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三月之息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2166字
  • 2015-05-19 23:00:14

李尔止示意让燕罗冲进屋来,燕罗冲走了进去,房子不大,也很简陋,墙上挂满了药材。

“天心,回去看店吧,这里不会有事的。不忙的时候再来看看吧。”李尔止说着。

“好的,木头啊,你好好养伤,不许气我爹啊。”说完,李天心便离开了。

“好了,小子,躺在床上,我看看你的背。”李尔止说着。

燕罗冲趴着,李尔止靠近去看伤口,突然李尔止用刀轻轻的扎进了燕罗冲的背部。燕罗冲疼的大叫。

“小子,不想死的话就告诉我实话,你和我女儿真的已经成事儿了?”李尔止问道。

“啊……,你,你在说什么……。我不太明白。”燕罗冲很奇怪。

“混账小子!想耍赖是不是啊!我女儿说她是你的人了,我救你,是不想让她成寡妇!你小子要是不认账,别怪我无情。”李尔止说着,又将刀子扎进燕罗冲的背。

“我……,她怎么能这么说……,我……。”燕罗冲一时无话可说。

“还是不认是吧。”说完,李尔止不断的在划燕罗冲的伤口。

燕罗冲趴在那里,一声也不吭,死也不认。终于,燕罗冲疼的晕了过去。李尔止一看,很是无奈。

“这小子够倔的,哎。”李尔止说着。

第二天一早,燕罗冲渐渐的醒了,李尔止端来一碗药。

“小子,醒了,举起你的左手试试。”李尔止说着。

燕罗冲刚抬起左手,突然一阵疼痛。李尔止点点头。

“看来药力还是不够。喂,别和我女儿说昨天我问你的那些话啊,她会恨死我的。”李尔止说着。

燕罗冲轻声的应和了一下,心里发现这个老头并不是很顽固,反而偶尔会有点风趣。

“小子,我用刀划你的伤口是在给你清除体内的银片,如果不及时取出会感染出其它的疾病,你这伤至少要养三个月,不过没关系,你就安心的住在这里吧。你知道吗,那傻丫头为了你真的什么都肯啊,他居然答应每天送一坛好酒给我,这丫头为了你连他老爹的身体都不顾了,这是什么破买卖,我见她真心喜欢你,所以就想试探一下你对她的态度,谁知道你小子死倔死倔,就是不说,没办法,这个问题我也不问了,我去采药了,你休息吧。”说完,李尔止走了出去。

被李尔止这么一说,燕罗冲很是默然,他没想到会这样,他开始有些顾虑,内心很是矛盾的感觉,不过却不清楚为什么。燕罗冲走到了外面,坐在一个山崖边上,看着远处的树林,他在想些什么。

“我活在世上到底为了什么?我都不知道,说是为了报仇,可是我找谁报仇?紫天说知道我的杀父仇人,却从不告诉我,如今他又要来杀我,我在这里把伤养好,一定会回去找你,紫天,你给我记住。”燕罗冲一个人沉思着。

“木头,你呆在那里干吗,想摔死啊?”李天心站在不远处。“快点进屋来啊。”

燕罗冲回头看了一下,站起来走进屋。原来,李天心做了一些汤,是来给燕罗冲补身体的。

“趁热喝了吧。”李天心拿了一碗放在他手里。燕罗冲看着手里的碗,眼泪都快要掉出来的感觉。

“喂,你完全不用管我,过你自己安逸的生活,我在这里迟早会被邪风堂的人发现,我不想连累你们。”燕罗冲说着。

“我也没怎样,你就住在这里,等你伤好了,能走你就走吧。”天心说着。

燕罗冲沉默了,静静的坐在那里,也不说话了,他的内心很矛盾,他是个与刀剑为伴的人,而李家父女是个过着美好安逸生活的人,燕罗冲发觉自己不知不觉中在改变着什么,每天的早上,李天心都会送来汤或其它补品,李尔止也不定时的为燕罗冲诊断。三人之间有时简单的聊两句,燕罗冲也慢慢的变得和大家融洽起来。

“燕罗冲,你是说过,西域有更好的医术么?叫白虹贯日?”李尔止问道。

“对啊,虽然我没见过,但是我听江湖人说过,不过也是最近才兴起的。”燕罗冲说。

“真有此事?看来我要打听打听了。”李尔止说。

“恩,有需要帮忙的就说,我也会帮您留意的。”燕罗冲客气的回道。

三人就这样,天天如此过着平静的生活,燕罗冲的伤也在慢慢的愈合。

而常笑常悲被杀的消息,传到了紫天的耳朵里。顿时大怒。

“这个混账,真有本事啊!难道非要我亲自出马!”紫天气愤的说。

这时一个人进来求见。

“堂主,属下愿意替您分忧。”一个手带钢爪的人跪在地上,头发很凌乱,看不清五官。

“麻坚,你来的正好啊,燕罗冲的事让我很发愁,上次你干的不错,这次还要靠你了。任务很简单,拿回燕罗冲的头颅来见我。”紫天说道。

“堂主放心,我这就去办。”说完,麻坚退出了大厅。

“燕罗冲一个人就让我这么棘手,混账,怎么都这么废物……。”紫天心里想着。

没过几天,麻坚找到了常笑常悲被杀死的那个村子,开始进行追查,但是他搜便了整个村子还是不见燕罗冲的影子。就这样时间慢慢的过去了。麻坚还在为寻找燕罗冲而发愁的同时,英叶也在追查着金银格力的下落。燕罗冲在静客山修养着身体,廖月龙一行人也在向河南前进的路上。

三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雨很大,李天心还是像以往那样端来热汤,她推开门,但是却不见燕罗冲的身影,桌子上有一封信,李天心打开来看。信中写到:

李天心,谢谢你做的一切,我会记住你,还有你的父亲,你们的秘密我永远不会说,请放心。我明白你对我有恩情,也请原谅我的一走了之,我真的不想拖累你们,如果有一天我完成了所有的心愿,我还会回来找你的,等我吧。

燕过留声

李天心看到后很沉默,虽然没有姓名,但她知道是燕罗冲,她也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她这三个月甚至天天都做好这样的准备。李尔止进来,看到女儿这样,也安慰她。

“这个少年不一般,他有更重要的事情,等他办完,一定会来找你的,相信他。”李尔止劝道。而李天心什么话也没说,静静的走进厨房做饭了,李尔止也只是叹息。

“该回来终究会回来。“李尔止感叹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