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对艺之巅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2873字
  • 2015-05-21 22:35:12

“其实堂主技艺并无瑕疵,只是在下略施小计,堂主请看。”李乐雅将几片叶子放到缪笔花的手里。缪笔花大吃一惊。原来,李乐雅的每一片叶子上都用牙齿咬了一个小洞,而这个小洞却起到了音阶的作用,简单的说是比没有小洞的音更丰富多样,难怪缪笔花吹不出来。

“妙啊!妙!”缪笔花大喊道。“佩服,在下认输了。”缪笔花大笑着说。

众人一起大笑,李乐雅看了一眼廖月龙,两人互相笑着,走在一起。

“乐雅,太厉害了,我真是服了你了。”迟逸仙说道。

几个人才刚刚开始兴奋,缪笔花却走了过来。

“几位高兴在下能理解,不过后面还有三道关,下一个是棋艺,我一定不会输,你们谁来试试啊?”缪笔花说道。

李乐雅摇了摇头,廖月龙也是摇头,宋词和迟逸仙互相看了一下。

“词妹子,这个你行么?”迟逸仙问道。

“不太清楚,很久没下棋了,而且也不知道这个缪笔花的功底是多深啊。”宋词说道。

“恩,不过你也算是阅读棋局无数,总比我这个好坏不是的强啊,没关系,去试试吧。”迟逸仙说道。

“怎么?词妹子还有这一手?”廖月龙说道。

宋词瞪了一眼廖月龙,就向缪笔花走了过去。廖月龙等人在一旁观看着。

缪笔花和宋词就坐了,缪笔花用黑子,而宋词用白子,可是棋盘呢?宋词很是纳闷,因为两人坐的桌子上只是一张空白的大纸,宋词看了一眼缪笔花,发现他的手边也没有棋盒,一个黑棋子都没有,再看自己的却是满满一盒白子,宋词挠着头,迟逸仙也很是奇怪。只见这时,一个书童端来了一副墨宝,缪笔花拿起了沾满黑色墨汁的毛笔。

“小姑娘,你可知这是什么毛笔?”缪笔花问道宋词。

“谁知道啊,我说,你这个人啊,你到底下不下棋!”宋词不耐烦的说道。

“呵呵,是狼毫,当年秦始皇的大将王翦自创,而后流传至今,备受民间文人喜爱,实乃一大财富也。”缪笔花自我欣赏般的说着。

“你快点!我们还有急事呢,要不这盘算你输,我听你讲。”宋词说道。

“哈哈,小姑娘家的哪那么大火气,咱们这是文人之间的对话,不要那么粗鲁,好,现在就开始。”缪笔花说完,用笔在纸上画了起来,没一会的工夫,一张工整的棋盘就出来了,笔法工整,线条粗细一致,而且笔直。宋词看着也没说话。

“小姑娘,说实在的,我并不精通棋艺,可否让让我。”缪笔花说道。

“你那么多废话,我下了。”话音刚落,宋词就拿起白子放在了棋盘上。

“恩,好,占据九星位者以治国,轮到我了。”说完,缪笔花稍用力一甩,一滴墨甩在了棋盘上,不大不小,刚好一个棋子一般,对笔的用法能到如此地步,可见功力深厚啊。

宋词继续下着。

“棋盘就像一场战争,下棋的目的不是为了吃掉对方,而是为了先抢占地盘,很多初学者经常陷入误区,就像当初的我。”缪笔花一边说着,一边甩墨。

而宋词在一边静静的注意着棋子的变化。

“这个家伙真狡猾,和我聊天分散我注意力。”宋词心里想到。

“缪笔花果然厉害,对棋理非常通晓啊,你们看,不知不觉中,他给宋词布了一张网。”迟逸仙说着。

“棋子的变化就像人心一样,今天在这里,明天也许又是那边,难测啊!”缪笔花说着。

“呵呵,好一个对角星,雕虫小技啊。”说完,宋词破之。

“啊,厉害,被你看穿了。”缪笔花说着,将被吃的棋子用毛笔划掉了。

两人一直下了一个多时辰,棋盘上的地方已经不多了,空间有限,宋词还是一样沉默着观察变化,缪笔花这个时候也是很认真,不像之前那样放松。

“没想到这个小姑娘对棋艺研究颇深,我所用之阵法皆被她化解,只是,为什么她只守不攻?棋盘上的位置不多了,现在我占绝对优势,她这么守下去迟早一败啊,为什么?”缪笔花心里想着。

“糟糕啊,棋盘上的黑子占大多数啊,宋词怎么回事?”迟逸仙急得满头是汗。“难道是……?”

“这小姑娘从一开始就守住了几个星位不动,奇怪……,什么!难道是……!”缪笔花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仔细的观看棋盘上白子的位置,又见宋词一只手下在了棋盘上。

“堂主,承让了!”宋词说了一句。

只见棋盘上的一颗白子同时连接了其他星位的白子,一大半棋子被这颗白子封住了气门,全部消灭了。

“四劫连环……。”缪笔花说道。

“错,是万劫阵法。”宋词得意的笑着。

“这怎么可能?你……什么时候……。”缪笔花惊讶的说。这时候迟逸仙走了过来。

“刚才乐雅和你比音律的时候我发现你已经改善了自己的缺点,所以我告诉宋词,绝对不可用四劫连环,因为想必你亦知其解法,看来不出所料,宋词自创这招还是不差啊。”

“啊,没想到啊,这招阵法先头是这般弱势,最后一大反扑,看来在下还是书生,不善用兵打仗啊。”缪笔花说完,也慢慢站了起来。

“都是堂主让着小妹。”迟逸仙说着。

“是啊,你只注意防四劫连环了,却没有注意我其他的星位,聪明反被聪明误啊。”宋词笑着说。

“恩,是啊,我又输了。”缪笔花摇头说着。“你们果然不是一般人。只是……,你认为你们在后两项中真的能战胜我么?呵呵。”缪笔花说着,

“不敢保证,不过在下愿意一试,后面两项都由我来和你比。”迟逸仙走了出来,手里煽着扇子。

几个人走到了一张桌子边上。

“书法是我的强项,不知几位要和我怎么比试?”缪笔花问道。

“汉体书写如何?”迟逸仙问道。

“没问题,咱们就来比试《古道》一词,用汉体书写,字体工整,每人写五份,公平否?”缪笔花问道。

“好的,来吧,半个时辰即可。”迟逸仙说道。

“呵呵,不对,一炷香即可。”缪笔花笑着说。迟逸仙稍稍的惊讶。

“好,一炷香!”迟逸仙也答应了。

两人挽起袖子,二话不说就开始写上了。单看迟逸仙的笔法顺畅,犹如一条鱼在画上游走,线条细腻,精确。

“啊,逸仙好笔法。”李乐雅说着。

再看缪笔花,众位书童都围上去观看,其笔法强劲有力,所经之处纸张凹陷,墨却不会渗漏边缘,达到笔与墨的完美结合。

“这《古道》有千余字,一炷香才可写一篇,如何写出五篇啊。”李乐雅疑问道。

“一炷香写五篇当然不行,但是如果同时写五张纸呢。”萧让在一边说道。“师傅的绝技岂止仿字,他笔力深厚,能将纸张渗透。”

“什么!”李乐雅和廖月龙听到都为之惊慌,果然,一炷香过去了,迟逸仙在一炷香里写完了两份,众人已经很佩服了,而缪笔花呢?

“呵呵,小兄弟写了两份,而且如此工整,很是难得啊。”缪笔花看着迟逸仙说着。

“哪里,只是堂主为何只写一篇?”迟逸仙问道。

“呵呵,是一篇,但是却有五张。”说完,将纸一张张的拿起,每一张都是工整清晰,第一张的字迹渗透到第二张,依此类推,笔力的强劲,渗透了五张纸,一模一样。

“佩服,堂主果然好功力,在下虽与堂主同样方法,但是只能渗透两张纸,堂主居然能渗透五张,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迟逸仙很敬佩的说着。

“呵呵,小伎俩,见笑了。”缪笔花说着,书童将字都收了起来。

“实力相差真悬殊啊。”宋词在一边嘀咕着。

“接下来的最后一项是画,为了公平,还是你选择比试方法。”缪笔花说。

“呵呵,堂主为何这般谦让。”迟逸仙客气的说。

“哪里,来吧,画什么你来挑。”缪笔花说着。

“那就画花吧。”迟逸仙说道。“他将画放在最后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最有把握的,二就是最没把握的,而我认为,这应该是他的弱项才对。”迟逸仙心里想到。

两人在桌子上铺好了纸,而两人刚要提笔,天空却下起了雨,众人急忙拿伞,都怕画被雨淋湿,这种天气来的太不是时候,都为之厌恶,而全场只有一人却微微的笑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