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九)魅影女孩
  • 独花
  • 地藏王梓
  • 2871字
  • 2010-04-28 17:56:35

(九)

关澜已经有段时间没给我打过电话了,偶尔无聊的时候会想起她来,不知道她最近在忙些什么。她在的时候自己很烦她那种叽叽喳喳没完没了的话,不在了,心里却又痒痒的,想听听她没事的唠叨,即使说我邋遢,即使说我很土,反正即使是每次她都要挖苦我,我也是很高兴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变成了这样,可当初,她那种类型是我一票否决的类型呀?难道真的有点开始喜欢她了?

夜色弥漫下的校园还是很宁静的,昏黄的路灯旁来来去去的都是坠入爱河的男男女女,有的时候很羡慕他们的惺惺相惜、你牵我伴,可更多的时候是提醒自己,那样的生活不适合自己,虽然羡慕,可羞涩的内心深处那是很多不情愿和迈不出的第一步。

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天空,除了深沉的黄,剩下的就是无尽的黑暗。一眼望不过去的街角,注目远视看不见的匆匆过客。临近篮球场,才会传来悦耳的拍球声,这是我对这个校园唯一熟悉的声音,亲切而又熟悉。一种运动,会陪伴一个人很久很久,没想到,这样的生活里,依旧没有女主角的出现来填补激情飞扬下孤零零的暗淡。谁又了解谁?谁又知道谁?在这个互相都渴望被了解,被深知的文化中,我显得很脆弱,不肯迈动的脚步,不肯玩世不恭的态度,是否真的不属于这?我的大学?

模糊的篮框,依稀可见的篮网,一次次的来回,久了,就累了。

老天会眷顾我么?

应该会的,就像遇见那个女孩,只不过是一次偶然,然后一切都顺其自然。

很多天了,每天晚上,都会在那个地方,在那个路灯下的长椅上,同样的一个女孩。是我的球声在陪伴着她?还是她的一举一动在牵动着我?差点恍惚在她的抬头凝视间。那是怎样的一个女孩?

夜色衬托着她的一举一动,看不清的是脸,看得见的是她的温暖与一丝动我心田。心脏在加速的跳动,只一眼,让我不敢再看。不知道她是否漂亮,只不过那一刻,我将热血尽洒场地间,更加频繁的奔跑,更加精准的投篮,只希望,微乎其微的声音可以告诉你:在这里,在离你不远的球场上,有个男孩,不经意间,被你击中,希望与你熟识,听你的欢笑,分担你的忧伤。

我傻了。狠狠的骂了自己,怎么可能?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只不过在晚上看见了几次,就那么心动?就那么让我忐忑不安?不明白。难道自己真的犯贱?真的是那种?得不到的都是好的?得到的总会不珍惜?难道在小说里看到的那些无聊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百毒不侵这么多年?就这么的,被击败了?

五天的时间,我观察了她五天。每天我都会早早的就过去,甚至有一天路灯还没有亮起的时候我就抱着自己的篮球去了那个地方,我觉得,如果她也会有我这样的想法,她也会出现在那个地方,那个时间的。怀揣着企盼,我在忍受着煎熬。

她来了,不过这次不是自己,还有一个女孩,在一张长凳上,坐着的是两个女孩,可在我眼中,四周早已暗淡无光,唯独在她那里,我看见了快乐。

看见她俩笑,看见她俩亲密的交谈,多少次,我鼓起勇气,想找个借口,和她说上一句话,可是,再怎么咬牙也没有用,找个借口,找个理由,和她说上一句话,我觉得好难。像座大山摆在我的面前,我快要窒息了。

一切来的太快,去的匆匆。纠结了半天,没给自己机会,只能远远的看着她俩离去的背影。伤感了半天,不过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在晚上她是一个人,这就说明,至少她没有男朋友到现在,或者说她的男朋友不是这个学校的,如果这样,那我,岂不是有机会?我笑,不试试永远不知道。

周末的时候自己给自己放假了,跑去网吧上了两天网。经常有报道说某某男某某女在哪哪约见网友,然后被害的消息。那天老妈还特正式的给我来电话,说就在我读书的那个城市里的某大学,发生学生约见网友被害案。她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我,千万别流连网络,那是个虚拟的地方,不值得我把太多精力放到那上面。我明白她说的,不过还是心存侥幸的希望能在网上认识个人,然后和她网恋,因为没经历过,所以总会有点微薄的希望。

不知道心里总念叨的话是不是被天上的人听见了,真的太假了,怎么就会突然有个人加我,然后聊着聊着就都提到这上来了。视频,看照片,不知不觉说了很久很久。她在一个距我很远的地方读书,不记得是谁先提的,“要不我俩网恋吧?”

我发现自己迷失了,居然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我没拒绝,我说了“好吧。我俩网恋吧。”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会那么容易的就答应了。是因为她说,自己有个姐姐,已经结婚了,而姐夫就是她姐网恋的对象,然后说我和她姐夫很像,从身高,从长相,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心里有莫名的冲动,甚至开导自己说,如果我俩真的聊的来,以后见见面也未尝不可,或许真的就可以谈出感情来。是我太幼稚么?

我和她聊了差不多两天时间,除了中午晚上出去吃饭的,剩余的基本都是和她泡在一起。这里真是个虚拟的世界,每当我拖着疲惫的身子从网吧走出来的时候,总觉得外面的世界很陌生,早就习以为常的阳光很刺眼。看见熟人,只有强装出来的笑,而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感情这东西,真的是摸不准、猜不透,要不总也没有,要不来了就挥之不去。我需要克制一下自己么?

我问她,“我俩这样好么?是不是太虚幻了?根本不能轻信的东西。”

她说没有什么,可能一切就只是缘分,来了就不要让它跑了,能抓住就努力的尝试下,抓不住的时候就果断放手好了。

我带着一种很无知的侥幸,总以为,不妨试一试,即使没有结果,但谁又说的准未来会是什么样呢?

“你放心。我不是很随便的女孩子,今天也是无意中来上网,加上你的QQ也完全是个偶然。通过这么长时间的了解,我觉得你是个好人。我向你保证,我不是坏人,我也是在校学生。选择的权利在你那里,如果你觉得我俩可以继续交往,那我们继续,如果你觉得这样的交往于你于我都不好的话,那我们就只当普通朋友好了。”

每次碰到这样的话我都不知所措,虽然也有很多冲动和希望,可也总在现实与幻想间徘徊。很怕走错了路,自己不能自拔,很怕交错了人,然后毁了自己的未来前程。我没有苑天赫那种坦荡,也没有关澜那种直爽,总像学着自己的父母,夹着尾巴做人,低头哈腰处事。不行,都走出这么远的路,也该换成自己做一次决定,即使失败了,也无妨,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锻炼,再痛苦也要直起腰杆做人。

皱皱眉头,绷紧的神经,我肯定的告诉她,“我们网恋吧。虽然这个词我还难以接受,虽然我对你还不是很熟悉,但我希望自己的选择不会错。”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很期待我们的未来。姜载煜,我会记住这个名字。”

找个借口,我又想起了逃避,苦笑着想找个理由,让自己接受这样的一个女孩,也让别人知道她的存在,可是没有勇气说,谁听了这么稀奇的事都会挖苦死我的。更何况,两天的网吧生活就让我把那个路灯下的身影忘的彻头彻尾,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还有,就是关澜。那天,在去图书馆的路上,我看见她,更确切的说是看见她和一个男孩,我很确定自己的眼睛所能看到的,她是在挽着那个男孩的手走。我没打招呼,我觉得不合适,更多的,我觉得有种被人耍了的感觉。我相信,早晚有一天她会向我解释的,我在等待那么一天的到来,相信不会很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