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河南镖局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2831字
  • 2015-05-20 15:00:28

第二天一早,几个人就起来,准备去找那位陈公子。

“宋词,我们这一出去恐怕就是一天,你在酒楼里休息吧。我们天黑之前应该可以回来。”廖月龙说着。

“好吧,你们的事我也不爱掺和。”宋词说完就走了。

三人来到河南东城,四处打听姓陈的那个人,可是根本没有消息,这怎么找啊。找了一整天,三人无功而返,而等在酒楼的宋词,却很是得意。

“怎么样,找到那个陈公子了么?”宋词问。

“没有,根本没法找,乐雅,丐帮大会还有多久?”廖月龙问道。

“应该还有几日,准确的说应该还有六天。”李乐雅说道。

“是啊,这丐帮除奸,真的吸引了不少人啊,我今日见城内人士异常的多,想必都到了这里准备去丐帮吧。”廖月龙说着。

“你们先别想这些了,今天陈公子来了。”宋词说道,三人大惊。

“什么?来了?人呢?”迟逸仙问道。

“走了,留下了地址。”宋词将一张纸拿了出来。廖月龙拿来。

“皂王西街,六号,陈府。太好了!”廖月龙很是高兴。

三人又是一大早,就来到了城西的陈府,写得是陈府,可是到了这里才发现,只是一个简单的草屋,这让人很奇怪,他怎么可能是太白楼的常客。三人轻轻的敲了敲门,门自己就开了,三人走到里面,院子很大,里面都是杂草,院子里还有一些假山,但是很旧,门牌也很破,屋子虽然大,却和装潢不成一体。

“呵呵,这个陈公子,我以为是个富家豪宅呢,怎么这么一看到像个没落的贵族?呵呵”李乐雅笑着。

“别胡说,咱们有求人家,可别乱说。”廖月龙说道。

“我开玩笑的。”李乐雅说着。三人还在往里走,这时候,从大厅内走出了一个人。三人定睛看去。

衣服很是普通,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怎么看都是个普通的老百姓。

“陈某恭候三位多时,进来坐吧。”陈公子将他们带进了大厅。一进大厅,一个大字“陈”首入眼帘。再仔细看去,一张桌子上有一些好面料的衣服,不过也就一两件有限。

“三人莫见怪,这是我的祖父留给我的房子,很久没人住了,我也不爱打扫,就这么一直凑合了,呵呵。”陈公子笑着说。

“没事,呵呵,对了,我们还没介绍呢,我叫廖月龙,这是迟逸仙,这是李乐雅。”廖月龙简单的介绍着。

“呵呵,别客气,在下姓陈,陈雒钦。”陈雒钦很有礼的鞠了一躬。三人觉得陈雒钦言行很是讲究,甚至会有一些娇贵的感觉。“那天见几位便知是武林中人,我也不喜欢绕弯子,我就直说了,实不相瞒啊,我找几位是希望能帮我个忙。只是不便泄露,只得请几位前来,怠慢之处请见谅。”陈雒钦说着。

“哪里的话,其实我们今天也有一事相求。”迟逸仙说着。

“哦,不知几位?我能帮你们什么?”陈雒钦很是好奇。

“这……,我只想请问,河南一带有没有什么用笔的好手,我们想请他给我们鉴定几张字画。”迟逸仙说道。

“啊,这事我实在不知道啊,本人常年不出河南城半步,对外事少有了解啊。”陈雒钦说道。

“哎,没什么。”廖月龙说道。

“不过,有一人或许可以帮上忙啊。那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也是他要你们帮忙的,他就是河南镖局的总镖头,马占阳。他这人很是仗义,而且好客,江湖人也认识不少,我带你们去见他,或许他也可以帮你们也说不定。”陈雒钦说道。

“那好啊,既然这样咱们现在就出发吧。”迟逸仙很是高兴。

陈雒钦带着三个人很快的来到了城偏北的河南镖局。站在门口,只见围墙很高,门外家丁繁多,戒备森严,正门上的大牌匾‘河南镖局’也很是气派的感觉,体现着这里的信誉,与护镖的效率。四个人走了进去,而刚进门口,远处站着一个彪形大汉,站在那里指挥着家丁忙着在堆些货物。

“你,把那个放车上,二虎,你看好,别弄坏了!”马镖头喊着。

“马老兄!你找的人来了。”陈雒钦说着,走了过来。

“哎呀!陈老弟,你可算来了,这批货我真愁发不走啊,怎么,是他们么?”马镖头问道。

“对,这几位少侠应该能帮上你。”陈雒钦说道,并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马占阳犹豫了一下,悄悄的和陈雒钦说着。

“不是我不相信你陈老弟,关键是我这批货物非同一般,他们的武功我全然不知,我有点……。”马占阳说着。

“啊……。”陈雒钦一时说不出来话。

“那就试试吧。”李乐雅站了出来。马占阳看去,微微点头。

“好,小兄弟有气魄,那我就来亲自试试吧。”说完,马占阳走到跟前了。“小兄弟,出招吧。”

刚一说完,李乐雅一个白云步跳开,摆了一个动作。

“哦,华山的功夫,不错啊。”马占阳说完冲了过来。马占阳将腿一扫,李乐雅跳起避过,马占阳继续进攻,拳打脚踢,李乐雅左闪右闪,突然不小心跌倒在地,马占阳很快的跟上,用侧身撞了过来,李乐雅随即用力一抛,一片树叶飞出,马占阳急忙闪躲,用嘴叼住了叶子,可谁知,李乐雅随即一脚,马占阳匆忙的举手去挡,而此时,李乐雅落地用另一片叶子放在了马占阳的喉咙前,马占阳一下呆住了。

“大哥,李乐雅的功夫不错啊,很轻盈,而且他根本就没有尽全力进攻啊。这镖头的功夫也见一般。”迟逸仙说着。

“当然了,一个镖头而已,他要是武功高,还用请人么,不过,李乐雅的武功比上次又进步了。”廖月龙说着。

“大哥说得是。”迟逸仙答道。

“少侠好功夫,我老马甘拜下风。陈老弟,不错啊。”马占阳很是高兴。

“马镖头承让了。”李乐雅收起了叶子。几个人随后进屋细聊。

“不瞒几位,前些日子,我接了一批货,是朝廷的官员给我的,他们怕被人知道,所以找我用押镖的方法送出境外,一直到北方金国边境,而且这批货不许我们看啊,所以我知道是很贵重,我怕完不成要掉脑袋啊,哎,只好请几位帮帮忙啊,以确保货物平安无事。事后绝对少不了几位,不知意下如何?”马占阳说道。

“这不成问题,是什么我们可以不问,但是我们有一事不明。”廖月龙说道。

“说来无妨。”马镖头说道。

“都说您认识江湖好汉,那您这批货为何不请他们,反而要让我们这些小虾米来帮您,这个有点……。”廖月龙问道。

“呵呵,几位也是少年英雄啊,虽然请高手是没问题,但是太过招摇,反而有碍货物的行程,你们说是不是。”马镖头说道。

“恩,言之有理。但是我们现在还有急事要办,恐怕我们……。”廖月龙说道。

“哦,几位,这批货物不用急,只要你们答应了就行,朝廷也没催我,只是说送到就行,不过几位也别太托,毕竟这批货在我这里,怕是睡不好啊。”马镖头显得很可怜的感觉。

“恩,好的,我听说您在江湖上认识不少人,您可知江湖中,有没有用可以辨文识字的高手?”迟逸仙问道。

“辨文识字你们可问对了,当然有啊,就在嵩山,嵩阳笔仙缪笔花,那可是远近闻名,而且为人耿直,好为善交,应人之事绝不失约,书画拓仿,舞文弄墨,无不通晓,常为人绘制名文名画,鉴赏真伪虚实,笔仙之名,实乃名副其实啊!”马占阳说得很是兴奋。“进来的时候那个牌匾,就是他仿屈原字迹的杰作啊!”

三人听得不时点头。“大哥,此人必要一见!”李乐雅说。

“没错,我们即刻去嵩山!”迟逸仙也说。

“啊,三位,不如休息一晚啊。”陈雒钦劝说道。

“不了,陈兄,马镖头,非常感谢,我们不会失约的,只待我们过了丐帮大会一事,定来帮忙,今晚我们要回去收拾一下。先告辞了!”廖月龙说道。

“不碍事,几位少侠马某信得过,去便是。”马占阳也没有强留。

三人连夜赶回了太白楼,收拾了一下,准备一早去嵩山,拜访那个缪笔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