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六)既定事实
  • 独花
  • 地藏王梓
  • 2982字
  • 2010-04-28 17:55:42

(六)

比较闲,偷跑去网吧上了会网。打开QQ,MSN,YY,邮箱等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到了很多留言,用手机记下了一个又一个的手机号,翻看杂七杂八的邮件,很偶尔的,就看见了一个很熟悉的名字,一个女孩的名字,更确切的说,是我高中一个同学的邮件。

内容很长,但我很认真的读完了。因为我觉得,我必须尊重这个女孩的文字。在邮件里,她说了很多,关于高中三年的学习生活,关于她曾经偷偷的喜欢过那样的一个男孩,总是傻傻的笑,总是大大咧咧的和女孩称兄道弟,总是憨脸皮厚的管自己要各种大头卡通画。那个时候不知道怎么拒绝,也不知道什么才叫喜欢,但总是无法拒绝眼前的这个坏小子,无论什么要求,自己都会很努力的尽量办到。上了大学,知道自己成绩不好,而他又选择了一个很远的城市,离开我们大家的视野,很久不联系,但心里的话却一直不能忘记。总想对他说出真正的自己,直到现在才明白,原来那个时候的自己是喜欢他的。为什么喜欢,自己也说不清楚,就是那种青涩的感觉,就是那种看见了不敢直视的害羞。可现在,既然离了这么远,想说出心中的话。姜载煜,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你知道么?

我?不会,,,吧?

天!

本来我以为她说的是个和自己无关痛痒的话,还很莫名其妙,读到最后,怎么,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是我。那个时候的我,天天除了学习就是与篮球为伴,确实喜欢管她要画,因为那个时候她画画画的很好,特别是一些卡通大头娃娃,那个时候我超级喜欢那些东西,恨不得本子里全是小战士,然后自己幻想着他们互相搏斗的激烈场面,所以经常死缠烂打的管她要,可怎么也不会想到,她那么一个害羞的人,今天居然会和我说出这些。不会想到她为什么会喜欢我,我以为我们只是好朋友,不算特别好,唯一的联系就是管她要画。

高中的自己,虽然也有喜欢的人,可都不敢表达出来,只是寄托在篮球上,学习累了就去打篮球,然后将一切化为汗水,缓过神来后就又会埋下头看书学习,不会想其他的,也不会做些调皮捣蛋的事,同学也很少找我麻烦。现在想想,真就是那样一个羞涩的高中,那样的一个年纪,什么也不懂。只知道喜欢,却不明白什么是爱。只知道玩,却不明白世间的繁冗复杂。

走出网吧,微微的叹了口气,毕竟那都是些美好的回忆,很感谢这样的一个女孩,她敢于告诉我那个年纪里发生的事。可能我不会明白,成长需要怎样的一个过程,也许就是在经历了这些,经历了这些情感波动之后,大家才能得到‘成熟’的尊称,大家才会像大人那样,风度翩翩拿捏准确。也有点侥幸,没想到以前的自己还是有女生缘的,本来还以为自己是边缘人群呢。

美丽的回忆,永远定格在那个时刻,看见这样的一些文字,不由得,会想起,曾经,我心底里偷偷的喜欢的她,现在,怎么样了呢?谈朋友了么?一切还好么?

电话铃响起,看看来电显示,是关澜,最近她的短信电话比较频繁,有的时候不想接,有的时候迫于面子,就像她说的,你一个大男生,我一个弱女子,我能吃了你怎么的?

“喂!你好!”

“挺客气啊?‘你好’都上来了。你手机没有来电显示么?”

“有,有。呵呵!急忙接电话没注意看是谁。找我有事么?”

“做什么坏事呢?怕谁知道呀?怎么的?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能,能。”

“晚上我有个学生会的竞选,说是要上台讲一分钟,做个自我介绍,我准备了个稿子,背了半天了,想找个人练练,提点意见。怎么的?有时间没?”

“我?一会,,,应该,,,没有什么事吧。”

“什么意思你?爱来不来,食堂二楼见。”

“我?”没给我说下句的时间,直接就咣当把电话按了。她,这样的,是求人么?太霸道了也。没法,去吧。自从认识她,我都有点无语了。心底里总暗骂自己,怎么就不会拒绝人呢?!有几次在见她之前我非常坚决的告诉自己,这次见面一定要很严肃的告诉她,我不喜欢你,我觉得我俩像现在这样不好,以后还是少联系的好。可,可每次一见她,她总是有话说,没有一次给我机会表达一下自己的。偶尔刚想说点什么,她就直接给我挤兑回来,“你什么啊你!你先组织好语言再说话吧啊!”

见了面,打了招呼,第一句,她说,“下去超市给我买瓶水来,一会我背稿子,得润润嗓子。”

哎呀我就无语了,面对这些貌似有点无理的要求,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难不成自己真的就是个不太会拒绝人的人么?

“那,水。”

接过去以后,她说,“我晚上有个竞选,刚电话里告诉你了,稍微有点紧张,随便找了一篇稿子,不是很长,一会我背背看,你看看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就当评委,给点意见好吧?”

“行,不过,我这水平有限,意见不一定能提的多好,你还是自己多斟酌斟酌哈!”

“嗯行。我准备下,不许笑。”

“好。”

“嗯,,,!嗯,,,!各位老师同学,大家晚上好。我叫关澜,来自江南鱼米之乡。兴趣广泛,尤爱演讲,成绩一般,性格开朗,今天竞选,兴奋异常。站过的舞台不多,今天这个尤为特别。面对台下尊敬的老师学长,有机会表现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真是我的荣幸。个人觉得自己有一定的组织沟通能力,特此来学生会竞选。希望能在这里认识更多的朋友,得到更多的提高,让自己无论是见识还是其他能力都有更进一步的提高。过去的辉煌即使再光彩,那已经停留在过去,早已暗淡无光,今天的我,完全是张空白的纸张,希望通过接下来的努力,书写美丽的字迹。我相信学生会是个优秀的组织,在这个集体里,即使我不是千里马,也一定会遇到伯乐,物尽其才,我有这个信心,通过老师学长的点拨,更放光彩。谢谢大家。”

“好!鼓掌!”*&……%¥##以下是我的一顿起哄。

“想死呢你?有点正经事行么?”

“你刚说完自己来自江南鱼米之乡,我怎么没听说过鱼米之乡的女人动不动就把‘死’字挂在嘴边的呢?”

“对付你这种人,就不能客气。”

“好,好,疼,疼。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么?你干嘛掐我啊?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啊!再说,你这样,我一个大男生的,不好不好。”

“对不起,大小姐我是一姑娘,专制你这种闷骚的人。掐你是轻的,再和我嬉皮笑脸,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快点的。给点意见。”

“意见啊?你这写的挺好的,不过你能背下来么?是不是有点做作了,还是随意点好吧?怎么都觉得你这个写的太书面了,而且,哈哈,我觉得你就是在谄媚。”

“切!你懂什么?你除了睡觉打球还知道什么?让你谄媚你还媚不出来呢!你能不能给点实质性的意见?”

“好,好!呵呵!嗯,嗯!我很严肃的和你说。如果我是评委,我会觉得你这个写的不错,如果能顺利说出来就更好了,另外,我觉得评委会问问题,考验随机应变能力。”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你还算有点用啊!你说能问什么呢?”

“问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应该没问题的,反正这种竞选也不是就你一个人,成百个人一个晚上要都说完,就是一个人三分钟的话,那么多人,几个晚上也不够用的。所以,你就放心好了,放心大胆的去,虽然我对你的姿色有点质疑,但我对你的口才那绝对是服气。”

“好女不和男争,听你后半句我就高兴,就我这口才,应该没什么问题的。等我竞选完了,看我怎么收拾你。等着看。”

然后又是她一顿稀里哗啦的背诵朗读,看起来还挺认真。每次看到她认真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喜欢的,不过一回寝室我就把那些喜欢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还是那句话,反正我不喜欢你,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原因,也没有理由。我俩肯定不能在一起,肯定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