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十五)肝肠寸断
  • 独花
  • 地藏王梓
  • 2930字
  • 2010-05-02 09:59:44

拿起电话,稍稍迟疑了,不过还是按下了一个熟悉的号码。耐心等待着对方接起电话,我觉得自己够耐心,其实一点不。我力求语气平和,内心平淡,其实一点不。我争取让自己的情绪不那么激动,让自己适当的冷静下来,其实一点不。心如刀绞般,不敢预想接下来是怎样的一次对话。

很希望永远听不见那边的声音,因为还是想逃避,不想那么直白的去面对这一切。我不相信,昨天还好好的两个人,现在却有一个已经变了心。

“喂?!”熟悉而又亲切的声音传来,我的末日来了。

“啊!我,载煜。你干嘛呢?”

“没干嘛啊!你呢?怎么突然今天想着给我来电话了呢?”

“我,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什么事啊?怎么听你的口气,是不是遇到什么了?你哭了?”

“我,我,没有,没哭。”

“说吧。到底怎么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什么,你说什么我都能接受,说吧。”

“我?!我想和你说。”

还是犹豫了,一刹那间,我觉得还是不应该和她说,这种危险的游戏我还是很有资本去玩的,没必要伤害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可转念一想,来都了来了,下了那么大的决心,还是说吧。说吧?不说?我脑子好乱。

“嗯?!我听着呢。”

“我们还是别这样下去了。”

终于还是说出来了,可一点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相反,我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她会怎么个反应。

“载煜?!你是不是喝酒了呀?别逗我好不好?这种事咱不开玩笑好吗?”

“我?!我是认真的。”

“不,你是在开玩笑,你肯定是喝酒了,我都能听的出来,你说话不是很利索了。”

“没。我很确定自己在说什么。我们还是不要再玩这种游戏了。我觉得不好,而且,而且,我一直有事瞒着你。在和你谈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和你,从来没当真过。”

不知道我是怎么就突然想起这样的借口来,我说谎了,不过这次没有面红耳赤的感觉。或许是因为烟草的作用,面部的神经已经不能顺利的将信息传递给大脑了。好像感觉器官已经麻木了,虽然握着电话的手很有力,可是,意识中,自己已经有点恍惚了。

“那不是真的。那不是真的。你骗我的,你骗我的。”

听着她无助的咆哮与怒吼,我说不出半点话来,也不想沉默过去,总觉得该说些什么,不想就这样的放弃一段可能本就没有未来的感情。于是,在我混乱的脑海中,我开始搜寻,想找到一种合理的说法与借口,让她能像我一样平静,至少看起来很平静。

“是真的。那会在网上认识你纯属巧合,本没想到能和你走到现在这种地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骗了你。”

“你喝多了,你说的都是酒话。昨天你还和我约定,这次英语考试,谁考过八十分,谁就去对方的学校看他。我还想着你肯定考不过我,到时候我就可以去你的学校看看你了。你在骗人,姜载煜,你骗人。”

“是。我都是骗你的。我学习根本不好,也从来没想过要去你的学校看你。和你发的那些信息,有的都不是我自己发的,都是室友代发的。我不爱你,也许喜欢,不过也就那么一点,我实在不能相信我俩会发生点什么。距离那么远,我从来不相信距离可以产生美。我不相信我俩的网恋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那为什么不早说?那为什么非等到这个时候说?我影响你的正常生活了?我影响你和你女朋友在一起了?那好。你告诉我,什么时候你才有时间,什么时候你不和你女朋友在一起。我等就你自己的时候再给你发信息,再给你打电话。”

“不要这样,求你了。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我欺骗了你。我们也都不是孩子了,求求你,饶过我好吗?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我们是不会像你姐和你姐夫那样的。他俩可以网恋成功并且最后走到一起,可我们不可以。我把那些都当成游戏了,从来也没认真对待过。”

“你太绝情了。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很残忍。我并没有影响你什么,为什么要嫌弃我?你可以说我长的丑,也可以说我身材不好。但你为什么要找个那样的借口,那很残忍,你知道么?你知道么?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你让我给你跪下么?我对不起你,我一辈子也对不起你。我俩真的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不需要。姜载煜,你真卑鄙。我不稀罕你的下跪,以前没看出来,你会是这样的一个人,你太卑微了,你太下贱了。本来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多坚强的男孩,本来我还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个多么好的男朋友,本来我还骗自己,说你肯定会像我姐夫对待我姐那样,看来我错了。我错在认识了你,我错在那么轻易的就相信了这份不真实的感情。”

“你说什么都好,我都听着,只要你能消气。你身边肯定会出现比我更优秀的男孩的,我不配做你的男朋友,一点都不配。”

“你是不配,你一点都不配。你真是太狠毒了。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她怎么可能会爱上你这样的人,这么卑鄙的人。”

“说够了么?我说了我错了,我说了对不起你。我可以让你骂我,甚至如果你愿意我都想让你给我几个嘴巴,不过话我已经说了,我不求你原谅我,但请你不要那么恶毒。”

“你是在求我么?告诉你姜载煜,你没资格要求我什么,说恶毒的话你更恶毒,你没有资格要求我,你算个什么东西?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人?!”

“呵呵!骂也骂了,消气了么?还能做朋友么?”

“好啊好啊!我还像以前那样给你写信,还像以前那样和你视频语音。好吗?!太好了、太好了。真恶心,告诉你,朋友没可能。我不想再和你这种恶心的人说一句话,不想见到你,不想听见你的声音,不想看到你写的字,不想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你这样的人纯在。你太卑鄙了,你太下流了,你对不起我,你一辈子都对不起我,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哐当!’她把电话挂了,她把‘嘟嘟’的电话声留给了我,把话到嘴边没有说出来的尴尬留给了我。我要炸了,头好痛,很晕。想坐下,可又不敢做。拿着电话半天没放下,这才注意到自己真的是哭了。而且身边有些异样的眼光在向我这里投来,我不知所措。我想先镇定下来,让自己稍微看起来好些。我想试着让自己的安静下来,可似乎那根本做不到。

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出的电话超市,也不知道我给老板的钱是多了还是少了。耳边嗡嗡的在响,好像有很多苍蝇在耳边绕来绕去。肚子里翻江倒海,很不舒服,像喝醉了酒,想吐,却又吐不出来,很难受,不明状况的难受。是烟吸多了还是怎么的,我好像中毒了,很深的毒。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晃,走路一点没有平常稳了。想傻笑,来缓解一下绷紧的神经,可也是没有用,反正觉得自己实在太白痴,总是在自欺欺人、掩耳盗铃。

都说心头如果有个结,解开了会浑身清爽,解不开,就会一直影响成长。那个远方的她,也许你就是我心头的一个结,但我觉得今天我这么大勇气已经解开了啊?!没解开么?我把该说的话都说了?难道一点效果也没有么?我不爱你,我不熟悉你,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投入的到底是不是感情,可我又为什么会留眼泪呢?为什么我会无比低三下四的乞求你的原谅呢?我那么贱么?不会啊?我也有权利追求自己喜欢的人,我也有权利拒绝别人对我的爱,我有权利做我想做的人。干嘛要你来干涉?干嘛用你来骂我?你算干什么的?你算哪根葱哪根蒜?

无论我怎么想,心头还是无比的酸痛。穿过马路,穿过校园,找个没人的地方,我还是忍不住了。不是想死,是我恶心的不行。挨到一棵树下,我扣着嗓子干呕了半天。吐出来的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索性坐下,走不动了,好累。

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天赫,求他,背我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