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兵分两路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3472字
  • 2015-05-25 10:30:16

一记合月镰砍下,蒙面人却未及时离开,他站在那里,向伍六七行礼,并说道。

“帮主,此人不杀定会酿成大祸!”伍六七这下子更加慌张。

“混账,谁是你的帮主!你是谁,为什么陷害我!”伍六七喊道,想一把抓住他,无奈黑衣人急忙跳起,离开了丐帮。伍六七望尘莫及,只得呆呆的站着,部分丐帮弟子急忙追了上去,无奈此人轻功了得,不一会便远远的将追赶的人甩开。何聪慧这一死,让伍六七更加口舌难辨。武林中人都一片静寂,对于眼前的事情,他们似乎已经慢慢的上了紫天的套。是啊,除非事先知道此事,要不然都会被这场好戏所蒙骗。伍六七还是想辩解,但是又未开口。

“哎……,帮主这是何必……。”武当郭岐凤感叹道,所有人也都是摇头。

“这可能还是个圈套吧?”洞天门问道。这时紫天也终于发话了。

“你们这群人看还看不明白,事情很明显,伍六七肯定是个叛徒,他杀了所有和他有关的人,缪笔花失踪,何聪慧被杀,他现在怎么说都行了,还圈套!?你不是和他一伙的吧!”紫天说着,天龙很是生气。

“混账!你说什么!”天龙大喊,就在所有人都争执不下的过程中,迟逸仙无意间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身着一身白衣,从人群中离开,没错!就是燕罗冲!迟逸仙猛然楞了一下。燕罗冲!迟逸仙最要寻找的仇人,今日见到他岂能就此放过!他不顾什么大会不大会,直接向燕罗冲那边跑了过去。廖月龙急忙喊道。

“逸仙,你干什么去!”

“大哥,天黑之间我会回来,我看到他了!”迟逸仙说完,急忙挤进人群里消失了,而廖月龙还琢磨了一下。

“喂,月龙,他不会是说那个仇人吧?”李乐雅轻声问道。

“啊!对啊!一定是他,除了他,逸仙不会这样……。”廖月龙突然想到。

“要不要跟上去?”李乐雅问道。

“哎……,先等等再去吧……。”廖月龙显得很是为难,是啊,一个关乎武林大事,另一个关乎兄弟生死,廖月龙很难抉择,他也只好盼望迟逸仙平安无事了。

迟逸仙用尽最快的步伐紧追不舍,他跑到了一片树林中,还在四周环望。

“可恶,我不会看错,就是你!燕罗冲!你跑不了!我一定能追上你!”迟逸仙心里的怒火在这过程中不断的积累着。跑了许久,终于看到前面一个白色的身影,身上带着那把合月镰,没错,就是燕罗冲,迟逸仙眼看就要追上了!

而丐帮这一边的事情似乎还没有平息,何聪慧一死让伍六七惊慌失措,众人都纷纷的议论,而伍六七,一个堂堂的丐帮帮主,终于难以忍受,他举起手,对着面门打去,谁知刚一抬手,一个声音阻止了他。

“慢!”伍六七从话音中感到熟悉,他顺着声音看去,所有人都顺着看去,谁敢在这样的大会上妄加发言,原来是华山初显锋芒的廖月龙。

“怎么哪里都有这小子?!”紫天无奈的说着。

而红儿似乎也很关心,往廖月龙一边看去,注视着他。只见廖月龙慢慢的走上台前。刚要开口。却被紫天阻止。

“混账,小子!这里有你什么事!快给我下去!”紫天大喊。

“你闭嘴!都听我说!”廖月龙大喊,让在场人震惊。

“什么!这小子胆敢这样和我说话!”紫天大怒,刚要站起,醪一笔急忙劝阻,示意紫天要冷静,不可冲动,紫天听完才又坐了回去,而红儿也算是松了口气。

“各位!这是一个阴谋!就是紫天要陷害伍六七长老而设的陷阱,何聪慧和他也是一伙的!还有那个醪一笔,都是他们串通好的!”廖月龙一语道破,然而在场的人并未有所动容。伍六七也只是默默的看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子,我真是佩服你,这么高深的谎言你都能编啊!佩服佩服,我告诉你!别在这里胡说!小心拿你也算是伍六七的同党了,哈哈哈哈!”紫天得意的说着,然而廖月龙一番话,便让紫天知晓,昨晚偷听之人便是他。

“月龙!别在这里乱说,快给我下来!”洞天门急忙站起来叫道。

“廖少侠,多谢你为老夫劝解,只可惜事已至此,何聪慧也已死,我根本无法翻身,一个帮主被人如此审问,我不堪忍受!”伍六七低声说道,随即双手击向廖月龙的后背,将廖月龙打下了台。廖月龙只觉后背一股热气涌动,摔在地上也并不疼痛。

洞天门急忙上前。“各位不好意思,小侄年幼,在这里乱说几句,切莫当真。”洞天门为廖月龙辩解道。

“哼,原来是你的侄儿,以后管好了,再对我无礼,我杀无赦!”紫天气愤着说。

伍六七这时候也站了起来。“好吧,从此丐帮与我无关了,既然你们都要我有个说法,我无话可说,只好一死了之,从此作罢!”一言已出,伍六七一掌打在自己的面门,掌力雄厚,打在薄弱的眉心,瞬时倒地而死。丐帮弟子都为之动容,全都围了上来。两个帮主一死,这丐帮分成两派,打得更是火热。局面已经混乱不堪。各武林人士也都是不堪入目。

正在双方相持不下之时,洞天门站了出来,他一声喝令,让双方又一次平静。

“你们这是干什么!两位长老一死便如此胡闹。”

这个时候,紫天一个眼色,人群里一个丐帮弟子站了出来。

“各位兄弟,现在咱们要做的是找出幕后的人来,缪笔花陷害帮主,咱们要去给帮主报仇,找到缪笔花!”

“对!咱们也为副帮主报仇,找到手持合月镰的人!”双方各自说着。

紫天又一次说道。“各位不好意思,那合月镰之人乃是一个危险人物,他在龙应山庄夺走了魔器,难以对付,那个人叫燕罗冲,你们在对付他的时候一定不能手软啊!”紫天这话分明是在为燕罗冲的罪恶添加的更多。

“各位,你们为两位帮主寻仇我不阻拦,只是这丐帮一日无主也不可啊。”洞天门起来说道。

“对啊,丐帮无主了。”众人都议论万分。

“呵呵,这还不好办,让丐帮各自去捉拿这两人,谁先抓到谁就能做丐帮帮主。”紫天一言,其意也是要瓦解丐帮人心,从此丐帮不再团结。而丐帮弟子早已被愤怒冲昏头脑,也都表示同意。各大门派对此也并未表态。

只见醪一笔稍稍的斜视一眼紫天,发现紫天在注视着那个少侠,也就是廖月龙,随后紫天贴着醪一笔的耳朵说道。“此人不除,怕会坏我大事!”

醪一笔同意的点点头。紫天见丐帮大会功效已成,便要离开,谁知还未起身,廖月龙就走了过来。

“紫天,你往哪走,你干的好事,还想抵赖!”廖月龙气愤的说着,便拔出了木剑。

“哈哈,好剑,哈哈!”紫天看到廖月龙用把木剑,着实可笑,一脸的不屑一顾。只见廖月龙一招蛟龙穿月,廖月龙横身用力一刺,剑身仿佛窜出一条龙影,剑气杀伤极大。紫天本意要用手臂抵挡木剑将其震碎,突然发现这气力并不寻常,然而在场的人看到廖月龙的这一招都为之敬佩,招招制敌,不算霸道也算强横。丐帮这边战火想起,而迟逸仙这边还在苦苦追赶着燕罗冲。

两人在树林里穿梭,迟逸仙紧追之下,终于还有几十步的距离。谁知这燕罗冲并未逃跑,也因其身上有伤,无论如何也跑不过迟逸仙。燕罗冲索性停下脚步,准备会一会这个所谓的醉太白!

迟逸仙见燕罗冲停住脚,也急忙站住,右手从腰间拿出了扇子,而燕罗冲从背后拿出了那把合月镰。

“燕罗冲,今天你是跑不了了!”迟逸仙怒喝着。

“跑?我为什么要跑?我跑也不是为了躲你。”燕罗冲冷傲的说着,让迟逸仙更是生气。

“哼,燕罗冲,你心里明白我为何追你!”

“我不太明白!”

“你灭我铁扇门!杀我妻子!这个仇我一定要报!”迟逸仙说完,早已忍受不住心中的怒火,一个扇打白鹤,全身飞出一般,在空中旋转而来,扇子上的刀刃飞舞,犹如一把螺旋尖刀迎面扑来。

“你真是愚蠢,不过你要打就打,我没必要解释什么!”燕罗冲也用出鬼狱心诀,一把合月镰反手式用力的顶了过去,只见合月镰刃气十足,两兵器相抵,迟逸仙的扇子并没有像当初龙应山庄那样破碎,只是掉了一个刀片而已。燕罗冲也为这次的抵挡有所察觉。

“你以为龙应山庄赢我一次就是实力?看招吧!”迟逸仙又一招醉扇诀二式太白敬酒,扇子从下往上挥舞,在空中转个圈在从上往下划过来,动作优美之极。

燕罗冲将合月镰一横,一招鬼哭神嚎使出,万张鬼魅般的表情从合月镰中飞出一般,迟逸仙看到后突然心中一阵阴寒,他用太白敬酒,一招招的把表情撕破,突然这时一记合月镰从表情中飞出,犹如笑里藏刀,直冲面前而来,迟逸仙用力一转,刃气飞出,划伤了他的右半脸。

迟逸仙很是紧张,不过却充满的战意,他再次舞动起了扇子,再次冲上前去,谁知燕罗冲也早就准备好,迟逸仙刚一冲出,燕罗冲一记离手式,合月镰在他手中旋转而来,迟逸仙躲闪不及,又一次被划伤。受了伤的迟逸仙跳出几步距离,静静地蹲在原地不动。而他的心里却在思考着什么。

“这家伙招招霸道,每次我的招式他都轻易化解,不过从刚才几招看来,他的手似乎不像之前那样灵活。不过我的杀气太重,招招是进攻的意向,我若是让他来攻,我来守,我的读心术也可以用上,不如一试!”迟逸仙心里琢磨着。

果然,迟逸仙这一停滞,让燕罗冲以为有了进攻的机会,只见他举着合月镰而来,更令人恐惧的是,燕罗冲用足了全身力气,合月镰砍来,就像魔鬼哀嚎一般巨响,燕罗冲也是跟着大喊。

“鬼狱心诀!”燕罗冲浑身像是燃烧了一般,这股气力迟逸仙又要如何应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