扛着燕罗冲急忙跳上马,之后又向地上扔了一锭银子,拉起缰绳就走,这马的主人还未反应,便已远远的离去,这红花男子说来也是聪明,这一锭银子却也用之不尽,所经有马之处,他也像之前那样飞快的更换马匹,所留的赔偿便是体力不支的旧马,这一路,红花男子以马换马更换马匹无数,却也只花了一锭银子。话说回来,就算这红花男子不给银子又如何,轻功根本无人能及,当知道的时候早已跑到千里之外,毫无办法,可见还是有一定的道义可言。

在马背上的燕罗冲被颠的神志不清,隐隐约约的说了一句。“你要……将我带……何处……?”

“你别多说话,保留住气力,咱们再有三日将到AH舒州,到那里你便可保住性命。”这红花男子一句,让燕罗冲心里有些奇怪,更有些不知所错。

“AH……,舒……州……。”燕罗冲听完这话又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时间的紧迫,让每天过得都是如此细致,燕罗冲的生命还有三天,而红花男子要将他带往AH的舒州,这其中又是隐藏着什么秘密?

红花男子拼命的奔波只为能够挽回燕罗冲的性命么,这边的河南城,迟逸仙也是卧床养伤,廖月龙几个人更是寸步不离的照看着。这一日……。

“啊,有点闷啊。”宋词无聊似的说着。

“哈,宋词,要闷就出去转转吧,我的伤也不大碍事了,没关系。”迟逸仙靠在床上说着。

“我到也想,可是廖大哥不让啊。”宋词委屈似的。

“宋词,你看你说得,我哪不让你出去了,那我来照看逸仙,你和乐雅这两天也累了,出去放松一下也好。”廖月龙说道。

“月龙,我看不用了。我们没事。”李乐雅急忙说着。

“不,也该出去,你们出门正好也买点礼品什么的,马上就要中秋了,咱们也不能总是白吃白喝人家的,买点东西,也表示一下感谢啊,桌上的银子你们拿着吧。”廖月龙一手端过来药一边说着。

“恩,说得也是,银子我这里有,那我俩就出去转转了。”李乐雅说道。

“恩,天黑前回来就可以。”廖月龙吩咐着,又继续喂迟逸仙喝药。

李乐雅和宋词两人便带着些许银两,到河南城上一走,两人从镖局出来,直奔河南城的市集中心走去,这河南城之大,分为东西两部分,东边主要是集市,西边主要是手工作坊之类,当然也是混杂着些许店铺,长长的街道人来人往,不时拥挤,不时稀松,到处穿插的小巷,让人无法看全这座大城,更增添了一份神秘。

宋词的好奇心太重,走这一路就要看上七八个店铺,一会看看花鸟鱼虫,一会看看布料,一会又看头饰,一会又尝尝包子,李乐雅在一旁也无奈的跟随着。

“我说宋词,你就不能老实的看点礼品,咱们不是瞎逛啊!”李乐雅忍不住的说道。

而宋词这边就好似没听见一般应和着李乐雅。“恩,是,是啊,看看。”

李乐雅一脸无辜样。“天啊,大哥为什么要让我和宋词一起逛呢……。”

“哎,李大哥,你快来看,这里是什么这么多人。”宋词站在一个店铺的门口。

李乐雅走过去一看,门布上写着一个“赌”。“宋词啊,这个是赌场,不能进啊。”李乐雅急忙拉着宋词要离开。

“可是里面好多人啊,我们看一眼好不好,长这么大我都没见过呢,看看吧,就一眼。”宋词一个劲的说着。

李乐雅很是无奈。“那你进去不许乱说,不许乱跑,不许……。”

话还没说完,宋词一把拉着李乐雅走了进去。“行啦!知道啊!”

两人进去以后仔细一看,这里面原来也没多大,就一个赌桌而已,围着的人大多数也是看看热闹,只见里面站着一男一女,那男子年近四十,身形宽大,脑袋秃的光亮,手掌虽然厚实但是略显笨重,可见并无功夫底子。李乐雅又看了眼身边的女子,年有二十与他相仿,似那男子的女儿一般,相貌更是出众。李乐雅看了两眼,旁边也有人在不时的看看,果真是吸引众多目光。

“喂,李大哥,你看什么呢!”宋词拉着说。李乐雅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啊,没什么,这里人真多,哈哈哈,过去看看啊!”

“什么啊……,刚才还劝别来,怎么这个时候又拉着我去看……。”宋词纳闷的想着。

两人围上了赌桌,向台子中央看去。上面堆满了钱财珠宝首饰。只见这大汉手拿骰子,在碗里不停的摇晃。

“来来来!买大买小啊,如此容易,看了就会啊!!我谢三方赌场绝对让您赢爽为止啊!”许多人都跟着下注。

原来这人叫谢三方,是这家赌馆的老板,那这个女的就是他的女儿了。只见这谢三方手法极为高明,掷出的骰子都是绝活儿,没把必赢,不一会,桌子上的钱财就都归他所有。

“来来来,运气好的就下注啊,我谢三方在这一带是出了名的公道,没有机关,没有暗语啊!”谢三方不断的吆喝着。

只见这个时候,从门外又进来了几个人,其中中间一人穿戴讲究,手上的两个铜球在指尖滚动着。

只听许多人议论道。“哎呀,这不是赌怪,殷大人吗,哎呀。”“啊,是殷全达啊,他又来赌场子了。”

“这个家伙很厉害吗?”李乐雅心里想到。

只见殷全达走了过来,一群人都给他让路,谢三方还乐在其中的摇着骰子,突然发现殷全达来了,急忙停下。

“哟!这不是赌怪殷大人吗,怎么?对我这小场子感兴趣了?”谢三方说着。

“哈哈,谢老板真会卖关子,既然知道我来干嘛的,就别废话了,开始吧,一把定输赢,赌大小,赌注就是你的这间铺子!倘若我输了,我全河南一百八十二家赌场全归你!”殷全达来势汹汹,让谢三方为之一动,凭谢三方的本事对这个赌怪来说似乎只是九牛一毛,谢三方犹豫着。

“怎么?怕了?”殷全达刚要动手,突然看到了一旁的谢蓉蓉,顿时露出色相,向谢蓉蓉走去。

“不知殷大人想干什么?”谢三方点头哈腰的说着。

“呵呵,我改变注意了,想要你的宝贝女儿,别的不要。”殷全达一语言出,让谢三方极为震惊。

“我女儿蓉蓉才满二十,大人您这……。”谢三方说着,而一旁的谢蓉蓉显得有些胆怯,李乐雅在旁边也是暗暗的注视着。

“好啊,你这么说了,那就来赌吧。能赢了我再谈别的!”殷全达说完就坐了下来。只见他将自己赌场的所有地契拿出放在大字上面,谢三方无可奈何,只好掷起骰子,手里发抖的厉害,也许是失常,掷出了十七点,而殷全达双手捏住骰子,轻轻一抛,掷出十八点,由殷全达来开,这生死一刻,让谢三方无从招架,只是一瞬间,殷全达一把骰子掷出,通杀!很直接了当的便完胜于谢三方。

“哈哈,谢老头,我还真要谢谢你了啊。来啊!将这小丫头给我带走!”殷全达说着,便让人要将谢蓉蓉带走。

而一旁的谢三方也没有说话。

“爹,爹!”谢蓉蓉在一旁叫道。而谢三方也只是看了一眼。

“蓉蓉,就当帮爹的忙,要不然爹也没法活啊。”谢三方很是为难的说着,这让在场的李乐雅极为愤怒。

只见李乐雅拔出利剑,将殷全达身边两人吓开。

“呸!天底下还有你这种父亲!自己女儿被人夺取,没有丝毫恨意,却还如此说话!”李乐雅说完便一脚将谢三方推开。这个时候,殷全达站了起来。

“哪里的野小子,敢阻拦我!给我拿下!”殷全达一声令下,几人冲上前去,然而这几人又岂是李乐雅的对手,只见李乐雅三下两下,便解决了所有人。

“姐姐,快和我走吧!”宋词这个时候也一把拉住谢蓉蓉,往外跑去,谁知刚要到门口,便被殷全达拦住,殷全达刚要抓住她二人,李乐雅一剑砍到殷全达的胳膊,殷全达痛倒在地,几人急忙跑出,殷全达急忙派人追赶。

“宋词,带她回镖局,我随后就来!”李乐雅示意要宋词带着谢蓉蓉回到镖局,他自己留在一个巷口,又与那些人一番激战。就在宋词带谢蓉蓉回镖局之时,谢三方也偷偷的出来,一直跟踪着她们,眼看着两人进到了“河南镖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