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三)交友不慎
  • 独花
  • 地藏王梓
  • 2732字
  • 2010-04-28 17:53:48

(三)

我又做梦了。这次梦的很奇怪。好像看见了一个断头的将军,在他临刑前和我说了些话,醒来的一瞬间已记不得,好像见到了我的奶奶,看见她的刹那,我一直是哭个不停,依稀可以听见自己忍不住的哭声,最后是一个操场,一个我已经在梦中几次来过的操场。操场不大,我在靠墙谨慎的走着,操场中的土地不停的抖动着,最后出现了个妖怪,很大,很大,。。。。。。

好像还在梦里,缓慢的抬起头,睁不开的朦胧眼睛,在努力分辨着周围的同学,周围的桌椅。这样的午后我还是很喜欢的。虽然是上课,虽然是在接收着传道,但我每次都将远处传来的悠久知识过滤到了别处。感觉老师的语言比不上一阵暖风来的惬意,所以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一如既往的进入梦乡。

似乎在同学间早已形成了习惯,寝室的哥们是不会提前为我占座位的,因为每次进了教室我都会直直的走到最后一排最靠边的一个座位,习惯性的,放下书,定定神,找一个合适的角度,闭上双眼。

大学可能不应该像我现在这么度过,上课就是为了睡觉,下课就是为了吃饭,然后寻找自己认为有兴趣的娱乐项目去自娱自乐。很喜欢那样的一句话,寂寞是一个人的孤单,孤单是所有人的寂寞。

平常不怎么和同学说话聊天,不会很大声的告诉身边的人,我曾经在高中有过怎样怎样的辉煌,曾经的我是个多么多么个性鲜明的人。我觉得很多对于我都没太大必要,同学也好,朋友也罢,大家彼此或许只是生命中的匆匆过客,一眨眼,人走茶凉,大家各奔东西,本来认为重要的人到了最后却一点干系没有了。人生,什么才是人生?好比一个巨大的漩涡,吸进了很多人的***,然后凝聚成一个空洞的现实,这个现实或许看不见摸不到,但确实有很多人在不断的追求,却又怎么也追不到。

苑天赫是我来到这个班级之后交的第一个朋友。很典型的南方帅气小男生。还是军训的时候,我俩就总形影不离的,一起吃饭,一起打球,一起谈论着身边的女生。

刚从高中那样一个封闭的环境里走出来,我想我们的视野都是狭窄的,面对这样的新生,我们的眼花缭乱,我们的措手不及,我们的稚气鲁莽,我们的年轻狂妄,应该很多人都经历过。我俩,当然,只有过之。第一次,我知道了原来面对女孩子的时候可以不那么保守。因为什么?仅仅一件事。

那天他拍着我的肩告诉我,他看上了一个当初军训在隔壁排的女生。我很吃惊,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他。鼓励呢?还是打击呢?我笑笑,“那女孩子漂亮不漂亮?”

“还可以吧。我托朋友要到了那个女生的电话号,约着今晚出来一起吃饭,怎么样?你不会放弃我吧?这种场合你得去给我打打气的吧?”

“我?不会吧?你真去要了啊?都不认识的,怎么好意思在一起吃饭的么?要去你自己去吧,我不去!”

“别啊!我俩这么好,患难见真情的么!这种时候你不能抛下我的啊!我和那女生也不熟悉,刚刚才问出来叫什么,她也不太好意思,也是她班同学陪着出来,正好咱俩加她俩,说不定也能把你的个人问题给解决了呢。”

“我的事还是不用你操心了。算了。去吧。反正,你记着,你欠我人情了。”

“好的。那都不是问题。只要你同意就行。”

晚上的事情进展的很顺利,虽然刚开始大家都很生涩,互相介绍了名字之后感觉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其实我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索性也不是自己的事情,他应该可以搞定的。

果然局面还是他打破的,从军训开始他的嘴一直扯到了以后的打算,毕业了自己要成立公司啊什么的。两个女孩子都没怎么说话,可能是不好意思,就一直在那咯咯的笑了。饭后天赫提议去散散步,我没意见,拿人手短吃人嘴严,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

以前的锻炼,别的不敢说,有一点我觉得自己修炼的还算可以,我比较有自知之明。很明显,散步的时候我主动和那女生的同学走的近了一些,她也很会意,尽量给他俩制造了更多的私聊空间。

如果有镜子我一定要照照当时自己的脸,应该会很红,因为我觉得自己的脸很热。怎么想也不该这样,也不是我要谈朋友,只不过是个托,怎么自己这么不自然呢。

后来不知道说到了什么,突然就提起要打篮球。可能很多男生都觉得陪女生打篮球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可我不这么想。因为我拿篮球感觉像是个发泄的工具,如果要我陪女生玩的话,根本不会尽兴,就是逢场作戏,可,逢场作戏又不是我性格。

没法,既然两个女生都兴高采烈的说玩了,那就玩吧。我叭嗒叭嗒的跑回寝室,把我篮球拿出来。

因为我这个人比较直,另外,打篮球确实算是我的强项了,那天也是奇了怪了。不想进的球都让我投进了,命中率高的自己都不敢相信,难不成把脸红这些尴尬事都当气泄在了投篮上。两个女生是很高兴,说我打篮球这么好,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我挺尴尬的,看着苑天赫那张死人脸,谦虚的说,这只是自己的体育爱好,有事没事的时候就爱随便玩玩。

如果在篮球场上非要分出个高低输赢的话,那么,那天的结果是我完胜了。即使我忘记了那两个女生的长相,也不会忘记天赫回来后指着我信誓旦旦的说,姜载煜,你小子给我玩阴的,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打球这么好?

我能说什么,那会我知道,解释也不是,不解释也不是,反正说到底是我不对了,本来是该让他在女生面前显得很有面子的,可到头来,反而因为篮球,让他失去了当庄做主的感觉。

愧疚了好一阵子,直到不久后我请他吃了次饭,俩人喝的昏天黑地的,他笑嘻嘻的拍着我的肩膀,醉歪歪的告诉我,你小子不地道,不过我原谅你了,女生么!怎么能比得上咱兄弟的感情,你说呢?哈哈!和你说实话,那天那女生我还真没太看上,我倒是看上她的哪个同学了,也挺漂亮个女孩,本来想找机会接近一下的,可,估计是没机会了。你知道么?你知道么?那女孩看上你了。你真够走运的,那天她居然给我发短信要你电话号。哈哈!你说有意思不?你知道我怎么做的么?

“你敢告诉我么?”

“肯定给了啊!我又不是你!你坏我好事,我不能拆你姻缘啊!万一你真就看上人家了也,我岂不是做了一次月老。我妈常和我说,日行一善,普渡众生。。。。。。”

之后的我已经不想再听了,因为我的手早就锤在了他胸上。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没吃过老干妈,难道今天我还要认个老干爹回来?

我俩这种算是损友么?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朋友还是挺快乐的,因为自己心下里也像长草了似的,希望能遇见那样的一个女孩,是自己喜欢的,是看见了会脸红的,是个让我心跳加速的。总是被人告诉,这样的爱情和这样的人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我明白。不过谁又没有小小的期待呢?

期待着能遇到那样的一个人,她也许就是自己人生旅途上的另外一半。可我不是苑天赫,他可以那么直白的告诉一个女孩我喜欢你,我却不能。我不敢。第一次,真的是很难。以前也有过自己喜欢的女孩出现在生命中,我都一次次错过,因为那个时候我总告诫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自己去做,然后一直的一直,走到了今天。妈妈说我是成功的,我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什么叫成功。

明天,我的生活中,会出现那样的一个她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