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亡命天涯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2777字
  • 2015-05-18 22:35:57

紫天目送着金国王爷的离去,慢慢的坐了下来。似乎心里在考虑着什么。而英叶就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什么都明白。

“堂主,您这次对小王爷的行为,会让他记恨你的。”英叶说。

“哼,记恨去吧,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现在不敢杀我,因为我对于他来说还有可利用的价值,他心里明白,没有我为他在中原卖命,就凭他那几个异邦人,什么都做不成。英叶,所有家臣我最信任你,希望你也不会让我失望。”紫天说着,将自己的项链带在了英叶的脖子上。

“堂主,您这是……。”英叶很是惊慌。

“我这些年,没怎么好好对你,这是我一点心意,说真的,这些年我的手上沾了太多的血迹,我已经厌烦了这种生活,有时候我还会想,我若是一个女儿身该多好,远离战乱,远离权贵,远离一切……。”紫天说得眼睛显得有些湿润。

“堂主!”英叶激动的跪在地上。

“快起来”紫天将英叶扶起。“只可惜我是个不爱欠人情的人,你知道,小王爷救了我的命,我知道他是金人,但是我也无所谓,我不像现在那帮武林人士说得要赶出异族人,也许对于金国来说,我们也是异族人,金国的势力已经日渐强大,赶走他们谈何容易,这样你挣我夺何时是个头,如果小王爷口中所说的磐龙剑真的能让国家统一,那我想,为了这最后的目标,牺牲几年时间也是值得的,你说呢。”紫天有感的说。

“堂主放心!属下这就派人去找!一定不会辜负您!”说完,英叶便退出大堂,准备出发。

“英叶一路要小心啊。”紫天送道。

一件任务吩咐下去了,紫天又松了口气。

“英叶对我忠心之极是别人无法超越的,也许他真的可以帮到我。”紫天心里在想。“不知道燕罗冲这小子去了哪里。来人啊!”紫天喊道。

“属下在。”一位家臣进来。

“将常笑,常悲叫来。”紫天吩咐着。

“是,堂主。”不到一会,只见两人进到大堂,仔细看去,这两人好似双胞胎一般,只是一个表情很是高兴,另一个表情很是忧郁,这两人也是紫天走江湖中收留的高手,两人身形较瘦,头发凌乱,身上的一些部位还有些奇怪的环状装饰,肤色发青,让人看了好似古怪。

“堂主有何吩咐。”常笑说道。

“你俩人即刻出发,寻找燕罗冲的下落。”紫天说道。

“是的,堂主,只是……。”常笑有点顾虑。

“他中了我一掌,你两人联手可以打败他的,放心,如果他拼死抵抗的话……杀无赦!”紫天说着。

“嘿嘿,是的,堂主,我们出发了!”两人很是兴奋。是啊,燕罗冲在邪风堂从来都是孤傲独行,所有人都会恨他百倍,要不是紫天欣赏他而再三忍让,也许燕罗冲也活不到今日,不过正像燕罗冲的外号一样,阎罗王之宠也许就是受到恶人的欣赏吧。

“燕罗冲……,不为我所用者,杀之。”紫天嘴里嘀咕着。

常笑常悲二人即刻出发,飞快的奔出了邪风堂去寻找燕罗冲的下落,而燕罗冲,被紫天打伤后便知其性命危险,及早的逃出邪风堂,只是身体有伤,偶尔疼痛,影响路程的加快,他跌跌撞撞,跑到了一个小村落,这个村落并不大,但是人口众多。燕罗冲东窜西窜的来到了村庄里的一家小店。

“小二,要一间上房。”燕罗冲说着。

“不好意思,客官,这里的房满了。”小二说着。

“我就说一遍,给我腾出一间,快,要不然这整个店都是我的。”燕罗冲说道。

话音未落,一个女的走了出来。原来是这家小店掌柜的女儿。

“客官火气还不小,小牧,把我的房间给他。”那女子说道。

“可是这……。”小二犹豫着。

“快点带他上去。”女子吩咐着。

小二领着燕罗冲走向了那女子的房间,一进里面,陈列古典,味道清香,干干净净的,很是整洁。燕罗冲哪管那么多,直接就躺在了床上。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还没换床铺呢你就躺,把小姐的床都弄脏了。”小二说着。

“走开!没我的话谁也不许进来。”燕罗冲说着。

小二一见这样也没说话,关门走了。燕罗冲突然想到要处理伤口,可是没有了水,只好又在唤回小二。

“小二,回来啊,进来一下。”燕罗冲喊道。只见这时那女子走了进来。

“客官,有何吩咐?”女子问道。

“哦,谢谢你了,可不可以帮我打盆水,还要一块干净的布?”燕罗冲问道。

“恩,好的。”没一会,女子将东西都拿了来。

“谢谢姑娘,我……,你没事就……。”燕罗冲有点说不出来。

“恩,我会出去的,不过你中了气流掌的伤,你的肩膀应该不会那么灵活了,一个人恐怕,啊,我只是说恐怕,不过看少侠身体情况应该还没那么糟,那么我先告辞了。”女子说完起身要走。

燕罗冲被她这么一说,觉得确实言之有理,急忙叫住。

“姑娘怎知这是气流掌所伤?难不成有速治之法?”燕罗冲问道。

“这伤不重,一个时辰便可包扎好,只是需要空心草做药材,我们这里一根空心草卖一百两,你要不要?”女子说道。

“混账,你说什么!你不是黑我么!”燕罗冲气着说。

“我好心救你,你还骂我?我完全可以等你死了,再搜刮你全身的财富,你以为我想把你怎样啊!”女子喊道。

“算了算了,一百两就一百两,这是我全部的钱啊。不过就五十两,那一半等我以后还你行不行。”燕罗冲很没有办法的说。

“好吧。”说完,那女子将空心草拿来,慢慢的先为燕罗冲敷药。

“姑娘,你对医术精通?”燕罗冲问着。

“还好吧,你别乱动啊,药都掉了。”女子说着。

“你叫什么?”燕罗冲说道。

“哪有你这么问的?呵呵,我叫李天心,你呢?”李天心问着。

“燕罗冲。”

“哦,你的伤是怎么弄得?像是被人打了一掌,而且功力很深的样子啊。”李天心问。

“相信我,知道了对你没好处。”燕罗冲问。

“好吧,你们江湖人士的恩怨我也不想掺和,行了,包扎好了,动动看。”李天心说。

燕罗冲活动了几下,果然不疼,很是轻松。

“恩,谢谢你了,不愧是仙医圣手李尔止的女儿。”话音一出,李天心突然很是惊慌。

“你!你怎么知道的!?”李天心很是紧张。

“放心,你们的事我不会说得,江湖都传说李尔止因为医死了自己的妻子而引咎自杀,更将孤儿遗弃不知下落,所有人都想得到你爹的医术,然而在十四年前,你爹还是在这个地方,将房子烧毁为了掩人耳目。但却让谁都想不到,你们回到烧坏的地方又从建家园,无论是谁,绝对不会想到你们这样做,你爹安宁的待在村子里,开了小店生活,一定以为所有人都忘却了这件事,不料今天被我认出,倘若我将此事传出,只怕你俩又要亡命天涯了。”燕罗冲说着。

“你怎么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十四年前你也不过是个小毛孩,你不可能知道这些,谁告诉你的?”李天心急忙问。

“这个你不必知道,你放心,我不会说的,不过为了封住我的嘴,你就欠我五十两吧,哦,不对,咱俩应该是互不相欠才对。不需要还了。”燕罗冲说的李天心很是无奈。

“我们对你的医书没兴趣,因为最近在西域,有很多医书,要比你们的回春诀好很多。”燕罗冲说道。

“哦?我怎么不知道?什么名字?说来听听啊。”李天心问道。

“说了你也不知道,白虹贯日你听说过么?”燕罗冲问。

李天心摇了摇头,燕罗冲随后为了安抚李天心,也再三说道,绝对不会泄露李家父女的事情,李天心才稍微的放松下来,似乎对于燕罗冲,她还是比较信任,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吧。

随后,李天心离开了房间,燕罗冲也躺下休息了,一天就这样匆忙中过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