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两年
  • 网游之机械时代
  • 萌的我一脸
  • 2550字
  • 2020-07-22 01:35:15

凌晨五点

北溪又从噩梦中惊醒。梦中,自己又回到了上一世,被莫天成一刀深深地刺入心脏。那一刻的绝望和心痛至今无法忘怀。如同被刻在了骨子里,这是磨灭不了的记忆,时刻提醒着她,不能忘记上一世的仇恨。

全身在颤抖,北溪裹着被子蜷缩着,头深深埋入枕头,无声哭泣。

众叛亲离,连最好的朋友也惨遭陷害。

她败了,一败涂地。

连命都搭了进去。

上一世,北溪享受着游戏带来的满足感,被荣耀蒙蔽了双眼。身为卡兰斯帝国的第一魔导,她站在普通玩家仰望不了的巅峰。

权势在握,便开始恣意妄为,逐渐忘却本我。

轻易相信了小人,也交付了性命。

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一切因她而起,所以便得由她亲手终结。

命运让北溪重回16岁,带着上一世的记忆,重新来过。

可是这两年,她却玩起了生活职业。

两年,多少新手进入游戏然后升级离开新手小镇,唯有她一人,在小镇呆了两年,经验一次一次注入经验瓶,永远卡在30级,每日每夜在枯燥无味的锻造中度过。

她想切断上一世所有和莫天成有之交集的每一根线。

她只是个普通人,如果想要报仇,只是在游戏里斩头露角是不行的。盛世太过复杂,当货币系统开启,这里便是各大人物角逐的战场。

她无权无势,也不愿屈之人下。可若让她去创建势力,光是初期就没有发展的资金与人力。

刚进游戏时,北溪就联系过上一世在后期有一定实力的公会巨头,但他们无法在一个机械师身上下这个赌注,且还是一个女性玩家。

北溪被拒数次,也不想暴露太多底牌,考虑了很久…

她有两年的缓冲期,这两年各个玩家都在摸索,而她可以凭借上一世的经验,在生活职业上下苦功夫。

这样,她也至少可以有经济来源,也能为以后奠定下基础。

想到如今艰难,北溪闭眼苦笑了一声。当时游戏里面自己如日中天,多少势力找上门求着合作。结果只因为他一句,信我。

就让她放弃了所有念头。

否则,她最后又怎么能落到那种地步。

咬咬牙,北溪心中说不出的懊恼与悔恨。到底年少轻狂,也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这般胡思乱想着,天逐渐亮了起来。北溪看了看时间,起床随便吃了点早饭,便出门晨跑去了。

因为两年前自己重生,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

北溪不愿再失去什么,也不想再错过什么。

她想变强,不单单只是技术上的强大,还有内心。

这两年磨砺了她的心性,那一腔复仇的热血,也开始慢慢沉淀。

她越发冷静自持。

跑步回来后,北溪清扫了一下房间和客厅。因为父母这几天出了远门,所以家里目前只有北溪一个。看了一下现在的时间,刚好8点。收拾完手上的活,进房间拿出头盔。北溪不想花家里太多钱,所以买的头盔是最低端的。反正她现在也不需要什么发挥,能玩就行。

上了游戏,还是昨天下线的锻造室。简陋的小房间里,火炉中还闪烁着点点火花。石桌上零散的摆放着各种材料和图纸。

北溪翻了翻石桌上的材料。一一点清今天锻造所需要的物品。两年时间,基本三分之二的时间呆在锻造室,三分之一的时间就是混副本和混矿山。所以,北溪这两年过的十分枯燥乏味。只是,她也并不在意这些。这么久了,那些人该70的都70了。已经不可能有什么交集了。

70级在《盛世》是一个让众多玩家都难以跨越的鸿沟。职业突破任务的难度让许多普通玩家叫苦。以至于现在大多数玩家都卡在69,无法升级。70级之前和70级之后完全是不一样的世界。70级之后,玩家将迎来新的地图和很多没开荒的副本。还有众多的活动和活动副本。而后世最最最重要的战场,也是70级才能参与。战场,在后世是玩家获取经验,道具,武器,声望等等的众多主要来源之一,玩家后世都基本以战场为主。

不过,再过不久就有人开始卖70突破的攻略,几乎是抄成天价。游戏里面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可以被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炒到平民玩家连仰望都觉得困难的价位。大多数玩家,都是到几个月后游戏更新资料片,难度降低,才纷纷升级的。不过呢,技术不错的玩家靠自己就能过了。所以,目前卡死在69的玩家也不算多。

“糟了,忘记没有银辉石了。”北溪揉了揉眉角,有点懊恼。昨天被刺激后有点恼了,一直不停锻造装备,结果熟练度不仅未加,计划用一个星期的石头,也给生生砸没了。

“没办法,只能重新去挖了。”北溪无奈撇了撇嘴角。收拾好材料,给NPC丢了一银币,续下使用时间,兴冲冲的跑向矿山洞。

游戏虽然已经运行两年,其热火程度却只增不减。虽然是低级图,矿山洞里依然是人山人海…

北溪虽然来了很多次,还是被眼前的情景惊的说不出什么话来形容。

小怪刷出来也是被踩死的节奏…

北溪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再看看眼前的大部队,最终扭头默默回去了。

以前练的是药剂师,等级卡在高级,而且一开始是由公会供起来的。

自己走的也不是生活职业,一天忙着升级下副本,能到高级已经不错了,升级材料也不用愁。

现在北溪一个人卡生活职业,其中心酸估计就那些靠自己的生活玩家能懂了。

回到小镇,北溪左思右想还是联系了永恒荣耀。

“哥帮个忙。”

“你这个小妮子也知道联系哥了?一个月不跟哥联系,哥还以为你消声灭迹,准备归隐山田了。”听着男人的话,北溪光是想,就知道这男人此时表情一定露着不爽。

“呵呵呵…”不自觉干笑了几声,北溪也有点不好意思。自己一个月基本窝在锻造室,语音也给关闭了。

别说联系了,找得到人不也是个问题,也难怪平常大大咧咧的男人也有点生气。

“说吧,要哥帮什么忙。”听着男人这句话,北溪心中一暖,说不出的感动。

永恒荣耀在上一世便和自己认识。是全服的第一盾甲,自己后期很多竞技技术都是他教的,而且他这人是出名的讲义气,有信用。

虽然上一世不在同一个帮,但是出事以后还是毫不犹豫的站出来维护自己。冲这点,北溪心甘情愿喊他一声哥。哪怕重生一世,也是一样。

“我需要高级矿石,很多的高级矿。”

“要多少?”

“五千块。”北溪咬了咬牙,还是报了个数。

“我去。你是准备以后以身相许给你哥么?”

北溪被这话咽了一下。

哥,你要我未来嫂子怎么办?

前世的时候永恒可是有媳妇的,两人被众玩家称为最般配的情侣。

“这个……我会付价钱的,一面暗金盾。”

“暗金盾?”男人惊了一下,随后皱眉,“你去打劫谁你了?”

“没有。”北溪为对方无厘头的想法折服。

“我有装备图纸,而且有高级矿,我熟练度就能上去了,到时候就可以打造盾了。”到时候别说暗金了,更极品的都可能打造。

语音一头,男人张了张嘴,几秒过后,干巴巴地问道:“你锻造术升什么等级?”

“宗师。”

“宗师?我艹,你个牲口。”饶是男人,也忍不住爆了粗口。宗师,游戏开服才两年,就有人宗师这是什么概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