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二十一)奉旨驾到
  • 独花
  • 地藏王梓
  • 3162字
  • 2010-05-10 20:17:47

(二十一)

已经有很久没锻炼了,特别是那天喝酒熬夜以后,整个人像散架了一样,一直萎靡不振的。浑身上下也不知道到底是哪疼哪不疼,每次上课本来不想睡觉的课现在也挺不住了,就是特犯困。

给关澜打电话抱怨了一下,本以为能得到点同情,没想到人家真是批判的我体无完肤。“我以为你挺能喝的啊?这都过去几天了,还疼呢啊?看你那怂样,下次我不找你了,真啰嗦,像个女人一样,你再说我就把以前说的话收回,当我什么也没说过。”“好好,我错了,我错了。”

每次都想扇自己几个耳光,你说我是不是犯贱呢?好端端的心情不错,本想开个玩笑什么的,结果总被她像教育儿子似的教育一顿。本来我以为我不喜欢她,本来我以为挂了这么多电话我就不应该再给她打了,可我还真是有点犯贱了现在。即使被她训一通,即使被她弄的老大不乐意,可还是心里痒痒的想给她打个电话发个短信什么的。

其实这几天我一直没找到机会,想问问她,她那部长那晚以后有什么反应没?对她有没有什么成见或者是其他别的什么?

还好我俩见面的机会挺多的,还是像以前那样,她一个电话,我就屁颠屁颠的跑到各种各样的地方和她见面。

那天正上着课呢,突然电话就震了。

“喂。。。。。。”我压低了嗓子把头埋进课桌底下,心想这是哪位大哥呀这会给我打电话,这不是成心害人呢么?!

“哈哈!上课那?哈哈!吓死你。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我晕。你啊!干嘛啊?我正上课呢,你可吓死我了。”

“不干嘛,我们没课就想逗逗你,你们上什么课那?”

“专业课。你是不是特无聊?没事逗我干嘛啊?”

“我乐意,今天天气好,我心情也好。快点的。逃课吧赶紧的。我现在正逛街呢。你赶紧出来坐车到商业街那华联门口等我,到地方打我电话,我在那门口等你。”

“不好吧?我们这可是专业课,一会点名就完蛋了。”我有点心虚,一来是怕点名点到我不在会很麻烦,二来,这大热天的,我才不想跑去和她逛街,热都热死了。还有最要命的一点,就是我,哎!我是个路痴。

打从来这个城市里上学以后,我一趟街也没逛过,也根本找不到地方。几次同学说要一起逛街,可到头来都是不了了之了,因为什么谁也不知道,我是怀疑可能他们都和我一样,对于一个陌生的地方,本来就是方向盲,这回更不敢走了。这种时候我一般都会第一个羡慕下天赫,那孙子,估计早把这地方逛遍了。天天和我吵吵这城市也太小了,随便一走就走完了,能玩的就那么几个地方,能吃的就那么点东西,能看的也就那么几个美女,才大一就有点够了,以后该怎么办了。

我知道他是无心和我说着玩的,不过在这事上我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该服软的时候我就得服软,不服也不行啊!那你说,我走路上迷路了,不问行么?!

没法,她也是那个性子,说怎么的就得怎么的,想不去了?!可那些都只是想法,她根本没给我想的空间,甚至连给我找个借口的时间都没给我,直接挂电话,不等我回答。意思好像就是在说,话我说了,时间地点已经很明确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让一个女生等你,好意思你就让人家等,不好意思你就赶紧快点的。

想想纪文悦,还是她好。每次都给我充足的时间找借口,肚子疼啊!上课呢啊!打球呢啊!等等了。反正都是借口,然后她都很无奈的‘哦’一声挂了电话自己玩去了。那会我觉得自己玩的特明白,能同时让两个女生对我有好感,自己可以在她俩之间游刃有余,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觉得很有意思。

看看手机时间,这离下课还早呢!看看老师,那老头也根本没有提前点名的意思,怎么办?逃吧!这也不用太纠结了。就当是我点子背好了,赶上这功夫,赶上这老师。这老头说实话也是太顽固了,每次都是压到最后要下课的时候点人,点一个走一个,想不被点除非别逃课。反正认了我也,点就点吧。不过,得想个主意,我怎么才能跑出这个教室而不被老师发现呢?

给天赫发信息。

“喂!我要逃课,有点事,得怎么出去呢?”

“我操!你要逃课?会相好的去?今天不睡觉了?要我陪着么?”

“滚蛋,哪都有你呢!快点的,帮我想想,怎么逃出去。”

“这还不简单。你回头从窗口跳出去不就完了么!”

“对啊!晕!我们这一楼,我都给忘了。还有,去市中心那华联要怎么坐车?”

“出侧门左走坐388,在南站那换乘412,在华联门口那有一站,站名叫什么我忘了,你自己看吧。”

“好的,多谢。”

“你赶紧走吧。走晚了赶不上二路汽车了!你家相好的也跟人跑了。哈哈!”

他回完我最后一条信息,特阴险的回头看了看我,我咬牙切齿的想告诉他,等我回来的,没你好过的。

本来我是坐在靠墙的位置,要跳也只能从侧窗往外跳,后窗太明显了而且很高,被老师发现就坏菜了。我就挪啊挪的!趁老师写板书的时候我就挪点地方,可算挪了半天挪到窗口了。怎么跳呢?

我趴在桌子上,心跳加速的连自己都能听见自己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我把窗户打开,等老师再次砖头的时候往外跳。这种等待就是个煎熬,我觉得自己快窒息了,老师再不回头,我怕我起不来了。而且现在不仅仅是心跳越来越快,我的腿也在抖个不停,手也冰凉的。我想我可能天生没有当小偷做坏事的资质,就我这种当个小偷,没等偷呢就早让人发现了。

可算抓到个机会老师回头写板书去了,我也一点没犹豫,直接跳出去了。那一瞬间我觉得世界实在是太没好了,空气也太清新了,心跳也没那么剧烈了。稳稳当当的落地,然后悄悄的顺着墙根溜到老师看不见的地方去。我觉得这次还算是挺成功的,以后可以多多练习。当然了,既然我都已经成功了,干嘛还给别人描述之前那胆战心惊的不安呢?

等我回来听天赫告诉我,有几个人好像看见我从窗口跳出去了,在那压着嗓子嘿嘿笑了半天,把老师还气的不行,点名说你们那几个男生笑什么,有什么开心事不妨和大家说说,别没事在那里偷笑,一点不好看。

当时听完我就那个得意啊!心里美滋滋的,早忘了没跳出去之前吓的手心都直出汗。

按照天赫说的,出了侧门我先等388。坐上车我就感觉怎么车走的这么慢呢?晃悠半天也不知道晃悠到哪了,人还特别的多。没事就听同学他们开玩笑说,没来这上学之前不知道为什么中国要实行计划生育,来了以后发现中国真应该早几十年实行这个政策。现在我也明白了,这话说的真有道理。那车里满满登登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我有点怀疑,交警查超载怎么不查查公交车超载呢?这车一会要是被挤爆炸了怎么办?

晃了半天,可能关澜等的不耐烦了,打电话过来问我到哪了,我说我已经在公交车上了,让她耐心点等着吧。说是让她耐心,我都有点忍不住了。这晃啊晃的,没完到了的。

也不知道站了多长时间,听喇叭说到了什么什么站,我也没听明白,以为到了呢!随着人流就下车了。一下车才发现,坏了,下错站了。这可怎么办了?仔细研究那个站牌研究半天也没看明白到底我提前下了几站,想给天赫打电话问下,又烦他有事没事的总损我。想起老家有那种摩托车,可以载人,也挺方便的,正好旁边也有人过来搭讪。问我去哪。我说到哪哪的。问他能去不了?人家说是市中心不让摩托进,不过可以载我到南站去倒车,我想这也行。商量了价钱,才三块钱,我觉得也不亏就上车了。还以为有多远呢,结果上当了。

人家摩托车也就是拐了一个弯,走了不到三百米就停下来了。死机告诉我这个就是南站,我就无语了。早知道这么近点地方,我自己走过来好不好,白给人家三块钱不说,还窝了一肚子火不敢发。这火烧火燎的赶路,结果被人迎头泼了一盆凉水,得谁谁能受得了呢?

给了钱打发走了那司机,等车,再坐上。九曲十八弯的可算到了华联,好歹这次我没下错车,再下错,我去死好了。打了电话给关澜,见了面赔了不是,说自己为什么晚了,怎么跑出来的等等。也没想能得到个什么补偿,不遭她损就不错了。不过那一切似乎也都是幻想,不损我就不是她性格了,我不说大家也都知道。

好男人,能忍的时候就忍吧,要不还能怎么办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