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危机四伏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3577字
  • 2015-05-24 14:30:13

李乐雅悄悄地向屋里看去,突然大吃一惊,因为他看见的正是让廖月龙为之迷乱的红儿,李乐雅没敢告诉廖月龙,怕他内心有一次激动,他只是继续的往红儿的边上看去,原来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便是紫天,另一个李乐雅也从未见过,面部清秀之极,看似非男非女。但是李乐雅如何也找不到何聪慧的身影。

这时候,廖月龙悄悄的问道。“乐雅,里面有人么?看到了什么?”这一问让李乐雅有些惊慌。

“啊……,是,小点声,里面有人,不过不是何聪慧,是那个眉心有疤的人……。”

“啊?是他?那这么说……,红儿也在里面?”廖月龙猜测般的问道,似乎也想爬上去看看,迟逸仙急忙拉住。

“大哥,此次来咱们还有大事啊,不可轻举妄动,刚才据我所知,咱们现在所处并非何聪慧的房间啊。”迟逸仙很无奈的说着。

“啊?你的意思是……咱们来错了?”廖月龙问道。

是啊,几个人才刚来到丐帮,对这里并不熟悉,再加之丐帮房屋众多,岂能如此容易便找到何聪慧的住所,只是这一歪打正着,让廖月龙一行人知道了更加深入的消息。

“既然不是,咱们就快走吧,别一会被发现就不好了,那个人咱们是打不过的……。”迟逸仙说着,刚要起身。李乐雅小心的回过头来。

“蹲下,他们似乎也在讨论信件的事情,听听再走啊……。”李乐雅小声的说着。

三个人贴着墙根,听着里面这三人的谈话。只听见一个声音洪亮的人正得意的说着。

“哈哈,好啊,好啊,一笔!这次的大会一定非常热闹,你办的不错啊!”紫天拍着手说着。

“啊!?那不就是模仿缪笔花字体之人?怎么……?”迟逸仙小声说着。

“小点声,继续听啊!”廖月龙忙阻止道,并用手捂住了迟逸仙的嘴。几个人继续的听着。

只见那个不男不女之人站起,没错,这个人就是醪一笔,此人被人称为湖底笔魔,现如今也被紫天收买,成为了他的党羽。

“堂主过奖,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我只要这一次缪笔花身败名裂,其他别无所求!”醪一笔说着。

“哈哈,醪兄谦虚啊,我的计划你放心,此次大会,何聪慧已在咱们安排之中,明天一早,他将信件一读,必会惹来伍六七的内讧,到那时,丐帮必定会分化成为两个派别,支持伍六七的一派与支持何聪慧的一派,两派相互斗争,定会两败俱伤,而且我也安排了人到适当的时候出手,呵呵,还怕事情不成功?”紫天说得条条是道。

蹲在窗外的廖月龙等人都惊慌的互相看着,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场阴谋竟是这般恶毒。

“可是,堂主,你总是在讲你的计划如何,那缪笔花怎么办啊?”醪一笔显然对于武林中事并不在意,他只关心缪笔花的死活,而紫天也看出来醪一笔的心情,自然会好好安抚他。

“醪兄,你想啊,大会上,必定有人会死,而且不止一个,你明白么?”紫天很模糊的说着,但是醪一笔似乎还是莫不关心。

紫天继续说着。“倘若双方追究起来,必定会一查到底,到那时,信件的来源出自何人?那不就是你醪兄一句话啦!哈哈。天下间辩字的高手,除了你就属缪笔花,你说是缪笔花的字体,我再派人加以配合呼应,缪笔花的罪名就成立了啊,那样的话,维护伍六七一方人必定会追杀缪笔花,从此亡命天涯,你也就可以独享天下第一笔之名,再也没有两杆笔了!哈哈哈哈!”紫天说得让醪一笔着实兴奋。

醪一笔激动的站了起来。“好好!妙啊!妙啊!堂主的计划就是不一样啊!”

“哈哈,那当然,而且我还准备了一个玩意儿,醪兄请看!”紫天说着,从身后的行李内拿出了一把兵器。

李乐雅偷偷看去,一把很特殊的兵器,虽然有些昏暗,但还是看的清楚,一把和镰刀类似的武器。因为李乐雅没有见过合月镰,所以浑然不知。而恰巧迟逸仙与廖月龙都蹲在一旁,并未看到。只是这两人的谈话才使他们猛然惊慌。

“堂主,这不是合月镰么?我听说是被一个叫燕罗冲的家伙拿了,除他之外无人可以操纵,怎么今日却在你手?”醪一笔好奇的问着。

迟逸仙与廖月龙一听都很是惊讶。廖月龙慢慢的爬上去想一看究竟。

“合月镰?不是在燕罗冲的手里么?怎么今日被这个家伙拿去了?”迟逸仙奇怪的想着。

而此时的紫天还在得意之中,向醪一笔炫耀着。“不错,醪兄,是合月镰,不过不是真的!这是我特意让人伪造的!”紫天一语惊人,让窗外几人顿时惊呼。

“啊?这把假的?那你拿它作甚?”醪一笔又被紫天的行为所不解。

“作甚?当然是计划,到明天,自会有人用它去杀掉何聪慧!”紫天的表情显得很是严肃,而坐在一旁的红儿也是一言不发的听着,就像不存在一般,紫天对于红儿也是直言不讳。

“何聪慧?那是咱们的人啊!你怎么?”醪一笔更加惊慌,还有一点恐惧。

“是啊,不过你想,何聪慧必定是丐帮的人,他不死,丐帮还是瓦解不了,况且我将合月镰安排出来杀掉他,所有武林人士都会看到,杀他之人虽然会蒙面,但是单凭一把合月镰便足以说明是燕罗冲所为,到那时,支持何聪慧的一派也定然不会饶了他,我岂不就能顺水推舟除掉燕罗冲?何乐而不为?”紫天笑着说。醪一笔在一旁虽然不断点头,但是心里还是害怕,他被紫天这种老谋深算的心里所威胁,他会担心自己会不会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此话言之有理,按堂主所言,这一石多鸟的计策明天指日可待?”醪一笔配合着说道。

“那是当然,我借刀除掉燕罗冲,你除掉缪笔花,而咱们安排的人还会出来争当丐帮帮主一职,到时候你我呼应,大事可成啊。”

醪一笔在一旁听得很是佩服。“但是,堂主,明天大会武林人士众多,况且邪风堂名声并不受武林各派赏识,只怕光是你我二人之言难以成事啊。”醪一笔还是忍不住的说了。

“醪兄不用担心,此事我已想好,到那时会有人呼应咱们,你不必担心,不过记住,咱们今晚要趁夜离开丐帮,明天大会召开之时咱们再假装前来,这样就可让人以为,咱们只是来凑热闹,无论如何也不会联想到和咱们有关!”紫天又是一番计划。

“堂主,醪一笔深感佩服,您的计划,必定成功啊!”醪一笔激动的说着。

而窗外的几人被紫天的几句话突然顿悟一般,而廖月龙为了证实,还是要看看里面合月镰的真假。只见廖月龙用小拇指沾了一下自己的口水,在窗户纸上轻轻的划了一个月牙形小口,眼睛正好能够看到里面,他刚看到合月镰,只见紫天也往这边看来。

“什么人!”紫天大喊,醪一笔也是惊慌,红儿更是害怕的站在墙根处,而紫天有何所惧,向窗户直接冲来。

廖月龙几人大惊。

“不好!被发现了!快走啊!别喊名字!”迟逸仙匆忙中嘱咐着,三人急忙起身,刚要越过围墙,紫天这时也已冲出。

“哪里走!”紫天见秘密泄露,当然不肯留下活口,他拼命地追去,正要运气跳起之时,从另一侧窜出了一个黑衣人,只见一股气力向紫天臂膀划去。廖月龙回头看了一眼。

“不好,有人相助,咱们快去帮忙!”廖月龙刚要回去,被李乐雅和迟逸仙拉住。

“你疯了!那人是有意要让咱们快逃,你还要回去!别看了,快走!”李乐雅大喊着,一把将廖月龙从墙上拉了下来,几人惊慌的逃脱了。

黑衣人与紫天对了几招,眼看也落于下风,这时候周围的房屋都被惊醒,黑衣人趁紫天不备,急忙跳墙而走,而紫天怕别人看到自己,也没有追赶,急忙回到了房屋。只见屋里的醪一笔很是惊慌的看着紫天。而紫天一脸铁青。

“堂主……,这可如何是好!”醪一笔问道。

紫天的表情又突然变得平和。“任由他们去,谁也阻止不了我!”

“啊……,堂主……,哎……。”醪一笔很失落。

“明天有好戏看了,红儿,收拾东西,咱们先离开这里!”紫天吩咐着,三人将行礼都收拾了一番,悄悄的离开了丐帮,与帮外树林中的罗林等人汇合。

而廖月龙一行人急忙的跑回了自己的屋里,宋词见几人回来面部神情慌乱,忙为他们沏茶倒水。

“你们干什么去了,这般惊慌!”宋词问道。迟逸仙忙堵住她的嘴。

“小点声!我们这个晚上一直都在屋里睡觉!明白么!”迟逸仙一句话似乎让宋词也明白了意思。宋词笑着点了下头。

几个人过了会都慢慢的平下心来。几个人看了看窗外没人,凑在了一起,轻声交谈。

“想不到这丐帮大会竟是个阴谋啊,他们的目的要瓦解丐帮!”李乐雅说道。

“没错,而且就连缪笔花也牵连进去了,对了,大哥刚才看到的合月镰是真的么?”迟逸仙问道。

“不像,那把兵器连当时的暗光都没有,一片死气,而且紫天也不可能操纵它,必是假的,我敢肯定!”廖月龙确切的说着。

“既然我们知道了丐帮的背后秘密,那我们明天如何是好,这封信还给不给何聪慧?”李乐雅问道。

“还给什么啊!?都这样了,给不给又不差咱们两封,哎,事情没想到是这样,燕罗冲死活我不管,可是缪笔花的事咱们还是要帮个忙吧。”迟逸仙说着。

“怎么帮?明天大会拆穿他们?”廖月龙问道。

“这个会不会太鲁莽?武林人士会听咱们的么?”李乐雅反问。

“不知道,那也不能就看着吧。”廖月龙也很是无奈。

“总之,这件事肯定不能让他们得逞,实在不行就要靠你的关系了,月龙,也许洞天门师伯会帮你,到明天你要说一下啊。”李乐雅对廖月龙说道。

“不可!这件事泄露出去恐怕也会连累到洞师伯,这样吧,咱们明天见机行事,必要的时候出手也是没有办法!”迟逸仙显得很是谨慎,这件事当然知道的越少越好。

几个人听了迟逸仙的建议,只得明天见机行事,而丐帮大会到底会演变成为什么样子,让我们试目以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