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八)意外兼职
  • 独花
  • 地藏王梓
  • 2928字
  • 2010-04-28 17:56:19

(八)

“姜载煜!”一听这阴阳怪气的调调,就知道是天赫又在那搞怪呢。

“能不能正常点说话?说吧。干嘛?”

“你干嘛呢?

“刚吃完饭啊!在窗口看人家踢足球呢。”

“没事是吧?走,哥给你找个兼职,三个小时有一百多呢。”

“兼职?不去,我又不缺钱,外面兼职都是骗人的,万一被人骗了怎么办?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有那么严重么?!算我求你了行么?本来我们人够,可有个人半路有事走了,现在缺个人,你就当救急,救场如救火么!帮帮忙,帮帮忙,来回的车费我给你付好吧?!”

“不会被骗吧?”

“不能,不能,我都去了很多次了,算是老客户,他们缺人的时候总找我,这次他们那边也是着急缺人手,要不也不能是这会。”

“那行,我收拾下,一会侧门那见。”

“快点啊!我在门口等你。”

挂了电话,我翻翻兜,不到一百块钱,刚好,怎么的路费也够了,就是被人抢了,我身上最值钱的也就是这个手机了。拿件衣服吧,晚上也不知道冷不冷。

见了面,和他打了招呼,看他身边还有一个人,应该是一起的。电话里忘问的事情我又提起来。

“这活在哪呀?”

“挺远的。我们三个现在出发,到了地方还要准备下,那个活动是十点开始,一点结束,估计回来的时候寝室都锁门了,好像是个高档酒吧,他们有个高级PARTY,要我们去具体做什么我也没听清楚,应该没什么难的。钱等PARTY结束就解给我们,也还行,我就答应了。多谢你了啊!这么给我面子。”

“这个,行啊!我也算是去长长见识吧。看看高档酒吧什么样的,长这么大还真没去过呢。就是有点晚,不过算了,能回寝室就回,回不去我们找地方对付一晚上就好了。”

一路聊着,转了两趟公交车,坐了一个多小时可算到了那个地方。酒吧挺隐蔽的,门面也不起眼,怎么也看不出来是个高档酒吧。天赫倒是不陌生,嘴里嘟囔着,“就这啊!上次也是这。”看来他做过很多兼职,至少安全问题是不用太担心了。

进了酒吧,被人领着去了准备间,里面还有不少人,看起来都是学生样子的人,估计都是来做兼职的。天赫在旁边和人交涉,等他结束,递给我一套礼服,告诉我换上。都准备好,数数这个房间里的人,算上我一共五个男的,八个女的。虽然衣服穿的都挺成熟,不过稚气未脱的脸一下就暴露了自己的年龄。

天赫说,今晚我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给人家当服务生,端端盘子,上下酒水什么的,还比较简单,十二点之前我们就可以走,也就两个小时时间。

第一次在这种地方做这种工作,还是稍微有点紧张,不过既然来了,就既来之则安之好了,只要不出太大差错就行。

PARTY开始之后,我们其实也没什么可端的。有个小舞台,上面有在艺术院校请来的艺术生,在那蹦呀跳的。听身边的人说,这个酒吧的老板是当地电视台的牛人,今天举办个小型聚会主要是为了联系下客户,请来的都是比较有社会地位的人。这点我还是挺相信的,看这些人的言谈举止,还是比较有档次的。偶尔出现几个大老粗,也是开着玩笑说话的。

我不太认识服装和香水的品牌,不过看这件屋子里各色女人的打扮,也觉得不是很低俗的地方。间或还有人和我说几句,因为我只是个服务生,所以很客气的你问我答,在这里我还是觉得少说几句比较好,不知道水深水浅,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不好。

给一个男宾上了一杯水。只弯了60度的腰就闻到一股幽幽的香水味,以前只是在书里看过,说是这种地方的人都多多少少会往自己身上洒些香水,可还是第一次在一个男人身上闻到这种味道,挺好奇,就多看了几眼。他可能注意到我在看他,迎着我的目光对我笑笑。

我挺尴尬的,不知怎么的,脸红脖子热的,虽然是笑了,不过那笑容一定不好看。

“你是学生吧?”

“啊!是。”

“长期在这里兼职么?”

“不,不,只是今天替同学来的。”发现自己有点口吃了,应该是太紧张了。

“呵呵!挺好的,我读书那会也经常做些兼职,挺锻炼人的还是。这是我名片,认识你很高兴。”

我都觉得自己假,特虔诚的双手把名片接过来,小得意了一下,幸亏我妈是金正昆的忠实粉丝,有事没事的熏陶自己的同时也熏陶我,要不我也不知道这些叫做社交礼节的东西。认真看了下,有点惊讶。他这么年轻,居然是一家知名汽车品牌的旗舰店经理。感慨的同时随口说了句,“您看起来真年轻,一点不像。”

“不像什么?呵呵!”

“不,不,没什么,没什么,呵呵!”

“今天所有在场的人,我算是职位最低的了。”

“不会吧?真的啊?”

不知道我是不是显得太幼稚了,他只是微微点点头,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正好天赫拉我胳膊,我对他点点算是告别,跟着天赫走了。

“怎么样?开眼了吧?看你刚才那傻样,我都想笑,别一天到晚的在学校里发呆,以后再有机会,你多出来跟我跑跑,保准给你长见识。万一碰到个合适的,你看,这里的女的多漂亮,也正好给你找个女朋友什么的,多好。”

“呵呵。这里的女的,只能看,养不起,咱现在就一穷小子,你还是饶了我吧。”

“其实也好。这里的关系太复杂,你看那些和咱们一样来这里兼职的那几个女的。刚我问了下,他们都是通过中介过来的,你猜怎么的?和咱们做一样的事情,一晚上才给四十。”

“不会吧?才四十啊?和我们差距那么大啊?”

“要多少是多?赵本山不是说了么!要啥自行车啊?要啥自行车?哈哈哈哈!”

“呵呵。那咱们有多少?”

“一会给结,应该有一百二吧一个人。”

“还行。以前没看出来啊!你真厉害,今天我算重新认识你了。”

“好好跟哥学吧。你要走的路还多的呢!”

“是,遵命。你老姨夫的。”

十二点我们三还算比较准时的下班了,等着天赫去结钱,人家老板也很痛快,看来对我们几个还算满意,临走的时候还告诉我们,下次有需要还找我们几个,另外给了天赫一张酒水卡,说是让我们有时间来消费,拿这张卡就行。

出门以后看了下天赫手里的那张卡,面值有五百多。钱是不少,不过估计在这种地方消费,也就是一瓶最便宜的红酒钱。刚那男宾要一杯水还三十多呢,其他就可想而知了。

几个人分了钱,商量着怎么回学校。搭车不划算,公交也没了,最便宜的是野的。就坐那个好了,天赫帮我掏的车费,挺仗义的还。他俩商量着去通宵上网就不回寝室了,问我去不过,我没去,本身对电脑不太感兴趣,也没什么可玩的,还是回寝室吧,不过得想个法怎么才进得去寝室。

和他俩分开以后,我给寝室哥们挨个打电话,看谁没关机,幸好还有一个因为最近在追一个女孩,五经半夜不睡觉发信息的还没关机。让他下来敲阿姨的门,好把我放进去,他让我还是放弃算了,这会把阿姨吵起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明天全楼的人都得知道有个人半夜才回来,说不定做什么坏事去了。

我没法了,问他怎么办。想了半天,他说他有主意了,让我去侧面,他现在下来。到了楼的侧面,等了一会,看见他把二楼窗户打开,不知道从哪找的一根绳子,顺窗户伸出来,让我顺着绳子自己爬上去。费了九牛二虎吃奶的劲,好歹是爬上去了。这次我真有了月黑风高偷鸡摸狗的感觉,想必那些五经半夜不睡觉惦记着别人家东西的窃贼们时迁们也是这么走家串巷的吧。

回了寝室,真有种温暖熟悉的感觉,迅速脱了衣服上chuang立刻睡觉。后来问过那根绳子哪来的,室友告诉我,说是我运气好,正好他们要组织拔河比赛,要不哪来那么粗一根绳子要我爬的。

挺好,有事没事,还是可以偷着乐乐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