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十四)抉择艰难

  • 独花
  • 地藏王梓
  • 2944字
  • 2010-05-01 10:34:38

是我真的不成熟,在面对某些事情的时候,没有当机立断的勇气。自己背地里骂过自己不知道多少次,不能每次都选择一种方法去解决问题,逃避永远不能解决掉任何问题。每一次都这样,每一次都把自己装进去,老好人没做成,两边都弄的很不是人。每次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立场,在感情面前,是绝容不下三个角存在的。

我在玩一种很危险的游戏,可能现在她、她还有她,她们都互相不知道对方的存在,我可以沾沾自喜一下,也可以小小的虚荣一下。可是我忽略了一个问题,这里是大学,这里是个群龙混杂的地方,这里早已经不是高中那个我可以把拥有多少女生的喜欢当骄傲的谈资的时代了。多少次我都侥幸的认为,一切进展的还很顺利,没有什么,还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可,是我太简单,还是目光太短浅,其实很多人和事早已经不在我的控制下。

和纪文悦约着晚上一起逛逛校园。其实最近这几天,去图书馆、逛校园已经是我俩的家常便饭了,差的也就是那么一个过程,差的也就是我能勇敢的向她表白。可我一直是拖着,有的时候能感觉到,她还是喜欢我的,要不也不能答应和我去图书馆,要不也不能答应和我压马路这些的。即使这也仅仅是自己宽慰自己的话,不过我还是挺满足的。

风平浪静时总有惊心动魄事。一个短信,就那么一个短信,让我在那一瞬间冰冻住了,我不知道该是怎样的表情,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消息来源:亲爱的。短信内容:老公你忙什么呢?我刚吃完饭,挺想你的。叫你‘老公’你不介意吧?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叫别人,虽然怪怪的,不过很幸福。

短信响起的时候我还正和她有说有笑的在路灯下面走着,习惯性的掏出手机,翻看信息。我想,在路灯底下,那一刻,我的脸应该是很红的。“亲爱的”这个称呼我不陌生,是昨晚刚刚改过来的,因为她告诉我,她手机里存的就是“亲爱的”,所以我手机里也应该换成这个,不要她的名字,我爽快的答应了。昨晚是满满的幸福,现在是有点神经混乱了。

纪文悦好像也是习惯性的问了我一句,“谁啊?”我愣了一下,有点发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有那么几秒我俩就那样双眼对视着,我能看清她的脸,看清她那漂亮脸蛋上每一处纹路的细微变化。我不敢看了,不敢看她那透彻的眼睛了,我怕她会一眼看出我所有的谎言和虚情假意。

我僵硬的回了她,“哦,同学,呵呵,是同学的信息。”我觉得自己撒的谎连自己都骗不了,一点都不真,一听就知道是假的。

她可能没看出我有点尴尬了,还逗我说,“同学啊?呵呵!女同学吧?看你脸红的,呵呵,没事的。如果你有事咱俩就马上回去。”

虽然她说的话很轻松,但我听出来了,在最后一个尾音的地方,她是有些生气的,而且有种冷漠的感觉。不知道那是种怎样的触觉和感知能力,感觉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尽力收集着当时周围的信息,并把这些信息都传输给大脑。我想,也就是因为这样,脸才会红,脑袋才会嗡嗡的有点响。

那一刻,我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眼前这个女孩,我或者选择认认真真的去守护,或者选择就干脆放弃,该是做个选择的时候了。再这样,我怕自己的神经会崩溃。怕纪文悦,怕关澜,怕那个网友,可我毕竟是个男人,或者说我是个即将成为男人的大男孩。以前多少次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成长为一颗擎天大树,然后让自己爱的人都可以在自己的庇护下乘凉。可现在呢?不认真的态度,逃避的心态,一切都在告诉我,再这么下去,我永远成不了大树。

面对自己喜欢的人,面对喜欢自己的人,谁能告诉我该如何选择呢?也许谁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可我当时认为我应该可以知道。我告诉纪文悦,很认真的告诉她,“我有点事要处理一下,很对不起,今晚不能陪你了,希望你别生气,过了今晚,我想我会更有勇气。”

她同意我的离开了。在我很绅士的将她送到寝室楼下的时候,她告诉我一些话,这些话让我明白,原来,真正聪明的永远不是自己,也绝不会是自己。我那些充其量也就是小儿科的自作聪明。

算下,在她楼下我俩大概只说了不到五分钟的话,然后我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做完了接下来我下定决心要做的事。

“姜载煜,今晚无论你作出怎样的决定我都不会怪你。从认识你的那天起,我就知道和你在一起会有压力。我没问过你以前交往过几个女孩子,但就我所知的,在这所学校里,有个叫关澜的女孩,你俩的关系很不一般。其实我本不应该说这些,相处这些天来,相信你也能看出来,我谈不上很喜欢你,但我至少不讨厌你。我不是个很直接的女孩,但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什么都要依赖男朋友的人。我希望如果我俩有机会在一起的话,不要因为其他女人的出现影响我俩的关系,这点我想你也应该清楚。”

这也是从认识这些天来,她第一次和我说了这么多话,相反我却没说什么。我甚至有点发蒙了,真的没想到,在她柔弱的外表下,放着的居然是那样的一个坚强而又敏感的心。看着她转身,优雅的走进寝室楼的时候,我有点想哭的感觉。我真是太失败了,怎么总是犯这种低级错误。都说玩火者必*,我好像又烧到自己的手了。

她走了。不知道过了今晚我还有没有机会去再抓住她。既然她知道了有个叫关澜的女孩存在,那我想关澜也肯定知道,有这样的一个女孩最近和我交往甚密。唯一能够高兴的事情就是,现在虽然她飞的远了一些,但毕竟我还是握有主动权的。只不过看我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从她寝室楼下一路走出去,我自己绕着校园溜达了半天,心里乱乱的。看着与自己擦肩而过的一对对情侣,我是又羡慕又嫉妒又恨。我羡慕他们的甜蜜,嫉妒他们的甜言蜜语,恨他们能如此简单的找到那个属于自己的另一半。而我,却要经历这种很痛苦的选择,对了还好,错了呢?

我想了很多很多,甚至我生平第一次,偷偷的去杂货铺买了一包烟,一个人边走边抽起来。可能是第一次的缘故,总觉得吸进去的东西很呛人,吐出来的东西却又很曼妙。有人说,寂寞的时候用酒浇愁,也有人说过,痛苦的时候用烟雾去治疗。以后我是否会适应这种吞云吐雾的生活,不知道。不过至少现在,我需要找点东西,来寄托下。我忘记了老朋友,我忘记了很多曾经的快乐、努力和挣扎,此时此刻,我就想起,买包烟,然后点燃,然后努力的去吸食它。我想让神经放松下来,我相信这种方法会有效果。可是呢?我还是太天真了,我把世界看的太善良,敞开心扉去对待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善良背后是一片片的肮脏迹象,可那个时候我已经不能回头了,因为我的身体,早已无比肮脏。

在蚕食掉最后一颗香烟的时候我决定去找个电话亭,给远方的那个人打个电话。然后结束我俩那种某明奇妙的关系,我不想再写信了,我不想再和她视频语音发短信了,我烦了。我不想再要那种虚无缥缈一点不真实的甜言蜜语了。我不需要她再鼓励我了,我根本不爱她,甚至谈不上喜欢。我不想再和她搞暧mei了。

“暧mei”?!对,就是这个字眼,长久以来,似乎我一直在和各种女生搞着各种暧mei,高中也好,现在也罢,我讨厌这种关系了,我恨透了被人说“你小子桃花运不浅啊!”诸如此类的话。我也想要段简单的美好的爱情,我不想要那“大众情人”的称号,谁爱要谁要吧。我都走了这么远,该有点改变了。

爱就爱了,恨就恨了,我该长大了。

带着这些给自己打气的话,我脚步坚定的去了公话超市,不知道结果如何,即使是悲剧,我也要去做。我要做一次选择,我要承担所有这些孽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