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至仙至魔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3744字
  • 2015-05-26 19:23:04

一个有着醉仙太白的称号,一个有人魔域宠儿的称号,在今天,这一仙一魔终于交锋了,他们的战争惊天地泣鬼神。

这边迟逸仙故意引燕罗冲上前进攻,而燕罗冲也催逼身体极限用出了鬼狱心诀,这带着内功的一记正手合月镰,伴着魔鬼的哀嚎,一刀砍来,迟逸仙急忙用出读心术,摸出了燕罗冲的套路。只见迟逸仙配合着魔鬼的叫声,穿梭其中,上下来回跳跃,任由燕罗冲疯狂砍去都碰不到他丝毫,而用尽全力的燕罗冲招招打空,使其自身也受了一定的反震伤害,两人就这样交锋了几十个回合。

“混账,这家伙为什么招招能躲开?那次在龙应山庄他也仿佛知道我的套路一样,一清二楚,这样下去,我岂不是会被他活活耗死。”燕罗冲心里仔细的琢磨着。

迟逸仙见燕罗冲稍有懈怠,一记扇打白鹤正好打中了燕罗冲的腰部,燕罗冲急忙后退,嘴角也已出血。燕罗冲疼得说不出话来,双方又一次对峙着。

“燕罗冲,你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死,因为是你让我失去了最爱的人,我绝对不能绕你!”迟逸仙的心里只有为柳源报仇一个意念,这时的迟逸仙,功力比以前要上升了少许。加以燕罗冲之前与麻坚对决,身重剧毒,多少也影响了自身的发挥,两人这般巧合,弄了个势均力敌,这也注定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战斗。双方催促自己身体的极限,欲以速战速决。

“可笑,就凭你!”燕罗冲说完,又一次用合月镰冲了过来,只是这次,燕罗冲将眼睛闭上了,他单凭自己的听力,向迟逸仙砍来。

迟逸仙忽然大惊,急忙用出读心术。可是谁知道。迟逸仙却读不出燕罗冲心里所想。

“什么!这怎么!和缪笔花比试的时候也曾有过如此情况,用内功抵挡了自身心中意念,让我的招术无从侵入,他……破了我的读心术!?”

就在这一刹那,合月镰已经砍来,迟逸仙急忙用出醉仙望月,用醉仙扇连推带揉,避过合月镰的锋芒,使其错开方向,一下打在了地上。燕罗冲急忙继续一记反手,迟逸仙用力的弯下腰,合月镰从他的头上划过,迟逸仙的一缕头发被削了下来。谁知这迟逸仙顺着弯腰,直接用手用力一撑,右脚用力一蹬,正好踢到燕罗冲的胸口,燕罗冲一下疼得要死,也连忙收起合月镰后退了几步。

燕罗冲不断的喘气,左手捂着胸口。迟逸仙哪肯错过此等良机,一招上来,另一招也已准备好,连续的招式让燕罗冲勉强招架。但是这燕罗冲岂是等闲之辈,只见他一记离手式,与迟逸仙划开了距离,随即合月镰在手中变向的旋转,迟逸仙顾忌合月镰的威力,却被燕罗冲一掌打中腹部,直接摔了出去。燕罗冲紧接着一记砍下,迟逸仙急忙用扇子尾部的柳针飞向燕罗冲,燕罗冲一看形势不妙,在空中一个转身躲开了暗器,自己也摔在了地上。

“好阴险的招式……。”燕罗冲喘着气,浑身上下也是伤痕累累。

“对付你这种人,什么招式都是正当的。”迟逸仙说着,也是上气不接下气。

两人就是这样,一直打个不停。而廖月龙这边与紫天也是一场鏖战。

紫天的功夫显然要高出廖月龙一等,而廖月龙也是不断的用出星月剑法,虽然差距很大,但是让紫天招架的还是有些复杂。

“小子,你这剑法和谁学的!”紫天一边招架一边问道。

“这个不用你管!”廖月龙又是一招披星戴月,剑路多变,从右上往左下划出一道剑气,紫天急忙用一招气流掌加以应对。两股气力相互抵消,各路武林人士在旁看到,也纷纷的加入其中,只见江林与天龙,还有祝正楠,虚真四人向紫天冲了上来,李乐雅在一旁看到,也掷出叶子,向紫天袭来,这紫天一人敌数人,却也不见其退让三分,反而让紫天的战意更加强大。

“哈哈,好啊,今天趁机会把你们都消灭掉,来吧!让你们知道我‘紫气东来’的厉害。”只见紫天运足浑身力气,一股紫色的功力包围了整个身体,再加上紫天自创的‘四相掌法’,威力之大,让人畏惧,一掌打在廖月龙的胸口,廖月龙用手抵挡,还是飞了出去。但是廖月龙突然感到,自己体内还是有一股热气在涌动着一般,时而令自己有些使不上劲来。

这个时候,江林一记狂风掌打出,整个手掌之间混杂了气力,一股狂风袭来,谁知这紫天不足为惧,四相中的一记疾风掌与江林对去,只见疾风掌与狂风掌招式相似,也是一股狂风袭来一般,但是掌劲更为雄厚,这两掌相拼,气力向四周迸发,内力不足的人都被震飞,廖月龙被掌风也退后了几十步。江林突感一股气力顺着掌心向内心攻去,这便是紫天的紫气东来,江林见事情不妙,急忙收掌,然后内力攻心,自身受了轻伤。

祝正楠一招华山剑法,一招‘日落西山’,剑尖由上而下,同时带有些许旋转直劈而来,虚真的金钟罩也是紧接而来,全身混着刚劲无敌之气,要一试紫天的威力。紫天用力的催起紫气,双掌打出,左手气流掌,右手雷鸣掌,各自与两人硬拼,只见紫天咬紧牙,用力一声大喊。一股气力由掌心冲出来,气流掌将空气转化为气力,使其具有杀伤力,旋转的力量将祝正楠远远击飞,而雷鸣掌伴着九成的紫气东来,手掌间如雷电轰鸣般劈吧作响,似许多团气力在手上不停环绕,这一下将虚真的金钟罩打得体无完肤,也摔倒在地,只见虚真内力耗尽,身上被击中后有麻木的感觉,不一会生命垂危,玄际急忙上前救治。只见这天龙用出龙拳,双手合拢又双手打开,一条龙嘴仿佛张开向紫天吞去。还未对上,紫天收起掌劲,双手伸去与天龙的双拳交叉,随即一揉,将天龙功力化去,随后一脚将其踢开,廖月龙也是勉强爬起冲了上来,紫天以一人之力欲敌数人,谁知这几人虽被紫天击中,却也非等闲之辈,短短一轮,便将紫天功力耗费无多,忙于招架的紫天稍不留神,被廖月龙一剑划伤了肩部,紫天将头转了过来,双手运劲,欲将廖月龙碎尸万段,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洞天门急忙出手,用出九圣拳,只见洞天门的双拳化为九种猛禽的样子打了出来,更似出现了九之手,这九掌相抵,将紫天双掌对了回去。李乐雅在一旁当然也是不肯罢休,无数片叶子从不同的方向飞了过来,紫天急忙运气行成一种防护罩一般,叶子在空中停留一下之后全部被抵挡,紫天反冲过来,一记疾风掌打出,掌劲速度极快,谁知李乐雅一个‘白云步’跳开了这一击,紫天又紧接而来,哪知武当方震子一剑刺中紫天背部,但由于紫天内功护体,剑并未能刺太深,眼看紫天被数人围攻,也忙于招架,那边醪一笔双笔齐挥,将数人划伤,罗林与几位家臣也在一边打斗毫无顾及之力,一群人上前向紫天袭来,紫天运气护体,左档右攻,慢慢的难以招架,这时,却见空中一人跳出,挥指间,似许多手指飞出一般,眼花缭乱,刹那间紫天身边几人皆被点中穴道,硬生生的站在那里。

“英叶!”紫天仿佛又一次看到光明一般,很是高兴。果然是英叶,英叶又一次跳起,双脚还未落下,在空中用出审判指,指力时有刚劲时有轻柔,随着敌人的内功护体而灵活多变,攻其短处。将数十人已定在原地。

少林玄际急忙跳起,用出金刚指攻向紫天背部,英叶急忙用出审判指全力一击,两人一下被弹开,英叶一个跟斗翻到地上,急忙站了起来,玄际往后退了几步。

“阿弥陀佛,此人便是紫天的得力随从么?果然非同小可。”玄际摇头说道。

“堂主,此地不宜久留,快走!”英叶搀扶着紫天。

“还好有你来,罗林,醪兄,咱们快走!”紫天大叫着,一手拉住南宫绮,跳出人群,一行人也跟着向外逃走,这帮武林人士眼看能除掉邪风堂的紫天,哪肯轻易放走,都陆续的将门口堵住,只见英叶在前,手指仿佛千变一般,无数的指气将挡路人个个封穴,用力的将手指一挥,霎时间拉出一条长长的剑气一般,将数人击倒。紫天也是左右开弓。因英叶的到来,一行人才得以逃脱。

廖月龙见情况想上前追去,却被洞天门拉住。

“月龙侄儿,你不是他们的对手。”洞天门劝道。

“阿弥陀佛,各位都停手吧!”玄际也说道。

李乐雅急忙去搀扶大师兄祝正楠,还好并无大碍,江林等人也都被同门搀扶,眼看丐帮大会演变成为如此结局,各门派也都纷纷离去。丐帮的弟子更是也分成两股势力,各为自己的帮主去寻仇。

“哎,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样糟糕。”洞天门一脸愁苦的说道。

“师傅……。”天龙嘴角吐着血,躺着说着。

“没有办法,大会到此为止,各位同门都回吧!丐帮上下所有事情,都先交给我来审理!”洞天门一声喝令,就让这丐帮大会以混乱惨淡的结局收场了。

各门派陆续的离开,死的死伤的伤。

“月龙侄儿,要不要和我们一同回长安?”洞天门问道。

“不了,叔父,我们还有事情没有完成。”廖月龙说着。

“那好吧,路上小心,叔父就先回了。”洞天门拍了拍廖月龙的肩膀,廖月龙点头示意。

洞天门一行人便离开了丐帮,江林和廖月龙几人打了招呼也回了。

“乐雅,咱们回去吧。”祝正楠说道。

“啊,只是……。”李乐雅犹豫起来。“大师兄,我这边还要帮廖月龙一些事情,我相信师傅会谅解的,麻烦大师兄替我向师傅交代一声。”

“哦,是这样啊,那我们就先走了,我会和师傅说得。”祝正楠说完,就转身和几位同门离开了。

“恩,几位师兄弟路上小心,事情结束我就会回华山,请师傅放心。”李乐雅挥着手。

“乐雅,多谢了。”廖月龙上前来说道。

“哪里的话,哎,对了,这里的事情已经完结了,咱们快去找找逸仙吧!”李乐雅及时说道。

“对!咱们快去,他之前是往南面方向跑去了,咱们顺着去找找吧,快!”廖月龙与李乐雅还有宋词都急忙去寻找迟逸仙。

而迟逸仙与燕罗冲一战,从午时一直战到黄昏日落。双方体力都已不堪支撑。

燕罗冲拿起合月镰,才刚站起,双脚却无力支撑,又跪在地上,迟逸仙呢,也是一样,他也没了力气,看两人浑身是伤,内力耗尽。

现在两人可以做的,就是原地对峙,谁都没有力气再次爬起。

然而江湖多险恶,就在双方都陷入僵局的时候,还是会有人来打破这个传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