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十九)在你身边
  • 独花
  • 地藏王梓
  • 3121字
  • 2010-05-07 16:07:28

(十九)

“你?!你刚说什么?”

“我说,你别背我回寝室了。我喝了这么多,楼管阿姨肯定不会让我进的。我们那楼管特损,听她们说,晚上到点就关门,谁没按时回来肯定要挨顿臭骂。”

“骂就骂好了。我俩这样,去宾馆不好吧。再说?!再说,你看我穿这样,钱都没带的,去宾馆也不成呀?!”

“你怎么那么啰嗦呢?每次都这样,你就不能有一次大大方方的说回‘好的!是!’什么的么?钱我兜里有,你就背着我好了,不能欺负你,你看我是那种随便的人么?!真是的。”

“好,好,哎呀!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真好,亲爱的!呵呵!姜载煜,你知道么?刚才你头也不回的拉着我往外走,特帅。那会我简直一下子空白了,不知道该和你走还是不走,都没和他们打个招呼的,觉得有点不好,不过也无所谓了。我就喜欢你这样,特男人。这样我就可以做个小女人了,呵呵。你说往哪走我就跟着走好了。”

“呵呵!”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不过耳根子烧的要命。明知道关澜是喝多了,说的也不一定都是心里话,可听了以后心里怪怪的,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可以挺直腰板走路了,因为第一次从她嘴里说出来,我特男人。

现在已经没有来时那么大的力气,感觉背着关澜走路就像是一种折磨。后背基本固定了,不敢伸也不敢再低,每次她从我后背往下滑的时候都是单凭胳膊的力气在往上托她,好歹也是锻炼过的人,不过现在看来,锻炼的还是很不到位的。很痛苦的背着她,再加上自己刚才喝的那些酒,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早就不知道什么滋味了,想着赶紧到地方把她放下来吧,放下来我赶紧去趟厕所,真的想吐了。

挨了半天可算是挨到了宾馆,庆幸着学校外面像样的宾馆没几家,这家宾馆我早就听说过无所次,说是条件等各方面的都不错,所以少走了不少弯路,但愿关澜清醒的时候别问我,我是怎么把她背到这个宾馆里来的。我要是告诉她早就听说过关于这个地方的总总的话,她不得掐死我。

在宾馆门口站了一下,缓了口气,推门进去,这可是我第一次走进这样的地方。当时脑袋里都空白了,我该怎么说呢?该管人家要哪一种房子呢?都需要有怎样的手续呢?乱七八糟的一大堆问好,估计比我胃里的白酒还够闹腾。

“欢迎光临。请问,,,???”

我也没听见那前台服务员说些什么,那功夫我光顾着咬牙切齿的把死沉死沉的关澜从我背上慢慢放下来。值得庆幸的是可能因为在外面吹了一下风,她也稍稍清醒了一下。放下她,我这才抬头注意到宾馆前台服务员那诡异的眼神。我就想了,可怎么也琢磨不明白,她为什么那种眼神呢?

“我俩住店。要那种一个屋子,有两张床的。”

我有点呆,看看关澜,再看看那服务员,我还在嘴里合计着这话该怎么说出口呢,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反而还是她直接,把我想说的都说了。

“好的。请稍等。”

感觉开房这件事和我一点关系没有似的。关澜在那摸来摸去的掏钱,我能做的也就是扶着她别让她倒了。看着她递给那服务员一张红票,再看看那服务员混乱不清的眼神,我是一种无奈啊!你说,这要是让别人知道,我和一女生出去开房,然后还是人家拿钱,我八辈子也翻不了身了。

拿了房牌,末了,服务员说了一句话,我才算知道为什么从进门到现在她都是那种眼神。她说,“请不要吐到床单上,一旦有任何物品损坏,请按原价赔付。”

愁死了,我还单纯的以为她是觉得我俩这么年轻就出来鬼混有失体统呢,原来是为了她家的东西。看来一定是见怪不怪了,社会太混乱,我想少了。

好歹是蹭到了房间里,把关澜扔到床上,没来得及听她在那胡言乱语什么东西,我赶紧冲进了洗手间,掀开马桶盖吐的真是稀里哗啦的。吐到最后真是眼泪口水胆汁弄了一脸,万万没想到能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后腰还疼的不行,感觉已经断了的。跪在马桶前半天不敢动弹,哈哈!自己都笑自己,太搞笑了。高中时候经常和同学开玩笑的时候才说跪在垃圾桶前唱征服,躺在马桶边吼拯救,现在我真还把这缺德事给做了。

坐了半天,爬起来,在水池子洗把脸,往脸上洒了很多水,想好好洗洗这恶了巴心的脸。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真是丢人。酒喝多了是真受罪呀!现在头也昏昏沉沉的,走路也有点没有平衡感了。洗好了又不敢拿宾馆的毛巾擦把脸,听他们说,宾馆的东西都不干净,忍了,把外衣脱下来,当毛巾用了。

收拾完自己回床上看看关澜怎么样了。估计她是酒劲又上来了,乱七八糟的在那说着什么。听了半天,可算是听明白了。她说,“姜载煜你到底是爱不爱我啊?你到底是说咯话啊?你怎么能那样呢?我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联系我。姜载煜,好难受啊!太难受了!下次真不能这么喝了,太难受了。你说我会死么?你说我死了该怎么办呢?我可千万不能死啊?!我还没活够呢。太难受了,快快,扶我起来,我得去吐一下。”

没等我把她从床上拉起来,她就已经坚持不住了。幸好关键时刻我眼睛和手够快,把垃圾桶拽过来给她接着。不过她的准星一点也不好,基本吐出来的额东西都是经过我的手才进的垃圾桶。这可折磨死我了,本来我也刚吐完,根本不可能闻这股味。强忍着半天等她吐完,把垃圾桶放到洗手间,就也没忍住,又干呕了半天。

再次回来,她又换了一套话说。她说,“姜载煜,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你赶紧,赶紧去给我买解酒药,我难受死了,还要水,我口渴。我要死了,你赶紧把我同学找来,赶紧把她找来,你给她打电话,手机号在我手机里存着呢!让她过来,让她陪着我,我不想死。我难受啊!”

我也说了安慰她的话,不过都没用。她一再坚持,我也没法,就照她的话去做好了。临出门前,我拿了她的手机,告诉她别出门,我带了钥匙,会自己开门,谁敲门也别开,我马上就回来。自己千万别乱跑。

那天我穿的就是篮球服,可篮球服还拿去当手巾擦脸了。她吐了一下,就顺手把我篮球服拿去擦嘴了,一股味没法穿了。不管你们信不信,那晚我就是裸奔着上身往校园里走,去找她同学,然后给她买东西,当然了,做这一切的前提是我先回了自己寝室,穿了一件衣服,带了钱,带了手机。

东西买来了,同学我也带来了。看来这种时候还是闺蜜的话更能安慰她。好歹是喝了解酒药她才算安静了下来,不像刚才那么胡言乱语了。看她安静了不少,我也好歹是安心了。这一晚上,折腾到现在都快一点了,我自己弄的也是一身酒味,肚子里可能是刚才吐过没食了,饿的很。还好上来之前我就买了吃的,因为我妈告诉过我,喝多酒吐了的人一定要多喝水,也别忘了在身边准备些面包酸奶什么的,以免遇到现在这种情况不好办。

关了灯,那两个女孩在那边躺下了,我自己睡这边这张床。想睡觉,可又怎么也睡不着,头嗡嗡的直响,一着枕头就摇来摇去的,怎么也睡不着。没法,打开电视,放很小的音量,从头到尾的按频道,也不知道该看个什么。突然有点狠亲切的感觉,打从入学到现在我还真就是第一次看电视。

“姜载煜,你睡了么?”

“没呢。你别说话了,尽量睡会吧。睡一觉明天就会好了。”

“我知道。我不想死。我觉得很冷。我怕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拉着我的手好么?”

“好。”我尽量把手伸过去到她能很省力的握住的地方。

“你手真暖。你能一直陪着我么?”

“行,我一直陪着你。我不会睡的。你不会死的,我俩还没真正的开始谈恋爱呢,你死不了,有我呢,不怕啊?!不怕啊!”

“恩,我知道,那我睡了”

“好。”

那晚我答应她一直守护着她,所以我一夜没睡。为了能让她一直握着我的手,我干脆从床上下来躺到了两张床中间的毛毯上,身子底下垫了点东西,随便靠个枕头迷迷糊糊的看了一晚上电视。后来我也想,那晚到底是哪来的精神头,说一晚上没睡就一晚上没睡。我想,我这么做,不求什么感激,至少我觉得自己做的还可以,身边的这个女孩,无论将来我俩会怎么发展,我不会像上次那个网友一样那么后悔,觉得自己那么愧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