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美景当歌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2199字
  • 2015-05-20 21:51:00

“掌柜的,这几日辛苦你们了,我们要出门,不知何时回来,房屋就不用给我们留了。”廖月龙说道。

“哦,客气,陈公子的朋友,应该的,呵呵。”掌柜的客气的回答。

四个人走出了太白楼,往北城门去了。几个人没多会就到了北城门,只见陈雒钦在城门口等待着。

“陈兄弟?你这是?”廖月龙问道。

“哦,昨天马镖头忘了一些事情,但是他不能离开镖局,就让我告诉你们,那个缪笔花是个舞文弄墨的高手,他一定会考你们一些琴棋书画类的东西,记住,考棋类的就用四劫连环,考琴就用吹奏类,考书就要用汉体书写,考画就要多画花草。一定不能忘啊。”陈雒钦说着。

“啊,这个缪笔花也很有雅兴啊,好的,记住了,只是不知为什么偏偏要这几类才行?”李乐雅问着。

“我也问过,马镖头只是说,那几样是他比较不擅长的东西,也未必能帮上你们,不过还是希望你们可以成功。”陈雒钦说。

“好吧,谢谢陈兄和马镖头了,那我们这就出发了。”李乐雅说着。

“恩,一路上小心,嵩阳书院就在往北的不远,一天就能到了。我也要回去了,你们办完事,还回来的话,记得看我啊。”陈雒钦说完就走了。

“陈公子真是好人啊。”宋词说着。

“是啊,多亏了陈公子,要不然咱们还不知道干什么呢。”迟逸仙说着。

“走吧,出城去嵩山。”廖月龙说着,四人一起出了北城城门。

走了一路,宋词和李乐雅不时的在探讨音律,似乎宋词也很感兴趣。

“廖大哥说你会音律,我让廖大哥教我,他就是不认真,你能教教我吗。”宋词问道。

“那……,要问你廖大哥了。”李乐雅调侃道。

“乐雅,你又来了。”廖月龙无奈的说。

“呵呵,开玩笑嘛,要不一路多无聊啊。是吧,宋词。”李乐雅说着。

“对啊,都像廖大哥似的就无聊死了。”宋词配合着说。

而廖月龙这时看了看迟逸仙,他拿着扇子,表情多少有些异样。廖月龙过去拍了拍迟逸仙的肩膀。

“义弟,你心里有事?”廖月龙问道。“是不是在想柳源?”

“是啊大哥,不过确切的说,我更想见到的是燕罗冲。按我上次读心的情况来看,他应该在河南,可是为什么这么平静?他去了哪里?”迟逸仙疑惑着。

“别想那么多,早晚都会抓到他。不过,义弟,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他会怎样?”廖月龙突然问道。

“你说什么!我不会看错,你也看到了不是么?不要问我这些了。”迟逸仙显得很是烦躁,廖月龙一看这样,也沉默了,四个人不知不觉,走到天色已经黄昏。

“到了,嵩山!”廖月龙说道。

“那就快点上去吧。”迟逸仙说道。

四个人加快了速度,终于,远远的看到了一间书院,白墙黑瓦,普通却又富有才气。书院坐落在嵩山山崖上,与天融为一体。嵩阳书院几个大字写得浑然有力,笔法顺畅犹如流水。四个人走了进去,直接进到大厅,往周围一看,到处挂满了字画和毛笔,各式各样,一张大字‘笔’,也说明了这个书院主人的一切。四人正在看着周围的同时,从边上的门内出来了一个小书童。

“几位有何贵干?”书童问道。

“我们是来求见你家先生的。”迟逸仙说道。

“我家没有先生。”书童说。

四人大惊。“什么叫没有先生?”迟逸仙问道。

“先生是教书的,我家堂主已经不再收徒,所以已经不是先生了。”书童说道。

“你明知道我们找的就是你家主人,你绕什么弯子?”李乐雅说道。

“哎,乐雅,读书人对称呼很是谨慎,可以体谅,那就请这位小兄弟帮我们通报一声,我们找你家堂主有事。”迟逸仙客气的说道。

“不用通报了,我家堂主黄昏之后不接待客人,因为他要欣赏景色,直到明天早上。”书童说道。

“啊。这个……。”迟逸仙嘀咕着,看了看廖月龙和李乐雅。

“这个堂主好大架子。”廖月龙说道。

“四位不如先下山去,明早再来。”书童说道。

“下山?我们连住的地方都没了,下山干嘛去?你们读书人就这么没有礼数啊?”迟逸仙说道。

“这……。那几位请先随我来吧。”书童带着四人进入了内堂,找了两间屋子安置了他们。“几位先休息下吧,明天一早,我家堂主来了就通知你们。”书童说道。

“这还差不多。”李乐雅说道。

四人就这样在嵩阳书院过夜了。夜深人静,能听到昆虫的叫声,李乐雅推开门,看着天上的月亮,不时有感而发。而此时,迟逸仙也走了出来,随后是廖月龙,三人坐在了门口的石桌边上,共同体会这夏季的清凉,嵩阳书院的文气。

“月儿当空悬星中。”乐雅说了一句。

“伴歌美酒女儿红。”迟逸仙接上一句。

“遥知不是实常客。”乐雅说道。

“亦会共赏萤夜歌。”廖月龙说道。

“哈哈,大哥也好雅兴啊。”迟逸仙说道。

“同兴啊,你俩不是也为今夜的月亮而感慨,就不许我多些忧么?”廖月龙说道。

“大哥说得是啊,这样的夜色太美了,美的让我们都会去留恋,留恋它的现在,留恋它消失后给我们带来的美好。”李乐雅说着。

“月亮让人启发无限想象。多少文人咏月,多少人赞月,多少人赏月啊。”迟逸仙也说着。

三人说完同时笑了起来,各自抒发着久久未能开怀的心情。

“是可惜今夜无酒,不然定要喝他个痛快啊!”李乐雅说着。

“那是当然啊,不过也罢,有兄弟作伴,要酒何用?哈哈。”迟逸仙说着。

三人整晚沉浸在夜色美景当中,过了很久才回屋休息。三人一睡就是第二天早上。

太阳照亮了嵩山的边缘,慢慢的将嵩阳书院照的光亮,阳光也渐渐的晒进了每一间屋子。书院的每一个人都起得很早,不一会就开始有人集合到了书院的古书堂背诵诗词歌赋。还有的在更换书院墙上的字画,还有的在练习书法,还有的在修习武学,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让嵩阳书院的清晨充满着朝气,似乎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当然,制定这一切的,让书院能够有条不紊的遵守规矩,当然还是因为这个人,嵩阳书院,笔仙堂堂主,缪笔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