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七)文学青年
  • 独花
  • 地藏王梓
  • 2758字
  • 2010-04-28 17:55:58

(七)

下午上课进教学楼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一楼展板上有个告示,是说某航空公司招飞的。驻足看了一会,从上到下打量了对照了自己的条件,感觉上除了眼睛不是很合适外其他的都合适。打心眼里,我还是喜欢那种穿制服的职业的。小的时候就梦想着能去当兵,可或许是时机不对,或许是自己根本不适合那样的职业,一直没能实现愿望,这又有机会了,可是,看看现在的自身条件,已经有点牵强了。

“干嘛呢你?看什么呢?”天赫拍了我一下。

“哦。你看!招飞的。”

“你去嘛!你的条件多合适的。”

“不行,要是再早还可以,现在眼睛不行了,C字表看不清多少了,去了就眼睛这一项就肯定不行。”拉着天赫,我边走边解释着自己的无奈,心里有多不甘心也就只有自己才知道。说到眼睛,如果不是那会高考完知道自己已经进不了军校了,使劲祸害了一个假期,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

晚上关澜打电话还和我提这件事,说让我去试试,她特憨的告诉我,自己就喜欢那些空哥,多有型的一个个的。像和天赫说的那样,我也和她解释了下自己的无奈。

“你去试试么?!去都不去,你怎么知道不合适呢?”

“我眼睛肯定不行,人家要C字表都能看见的,就我现在这视力,能看清E字表就已经很不错了。”

“你真废,原本我还以为你视力多好的。”

“好歹比你强,至少我没带眼镜。再说了,你知道不知道,那些打篮球的国手基本都是近视眼,有几个不带眼镜的!我不带眼镜就已经很不错了。”

“真的假的啊?你没骗我吧?近视眼能投进球么?”

“篮球打到一定程度,投篮靠的就全是感觉了,有几个真正看着篮圈投篮的啊!懒得和你说这些,门外汉。”

“你有病啊?!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不就会打个篮球么?你有本事做点别的让我看看?除了打篮球和睡觉你还能做点什么?就没看见过。就和我说话厉害。”

“行,行,我错了,我没本事,我除了打个篮球别的都不会,好了吧?”

没等我说完,就听那边把电话给挂断了。她就这样,自己不高兴了,一点面子不给我,等再见面的时候,她肯定得说这件事。每次我俩打电话的时候,最开始还笑笑,到后来就都得火一下,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火气都。

可能也是借着电话里的气,我还真就偷偷的去那个招飞公告里说明的地方面试去了。结果还算比较满意,

面试的有三个考官,问的我第一件事就是我视力怎么样,我也很坦白,因为本就没抱着取上的心去的。我说我视力原来很好,后来因为高考学习累的可能,稍微有点假性近视。然后他们拿旁边的简易视力表测试了一下,问了我几个问题,关于学校,关于对飞行员的看法之类的,还算比较简单,我回答的还算可以。人家说让我回去等通知。几天之后我接到通知,说是我初试过了,然后要去复试。经过再三考虑,复试我没去,还是因为视力的原因,实在不能霸王硬上弓,什么基础什么条件得有点自知之明。

去面试飞行员的事只告诉了天赫,他还是很赞成我去的,毕竟飞行员这个职业还是不错的,无论是从社会地位还是工资收入都比较好。没选上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真要是选上了,其实还会有很多麻烦事摆在面前,第一个就是家里人的态度,因为我的父母是不会赞成我做那种高风险的职业的。

每天的生活其他挺单调乏味的,没有太多有意思的事情让我去做。上课睡觉,下课吃饭,晚上打球,然后就是无聊发呆。总提醒自己,不能自甘堕落,可提醒完不到三分钟就全都忘记在脑后了。还好,最近我又添了个新的活动,去图书馆找小说看。

说起小说,我还是很有感触的。高中那会就每天偷偷的看些金庸梁羽生武侠人物传记之类的东西,不过来读大学后那些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就像写字似的,太久不写的话再想重拾起来就会觉得很生疏。

挑了个没课的下午,一个人跑去图书馆,径直的走向小说那个区,开始细心慢慢的挑起来。

以前就听过这样的话,说是找一本自己喜欢的书读是一种福气,这样的几率不亚于找一个一见钟情的女朋友。在图书架前走走停停,当看见自己看过的书时会很开心,也很熟悉,像又看见了一位旧知,摸起来会很温暖。《史记》、《资治通鉴》、《围城》、《三国演义》、《水浒传》、《*选集》等等,这样的一些书,很荣幸自己之前都曾有拜读过,从中国区走过来,看见了很多世界名著,虽然名字都很熟悉,可看过的不多,《三个火枪手》、《悲惨世界》、《牛虻》、《泰戈尔散文集》,还有很多,这些是伴我走过高中的老朋友了。当目光再次穿梭在书目之间的时候,我发现了这样的一个区,叫‘美洲文学’。

我想这应该是出自于美国作家的手。认真回忆下自己曾经读过的书,还真没有这类的。随手拿了几本,翻了翻,发现很新,看来学校并不是很多人关注这方面的书籍。

翻了半天,看了很多本书的目录,不知道为什么,下了个小决心,准备在一年之内把这个书架上的书都看完。

后来自己统计了一下,这个书架上的书基本是都看完了,可时间不是一年,是四年。看完的东西印象也不是很深刻了,为数不多记得的只有像《南、北回归线》、《黑水内幕》、《迪斯尼战争》、《达芬奇密码》这样的红极一时的畅销书。

其实一提到书,我还是很有兴致的。虽然我不像是个多爱看书的人,不过我真就看过不少名著传记小说散文之类的东西。上了大学以后我依旧没有忘记高中时候的习惯,我还是会每期必买《青年文摘》、《读者》、《萌芽》这样的杂志看。以至于每次天赫特别无聊的时候,就会颠颠的跑到我寝室,嬉皮笑脸的问我,载煜,借本杂志看看。

好像是继承了我妈的衣钵,我有很多怪癖,说好听点呢就是特性。平日里我特别烦别人碰我东西,特别是我不在的时候。无论是被子还是台灯、书桌、本、笔的。即使是我在的时候,别人要是管我借东西,我也不是特别情愿,有的时候就是碍于面子,不得不借罢了,如果真可以不借,我肯定会找出一千个理由告诉他,这个东西是我的,打了我的印记了,不想借你。

我妈常说我,这样不好,和同学相处,特别是男生在一起,你用我的,我用你的,都是很正常的,这样才更容易交流。可我不这么想,我不碰别人的东西,别人也最好别碰我的,要不我会很反感。幸好我寝室的人似乎都有我这种想法,大家一起这么久,都默认似的没因为这些发生过不愉快。不过这仅限于我寝室,天赫每次来,就特爱翻我的杂志,虽然每次都不高兴,也很不情愿,可还是借他的。临走,每次我都不会忘了提醒他,记得还我。

我想天赫是知道这些的,因为他每次并不是真的就拿去看,只不过是找个借口跑我寝室来八卦一下我罢了。看见我发信息,就知道有料了,看见我在那发呆,那他必定会借这个借那个,以促成我和他的长期互动。

后来和关澜聊天的时候说过这方面的事情,她很惨无人道的打击的我体无完肤。那会在她嘴里经常唠叨的话不是别的,就这么一句,“以前看你哪都好,后来越来越发现哪都不好,现在明白了,原来你根本就是坏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