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十八)针锋相对
  • 独花
  • 地藏王梓
  • 2954字
  • 2010-05-06 16:03:33

(十八)

“哥们,能赏脸和我喝一杯么?”

估计是我的插话打断了他和身边女生的调侃,回过神来看我半天。有点迷离的眼神,看看我,再看看我身边的关澜,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脸一下通红。

“对不起,请问你是我们部的么?”

“哦,我不是,我只是关澜的朋友,很想认识你,想交个朋友。一直听关澜说在你们部门你对她挺照顾的,很感谢,正巧有这么个机会,想和你喝几杯。”

“部长?!你不会怕了吧?刚才和我喝酒那劲头不是挺高的么?我是喝不过你,正好我朋友过来了,让他代我和你喝,保证让你满意。”

“关澜,没有你这么办事的啊!喝不过了还找人报仇怎么的?”

“没有没有。部长你误会了。呵呵!我和关澜虽然是好朋友,但也绝不是要帮她喝酒什么的,只是总听她提起你的名字,印象中应该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我来学校认识的学长不多,现在有机会了,很想交你这么个朋友,没别的意思。”

刚好我们三个你来我往说话的时候,老板把酒拿上来了。看着酒我比较满意,今天无论如何我都得把面前这个孙子灌桌子底下去。平时就听关澜说她们部长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没什么能力还吆三喝四的,没见他做过什么事情,总是自我感觉良好,就是一个混事的,占着茅坑不拉屎。

“我说哥们,你这么做不对啊!你让老板上来这么多酒,给谁喝啊?我可不和你喝,对不起,我酒量有限。”

“学长,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又不是来和你拼酒的,加这两瓶酒算我的,算我请大伙的,认识这么多人是我的荣幸,如果不够再叫老板拿来。”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你得表示表示啊!来,我给你倒上,你先自罚一杯,你喝完了咱再说别的。”

我拦着她们部长要给我倒酒的手,心想这人果然够阴的,不过也无所谓,你想让我出丑,我还真不能给你这个机会,既然我是想替关澜出口气,那我也得先把自己的命豁出去。刚进屋碰到的那个朋友好像听出来我们这桌人说话都有点火气,站我后边了。我回头对他笑笑,我说,“没事哥们,我就想交个朋友在这里,不是来惹事的。”

“部长,你这么做不对啊!他好歹也算是我的朋友,你不能这么灌他啊!你身边那位美女,自始自终不也都是被照顾的对象么?!如果按你的意思,我是不是也应该让她喝一杯?”

“关澜,这是我朋友,她本来就不太会喝酒,咱们吃饭之前我就征求过大家意见的。你再这么说话,我可就真不喝了。”

我按着情绪有点激动的关澜,我觉得她的煽风点火现在有点不起作用,说话有点刻薄,另外,她说话大舌头很明显,一看就是喝多了,再让她说话,就有点失态了。可她不像我这么想,我用力按她,她还回手把我手打开,对我使眼色,放低几度音量告诉我,“别按我,我说话呢!”

“部长,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是客,本来我没资格坐在这的。好,我先自罚一杯。今天这酒桌上,您是主,你说我怎么喝我就怎么喝。”

说是迟那时快,关澜还没来得及抢我杯子,我就一闭眼闷了那杯酒。我也实在懒得和这种人打酒官司,他要是不想喝,能找出一千个理由不想喝。我喝完这杯,看他还能找出什么理由不和我喝酒。看看他那德行,再看看他身边那女的小鸟依人状,真你妈欠操的主。要不是碍着你是关澜的顶头上司,我揍你好几回了,早掀你桌子了,还等你在那罗利巴索的粘个没完,真不是男人。

“部长,别了,我还是叫你哥们好了,我也不是你们部门的,叫部长太僵了。我叫姜载煜,认识你很高兴。”

放下酒杯,我伸手边介绍自己边和他握握手。可能是喝酒喝急了,刚才那杯酒下肚,火辣辣的烧心。脑袋一下晕了起来,嗓子眼里也好像有什么东西似的,想吐却又吐不出来。

“你好你好!认识你也很高兴啊!果然有酒量。关澜,你这朋友不错啊!下次再有这种场合,你把他借我用用成么?”

“没问题,这是我好朋友,有什么需要尽管说,绝对没问题。”

我看着关澜夸张的表情,想必这会是有点醒酒了。

“哥们,这次我敬你一杯可以了么?”

“好,我喝。不过可不能喝一杯啊,我已经喝很多了,再喝就不行了。”

“你不会就那点酒量吧?刚还和我说我喝多少你喝多少,我说我连喝三杯你喝不喝?!你不说也喝呢么?!这会就不行了啊?”

“你是你,你朋友是你朋友。我要和谁都喝,今晚我还能走出这间屋子了么?”

“好好,没问题,哥们你说喝多少我就喝多少,初次见面,点到为止,别喝多了,晚上不好办事了。”

“这话怎么说的?我和谁办事啊?你什么意思啊?”

“没没,没什么意思。开个玩笑么!你看那美女都没什么意见呢?!哥们,你太激动了。就一玩笑。”

“部长,我真羡慕你身边那女孩,有你这么个男人保护着,整晚了谁敬酒都不喝,我就不行,身边连个帮喝酒的都没有。”

“关澜,这话不对啊!你叫我,我不马上来了么!不是有我呢么!”

“有你顶个屁用,我们部长都不稀罕和你喝酒你没发现?”

“你说话我怎么那么不爱听呢,人爱喝多少喝多少,想怎么喝怎么喝好了?!难道你还想把人家灌桌子底下去怎么的?”

“对啊关澜!你这话说的我也不爱听,你这朋友挺够意思了。我就喜欢和这样的交朋友。”

“还是哥们你够意思啊!我看关澜今天是有点喝多了,说话一点边都没有。来,我给你点点,意思下,给自己满上,这杯我敬你。”

“不不,我交你这个朋友,也给我满上。”

“行。我看关澜今晚也没少喝,敬您一下,然后我就送她回寝室去。一个女生,太晚了不好,先干为敬。”

说完话,我一仰脖就把那杯酒给干了。回头扶起关澜就往门外走。留着那可爱的部长端着酒杯作报告状,真可爱。我心想了,和你这种人做朋友?开玩笑,你简直在恶心我的鞋底。你怎么想的呢?你还是赶紧找个宾馆和那骚包女的泄愤去吧。祝你阳痿到底,今晚不立。真你妈的自作多情,喝点酒像打仗似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从那乌七八糟的包间里出来,我真像个打胜仗的将军,虽然伤痕累累,还扛着个伤兵,可我一点不后悔。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算不算是当众让那部长下不来台,管它呢!爱怎么想怎么想好了。反正我认为自己做的很到位,一不能揍你,二不能打你,和你喝酒你又矫情,那还能怎么办?!不过也琢磨着,刚才有点太冲动了,干嘛要傻BI似的自己干了两杯酒呢?和这种人还喝了两杯,我也够犯二的了。这嘴啊?!还是不行,一点不会兜圈子。

我这人估计也是那种没有太多主见的人。关澜说她部长不好,那我也认为他不好,认为他不好吧,连带着我也认为他身边那女的不好,感觉和那人有关的什么事情都不好。可话又说回来了,你觉得人家哪哪都不好的,什么什么不如你的,可为什么人家当上部长了,而你却什么都不是呢?尤其是我这种更没资格说人家,我连个部员都不是呢?整天昏天黑地的快睡死了,有什么脸面背后骂人家呢,真没出息,一点也不男人。

酒是喝也喝了,喝完才知道白酒是会喝完上头的。

也是这些天来心情就不好,早就想找个机会约几个人去喝酒,一直没找到,和室友说过几次,那几个人天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我都怪了,是不是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猴子都觉得食物是该按点送来的啊?每天就等死就好了。真没劲。可算今天有机会喝点了,还是因为这个,晚上吃那点东西吧,现在在肚子里翻江倒海的,这指不定是关澜先吐还是我先吐呢。

出了饭店,转过弯,已经看不见那帮人的时候,关澜赖着我说自己喝醉了,非让我背她,好吧,背吧。酒都喝了还差背了么?然后呢?然后她附在耳边和我说了句让我脑袋充血的话,“我俩去宾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