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回流
  • 仙筹
  • 凌步乱
  • 3030字
  • 2019-01-20 15:09:56

防雷提示:非典型·套路·伪·修仙文,有cp

苏紫,T市人,二十五岁,二流大学毕业已经三年,普通公司的普通职员一名,有过一次恋爱史,无现任,随着日子又迈入新的一年,年龄到达了临界值的她在回家过年时终于也第一次体验了一回七大姑八大姨的集体炮轰。在这之前毫无经验的苏紫可以称得上是落荒而逃,直到回到家躺在床上才想出来该怎么反驳,郁闷的只能捶床加挠墙,一通折腾之后,苏紫倒回床上,也开始有些小郁闷起来。

其实,二十五岁而已,奔三的路程至少还有一半,难道已经算很老了吗?居然就要被划拨进剩女的大军,真是怎么想怎么不服,再说,也并不是她不想找,亲戚朋友安排的相亲她可是一次都没推脱过,但是见了至少也有七八次了,不是条件不合适,就是条件合适的看不对眼,哦,当然还有她看上眼的人家看不上她……母上大人已经不止一次戳着她脑门数落:感觉?什么是感觉?处的久习惯了就是感觉!你都不继续接触怎么知道就一定没感觉?你这孩子就是不让人省心,你看今年我们XX同事的闺女又结婚,你什么时候才blablabla……

对于已经步入更年期的中老年妇女,她说着苏紫自然也就是乖乖听着,但嘴上不辩驳,不代表心里就赞同,她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大学时之所以会和前男友分手,不是因为物质、前途、家庭等等的任何原因,只是她在接受了对方的追求后,一年半的时间,仍然没有让她产生“喜欢”的情绪,也许某些瞬间的确感动过,但是更多时候,却是“我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的没有答案的问题。

感觉真的不重要吗?苏紫苦笑着闭上眼,半睡半醒间,思绪渐渐飘回了十年前的学生时代,十四岁的她第一次有了喜欢的人,但是从来都只是用默默无闻这四个字来形容的少女不敢有任何的表示,初三那一年,他意气风发的考上重点高中,而她却考场失利成为班级的吊车尾,最终去的学校与他一南一北,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NND……苏紫闭着眼咬牙切齿,从前从来不理解大人们口中说着的你们这些学生身在福中不知福,真是只有经历过才知道,想想现在在公司里每天被压榨的比狗还不如的日子,这要是能让她回到十年前,恋不恋爱的先不说,重要的是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有了更好的出路,还怕找不到两条腿的男人?就是不结婚做个单身妈妈也不错啊!

思绪越发没溜儿的跑的更远,苏紫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而等她再睁眼,对着灰糊糊一片的破土坯房顶发愣的时候,她才知道愿望不能随便乱许,实现不了事小,这要是真让哪路神仙不经意间听了那么一耳朵,而恰好神仙比你还没谱的时候……这愿望实现的估计就让你想撞墙了。望着家门外坐落在一起的稀稀拉拉的土坯房和更远处一望无际的荒地,再低头看看自己那一双黑瘦黑瘦明显属于营养不良受饥儿童的小手,苏紫简直欲哭无泪……

这是哪一位天使大姐显得灵啊!你时间倒回的有点过梭了喂!

因春节亲戚们“友善问候”而导致的穿越,苏紫以自己十来年的穿越小说阅历来看,也是够奇葩的,都来不及惶恐和感伤,苏紫就被家中彪悍的母亲给指使的团团转了,作为这家里有数的劳动力,新名字叫做大丫的苏紫每天天不亮就要出发去土里刨食……没错,就在村外的那片荒地,刨一种类似于地瓜,这里称之为土趴趴的奇特粮食,从早刨到晚,刨出一家四口的口粮来。

病弱的父亲,执掌大权的继母,还有一个刚会爬没多久的弟弟,苏紫在穿越第一天不慎丢了家中唯一一把小铲子之后,除了被继母揍得几乎脱了一层皮以外,之后的日子她更是只能徒手作业,就这么日复一日的过了两个月,十个手指甲脱落又长出来,苏紫捂着已经饿麻木了的肚子躺在土地里,不由得感叹人的可怕。

仅仅两个月前,她还是个连洗衣机都不太会使的都市女,而现在为了生存,她真的是爆发出了自己几乎不敢想象的潜力,看着身旁空空如也,更因外村几个小鬼争抢土趴趴时被彻底踩烂了的也是家中“唯一”系列的篮子,苏紫扯着嘴角难看至极的笑了起来,今天如果回去,不被继母打死估计也只能剩下一口气,但若是不回去……两个月来连朝代和地点都没弄明白的地方,她一个生理年龄不超过十岁的女娃能跑去哪里?

真是……天要亡我啊……

正在苏紫大脑一片空白,仍然躺在地里拒绝起来做出选择的时候,忽然天空一道明亮的紫光划过,向着她的方向就落了下来。苏紫使劲的眨眨眼睛,确认不是她饿的产生了幻觉,貌似是真的有一颗特别的流星在往这边落,而且就是以她的脑袋在瞄准的。

明明应该赶快爬起来逃命,可是苏紫却是一个手指头都没有动弹,神经紧绷的坚持了两个月,到这一刻她真的有些想要放弃了,这颗流星砸过来,说不定她就能再被砸回去了呢?只要能回去,母上安排的相亲她立刻就去,只要母上愿意,就算是只猪她也马上嫁了……就算是回不去,直接这么被星星砸死也是蛮diao的,反正,是比她现在这么活着要强……

不过瞬息,紫色光华已经到了眼前,苏紫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要押上性命赌这一把,结果却见光芒在近到极致时,忽然化作无数紫蝶纷飞,一个明显跟星星没关系的人影在蝶影翩翩中旋转着出了场,紫衫紫靴脸上还带着个不知材质的紫蝶面具,手中像是罗盘的东西闪着紫幽幽的光芒,落地之后,面具后的双瞳便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毫无形象张着大嘴的苏紫身上,雌雄莫辨的音色轻笑了一声,淡淡说道:“呵,紫气东升,交昏映月,看来便是你,不会错了。”

自以为经历过穿越已经不会被任何事情惊吓住的苏紫这时才找回意识闭上了嘴,刚要开口,还没完全散去的蝴蝶鳞粉让她直接以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喷嚏充作了她和眼前这人的开场白。

看她这幅连形象都说不上的样子,紫衣人似乎沉默了一会儿,才再一次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正用袖子抹着鼻子的苏紫同样默了一会儿才嘟囔着回答:“……大丫。”

对方沉默的更久了,“……年岁几何?”

“大概……七岁。”苏紫当然没机会问她那个继母自己今年到底几岁,不过是自己估计了一下,但是按照这具身体发育不良的程度,就算已经九、十岁了也不是不可能,不过这已经不是什么值得纠结的问题了。

也许是发觉了苏紫和一般学龄前儿童的不同,这从出场开始就玄不呼啦的紫衣人似乎真的有了些兴趣,语气中带出了一丝与方才完全不同的轻浮,连问题也变了个味道。

“说来,你就不想问问我是谁?”

苏紫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哦,你是谁?”

对于苏紫的从善如流,紫衣人笑意更深,但他的问话依然未完,下一个问题,更是让苏紫脑子中的某个念头清晰起来。“呵,丫头,不归山登仙道,你可曾有所耳闻?”

“……没听说过。”

“那修行炼法,证道升仙,你可知道是什么意思?”

“……”

我嘞个去!所以老娘穿的其实是修仙吗!登!仙!道!多么牛逼轰轰的名字啊!这天上掉下来的大腿看来来头不小啊!!!

尽管心里已经是一百个咆哮马在大合唱,可苏紫脸上还得维持着一个七岁乡村儿童应有的呆萌,她自觉脸部肌肉都忍的有点扭曲了,愣是硬生生挤出一丝拉梦幻的表情来,“所以,你是神仙咯?”

……尼玛,如果真的能穿回去,也许改行去当个演员也是不错的选择。

紫衣人不答,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后,再问道:“你想不想做神仙?”

从头到尾一直都保持着卧倒姿势的苏紫终于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向着紫衣人的方向认真的点了点头,“我想。”

三天后,两个月以来第一次洗的干干净净的苏紫牌伪萝莉牵着紫衣·专业拐卖儿童·人的手站在不归山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下的时候,望着眼前隐藏在茫茫云雾中完全看不清晰的仙山,这迷迷糊糊的三天才终于有了一丝拉的实感。

看着苏紫一脸严肃的表情在那里站军姿,紫衣人似乎又有了逗她的兴致,“看到以后的师门,就没有点什么感想吗?”

“……有,”苏紫眯了眯眼,字正腔圆的吐出了三个字,“高、大、上。”

紫衣人随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山门,未做评价,“走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