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真相大白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3934字
  • 2015-05-27 10:30:00

幽幽探鬼爪,暗暗回廊笑,只在云雾里,闻声难寻道。

就在双方陷入僵局的时候。

“呵呵,是时候了。”一个听起来阴森森的声音,同时,一个矮小的身影也相继落下,这个说话怪声怪气的人,长得也是如此,秃头凹眼,身体修长,好似一副小鬼夜叉模样,虽然有些可笑,但是,从他手上闪出的光却是耀眼,一双钢制的利爪,剔透精光。

“好家伙,要不是我聪明,还真没准儿办不成这桩买卖了。”

迟逸仙却不知此人为何,茫然的看着。

“又是你!”燕罗冲慢慢的说着。

“呦,身重剧毒,还没有死啊。”麻坚一脸坏笑的说着,“背叛的人终究要以背叛的下场来告终的,但,单以我的能力,恐怕杀你不得,我便想暗中跟踪你,看你死去我再安心的回到邪风堂向堂主复命,不过,没想到,情况比我想的要顺利,突然出现这么个傻小子认定你是杀他妻子的凶手,而卖命的要杀你,最后落得是两败具伤,我正好渔翁得利呀。”

“为,咳,为什么你这么清楚,咳,我们之间的事,而且,说得好像是我错把他当成凶手一般。”迟逸仙有些不解的反问对方,

“为什么?这得跟你说说了,本来我遵堂主之命到铁扇门去找寻你们的镇派武学,但是我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就在我进到藏书阁的时候,那个门主,就是那个小女娃前来捣乱,我一怒之下……!哼哼!”麻坚又是露出了那令人作呕的笑容,“便杀了她,但是我也是逼于无奈!”

“什..”迟逸仙露出惊讶的表情,没错,任谁听到了这种“误会”,都会是这样的惊讶吧。迟逸仙的眼睛瞪得犹如死灰。

“对对,就是这样,谁知燕罗冲这个时候赶来,他以为我拿到了武学,便想阻止我交给紫堂主,谁知事情就是这么巧,正好被你看到了燕罗冲,哈哈!”麻坚很高兴的样子,并拍着手接着说道,“就是你这种好像被骗了的惊讶,我最喜欢看到这样的了,如果再好一些,是那种面对死亡,无奈后的惊讶,我就更喜欢了,哈哈,今天你俩都已经筋疲力尽,我可以毫无费力的将你二人送往黄泉,哈哈。”

听着这样令人不爽的笑声,迟逸仙默默的让自己站了起来,仿佛看不到表情的深沉,难道,真的就坐以待毙了么,如此重伤,由不得反抗了么?他向前走了两步,但又停下了,缓缓的用手指擦了擦嘴角的血,轻声地说,不,说是“冷静地说”更准确些吧,“燕罗冲,愿不愿意把他让给我。”

听到这句话,燕罗冲坐在原地一动不动,虽然表情依旧没有,但是,却干脆利落的说出了一个字“杀!”

麻坚看到了迟逸仙的目光,是一种如豺狼般凶狠的眼神。迟逸仙咬着牙,恨不得将其吃掉一般,手上的扇子握的很紧,他的怒火比之前更加强烈,更加失去理智,他的内心已经不是迟逸仙了,而是变成麻坚的魔鬼,麻坚看到后心有余悸。

麻坚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面对一个重伤之人又有何惧,他抬头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来啊!来啊!过来试试!”麻坚不断的挑衅。

“小心他的爪子有毒。”燕罗冲居然与迟逸仙变得统一战线,他居然奉劝了迟逸仙。

迟逸仙没有说话,他的眼神里只有麻坚,他想的就是将麻坚碎尸万段。迟逸仙这样一股力量从内心涌了上来,他忘却了自身所有的伤痛,他一生的遗憾要在此做一个终结,他不允许任何理由使自己错失良机,他明白了事情的真相,所以,他今天是舍命报仇,他催出了自己前所未有的功力,整个身体像被火笼包围着。

麻坚看到后惊讶不已,但是麻坚就不信邪,他偏要试试这个迟逸仙,于是,麻坚伸出双爪便飞了过去。

迟逸仙也向麻坚冲来,他用出读心术,判断了麻坚双爪的位置,顺势扔出扇子,麻坚用双爪交叉阻挡,谁知迟逸仙伸出双手一把抓住麻坚的手腕,用力的捏住,冲着地上的石头,就是一下,麻坚的两个爪子扎在石头上,双手也被困住动弹不了。迟逸仙一拳打在了麻坚的胸口,这一下让麻坚口吐鲜血,力量之大让其难以承受一般。麻坚急忙双手挣脱,解开了双爪。

“好啊,迟逸仙这家伙真聪明,用这样的方式让麻坚丢掉爪子。”燕罗冲在一旁看着,心里想道。

本来以为麻坚没了武器,谁知道他从腰间又抽出一把软蛇剑。迟逸仙拿起扇子,几发柳针飞出,麻坚闪躲开来。迟逸仙随即冲了过来,一招扇打白鹤,但是由于体力不支,功力也终是有所减弱,连续几招让麻坚轻松避过。

“怎么?不行了?呵呵,我可还没好好打呢。”麻坚得意的说着,舞动起手里的软蛇剑。

迟逸仙还是和之前一样沉默,他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体力不支,根本近他不得,麻坚身法灵活,难以擒住。”迟逸仙心中琢磨。

麻坚挥剑冲了过来,迟逸仙还是站在那里,眼看一剑就要刺入迟逸仙的腹部,却还是不动,麻坚很是疑惑,他不明白迟逸仙到底要做什么,剑离迟逸仙的身体越来越近了,随后而来的就是,剑刺中了迟逸仙。这让在旁的燕罗冲也感到惊讶。

麻坚也是很奇怪,为何这般容易,难道迟逸仙真的是体力不支,连躲开的力气都没有了么?

然而这一剑刺中之后,麻坚突然脸上一片惊慌,因为这一瞬间,迟逸仙趁着与麻坚近身之时,一把抓住了麻坚的手,麻坚想用力挣脱,却未能成功,迟逸仙右手顺势一把扇子刃舞挥了过来,无数的刀刃从麻坚的喉咙之处划过,血液飞溅在迟逸仙的脸上,麻坚的喉咙被切开,霎时倒地,只见麻坚双手捂住喉咙,气喘嘘嘘,濒临死亡。

“呜呜……,呜呜……。”麻坚痛不欲生,伸出手向迟逸仙求救。

迟逸仙又拿着扇子,用上面的刀片在麻坚身上乱划,麻坚活生生的被迟逸仙折磨致死,这种临死的痛苦,迟逸仙让他体会的极为深刻,更是极为难熬,迟逸仙向来对人仁慈,如遇此景必会一击致命,然而迟逸仙故意切开麻坚的喉咙,让他痛不欲生,才解了迟逸仙心头之恨,而更可悲的是,迟逸仙在麻坚临死前用扇子在他的身体上写了几个大字。这个时候,燕罗冲勉强站起,走了过来,向麻坚身上看去。

只见“爱妻之祭”四个字清清楚楚刻在麻坚的身体上。

“让柳妹的名字写在你的身上根本是种侮辱,你还不配!”迟逸仙对着麻坚说道。

随后他静静的站了一会,还是由于体力不支而倒下了,两人都丧尽全力的躺在地上,迟逸仙解决了麻坚,终于为柳源报了仇,但是他很奇怪,转头看着燕罗冲。

“燕罗冲,你明知道我冤枉了你,你为什么不说?”迟逸仙开口问道。

“哼,我这个人不爱解释什么。”燕罗冲还是一样少言寡语。

“你还真是个怪人,呵呵……。”迟逸仙才说了两句,眼睛就开始有些支撑不住了。迟逸仙闭上眼睛,但是嘴里还说着。“燕罗冲,我误会你了,对不住。”

而燕罗冲也没有回应,因为他也睡了。

天色暗淡,廖月龙和李乐雅还有宋词三人顺着方向果然找到了迟逸仙,廖月龙将迟逸仙叫醒。

“逸仙,醒醒!逸仙!”廖月龙抱着迟逸仙大声叫道,迟逸仙被喊声所惊醒,而一旁的燕罗冲也被吵醒。

“大哥……。”迟逸仙显然没了力气。

廖月龙看了眼燕罗冲。“他把你打成这样?他还活着?”

就在李乐雅刚向燕罗冲走过去,迟逸仙急忙叫住。“慢着,与他无关,此事是我错怪他了!”

迟逸仙将事情的真相从头到尾的告诉了廖月龙和李乐雅,两人也都为错怪燕罗冲而感到有些抱歉,随即,廖月龙将迟逸仙扶起,架着他的胳膊站了起来。

“逸仙,咱们还是去找家客栈住下吧。”

“好的。”迟逸仙勉强回应着。而李乐雅向燕罗冲走了过去。

“来吧,和我们一起走吧!”李乐雅伸手要扶燕罗冲,谁知燕罗冲并未领情。

“你们走好了,我不需要,唔……。”燕罗冲忍痛自己站了起来。

几个人看了看,实在没有办法,只好任由他去了。廖月龙和李乐雅扶着迟逸仙,宋词跟在一边,没多久就找到了一个客栈。

“咱们今晚先住在这里。”廖月龙说了一句,几人进去了客栈好好的休息了。

只是这天色昏暗,燕罗冲受伤过重,自傲的性格使他拒绝了廖月龙等人的帮助,自己只身忍痛继续行进着,然而他的脑海里都是一片空白,体力的虚脱,让他慢慢的失去了知觉,果然没走多远,燕罗冲体力不支,再加上赤草毒的毒效,燕罗冲应声倒地,随即昏迷。天空也慢慢的下起了雨,燕罗冲的身体就这样被雨水冲刷着。

突然这时,一个身影走了过来,他打着一把伞,站在了燕罗冲的身旁。只见那人弯下腰去扶燕罗冲。

“啊,幸好还未断气,这笔买卖还能成!”那男子说道,一把将燕罗冲抱起。

燕罗冲虽然有意识要反抗,但是却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燕罗冲勉强的睁开眼睛,透着朦胧的月光向那人面部看去,只见此人一脸纹花,面部极为秀气,身着一身红花锦袍。看着看着,燕罗冲闭上眼,失去了知觉。

那红花男子,将燕罗冲在身上固定好了以后,运起自身轻功,只见没一会的功夫,已踏出数十步,这等轻功绝非一般,实属江湖一二。

然而此人又要将燕罗冲背往何处?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清晨。

廖月龙一行人也好好的休息了一晚,体力终于有所恢复,他们要为迟逸仙请个大夫医治,可是这荒山小村并无高明医术,几人还是决定将迟逸仙抬回河南城,请陈雒钦帮忙。

几人就这样,抬着迟逸仙向河南城赶去。

这马占阳的消息也属灵通,丐帮大会的事情也探的一清二楚,他来到陈雒钦的住所,与他交谈起来。

“哎呀!陈老弟,这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了!”马占阳大喊着。

“怎么,马大哥别急!”

马占阳将廖月龙一行人从拜见缪笔花一直到丐帮大会的事情说的一字不差,两人说到某些地方还不时的感到佩服。

“这几位少侠果然不同凡响!我真想,马上见到他们啊。”陈雒钦寻思着。

然而廖月龙一行人也在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河南城的陈府。

一天一天的过去,紫天也已经平安的回到邪风堂,然而此次紫天独战群雄,让其也是有所耗损,要不是英叶及时前来,恐怕后果难以预料。

“英叶,要不是……。”紫天感谢的说。

“堂主和英叶还这般客气!当时属下就担心您会被武林人士围攻,所以一直暗中跟随,只是您让我不要参与这次活动,属下才不敢露面,但见那时形势危急,也只好冲了出来。”英叶一语,让紫天为之感动。

紫天一把握住英叶的胳膊,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几天的行程,红花男子抱着燕罗冲一直往南行进,路上基本不吃不喝。

“这家伙还有气吧?哎,千万别死,坚持住,等到了地方,交给他们,我的钱就算到手了,你可别半路死了啊!”那红花男子嘴里不断叨唠着。

却不知这红花男子究竟为何许人也,又要将燕罗冲带往何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