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四)愤世嫉俗
  • 独花
  • 地藏王梓
  • 2788字
  • 2010-04-28 17:54:46

(四)

最近常听同学告诫我,没事少睡点,就天天看我睡觉了,也参加参加集体活动。

我恩啊的答应了。想起最近网上很流行的话,生时何必多睡,死后自会长眠。我把我的超长睡觉时间完全归咎于高中时候的刻苦努力,好吧,既然老师都说了上了大学就会轻松了,那我何不放松一下,就这么睡过去吧,什么时候睡舒服了,自然就会醒的,醒了,就又会有应该做的事情,就又要很努力的去做了。

天赫无聊没话说的时候总爱拿一件事损我。有一次我们上午上早课,八点多本来不算早了已经。那天我还特可爱的背了个书包去上课,感觉多正经的,本来头天要上课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看看自己能不能再睡觉了。可是一到教室我就没忍住,书包带都没解呢就睡过去了。等我再醒的时候已经是大课下课该换教室的时候了,还是天赫那小子记得有我这么一个人的存在,等他拍醒我的时候,教室里早已经走没了人。很蒙的,我还以为是课间休息,本想解开书包去方便一下,可他没给我机会,拉起我就往外走。笑嘻嘻的在那说,“行啊你小伙子,你都快成‘觉’主了,怪不得上课的时候没人爱坐你旁边呢,敢情你这不良影响容易把身边的人带坏啊!下次我要是想睡觉了,我就陪你坐去啊!”

我都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他说的什么我也没反应过来,等再进教室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一觉睡了两节课。估计是我脸上有什么红印子了,进教室的时候很多男生看我都乐,挺不好意思的,但我还是灰溜溜的走到最后一排,希望这节课可别再睡过去了。

好歹那节课我确实没怎么睡,估计是早上那会睡足了。抄了一节课作业,除了名字学号是自己的外,其他的都是别人的。不过我抄作业和别人不同。以前就听老师曾经说过,抄一份作业叫抄袭,抄很多份作业的时候就叫创造了。我很好的秉承了老师的传道授业,每次我都是借五份六份的作业,然后一个人在那这看点那看点,最后就创造出了自己的作业,偶尔的时候还会特意写错些,以免老师查的时候会说我这作业很明显是抄袭的。这个方法使用的很好,至少在我看来,蒙混过了大多数老师的法眼,为数不多的几次被抓也没什么,因为我被抓的时候全班也幸存不了几个了。

天气慢慢转凉,衣服穿的也渐渐多了起来。总和天赫在一起,也总被他身边的女生笑话。他们总说我,怎么穿衣服这么土,就那么几件衣服,还都是一个颜色的。有的时候我还狡辩狡辩,我说并不是一个颜色,只不过色调可能深了些。

天赫这个时候总不帮我说几句,八成他心里还在那笑呢,可算逮到一个机会我能出丑了,干嘛错过呢?

我衣服很简单,为数不多的几件,色调都很深,有点不符合这样的学校氛围。在大家都衣着光鲜的时候,我的唯一要求仅仅是干净就好。这点我比较像我爸,他就是个爱干净的人,衣服也没几件,常看的也就那些,我还总说他没有审美呢,这回轮到自己了,笑笑也认了,有什么样的爹,八成就有什么样的儿子了。

能像我这么想的,估计为数不多。可能是天赫在我身边久了,总在那磨我耳根,什么阿迪,NIKE,匡威这些乱七八糟的品牌。高中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些运动品牌,那会会很羡慕同学中谁穿这些带牌子的东西。有的时候也会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好吧,可能是我嫉妒了。但那又有什么,谁会没有嫉妒呢?

衣服没人家穿的好,我可以在其他方面打败他们呀!例如我心爱的篮球,每次在篮球场上,当我穿双特烂的回力鞋,满场飞奔的虐菜般的蹂躏这些穿牌子衣服鞋子的对手时,我心里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这种兴奋不知道会不会发展到性格扭曲或者愤世嫉俗的地步,不过那会哪知道那么多,只知道在球场上我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打败对手。像个恶性循环,每一次我都打败了对手,即使自己伤痕累累,我也会高傲着胜利者的头颅被人扶下场。

在这里呢?感觉环境还是差不多,不过我已经不再有以前的那种傲气,经过高考的洗礼后,我选择了做个低调的人,因为经过那样的一次抉择后我才会明白,自己其实没有什么可骄傲的,真正骄傲的人恰恰是那些很低调的人。所以,我选择低调好了。

经常会想起妈妈临走时,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我,一定的一定不要再像高中时那样,在这里只能靠我自己,不要做出头鸟,那样还会很受伤。

嗯,我没做。我没参加学生会社团校队的各种选拔与面试,我没在人多的时候碰过篮球,我没大声和人说过话,我没再说过脏话,我没再动手和人发生过冲突,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今天这样。我确实变了,不像以前那样棱角鲜明,我学会了隐忍,我在努力的寻找一些其他的更加温和方式去完善自己。

没有人告诉过我,这样的选择好不好,我自己也不清楚。有的时候会感觉自己是在逃避,逃避现实的生活,逃避激烈的竞争。这么下去我会不会很失败?

不知道。什么对于我来说都是未知数。我没有选择大多数身边朋友选择的路,我走了自己的。每次一这么想的时候脑海中就会窜出天赫那白痴的笑,他总骂说,说我怎么和非主流脑残似的,都什么年代了,想那么多有什么用,好不容易飞出来了还不尽情放松一下,有青春的时候还不挥霍,难道等老了的时候去后悔感叹呢?

有的时候我都很奇怪,怎么我俩会成为好朋友了。性格爱好什么的一点不一样。也问过他对我是怎么看的。他很直接的告诉我,咱俩不是损友么!我损别人会手下留情,损你的时候淋漓尽致,你又不会生气,更不会打击报复我,所以咱俩干嘛不会是好朋友呢。

我没气了。人生得一知己难,得一损友估计也不容易,就这么着吧。即使被饭店老板误认过我俩是不是哥俩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我俩一点都不像。他完全是那种以前我特不喜欢的奶油小男生,这种人不知道让我在心底里鄙视过多少次。不过换过来想想,估计他之前也鄙视过不知道多少次我这种人。

又是艳阳高照天,闷热的午后,这样的季节,这样的风土人情,我就在试图努力的去融入。因为是新生的缘故,院上规定不让我们带电脑来学校,可怜的下午又不想在寝室睡觉,这种时候我总爱绕着校园的林荫路到处转转,然后找个僻静阴凉的地方,或坐或躺的,懒洋洋的看着从自己眼前匆匆走过的学生。

听同学说过,在学校里走的最匆忙的,都是那些要准备考各种证书,考研等等的人。想必以后我也会加入到他们的行列当中,当视线模糊的时候,我会想,这样的惬意生活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学生好累。读了十几年书,到头来,就为了一份妥帖的工作,还不一定是自己满意的或者是家人满意的。走了这么多年的路,眼前的选择余地越来越少。读书,上学,毕业工作,结婚生子。是不是每个人的人生路上都会有这些?

我想,自己并非是一个很另类,很特立独行的人,以后我也会那样的继续着自己的生活。青春,是个激情燃烧的岁月么?年轻的时候就该去努力挥霍么?

早晚我还是会找到一个自己奋斗的目标,早晚我还是会找到一个自己要尽全力,甚至是毕生精力去从事的事业。

有人说,一流人在军营和商场,二流人在官场,三流人是作家。我进不了军营,因为努力过,所以我知道自己进不去。不想当作家,总会觉得只有那些很无聊特小资的人才会去当作家。或许我能往商业领域发展发展,呵呵,又或者是官场,谁知道呢?

四年以后吧,应该就可以见个分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