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铁扇门(下)

  • 磐龙传
  • 小E掌柜
  • 2457字
  • 2015-05-17 22:30:00

迟逸仙,身怀抱负的少年,他智慧高出常人却无缘利禄,他的希望被刀剑所阻挡,他的命运又被刀剑所拯救,他一生中重要的人都要离他而去。他品尽天下名酒,即兴作诗作画,遍地留名,因其名字的优雅,江湖外号——醉太白。加入铁扇门后,门主柳源因动情于他而特别传授其武艺,以及绝技读心术与铁扇诀,为迟逸仙量身打造出了一把兵器,扇子耍动起来不失风雅与杀伤,一条白龙游走腕间,触其即伤,但因其有一颗书生心肠,偶尔会显得过于谨慎,不过,他的一生注定要和挫折共同进退,因为他是‘醉太白’。

今天,他最爱的人离他而去,他痛苦失声,眼前这把扇子,让他重新振作,因为,他将这把“醉仙扇”视为柳源,单看这把扇子似乎比平常的多些精细而已,但是其不同在于扇子的折印,它的折印有横有竖,甩动起来更顺势借力,扇把儿的鹤嘴处藏有柳源自创的“柳针”暗器,扇子边缘的刀片像鱼鳞一样整齐排列,扇子中间的仙字醒目,实有仙人之意。

“与君畅月前……。”迟逸仙握着扇子,嘴里念着。见到扇子就像见到柳源一样,他将扇子收好,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下。

“大哥,我们走吧,燕罗冲也赶往河南了。”迟逸仙说道。

“逸仙如何得知?!”廖月龙很是惊慌。

“在燕罗冲走的那一刹那,我用了读心术,他的心里想到了河南,别的没有读出来,不过这就够了。”逸仙说着。

廖月龙对逸仙的敬佩已显露在脸上,他心里慢慢的改变了对他的看法,不再把他当成那个文弱书生了。

“迟哥,我能和你们一起走么?”宋词问着。

“恩,好,大哥,咱们一起吧。”逸仙问着。

“当然了。”廖月龙还是很少的话,让宋词有时觉得廖月龙很神秘。

三人一同走出地道,迟逸仙将铁扇门关闭,离开了这里,他们继续往河南方向前进。

三人走了几天的路,互相说说笑笑,尤其是宋词和逸仙的对诗,让廖月龙只得在旁听着,他们在休息的时候,各自坐在原地,而此时,廖月龙的白虹贯日已经到了第六层,他每日不断练习着老吴告诉他的星月剑法,更痛苦的钻研第三式,不过一直没有头绪。而迟逸仙,每天都要对着扇子说一首诗,就像和人说话的感觉,他将铁扇诀的武功分解出来,创出一些更有灵活性的招式,其中以醉仙赏月,和扇打白鹤尤为特别,每次路过酒店,总要一坛烈性酒,廖月龙和宋词劝他少喝,他却阻拦,因为逸仙有个毛病就是爱喝酒,不过没到喝的大醉就会开始钻研武学,廖月龙也发觉,每次和逸仙切磋武艺,都会有一些不同的招式,也许这就是醉扇的要领吧。

有时候,宋词还会嘲笑一下廖月龙,因为她觉得廖月龙很老实,逗他笑就成了她的乐趣。廖月龙也无所谓,他偶尔会装傻,就配合着宋词。

“龙哥,你为什么不爱梳头啊?”宋词问着。

“我讨厌梳头,我喜欢这样散着,很自由的感觉。”廖月龙轻轻擦着自己的头发。

“你还真特别,和别人有点不一样,你喜欢流浪么?”宋词继续问着。

“我是没有办法才流浪的,没有人喜欢流浪,不过流浪的人表面上看去很孤独,其实朋友会很多,因为自身的才华就是交友的条件。”廖月龙仔细的说着。

“我怎么觉得,你除了会耍剑,没什么别的特殊啊。”宋词斜看着月龙。

“哦,是么?”廖月龙疑问着,从怀里拿出一片叶子,放在嘴里吹了起来。

宋词闭上眼睛倾听,很优美,很陶醉,随后她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似乎感觉着什么。廖月龙停止了吹奏,紧接着便唱起来。

歌词:

抬头望天纷飞是硝烟,疾风烬草裹着断裂的瓦片。

无情泪,狂仇血,车轮滚滚幕幕沥沥于眼前。

醉卧沙场古人为一战,豪情气概掩饰别式的辛酸。

系慈母,妻子盼,萤火虫光约约隐隐望星叹。

多少英雄捐身于山前,青龙堰月只此拂笑抿须髯。

妃子弹,帝王欢,朱门酒肉徐徐缓缓绕梁间。

悲伤古战,厮杀的壮观,将军的伟岸,还有多少存于历史的竹简。

悲伤古战,先秦与两汉,隋唐宋金辽,并举的刀剑划破苍凉的天。

悲伤古战,花开伴春暖,寒冬腊月年,乱发飞舞四十余载蜀江边。

悲伤古战,无式的祭奠,流水于高山,凋零指尖瑟瑟琵琶思华年。

唱完,廖月龙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而宋词瞪大了眼睛看着月龙。

“龙哥!真好听!我喜欢啊。这是你编的么?”宋词拉着月龙的胳膊问着。

“不是啊,这个叶子是我的一个好友教我的,他叫李乐雅,这首歌也是他写得,叫‘古战’,很有味道,是为了警示后人,无论战果如何,到最后都是被人讨论的对象,这场无止境的战争会显得多么的没有价值啊,廖月龙说着。

“是啊,想不到龙哥会有这样感性的一面,原以为你就是个武痴,迟哥就是个书呆子,我都错了,呵呵,龙哥,你教我吧,我想学。”宋词笑着说。

“恩,好,路上我慢慢教你。”廖月龙说着。

“宋词,别闹了,快点休息一下,咱们继续赶路了,前面不远有个村子,今晚就要到那。”逸仙说着。

宋词做了一下鬼脸,躺下睡了,廖月龙和迟逸仙对着笑了一下也闭眼睡了。

夜晚很安静,宋词和迟逸仙睡得很香,廖月龙在一旁保护着不肯睡。他坐在一片草地上,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似乎想到了什么。而此时,迟逸仙发觉到了月龙未睡,也起来了。

“大哥,干嘛一个人看星星发呆。”逸仙过来说。

“看到这些星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多事情都出现在我眼前,逸仙,你愿意听我说么?”廖月龙很感慨。

“当然了,我洗耳恭听。”逸仙很配合,他知道,月龙一定有什么感性的话。所以,为了尊重他,也要认真的听完。

“想我出来江湖也有近一年了,这段日子里时间过得太快了,这一路也经历了这么多挫折,让我觉得江湖原本不是我想的那样简单,原来江湖是不是什么地方,而是一种意念,也可以说,江湖就是人。我还会想起离开我的父亲母亲,还有我的叔父,还有……。”廖月龙说着,有点伤感。

“大哥……,人在某些时刻会有这种感觉,我也一样。我何尝不想念柳妹。”逸仙说着。“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是谁?”逸仙问着。

“红儿,我和她不过是一面之缘,但是我难忘掉她的样子,离开的时候我很想找她,但是找不到了,这么久我还是很想她,但是我一直在努力的克制自己,努力的克制着……。”廖月龙说的很伤感,能够体会到,廖月龙已经对红儿动了真情。

“大哥,不说了,感情这个东西看的是缘分,两个人相识不代表就可以在一起,不是么?”逸仙说完,拍了拍月龙的肩膀,走回去睡了。

廖月龙自己沉思着,坐在那里很久很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