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红粉相依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4403字
  • 2015-05-23 18:49:00

在河南城内,陈雒钦和马占阳两人在太白楼喝着酒。

“这几人不知道拜访缪笔花结果如何啊,他们这一去也没个消息,这都三天了。”陈雒钦边喝酒边说。

“陈老弟别急,这几个人有股子拼劲,相信他们不会有事的,如果拜访不成也早就回来了,这么多天都不回,不就是说明已经成功了么。”马占阳笑呵呵的说着,一口干了杯酒。

“恩,马兄言之有理,只是不知道这丐帮大会到底为何?”陈雒钦好奇的问着,还时不时的看了看四周。

马占阳也稍稍的把头贴了过来。“怎么?陈老弟想去看看?”马占阳小声的说着。

“我有点这个意思……。”话音还未落。

“算了吧,陈老弟,这次大会不同寻常,去了凶多吉少啊。还不如在这里喝酒呢,哈。”马占阳拍了拍陈雒钦的肩膀。

陈雒钦也没有说话,两人就这样继续着。

而廖月龙一行人离丐帮越来越近了,几个人走进了一片树林。

“咦,廖大哥,你看这是什么啊?”宋词很惊奇的叫住了他们。

几个人都凑过来看,原来是一棵树。

“啊,这棵树上画的包子是什么意思?还冒着热气。”宋词奇怪的说。

“这个是丐帮的暗号。”李乐雅走过来说着,几人也没有说话,继续听着。“丐帮的暗号分为很多,主要是以图案为主,像小狗,碗筷,食物等,这个包子表示有吃的地方,可以乞讨,这个热气是向东飘去就表示继续向东行就可以找到。”

“哦,那这么说前面就有吃的地方啦。”宋词咧着嘴笑着。

“是啊,那我们快走吧,肚子不行了。”李乐雅也笑着说。

几人又加快脚步向东走着。

“快看啊,果然有家小客栈。”宋词喊道,显得很是兴奋。

“我真搞不懂宋词为什么总是这么有活力。”廖月龙很无奈的说着。迟逸仙和李乐雅笑了笑,都走进了那家客栈。

而此时,邪风堂紫天一行人也离丐帮不远了。

罗林走在前面,紫天骑着马和几个人走在中间,随行的还有几个家丁,各个身怀绝技。

“这次前去丐帮,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要做好一切准备。”紫天双手交叉说着。

“是,堂主,不知我们这次大会的目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人说着。

“看好戏,哈哈。”紫天笑着,很是得意。

“堂主,快来看这儿!”罗林在前方叫喊道。

紫天慢慢的走了过去。

“这上面有个包子,似乎是什么暗号吧?”罗林指着说。

紫天看了眼。“走。”说了一句,几人继续向东行进。

不多会的时间,紫天一行人便看到了一家小客栈。

“堂主,您说得没错,果然前面有个客栈,咱们要不要进去休息一下。”罗林问道。

“让兄弟们休息一下也好。”紫天点头说着。

“都跟上!快!”罗林喊道,挥着手。

六七个人都一起进到了客栈里。罗林挑了一张大桌子,示意紫天过来就坐,紫天过去坐下,几个人都站在旁边。

“你们也坐吧,这次出来不要太明显。”紫天示意着,几个人听了也都坐下来休息,渴的不行。

紫天喝着水,看了看四周,正好看到了廖月龙一行人。而此时正好李乐雅也看到了紫天,两人互相对峙了起来。

“乐雅,你看什么呢?”廖月龙推了推李乐雅。

“你们看啊。”李乐雅抬头示意了一下,几人随着李乐雅的目光看去。紫天还在看着这里。

“他们是什么人,老看这里干嘛?”宋词很生气的说着。

“谁知道,不过看坐在中央的那个眉心有疤的人似乎不同一般。”迟逸仙分析似的说着。

“行了,什么人和咱们也没有关系,别看了,赶紧喝点水,咱们还要赶路呢。”廖月龙劝说着。

而紫天也觉得廖月龙一行人有点不同,还在细细的观察。

“堂主……?”罗林刚要说话,发现紫天的目光便也顺着看去。就这样,两桌人都互相对峙了起来。紫天的表情显得很是轻松。

“干什么?都放下!”紫天察觉到手下有人要拔刀,便立即制止。“小二,麻烦把那坛竹叶青也拿来吧。”紫天喊道李乐雅身后站着的小二。

紫天简单的一句话,也化解了双方的尴尬。两桌人互不理睬,各自喝着酒。

“哎,绮儿,和你说了多少回了,出来就大大方方的,又不是去少林,你把头发绑上干嘛。”说完,紫天将身边一个人的头发解开了。只见一头长发飘落,描眉朱唇,面颊红润,原来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在场所有人都为此女子的美貌所动容,而李乐雅也忍不住的往这边看去。刚第一眼,便让李乐雅目瞪口呆。

“月龙!你看啊!”李乐雅惊呼道。宋词回头看了下。

“我说李哥哥,你能不能别这样,看见美女就这般惊慌,真是的!”宋词很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月龙,你快看啊,她……她是……红儿……。”

“什么!”李乐雅红儿二字刚说出口,廖月龙听到便如脱缰的马一般,猛回头看去。眼前的一切让廖月龙目瞪口呆,他站了起来,眼睛都不眨的看着那女子。“是红儿……,真的是……。”

“她就是……红儿。”迟逸仙看到廖月龙的反应,才猛然知晓,原来那女子就是大哥经常提到的人。宋词也被廖月龙的反应所弄的糊涂了,也呆呆的看着。

“好漂亮……。”宋词嘴里嘟哝着。

这个时候廖月龙刚要走过去,却被李乐雅一把拉住。

“月龙,你干什么!坐下!”李乐雅用力的拉着廖月龙。

“放开我啊,那是红儿,她没看到我。”廖月龙急得满头大汗。

“你看看,她现在是别人的娘子,你过去干什么?这么久了,或许她早就忘了!”李乐雅说着。

“你胡说!不可能!”廖月龙激动的喊道,用力甩开了李乐雅的手,向红儿直接走了过去。

而廖月龙的吵闹也让在场人都看了过去,当然红儿也不例外。眼看廖月龙出现在眼前,红儿也惊慌不已。

“龙……。”刚要说出话,却又被挡了回去一般,红儿的眼睛有些湿润。

“红儿,是我啊!红儿!你怎么来到这里了?还记得我吗?”廖月龙走到了紫天的桌子旁,却被罗林拦住。

“混账!你想干什么!”罗林一掌打出。

此时的廖月龙似乎失去了理智,一把抓住了罗林的手,握的罗林咬牙痛叫。紫天一见形势不对,急忙站起,一掌将廖月龙打翻。红儿看到了很是担心,想阻止紫天却又未开口。

“小兄弟,我们喜欢清静,别来打扰,这里没有你说得红儿,你认错人了。”紫天说道。

几人一见廖月龙吃了亏,也急忙冲了上来,迟逸仙见大哥被打,当然不干,一把扇子就飞向了紫天。

“哈,就和你们玩两招!”紫天傲气的说着,嘴角还微微上翘。他很轻松的避过了迟逸仙的扇子,迟逸仙又将扇子回转过来。

紫天急忙躲闪,迟逸仙一招扇打白鹤,身体翻着跟斗便攻了过来,周围的人除了红儿都中了招,罗林勉强躲过,急忙出手反击,李乐雅一片飞叶划伤了罗林的手背。迟逸仙又一招醉仙望月身体后仰,躺着一般伸手攻向了罗林的****,罗林抬腿急忙抵挡。双方互相闪开了几步的距离。紫天一记气流掌,李乐雅用出了华山剑法的金门锁月,将紫天的一掌用剑刃柔开,迟逸仙在一旁和罗林也打得火热,罗林十八路降魔腿左右在空中乱踢,罗林的腿法变幻莫测,一会斜左上,一会斜右下,而迟逸仙也是左下闪右上闪,似乎提前预知一般,罗林用尽全力,腿法带着旋转的攻击却如何也踢不着。

“混账,这小子怎么知道我的腿路?”罗林很是奇怪。

只见迟逸仙反击,挥舞着醉仙扇旋转身体,像跳舞一般攻向罗林,一把扇子挥下来,罗林也是举手勉强抵挡,不一会身上的衣服被醉仙扇划开。

而紫天可没耐心陪他们打斗,紫天运气只见身体后缩然后用力伸直又一掌打出,李乐雅掷出叶子划向紫天的手背,紫天的手掌充满了内力,颜色泛紫,所经之处皆要被消灭的感觉,只见叶子还未碰到紫天的手背,便被一股气流一起卷了里面,混着内力的一掌,打向李乐雅,李乐雅已经避无可避,就看气流掌要打中他的时候,廖月龙挥起木剑就是一下,速度之快,力度极强,将气流掌与李乐雅身体的路线砍开,气流掌一下打在了木剑的剑背上,剑背立刻反弹在了李乐雅的身上,李乐雅被打的大喊了一声。廖月龙手里握紧了木剑,随即两人一起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迟逸仙这边把罗林逼的也是步步退让,而迟逸仙的醉扇诀让罗林难以招架,又是一招太白敬酒,扇子竖着砍下,罗林一脚将扇子踢开,迟逸仙扇把儿对着罗林,一记柳针飞了出来直击罗林的右眼,罗林反应不及,眼看要被刺中,紫天急忙出手抵挡,只可惜一切太晚,紫天的伸手却抓了个空,罗林的右眼被柳针刺中,罗林疼得满地打滚,撕心裂肺的大叫。紫天一怒一掌挥了过来,先左后右绕进全身,而迟逸仙似乎也提前料到,身体向右闪,头部向左闪,闪开了四下。

“这小子……,难不成……?”紫天心里琢磨着。

随后紫天运气,一记疾风掌打出,速度奇快,紫天的手仿佛出现了无数只,但是迟逸仙只看到了一只,就是到达离他胸口还有五寸的距离,一只手仿佛飞出来一般,虽然迟逸仙知道往右闪,可是速度太快,打中了他的腰部并偏了一点,迟逸仙受了轻伤,躺在地上。

紫天又要一掌打出,这时红儿一把拉住紫天的胳膊。

“天,别打了……。”红儿很是祈求。

紫天看了看,也并无意杀这些小卒,便放下了手。

“小子,今天算你们命大。我没空和你们玩,把罗林抬走,上路!”紫天回头说完,便离开了客栈。

红儿也紧随着紫天离开。廖月龙一看马上起身要追,只是脚底没了力气,刚出了客栈门口就软了一下,跌了一跤。

“天,让我和他们解释一下吧……。”红儿说道。

“你就是这样心软,去吧。”紫天站在原地等着红儿。

红儿急忙向廖月龙跑了过去。而廖月龙看到后也急忙爬起,一把拉住红儿的手。而红儿也没有躲闪,眼里流着泪。紫天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我不是红儿……,你们认错了,你别追了……。”红儿哭着说。

“不,你是,你是,我不会忘记,你别骗我了,红儿,我特别想念你,你离开长安我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你,你别走了,别走了。”廖月龙很是凄惨的感觉。

“月龙……,我不叫红儿,我叫南宫绮,我现在是紫天的娘子,我很喜欢他,真的,你别为我这样,不值得,明白吗……。”红儿说道。

“南宫绮……,我不管你什么名字,我就要你留下,你不是真正喜欢他的,我能感觉到,你不快乐,你不自由,你留下吧!”廖月龙双手握的很紧,实在舍不得离开。

“月龙,你放开我,我要走了,真的,或许以后会再见吧,你放开吧……。”红儿用力的挣扎着。

廖月龙看到红儿如此挣扎,也舍不得用力的握着,只好放开了手,这一放开,红儿就急忙跑到了紫天的旁边。

“月龙……,再见……。”红儿面带泪水,轻轻的说着,之后转身离开了。

而廖月龙呢,这种伤痛恐怕只有他才最理解,如果说迟逸仙体会的是一种痛苦,那廖月龙就是痛苦加苦涩,一种悲痛,一种凄凉,廖月龙静静的半跪在那里,痴痴的看着红儿随着紫天离去,仿佛从他的生命中失去了一颗心一样的疼痛,很酸楚。

“红儿……。”廖月龙嘴里还念着。

而迟逸仙等人也站起走过来搂着廖月龙,互相之间没有言语,只是互相的拥抱,一切语言在这个拥抱间已充分的说明。几个人静静的待在廖月龙的身旁,一句话也不说。廖月龙拿开他们的手,独自走到一棵树下坐在那里。迟逸仙和李乐雅也只好在一旁看着,宋词此时也变得安静。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时辰。

“大哥……。”迟逸仙还是忍不住的走过来要安慰廖月龙。

“不用说了,咱们走吧……。”廖月龙低沉的话音,仿佛心灵刚刚哭泣过一般。可是这一局谁又想到呢?难道廖月龙就这么快振作了?不错,他的性格使自己的感情积压了太久,今天一见还是失去控制,忍不住的释放了自己的感情,这种感觉,没有很长时间的沉积是不可能这般失控的。

“月龙……。”李乐雅也没有说什么。

无奈几个人也只好伴着沉重的气氛,向丐帮继续前进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